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发布时间:2016-07-06

钟跃民得知张海洋受重伤的消息时,已经是半夜了,他放下电话,连忙赶到医院。张海洋的手术正在进行,手术室外,李援朝、杜卫东、地雷等十几个人在焦急地等候。大家在咬

牙切齿地议论着。

手术室的门终于开了,主刀医生疲惫地走出手术室,李援朝等人围上去,紧张地询问张海洋的伤情。

主刀医生五十多岁,看样子象是个主任医师,他摘下口罩说∶”现在没有危险了,刚送来时伤势很严重,膀胱都刺穿了,失血过多,人已经休克,幸亏抢救及时,要是再晚半个小时就危险了。”

李援朝等人算是放下心来。

医生打量着他们:“我有话要问你们,你们都是学生吗?”

钟跃民回答:“就算是吧。”

医生叹了口气:“这个星期我已经做过两个这样的手术了,都是打架斗殴造成的外伤,星期一送来的那个孩子才十六岁,竟然被人用斧子砍断了胳膊,我不明白,这年月究竟是怎么啦?你们这些半大的孩子怎么都象疯了一样?打起架来一个比一个心毒手狠,动刀子还不算,一出手就往要害处扎,我当医生二十多年了,以前可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事,请告诉我,是什么人这样下得去手?”

李援朝玩世不恭地笑道:“这个嘛,当然是阶级敌人了,报纸上不是常说,阶级敌人不甘心自己的失败,会疯狂地向革命人民反扑。”

钟跃民一脸正色:“大夫,您放心,革命者是吓不倒的,我们从地上爬起来,擦干净身上的血迹,掩埋好同伴的尸体,我们又继续前进了。”

“对,要奋斗就会有牺牲呀,大夫。”

医生努力控制着情绪:“好了、好了,年轻人,不要这么油嘴滑舌,我看你们也不是什么好学生,你们的书包里放的是什么?不会是课本吧?我听说现在的年青人出门都带着菜刀,是不是这样?你们可以打开书包让我看看吗?”

钟跃民油猾地耍着贫嘴:“大夫,我们是战士,战士怎么能没有武器呢?没有武器怎能保卫无产阶级的红色江山千秋万代永不变色。”

李援朝又变了一副面孔严肃地说:“医生同志,您刚才说您当医生已经二十年了,是这样吗?”

“当然,我是四七年开始当住院医生的,到现在已经二十一年了。”

李援朝嘲讽道:“哟,四七年还是旧社会呢,您那时候就为国民党反动派工作了,资格可够老的。”

医生愤怒了:“什么意思?”

李援朝语重心长地说:“一个从旧社会过来的中年知识分子,怎么能理解毛泽东时代的青年呢?你已经落在时代的后面了,要加强政治学习呀,既然是从旧社会过来的,身上难免要带有一些资产阶级的污泥浊水,一旦放松了思想改造,就会滑入资产阶级的泥坑里去……”

“医生同志,你要猛省,你要三思啊。”杜卫东在一边添油加醋。

钟跃民也跟着起哄:“你的面前有两条路,何去何从,由你选择。”

地雷带着一脸坏笑道:“我们要在你的背上猛击一掌,大喝一声,同志啊,快回到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上来吧,我们张开双臂欢迎你……”

医生被气得浑身哆嗦:“我……我看你们不是学生,简直是一群……小流氓。”

钟跃民等人象是受到什么夸奖,得意地大笑起来。

钟跃民向医生做了个邀请的姿势:“多么崇高的称号啊,我们接受你的申请,从此以后,你就是我们的同志啦。”

医生破口大骂:“滚……滚……”

郑桐和袁军在派出所里写了一夜的检查,第二天早晨才被放回来。两人一夜没睡觉,打着哈欠来找钟跃民,正巧碰见周晓白和罗芸坐在钟跃民家的客厅里聊天,她们正在听钟跃民讲张海洋受伤的事。

郑桐把昨天晚上被抓进派出所的事和大家一讲,钟跃民、周晓白和罗芸都大笑起来,大家终于找到话题,开始奚落起袁军,袁军也显得臊眉搭眼的。

钟跃民拍拍袁军的肩膀:“袁军,其实我特理解你当时的心情,也就是一时眼花了,把那傻妞儿当成了心中的女神,你当时肯定怀着一种特纯情,特神圣的感情,是不是?”

袁军一脸的无辜:“哥们儿不是闲得慌,逗逗闷子么。”

郑桐嘲笑道∶”袁军当时真是走了眼了,其实那傻妞儿长得不怎么样,长脖子、小短腿儿,跟恐龙似的,也不知怎么回事,到了袁军眼里就成仙女了,我看不过去劝了他两句,这孙子就象中了邪,还要跟我翻脸。”

周晓白道:“活该!是该让公安局好好收拾一下你这种人,见着女孩子就象疯狗一样追上去,什么毛病?”

袁军不爱听了:“晓白,你这就不对了,我这手儿都是跟钟跃民学的,你怎么不说他?这分明是一种袒护,不能因为你和钟跃民好,钟跃民就因此而成了好人,如果说我们这是个流氓团伙,那钟跃民就是流氓头子,你看,连你这样纯洁的女孩子都被他拉下了水。”

周晓白一扬头:“钟跃民当然不是好东西,可他还是有自己的优点,比如他追女孩子就比你策略,哪象你,一见了女孩子就两眼发直,一脸坏笑地就凑上去?”

