第二十七章
发布时间:2016-07-06

“徐长官,鄙人肖建彪有失远迎,给您赔罪了。”长袍马褂的肖建彪走进客厅拱手道。

“在下肖建彪,下人无知,怠慢了徐长官,鄙人已经责骂过了,还请徐长官海涵。”

徐金戈开门见山道:“肖先生,徐某无事不登三宝殿,既然来了,肯定是公事,还得请肖先生配合。”

“徐长官有事尽管讲,我肖建彪无不从命。”

徐金戈从公文包里抽出一叠印着国民党党徽的公文纸扔在桌子上:“我这里有一些材料,请肖先生过目。”

肖建彪狐疑地盯了徐金戈一眼,拿起材料浏览了一下,然后神态自若地将材料扔在桌子上:“看来徐长官对鄙人的私事很关心啊,敢问您有什么打算?”

徐金戈点燃一支香烟猛吸了一口,仰起头来将烟雾喷向天花板:“肖先生,这不是来和你商量吗?”

肖建彪笑了:“鄙人没和保密局的人打过交道,看来真是失策,不过,中统那边我还有几个朋友,这样吧,哪天约个时间,肖某做东,再叫上中统的朋友,请你们北平站的乔站长还有你徐长官一起吃个饭,大家交个朋友,有什么事都好商量嘛。”

徐金戈面无表情地反问:“既然是朋友,你就不怕给他们带来杀身之祸?”

“哎哟,这话是怎么讲?不过是借吃饭为名大家互相认识一下嘛,怎么搞得这么紧张?”

徐金戈一字一句地说:“肖建彪,我知道你有不少上层关系,必要时也会有人为你的罪行开脱,但我告诉你,你的运气不太好,因为你碰到我手里,也只好认倒霉了,实话告诉你,你的罪行随便拣出一件就能杀你十次。”

肖建彪的脸色变了,他太清楚保密局的手段了,当年汪精卫那样的大人物叛国投敌,“军统”的特工人员照样敢追杀到河内。抗战期间在上海,“军统”特工和汪伪76号特工展开了一系列血腥的厮杀,手段极为残酷。肖建彪早有耳闻,他后悔当初没有和“军统”的人拉上关系,以至于现在撞在保密局的枪口上。

“徐长官,我肖建彪愿意与保密局合作,请您吩咐。”

……花猫儿坐在门口的椅子上,两眼失神地看着街上走过的行人,脑子里却走马灯般地转着各种念头。彪爷要是知道自己把此事全撂了,恐怕不会有自己的好果子吃。一只软绵绵的手搭在花猫儿的肩上。

花猫儿猛地回头,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彪爷,您是打算就在这儿做了我,还是找个地方再动手?”

肖建彪满面笑容地拍拍花猫儿的肩膀:“兄弟,你这是怎么啦?是谁惹着我兄弟了?”

花猫儿愣了,他没想到彪爷竟然如此和蔼亲切,莫非自己多心了?

肖建彪背着手走进屋子,四处看了看。突然,肖建彪抽泣起来,花猫儿大吃一惊。

肖建彪终于哭出了声:“兄弟啊,我知道你……心里委屈啊,哥哥我心里也委屈呀,民国二十六年我撤出北平,是奉了上面的命令……干我们这行的有纪律呀,上不告父母……下不告妻儿……哥哥我实在没有办法啊……”

花猫儿小心翼翼地问道:“大哥,我听不明白,您的意思是……”

肖建彪正襟危坐,神色凝重:“大哥是国防部保密局的人,主要负责对日情报工作,民国二十六年北平沦陷之前,我奉上峰指令到了重庆,抗战八年里哥哥我一直在做秘密工作。

“那天不让你进门是哥哥我的意思。哥哥我自从回北平以后公务繁忙,你想啊,接收敌产,没收逆产,惩处汉奸,这还不算清查共党分子,哪样不是火烧眉毛的事?可我没忘了兄弟,心里一直惦记呀,你得容哥哥我想辙,在保密局给你谋个差事。你想想,我那里人多眼杂,那天要是我心一软把你请进去,你的差事恐怕也就吹了,兄弟啊,哥哥我的一片苦心你明白吗?”

花猫儿的眼泪终于流了下来,多年的委屈和怨恨都一扫而光,看来还是自己小心眼儿了。

肖建彪宽容地拍拍花猫儿的后背:“兄弟啊,别哭了,起来!起来!我有正事要说。”

“现在我代表中华民国国防部保密局宣布一下对马大山同志的任命,现委任马大山同志为中华民国国防部保密局北平站上尉行动组组员,从即日起享受国军上尉军官的薪金及待遇。中华民国三十六年九月十一日。

“马大山同志,今后你的一切行动都要服从于我的指挥,特别是要注意保密,你的真实身份除了我,不得向任何人透露,违者,严惩不怠!”

“是!长官。”花猫儿立正道。

返回目录
狼烟北平
狼烟北平
作者: 都梁
进入手机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