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发布时间:2016-07-06

文三儿听见马路对过有人叫车,连忙拉着空车横过马路,嘴里应着:“来啦!来啦!”他冲过马路才发现,原来叫车的是罗梦云。

“文大哥,我想和您商量一件事。”

“罗姑娘,您说,只要我能帮上的,我文三儿没二话。”

“我最近经常要出门,除了给母亲请医生,抓药,还要去图书馆整理父亲的一些遗稿,我想包文大哥的车,包月的费用由您定,不知道您有没有困难。”

文三儿松了一口气:“嗨,我当是什么事儿,不就是拉包月吗?没说的,什么时候去都成,您那儿能住吗?”

罗梦云撩起旗袍下摆坐上了洋车:“当然可以住,我们现在住在姨妈家。她家的房子大着哪。不过……还得看您是否方便,文大哥,我们先去同仁堂吧。”

文三儿心花怒放地端起了车把:“知道喽,去同仁堂,罗姑娘坐好,走喽……”

那天,保密局新任站长把徐金戈叫去,告诉他,二组的段云鹏以前就是行窃高手,和“燕子李三”齐名。此人恶习不改,党国用人之际,一直没有计较他。但他在最近行窃时,意外发现了35军王牌101师师长赵明河家阁楼上放了一部无线收发报机。两军正是决战时候,谁占有第一手情报,谁就能立于不败之地。这事有些棘手,可我们决不能看着共党的秘密电台束手无策。上面指示,监视布控,不能让共党分子跑了。

徐金戈只用了两天的时间就把赵明河少将的基本情况及家庭成员查清楚了。

徐金戈知道,这个秘密电台的出现至少已有一年以上的时间,北平站电讯情报技术室使用了美国最新的电讯测向技术和它周旋了很长时间,每次都是功亏一篑。结论只有一个,问题出在保密局北平站内部,共产党的谍报人员已经成功地渗透进来,在每次抓捕行动展开之前就把消息通知给共党地下组织。所以这次行动要绝对保密。

徐金戈拉开写字台的抽屉,拿出一沓文字材料摊开,这是关于赵明河家庭状况的调查材料。

赵明河现居住地住址:北平市南城教子胡同8号。

目前家中常住人口如下:

丁如萍,赵明河之妻,现年五十一岁,家庭主妇。

丁如君,丁如萍之妹,现年四十八岁,燕京大学教授罗云轩(已故)之妻,家庭主妇。

罗梦云,罗云轩、丁如君之女,现年二十八岁,民国二十五年考入北平燕京大学,为西方语言文学系一年级学生。北平沦陷初期仍在燕京大学就读,后离开北平去向不明。民国三十二年到重庆,曾在《中央日报》任时事版记者。民国三十四年“光复”后由重庆返回北平,进入《大公报》任职,现为《大公报》驻北平记者站记者。今年7月,罗云轩教授病故,罗梦云办理完父亲的后事,与母亲丁如君一起住进姨母丁如萍家至今。

赵宅还有管家、目前有管家、仆役、司机、人力车夫其他人员。另有武装警卫人员共十二人(隶属关系为国军第35军第101师警卫营编内)。

徐金戈看了一下警卫人员之武器装备情况,心说这哪里是个警卫班,它的武器配备及火力简直比野战部队的突击队还强,若是强行进入,没有一个连的正规军配合,北平站的行动组等于送到砧板上的肉,还不够人家一口吃的。

徐金戈认为,这份名单上,最为可疑的人是罗梦云,仅从她的履历上就可以发现诸多疑点。譬如罗梦云在“七七事变”之前已读完大学一年级,那么她是什么时候离开北平的?也就是说,罗梦云应该在民国二十九年前从燕大毕业,而调查材料上表明,民国三十二年罗梦云突然出现在陪都重庆,那么她从毕业后到去重庆之间有三年时间不知去向,她能去哪里?会不会是去了延安?

徐金戈从卷宗袋里抽出一沓照片,这些照片都是保密局北平站的特工们在各种场合以各种角度偷拍的。徐金戈挑出罗梦云的照片仔细端详着,这是罗梦云外出时坐在人力车上被偷拍的,不可否认,这是个很漂亮的女人,皮肤光洁细嫩,五官搭配得很精致,更难得的是雍容华贵的气质。这样的女人居然会是共产党?真是不可思议,在他的印象中,共产党应该是体现底层民众政治诉求的团体,是暴民政治的产物,他们对高贵的出身,良好的教养,优雅的谈吐都怀有一种天然的敌意,是什么原因使罗梦云这样的女人也加入了共产党?

返回目录
狼烟北平
狼烟北平
作者: 都梁
进入手机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