郑桐一拍大腿,积极检举揭发:“你说得太对了,他当时就这模样,把我都吓着了,人家妞儿能不害怕吗?他还口口声声说,别怕,有我呢,你猜人家妞儿说什么?她说我怕得就是你。”

众人大笑起来。

郑桐总结道∶”主要是他的方法太拙劣,缺乏创造性,关于认幼儿园小朋友的借口不过是拾钟跃民的牙慧,而且这是招险棋,不能轻易用的,袁军可好,真敢往上撞,一口咬定和人家玩过老鹰抓小鸡,说他现在象老鹰还差不多,一见了小妞儿两眼就放绿光,可当时他还不到六岁,顶多就是个秃尾巴鹌鹑,连毛还没长出来。”

周晓白一把拉过钟跃民:“跃民,郑桐无意中揭发了你以前的劣迹,这种和幼儿园小朋友久别重逢的故事你曾经上演过几场?”

钟跃民连忙笑着叉开话题:“怎么说着说着就说到我这儿来啦?周晓白同志,你不要转移斗争大方向,咱们现在在过组织生活,主要议题是帮助袁军同志认识错误,袁军,你这次犯的错误很严重,你要端正态度,深刻反省自己。”

“我他妈犯什么错误了?不就是学雷锋做好事了吗?之所以闹出了这种误会,完全是因为现在的社会风气太坏,人与人之间缺乏信任和关爱。”袁军狡辩着。

周晓白依然不依不饶地追问钟跃民的劣迹:“现在不说袁军的问题,我对钟跃民编故事的才能很有兴趣,也很想知道这个故事有多少种版本,在我之前他用这种故事蒙骗了多少女孩子?”

大家一听来了精神,你一言我一语地开始揭发批判。郑桐首先发言:“尽管我和跃民是朋友,但我也是个有正义感和良知的人,这是原则,我决不拿原则做交易,对不起了,跃民,我得实话实说,在认识周晓白之前,跃民曾多次利用这种手段欺骗女性。”

“光我看见的就达十几次之多,而我又不是天天跟着他,没看见的我也不能瞎说。”袁军揭发道。

罗芸笑着说∶”跃民,你是得好好交待一下历史问题,我们不怕你历史上有污点,只要求讲清楚。”

周晓白启发着∶”大家没有冤枉你吧?当然,你也可以对自己的问题提出申诉,但一定要诚实。”

钟跃民摸着脑门,连连叹气:“真是墙倒众人推,鼓破万人捶,我现在才真正明白什么叫‘莫须有‘,冤枉啊,我他妈平时见了母猪都不敢多看一眼……”

袁军喝道:“住嘴,不许你狡辩,态度放老实点儿。”

郑桐举起右臂高呼:“打倒钟跃民!钟跃民必须低头认罪!”

周晓白和罗芸笑做一团。

李奎勇和小混蛋自从上次被钟跃民他们端了老窝以后,两人的处境就很不妙了。他们无法再找到新的落脚点,只好在一个水泥构件厂的成品料场上暂时安身,他们晚上睡在一个直径一米的水泥管里,两人头对头躺着,身子下面铺着稻草,一有风吹草动,两人就拔出刀子紧张地环顾四周,这样的日子已经过了二十多天,实在是苦不堪言。

李奎勇真有些后悔和小混蛋搅在一起,小混蛋是那种干事不计后果的人,他认为自己命贱,从来不拿自己的生命当回事,而且随时准备和任何人换命,这是典型的亡命徒心理。可李奎勇的情况和小混蛋不一样,他是家里的顶梁柱,母亲和一大群弟弟妹妹还指着他这个大哥呢。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这个家就垮了。李奎勇的心里很矛盾,他是个讲义气的人,不愿意在朋友困难的时刻抛弃他,也说不出口,他本能地感到,他和小混蛋在和一股强大的势力抗衡,他们根本不是对手,这是命里注定的,他真有些厌倦了,这样的日子何时是头呢?

前两天李奎勇的母亲病了,他用平板三轮车送母亲去医院,刚出胡同口就被李援朝等十几个人围住,几把锋利的匕首从前后顶在李奎勇的身上。

母亲被吓得直哆嗦,她惊恐地替儿子求情:“你们就饶了他吧,他可是老实孩子呀。”

李援朝哼了一声:“他老实?他是老实人里挑出来的吧?”

李奎勇苦笑一声:“李援朝,这就没劲了吧?趁我带我妈看病的时候搞这种偷袭,这可有损你的名声。”

“我只问你一句话,小混蛋在哪里?”

“这我可不能说。”

一个青年的刀子已经刺破了李奎勇脖子上的皮肤,一缕鲜血流下来。

那青年露出凶相:“不说我插了你。”

李奎勇无所谓地说:“你随便。”

李援朝挥手制止住同伴:“你是个无名之辈,还不配和我叫板,插了你,丢份儿的是我,我李援朝丢不起那个人。”

“好啊,那我走了。”李奎勇转身要走。

李援朝面无表情地说:“你转告小混蛋,他如果是条汉子,三天以后上午十点,到北展广场和我见面,如果不敢去,以后就滚出北京躲远点儿,也别再用小混蛋这个绰号,你听清楚了?”

