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发布时间:2016-07-06

方景林问:“赵明河在里面吗?”

“不在,上午我们通过警备司令部给他设了个小圈套,通知他参加城防会议,等他一到就把他软禁了。”

“赵明河是不是共产党?你们调查清楚了吗?”

“这还不清楚,至少目前没有证据,但罗梦云肯定是共产党,我们对她监控可不是一天两天了。”

教子胡同8号院的大门前,双方还在对峙,院内的沙包工事后面,有一挺“勃郎宁”轻机枪和十来枝冲锋枪弹上膛,处于随时开火的状态。赵府的警卫人员对宪兵和特工们的喊话无动于衷,他们不像是国军,倒像是赵府的护院家丁,除了主人,他们谁也不认。

守院子的警卫班长徐元成在工事后面一眼就看见对面房顶上的火箭筒,他冷冷地喊道:“中尉,请把对面房顶上的火箭筒撤走,不然我马上用枪榴弹敲掉它,对不起,这事关我手下弟兄们的性命,兄弟我只好先发制人了。”

徐金戈一听就急了,他大声训斥着张连长:“谁让你架火箭筒的?马上给我撤下来,你这蠢货,把火力点设在人家的射程下,对方就不会先干掉你?”

徐元成中士马上对徐金戈的话表示赞赏:“还是这位徐长官明事理,兄弟我在战场上端掉鬼子的火力点不下十个了,这会儿还怕再多一个?”

徐金戈说:“中士,请你克制一下,现在双方的长官正在交涉,一会儿会有一个解决办法,请你约束手下的士兵,不要做出过激行动。”

方景林递给徐金戈一支烟,说:“上面交涉得怎么样?要么咱们撤兵,要么就打进去,总得有个解决办法吧?”

徐金戈焦虑地吸了一口烟回答:“哪儿这么容易,赵明河的十来个警卫当然不算什么,问题是我们在北平城内大打出手,势必会引起军方的强烈反弹,恐怕会引起连锁反应。这件事警备司令部都作不了主,现在我们站长王蒲臣、警备司令部参谋长宋肯堂都在华北剿总司令部和赵明河谈判,连傅长官都惊动了,还不知能谈出什么结果,事情很棘手啊。”

两人正说着,一个警察来报告:“长官,有个拉车的要进警戒线,说他是赵家的车夫。”

徐金戈一拍脑门:“嗨,我怎么把他给忘了,是文三儿啊,快让他进来。”

文三儿从菜市口大街向南刚刚拐进教子胡同就被警察们拦住了。他正憋了一肚子火,自恃是赵家的人,此时又是在家门口,于是向警察们瞪起了眼:“干吗呀?老子就住在8号院,还不让我回家啦,有什么事儿去跟我家赵长官说,和我说不着,都给老子让开……”

文三儿正闹着,就见警察们让开了一个口子,表示他可以进去,这时看热闹的老百姓们轰地叫起好来:“嘿,这爷们儿真横啊,敢跟警察叫板,牛啊……”

徐金戈见到文三儿便微笑着打招呼:“文三儿啊,你去哪儿啦?”

文三儿顾不上寒暄,他急忙把徐金戈拉到一边小声问:“徐爷,你和赵长官谁官大?”

徐金戈笑道:“当然是赵明河官大了,他是少将,我不过是个中校嘛。”

文三儿更不明白了,他疑惑地问:“既然赵长官比你官大,你怎么敢带兵抄他的家?”

徐金戈说:“嗨,文三儿,我说了你也不懂,你别在这儿瞎掺和成不成?”

在一旁半天没说话的方景林突然开口了:“金戈兄,我有个主意,让文三儿进去探探风怎么样?”

“你的意思是……”

方景林说:“文三儿是赵家雇用的车夫,他现在要是进院子,那些警卫肯定不会拦他,况且文三儿是罗梦云雇用的,他和罗梦云能说上话,我看,能否让文三儿去见见罗梦云,把我们的意思转达一下,如果罗梦云能听从劝告,主动走出来投案,岂不是省了很多事?”

徐金戈想了想说:“我想可以试一试,反正现在我们也无事可做。”

文三儿胆怯地望着院门前的沙包工事问:“他们不会开枪打我吧?”

方景林说:“不会,这你放心,只要这边不开火,他们决不会先动手,文三儿,徐长官的话你记住了吗?”

“记住啦。”

方景林一字一句地说:“你要劝劝她,要多想想自己的亲人,她的亲人们都盼望着她能平安地回家。”

文三儿点点头:“方警官,我记住了。”

徐金戈异样地盯了方景林一眼,对宪兵连长说:“马上向院内喊话,就说文三儿要进院面见罗小姐,请他们不要开枪。”

方景林感到浑身无力,他像虚脱了一样,慢慢地坐在一辆汽车的脚踏板上……

返回目录
狼烟北平
狼烟北平
作者: 都梁
进入手机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