“他要是敢来呢?”

李援朝阴沉地笑笑:“他要是有能耐从我手里再一次跑掉,从此以后我滚出北京。”

“好吧,我会转告他的。”

李援朝向手下人挥挥手”放他走。”

李援朝约小混蛋决斗的事转眼就传遍了京城的各大院,”老兵”们的圈子里一时议论纷纷,这是一件重大的事情,各大院的玩主们自然是各有各的想法。

钟跃民家的客厅这两天门庭若市,各路的朋友都来找他商量,其实他自己也没想好该怎么办,因为他无法预料这件事的结局,他和郑桐、袁军等人正在商量。

钟跃民认为,小混蛋在几个月时间里就成了名,他为了名声会在所不惜的,这小子虽然狡猾,却城府不深,基本上还属于头脑简单的人,这种凭匹夫之勇一味蛮干的人,迟早会丢掉性命。

袁军不屑一顾地说:“他吃亏就在于总是单枪匹马干事,咱们这么多人,收拾他还不容易?

郑桐直截了当地提出:“跃民,这种事我不想参与,我觉得这次不同于以往打架,闹不好会出人命,最好咱们都不要参与。”

袁军一听也有些怵头:“要是小混蛋去了,李援朝真敢干掉他吗?”

钟跃民想了想说:“我担心的就是这个,这么多人,就算李援朝不想杀人,一旦动起手来,他未必控制得住。”

“跃民,这件事非同小可,咱们还是别参与了。”袁军也打退堂鼓了。

钟跃民感到很为难:“你们可以不去,我却不能,李援朝那儿,面子上不好交待。”

这时传来敲门声,郑桐去开门,谁知进来的竟是周晓白。

周晓白可能是跑得太急了,显得上气不接下气:“袁军、郑桐,实在对不起,我有重要的事,想和钟跃民单独谈谈,可以吗?”

郑桐眨眨眼睛,话里有话地:“你的意思是不是让我们回避一下?”

袁军开玩笑:“其实我们也不会碍你们的事,你们要干什么,我们把眼睛闭上就得了,何必要把我们赶走?”

周晓白急了:“我没和你们开玩笑,希望你们能尊重我。”

“好、好,我们走,袁军,你看见了吧?跃民也希望咱们走,一声都不吭,咱别在这儿碍眼啦。这回你知道什么叫重色轻友了吧?”郑桐没趣地说。

他俩走后,周晓白和钟跃民默默相对,钟跃民用目光询问着,但他始终不说话。周晓白沉默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了:“跃民,那件事我听说了,我希望你不要去,这次会出大事的,你要答应我。”

钟跃民沉默着。

“你说话呀?请你答应我。”

“这是我自己的事,你不要管。”钟跃民生硬地回答。

周晓白固执地:“我偏要管,你必须答应我。”

“我为什么要答应你?”

“因为……因为我……爱你。”

钟跃民浑身一震,僵住了。

周晓白从钟跃民身后轻轻抱住他,把脸贴在他的后背上。

钟跃民一动不动。

“跃民,难道你不知道我对你的感情?”

“……我……还以为你对我……仅仅是好感。”

周晓白温柔地说:“那天在颐和园,你吻了我,我拒绝你了吗?”

“没有。”

“这就对了,因为我爱你,要是心中没有爱,我会这样吗?”

钟跃民仔细看着周晓白,疑惑地问:“你怎么会爱上我这样的人?”

周晓白深深地叹息着:“说不清,我也说不清呵……”

郑桐和袁军被逐出钟跃民家,两人大为不满,骂骂咧咧地边走边数落钟跃民重色轻友。他们无处可去,便无所事事地坐在大院礼堂的台阶上抽烟。

袁军突然象发现什么好事似的欢呼起来:“哎哟,乐子来啦,看见没有?那儿呢,王主任他们家老三,快走,逮住丫的,别让他跑了。”

郑桐也立刻来了精神:“能让他跑了么?打丫的。”

老三是革委会王主任的孩子,这时正穿过礼堂后面的小树林走上小道,这孩子是个先天弱智儿,成天傻乎乎的,鼻子下面永远拖着一条绿色的鼻涕。袁军和郑桐最喜欢欺负老三,老三的存在给他们寂寞的生活带来无穷的乐趣,因此,他俩一见了老三就喜形于色。

袁军和郑桐冲过来假装亲热地搂住老三的脖子:“哎哟,老三,你可想死我们啦,这些天怎么找不着你啦?”

老三傻乎乎地说:“我爸不让我出门,怕有人欺负我。”

郑桐说:“谁敢欺负你?这不是活腻歪了吗?别怕,老三,有我们俩儿呢,谁和你有仇就和我们说,我们替你收拾他。”

袁军一脸坏笑地说:“我们俩要有仇人也跟你说,你替我们打丫的。”

老三又提出了一个很实际的问题:“我打不过怎么办?”

“我们给你戳着,你只管上去就打,他要敢还手,我们就捶他。”郑桐豪气冲天地拍拍瘦弱的胸膛。

老三不相信地问:“你们真给我戳着?”

袁军笑道:“这还用说?你放心,咱们哥们儿谁跟谁?”

郑桐不怀好意地问:“老三呀,你爸和你妈最近还吵架吗?”

“这些天没吵架,怎么啦?”

郑桐做出推心置腹地表情:“我告诉你,你可千万别和别人说,听见没有?打死也不能说。”

老三抹了一把鼻涕点点头:“嗯,打死我也不说。”

“知道他们为什么吵架么?这事是你爸的不对,你爸是有老婆的人,可他瞒着你妈和总务科的那个大胖子女科长好,上次还让我们碰上啦,就在这儿,你爸搂着那大胖子,手还乱摸,你说说,你妈能不急么?”

“真的?”

袁军说:“骗你是孙子,你想啊,你爸净搂着人家大胖子,你妈怎么办?这不就闲在家了吗?这叫守活寡你懂不懂?”

“不懂。”

郑桐骂道:“你这个傻B,怎么跟你说什么都不明白?我告诉你,你爸可是领导干部,这样下去会犯错误的,你愿意你爸犯错误吗?”

“不愿意,你说怎么办?”

袁军怂恿道:“这好办,你再见了那大胖子,上去就给她两个大耳刮子,告诉她,再勾引我爸我还抽你丫的。”

老三犹豫着:“大胖子要是打我怎么办?”

袁军一瞪眼:“她敢?我们不是给你戳着吗?等你打完大胖子,再把这事和你妈汇报汇报,你妈准夸你。”

老三点点头,擦了一下鼻涕。

郑桐叮嘱道:“记住,打完以后才能和你妈说,你可别先说。”

“嗯,打完以后再说。”

郑桐照老三屁股上踹了一脚:“你去吧,我们等你。”

老三走了。

郑桐和袁军乐得一头栽进草丛……

在钟跃民家,周晓白依偎在钟跃民身上,她歪头盯着钟跃民说:“刚认识你的时候,觉得你们这些人就是流氓,还特别无赖。”

“那后来怎么又转变了看法?”

“后来发现你还不是那么坏,只不过是故意装的坏,有时还坏得挺可爱的。你知道吗?那天你谈自己对音乐的感受,真把我听呆了,我想,一个对音乐这样敏感的人,肯定是个内心很丰富的人,大概从那天起,我对你就有了份牵挂。”

“晓白,你有了牵挂,我就惨了,平白无故冒出个管我的人。”

“我管你怎么啦?我就要管你,谁让你招我呢?人家好好在那儿滑冰,你非要纠缠,现在后悔了吧?”

“后悔倒没有,可是……你们女的是不是特别热衷对别人指指点点?”

周晓白认真地说:“你说错了,我没兴趣管别人,我只想阻止你去参与打架,我真不明白,一个具有艺术气质的男孩子,怎么会热衷打架斗殴?”

钟跃民笑笑:“袁军不是说我是个带着菜刀的诗人吗?没错,他说得对。”

周晓白轻轻抚摸着他的手:“跃民,你答应我了?”

“答应什么?”

“那件事不要去,行吗?”

“不行,我一定要去。”钟跃民突然变得强硬起来。

周晓白央求着:“算我求你还不行吗?”

钟跃民郑重其事道:“晓白,我答应你这件事完了以后,我再也不打架了,但这次我必须去。”

周晓白发了脾气:“我在你心里就是这种位置?现在请你选择一下,你是选择我还是选择你那些狐朋狗友?”

“你让我为难了,我承认,我喜欢你,但我也不能抛弃朋友。”

“好,钟跃民,你听好,从现在起,就当我们从来不认识,我走了。”周晓白转身欲走。

“你站住。”钟跃民低吼道。

周晓白停住脚步。

“周晓白,你也给我听好,我钟跃民从来不受人要挟,你这套小姐脾气最好别在我这儿使……”钟跃民把一个杯子狠狠摔在地上。

周晓白的眼泪滚滚而下,她头也不回,径直走了出去。

周晓白在大院门口碰到了刚刚搞完恶作剧的袁军和郑桐,她理也没理地就抹着眼泪跑开了,搞得两人一头雾水。

“这妞儿受什么委屈了?是不是跃民……”袁军猜测着。

钟跃民阴沉着脸给他们开了门。

袁军笑嘻嘻地说:“我看见周晓白抹着眼泪走的,怎么回事?是不是你图谋不轨把人家得罪了?”

郑桐也坏笑着问:“跟人家动手动脚来着?得手了吗?”

袁军语重心长地说:“哥们儿,你太性急啦。”

钟跃民很烦燥:“我告诉你们,以后谁再和我开这种玩笑,可别怪我翻脸啊。”

“你看、你看,说着说着就急了,真没劲。

钟跃民脸色阴沉得吓人:“袁军、郑桐,我有点儿不好的预感,这次恐怕要出大事,你们都别去了。”

“那你也别去,咱们都不去。”

“我得去,不然李援朝那儿没法交待,还有,我最不放心的是李奎勇,虽然我和他已经翻了脸,可一想到他可能要为此送命。我无论如何不能不管。”钟跃民义无反顾地下了决心。

“跃民,你可千万要留神,但愿别出什么事。”郑桐忧心重重地说。

李奎勇怎么也忘不了他和小混蛋度过的最后一夜。那天晚上,小混蛋神态自若地一支接一支地吸烟,李奎勇和他争论了很长时间,最后谁也没有说服谁,李奎勇认为这次和李援朝的会面肯定凶多吉少,他建议小混蛋不要去赴约。而小混蛋却固执地坚持自己的看法,他认为”老兵”们没有几个敢玩命的,从来是诈乎的响,一到动真的时候,一个个跑得比免子还快,李援朝也是个练嘴的,就他那个熊样儿,还真不信他敢杀人。

小混蛋说∶”奎勇,我和李援朝的事该有个了断了,这么拖下去咱们拖不起,害得你连家也不敢回,我希望能和李援朝单练一场,不管是谁输了,就说和算了,世上的事再大也有个完的时候。”

李奎勇不以为然地哼了一声∶”你怎么知道李援朝不敢杀你?再说了,他也不会和你单练,他靠的是人多势众,犯得上他亲自出手吗?这些‘老兵‘还没吃过这么大的亏,他们就算不敢杀你也要弄残了你,何况公安局也在通缉你,‘老兵’们放过你,公安局也饶不了你,我看你还是到外地躲一阵吧。”

小混蛋摇摇头∶”事情到了这个份上,我和李援朝都没有退路了,我们谁也栽不起这个面子,早晚要正面交手一场,明天是死是活,我只有奉陪到底了,奎勇,你要是怕事,明天就别去。”

李奎勇最怕别人说他胆小怕事,他暴怒起来∶”你别说了,明天我陪你就是了,不就是个李援朝吗?他又不是三头六臂,谁怕谁呀?”

李奎勇只记得,那天夜里四周静得出奇,连往常喧闹的蛙呜声也听不见了,小混蛋似乎睡得并不好,李奎勇半夜一觉醒来,还发现小混蛋在不停地翻身……

那天晚上,郑桐和袁军对即将发生的血案毫无预感,他俩一心一意地要把白天的恶作剧玩完,此时他们正伏在一个亮着灯的窗户下,捂着嘴乐得上气不接下气。

窗户里传来瓷器破碎的声音,王主任的声音有些气急败坏:“你这个混蛋东西,你说,你为什么打胖阿姨?”

屋子里传来啪啪打耳光的声音,老三大声地哭起来。

一个频率极高的女声嚷道:“你打孩子干什么?是丑事败露了气急败坏吧?”

“你胡说八道,我身正不怕影子斜,我是清白的……”

“算了吧,说得比唱得还好听?这么多年了,我还不了解你?从来就是吃着碗里瞅着锅里,你说你,找个什么不行?非找那个猪八戒?是个女人就比她苗条,你倒是不择食?什么猪不叼狗不啃的东西你都要沾上一把……”

王主任勃然大怒:“你他妈放屁……”

屋子传来打耳光的声音。

“姓王的,你敢打我?还反了你啦?你打、你打,今天老娘豁出这条老命跟你拚了……”

屋子里打做一团。

郑桐和袁军捂着嘴,跌跌撞撞地消失在黑暗中。

那天夜里,钟跃民也没有睡好,他先是做噩梦,梦见李奎勇浑身是血地站在他面前,两人相顾无言,突然,李奎勇一头栽倒在地上……他的母亲和一大群弟弟妹妹无助地围着他的尸体痛哭……钟跃民从噩梦中惊醒,他的心在狂跳不已,浑身都被冷汗浸湿,他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怖,嘴里喃喃自语道∶奎勇,我求你了行不行?明天千万别去呀……

李援朝带着两个人孤零零地站在广场上,他今天特地穿着一身白色的柞蚕丝军装,显得风度翩翩,他神态自若地点燃一支香烟,漫不经心地向四周巡视。广场附近的几条街道上显得很平静,行人匆匆走过,看不出丝毫异常,一辆15路公共汽车从广场前开过,向西拐进了动物园总站。两个佩戴北京卫戍区值勤袖章的武装士兵从广场前走过,他们在执行正常的巡逻任务,谁能料到,一场震动京城的血案马上就要发生了……

钟跃民昨天夜里没睡好,早晨醒时已经是上午九点四十分了,他火烧火燎地骑上自行车飞驰而去,谁知刚骑到百万庄路口,斜刺里冲过一辆自行车径直向他撞过来,钟跃民没堤防被撞倒在地上,他不禁大怒,谁他妈这么不长眼,活得不耐烦啦?他怒骂着从地上爬起来,正准备一个耳光扇过去,他突然愣住了,原来是周晓白正笑吟吟地看着他,钟跃民明白了周晓白的用意,他恼怒地推起自行车要走,周晓白一把抓住钟跃民的自行车不松手,两人僵持不下。

钟跃民爆发了:“周晓白,你松手,你是我什么人?非要管我的事?”

周晓白毫不示弱地:“我是你女朋友,我就要管。”

“你管不着,滚开……”

周晓白哀求道:“除非你打死我,否则我死也不松手,跃民,我求你了。”

钟跃民拿起挂在车把上的弹簧锁,威胁着:“你再不松开,我要砸了。”

“你打、你打,你要下得了手就打吧。”周晓白耍起赖。

钟跃民举起弹簧锁做威胁状,周晓白却轻轻闭上眼睛。钟跃民无可奈何地放下车锁……

此时小混蛋和李奎勇正并排一步一步地走进北展广场。

李援朝毫无表情地注视着小混蛋,用打火机点燃了嘴上的香烟。

小混蛋和李援朝相隔几米远站住,两人静静地对视着。气氛越来越紧张,空气也仿佛停止了流动。广场附近的几条街道上,突然出现了很多穿军装的身影,这些身影正在无声地向这里聚拢过来,慢慢形成一个包围圈。

小混蛋平静地说:“李援朝,我来了,你我今天来个了断吧。”

李援朝把烟头一扔:“我还以为你会带着帮手来,怎么就你们两个?”

“本来我想一个人来会会你,可我这朋友非要陪我来,这样也好,让奎勇当个证人吧,你我的恩怨不关他的事。”

李援朝轻声说道:“既然来了,恐怕就谁也走不了啦。”

小混蛋面无惧色:“李援朝,你要是条汉子,就和我一对一的单练,让别的人都让开。”

李援朝冷笑着摇了摇头:“我们这些人不太喜欢逞匹夫之勇,那是头脑简单的人干的事,小混蛋,你害怕了?”

“我要是怕了就不来了。告诉你,要是你今天把我杀了,也就算了,要是给我留口气儿,下次我杀你。”

李援朝脸色骤变,地雷在人群中大喊:“援朝,别和他废话,大家上啊……”“老兵”们早已红了眼,纷纷亮出刀子,围了上来。

小混蛋拔出刀子向李援朝扑过去,李援朝后退几步,身旁的同伴们护住他。

小混蛋和李奎勇背靠背持刀向外,摆出拚命的架势,地雷等人将他们团团围住,持刀一步步向前逼进。

此时,在离这里约两条街的百万庄路口,钟跃民和周晓白还在僵持。

钟跃民无可奈何,可又心急如焚。他口气缓和下来:“晓白,你松手,别耽误了我的大事。”

周晓白急得快要哭了:“跃民,我求你别去,就算是为了我,行吗?”

钟跃民气急败坏地使劲掰周晓白紧抓自行车的手,周晓白低头在钟跃民的手上咬了一口,他疼得缩回了手。钟跃民真急了,他顾不了许多了,拿起弹簧锁在周晓白的手上不轻不重地敲了一下。周晓白疼得叫了起来,她下意识地缩回了手。钟跃民骑上车就跑,周晓白一把没抓住,钟跃民跑远了。

周晓白绝望地大哭起来:“钟跃民,你这个混蛋……”

广场上,血腥的格斗己进入白热化状态,小混蛋和李奎勇挥舞着刀子企图夺路而走。李援朝等人哪里肯放过,他们一窝蜂追过马路。

小混蛋和李奎勇刚刚冲过马路又被一伙人迎头截住,两人左突右冲,做困兽之斗。

身中数刀的小混蛋还在用手中的刀子进行反击,他浑身是血,步履踉跄,渐渐不支……

李奎勇的腹部也挨了一刀,他捂住腹部流出来的肠子跌跌撞撞地企图杀开一条血路突围,刀光一闪,他的肩部又被砍了一刀,鲜血涌了出来……

小混蛋不断地被刺中,他徒劳地挥舞着手中的刀。

李奎勇的视野中天旋地转,展览馆塔尖的天幕背景变成了一片血红色……失去气力的小混蛋不断地被刺中,追杀者们凶狠地一刀一刀刺向小混蛋,他的身体在刀光中剧烈地痉挛着,最终颓然倒下。

李奎勇还在跌跌撞撞地跑,几个追杀者紧追不舍。这时钟跃民骑着自行车赶到,他声嘶力竭地喊:“奎勇,我是钟跃民,快往我车上跳……”

李奎勇竭尽最后一点力气窜上钟跃民的自行车后架,脑袋无力地伏在钟跃民的背上,钟跃民拚命蹬着自行车逃避着追杀者,一个追杀者将手中的菜刀向钟跃民掷出,菜刀在空中翻滚着,从钟跃民头上掠过……他终于载着李奎勇逃远了。

李援朝手下的人杀红了眼,纷纷推起自行车要追,李援朝挥手制止住他们∶”你们看清了,那是钟跃民……”

钟跃民在手术室外的走廊里找到了一部电话,他的手哆嗦得厉害,手指半天也插不进拨号盘的孔里,电话里终于传来周晓白的声音:“喂!哪一位?”

“晓白,是我,你听我说……”钟跃民语无伦次地说。电话被挂断了,话筒里传来蜂呜音。

钟跃民固执地重新拨动电话号盘。

“晓白,你千万别挂,我有急事要请你帮忙……”

话筒里没有声音,周晓白在沉默。

“晓白,你在听吗?”

周晓白平静地声音:“你说吧。”

“我在医院里,我的朋友受了重伤,正在抢救,我需要钱,你能借我点儿钱吗?我一定会还你的,求你帮帮我,求你了。”

周晓白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我马上来。”

钟跃民如释重负地坐下。

1968年6月在北京发生的这场血案,震动了京城所有的玩主,以往玩主们都把打架斗殴当做一件时髦的活动,却很少打出人命来,即使偶而出现死亡事件也属于失手造成的,玩主们的主观意识中没有杀人的动机,而李援朝策划的这场血案,却是个名符其实的杀人案。事后经法医检查,小混蛋身中几十刀,当场毙命。李奎勇重伤,胸部中刀造成血气胸,腹部被刺穿,肠子等内脏流出体外,如果不是抢救及时,李奎勇也难逃一死。尽管小混蛋恶贯满盈,血债累累,但毕竟是人命关天,于是公安局迅速行动起来,李援朝等数十人被捕,别看这些”老兵”平时狂妄骄横,但没几个人有进监狱的经验,一旦面对经验丰富的预审员,没有几个能扛住的,于是纷纷互相揭发,越咬事情越多,又导致了很多人被捕。京城的”老兵”们一时禁若寒蝉,有的人逃往外地躲难,有的干脆金盆洗手重新当起乖孩子。

钟跃民和郑桐、袁军等人也受到公安局的注意,血案发生后的笫三天,钟跃民和郑桐、袁军等人正在客厅里交谈,这时两个警察上门了。

警察们仔细询问了他们的名字和住址后,又迅速地翻看了一下手中的笔记本说,听钟跃民和郑桐、袁军等人的名字一点儿也不陌生,虽然没见过他们,却早已如雷灌耳了,今天可是个机会,得好好谈谈。

郑桐和袁军一见警察进门本想借故逃走,没想到这两个警察很热情地挽留他们,两人无可奈何地坐下。郑桐的嘴甜,张嘴就叫警察叔叔,一个警察听得浑身不自在,连忙制止:“别、别叫我叔叔,叫得我浑身不自在,咱们还是拉开点距离好。”

郑桐一副老实孩子的表情:“行,那我可就没大没小,不讲礼貌了,警察同志,我们可都是老实孩子,从来没跟你们打过交道,对了,我好象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和你们打过一次交道。”

警察注意地问:“嗯?一年级时?你犯什么事了?”

“是这样,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正巧碰见一个交通警,我二话没说就把钱交给警察了,当时那个警察把我夸得直脸红,说我拾金不昧,真是毛主席好孩子……”

警察知道上了当:“行了、行了,你不用再说了,咱们说正事吧,大概你们也听说了,这次北展广场上发生的杀人案已经牵扯了不少人,据有人揭发,你们都参与了这件事,我们今天来,就是为了核实这件事。”

袁军说:“警察同志,你可真高抬我了,我天生就胆儿小,不瞒您说,平时我见我爸和我妈打架都躲得远远的,我爸特别喜欢摔茶壶,我妈喜欢抄条帚疙瘩,一开打我们家就鸡飞

狗跳墙,真他妈的瘆得慌……”

钟跃民只要没什么把柄让人抓住,他向来是喜欢和警察们耍贫嘴的,他神秘兮兮地说:“你们肯定是搞错了,我们几个都是这一带出了名的好孩子,这些日子我们在等待分配,实在没有事情做,闲着也是闲着,于是我们一商量,便成立了一个组织……”

一个警察马上注意起来:“嗯?成立了组织?好,就说说这件事,你们成立了什么组织?谁是头儿?”

钟跃民故做谦虚:“不好意思,他们选我当头儿,我也没有推辞,我们的组织叫‘扶老携幼志愿队‘,专门站在大街上帮助老人和孩子过马路,我们的组织成立两个月来,大家都干得挺起劲,除了袁军同志有时发些牢骚,认为自己吃亏了,别的人表现还是不错的,当然,我们对袁军同志的错误思想也进行了批评教育……”

警察打断他的话:“钟跃民,你的意思我明白了,你们每天都在学雷锋做好事,是这样吧?这就怪了,据我了解,你们几个在这一带都是出了名的小流氓,打架斗殴抢帽子扒衣服什么都干,不然,我找你们干吗?我总不至于是吃饱撑的吧?”

郑桐插嘴道:“警察同志,你不能光听街道居委会那帮小脚儿侦缉队胡说八道,这些老娘们儿成天张家长李家短,纯粹是闲的,我们也不能堵住她们的嘴,只好由她们去说吧。”

一个警察仔细看看郑桐说:“我看这里就你能说,小嘴儿挺好使嘛,那我问你,五号那天中午十一点前后,你在干什么?请你详细地回忆一下。”

“那天我在家帮我妈做饭,后来我妈让我去买酱油,我买完酱油回来看见两个老头儿在墙根儿那儿下棋,也赖我嘴欠,给一个老头儿支招儿,一下就赢了,另一个老头儿不干了,非拽着我要跟我下一盘,我没办法,只好跟他下,后来我给老头儿来了个马后炮,老头儿的老将动不了窝儿了,老头儿就想悔棋,这时我不干了,和老头儿吵了起来,我说您这么大岁数悔棋好意思么?就这样给我们年轻人做榜样……”

警察不耐烦地说:“行了,行了,你简单点儿,你是说那天中午你在和老头儿下棋,是不是?”

“对,第一局我赢了,那老头儿输急了眼,死活不让我走,我又连赢了他两局才回家,刚到家我妈就抄起锅铲要打我,说等我酱油等了两个多钟头……”

警察真烦了:“我说你怎么这么贫?你不用再说了,我问你,谁能证明你当时在下棋?”

“那老头儿啊,他能证明。”

“这老头儿住哪儿?叫什么?”

“哎哟,这我就不知道了,谁下棋之前还问问姓名和住址?这不是有病么?反正那老头儿经常在墙根儿那儿晒太阳,你要到那儿去等着,也许能碰上。”

警察说:“行啦,你签字吧,我可要事先警告你,你要是不说实话,一切后果可要自负。”

郑桐仔细看着谈话记录:“哟,您怎么净是错别字呀?支招儿的招字应该有个提手,您这是召唤的召,还有……您这字也太帅了点儿,我怎么不认识?跟阿拉伯文似的?”

警察火了:“你哪儿这么多废话?我警告你,再跟我臭贫我就告你妨碍公务。”

钟跃民也凑过来:“是不是该我说了?”

一个警察翻了翻笔记本说:“你的事情我们已经大致掌握了,据李援朝等人交待,那天你去晚了,等你到时,李奎勇已经受了重伤,他是窜上你的自行车才免于一死,是这样吗?”

“这基本是事实,不过那天我可不是去打架的,我听说北展广场有人要打群架,我想去制止一下,结果碰上李奎勇,他往我车上一窜,紧接着一把菜刀就擦着我头皮飞过去了,吓得我差点儿尿裤子,不过,这也算是救人一命吧,同志,这应该算见义勇为吧?你们公安局能送我一面锦旗么?上面写八个字就行了,临危不惧,英雄本色……”

“你想什么呢?我们公安局送你锦旗?你倒真拿自己不当外人,告诉你,我们今天是来找你核实情况,你要是有所隐瞒,我倒有可能送你一副手铐,在我们的调查没有结束之前,你们哪儿也不许去,要保证随叫随到,我们随时有可能找你们,听见没有?”

钟跃民点头哈腰道:“我愿意接受组织上的审查,党的政策我懂,决不冤枉一个好人,也决不放过一个坏人,是不是?”

两个警察站起来,合上笔记本。

袁军忽然觉得受了冷落,怎么没人理他?也太不拿他当回事了,他殷勤地站起来说:“警察同志,你们怎么没问我呢?我正想和你们汇报一下那天我在干什么。”

“那天你确实没去,这我们清楚,不过,袁军,你也不是只好鸟儿,我在审讯中多次听到你的名字,虽然你当天不在现场,但这件事与你也有牵连,你的问题,咱们以后再谈,总之,你们要保证随叫随到,要是找不到你们,就以畏罪潜逃论处,后果你们都清楚。”

郑桐问:“那我们的‘扶老携幼志愿队‘怎么办?还让不让我们学雷锋了?这样很容易造成误会,明明是出去做好事,却落个畏罪潜逃的恶名,你真让我们为难。”

“郑桐,你又臭贫是不是?你不要以为我们拿你没办法,实话告诉你们,你们这几块料早在派出所挂上号了,什么坏事都少不了你们,我可把丑话说在前边,下次要是让我抓住什么证据,我可就没这么客气了。”

那个年龄大一些的警察教训道:“你们不要满不在乎,这次的杀人案可是震惊全城了,李援朝的胆子也太大了,小混蛋就算该杀,那也是政府的事,如果当时把他扭送公安局,李援朝他们还会受奖励,可他们竟把小混蛋杀了,这下性质就变了,你们好好想想,要从这件案子上吸取教训。”

钟跃民等人把两个警察送到门口,殷勤地告别:“真是人民的好警察啊,眼看着我们都到悬崖边上了,还不顾个人安危地探出身子要拉我们一把,多悬那,弄不好没救成我们自己也掉下去了,真该好好感谢你们,你不知道,平时我爸说我都梗脖子,可今天你们这一席话,蹭的一下,就说到我心里去啦,语重心长啊,我心里暖融融的,我知道,党和人民是不会抛弃我们的。二位走好,我不送了,再见!再见……去你妈的,玩去吧。”

钟跃民关上门,三个人得意地大笑起来。

李奎勇整整昏迷一天一夜才醒过来,他睁开双眼,笫一个看见的就是钟跃民,周晓白、袁军、郑桐站在病床边。

钟跃民握住他的手:“奎勇,你终于醒了。吓死我了,你昏迷整整一天一夜了,我真怕你醒不过来呢,你别说话,听我说。”

李奎勇微微点点头。

钟跃民轻声说:“你看,郑桐和袁军你都见过,这是周晓白,我的女朋友。”

周晓白向李奎勇点点头:“你好,请安心养伤,跃民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我们会帮助你的。”

李奎勇点点头。

钟跃民见李奎勇脱离了危险,总算是放下心来,于是又开起了玩笑:“这次多亏了晓白,要不是她偷了她爸的钱,我们一时半会儿还真凑不起这么多钱交你的手术费,晓白真是高手,一出手就把他爸钱包给顺出来了。”

周晓白娇嗔道:“去你的,那是我爸放在抽屉里的钱,你说谁偷钱包?”

郑桐插嘴:“当然不能说是偷,多难听呀?应该叫‘顺‘,这就顺耳多了。”

这几天钟跃民想了很多,他想起他和李奎勇童年时的友谊,想自己为什么要整天打来打去的,象中了邪?他已经答应了周晓白,从此再也不参与这样的斗殴了,因为他突然觉得很没意思,没意思透了。

钟跃民握住李奎勇的手,他只说了句∶”奎勇,咱们还是朋友,对不对?”

李奎勇点点头,用力握了握钟跃民的手,他的眼中闪出泪光……

返回目录
血色浪漫
血色浪漫
作者: 都梁
进入手机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