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那一年,我们错过了》之三年少的殴打

爱吃的肥肥

分享人:爱吃的肥肥

2016-03-04 | 阅读:

(三)那一年,年少的殴打

“子默,子默,你怎么了?”身后传来那熟悉的声音,可是不想她看到我此刻的狼狈,我的眸中还是泪滴,若这一刻下雨多好,这样我就不用努力忍着痛,吞着泪。

“我没事!”这场雨还是来了,我快步的跑着,不顾着身后的她。

那雨不大,丝丝的缠绵着,如一张网把我们套在了一起,眼角的泪并未干,她已走到的的面前,那白色的公主裙上带着些许泥巴,她走路也有些许蹒跚,但是还是没有停下,走了过来。

“子默,我追到你了!”唯一甜蜜的一笑,脸颊那抹浅浅的笑窝真的很美。

“你,为什么要追我?”在栀子树下,虽还没有洁白的花开放,也没有淡淡的清香,但那栀子树已经发芽,树叶也慢慢开始长开。

“子默,我喜欢你,所以要追你,子默我们一起上大学好不好?还有几个月,我们就高考了,子默,我真的喜欢你,你别再沉默了好吗?不管多远,我都能追的上你,不管怎么困难我都追你,请你不要打击我好吗?子默,我要求的不多,只要你回头看看我,给我说说话就好,子默我一个人喜欢着你好累好累,可是我会坚持,绝不放弃!”唯一的绝强的话语,眼神中的泪珠都快要落下,却紧紧的忍住。

我的心乱了,该怎么办?子默你要的起吗?告诉我。

我注定是个逃兵,在这个时候,我悄悄的离开,我想到了父亲,想到了那深夜里的歌,这份爱我要不起,给不了她幸福,转身离开,转身的那一瞬间,心痛的咬着唇,快步离开。

“子默,子默……”

那天之后,唯一好几天没有来上课,看着前面那空荡荡的位置,我的心里有着些许的不安,唯一她怎么了?为什么好几天没有来?

“子默,唯一不在,我说过你不可能永远躲在唯一的身后,我喜欢唯一,所以请你放手。”夏子善轻而易举的拉起我,被人拽着领子拉起来的感觉,好似被尖刀抵着喉咙,喘息不过来。

我依旧没有反抗,也没有任何言语,我是沉默的,我是子默,没有过多的言语。

“子默,你听到没有,你居然无视我。”腮前的一痛,我还是如此,不反抗,沉默如斯。

“子默,你是哑巴吗?你给我说话,听见没有?”为什么我的沉默不反抗也成为了一种错,我的嘴巴露出淡淡的微笑,即使此刻的笑容很难看,这也是我的招牌动作,依旧沉默。

我都没有对唯一说过什么?更何况是他呢。我的沉默激怒了他,他愤怒的疯狂的打着我,身体在轻轻的颤抖,我却不再微笑,嘴角除了淡淡的笑,我不知道该用什么表达。我是子默,沉默的我。

“住手,住手!子默,子默,你怎么样?”我以为身体会松软带着疼痛的倒在地上,或者被继续打碎,但是她来了,那抹白色的身影越来越近了,我的视线却越来越模糊。

“唯一,你来了!”我嘴角露出的那抹笑,艰难的吐出那句话,便不知道后面的事了。

我再次睁开眼睛,四周是一片纯白色,一抹明亮的光刺痛了眼睛,浓烈的药水味刺痛着自己的鼻腔,全身还带着丝丝的疼痛,这是沉默带来的悲伤,略微想抬头,那双手还被带着握住,指尖处传来的微凉,让我不自然的把那双手包裹起来,赋予其温暖。

“子默,子默……”唯一趴在病床上,连做梦都这样叫着我的名字,那一刻,我有一种冲动,但没有来的急去做,便如烟花般的散尽。

我抬头看着天花板,睡意全无,我只希望父亲不要知道我被人打的消息,我不忍心看着父亲那种心痛自责的眼神。

“子默。你醒了,为什么不叫醒我呢?”唯一睁开眼睛,那双疲惫眼睛肿透露着浓浓的心痛,我想问,却始终没有开口,而是一双明亮的黑眸与之对视。

半响,我淡漠的微笑,嘴角还略带痛感,但是丝毫没有打断我的思绪:

“唯一,谢谢你,我要去学校上课。”

“子默,你现在还不以,要等医生确定病情。”

我像极一头倔脾气的牛,一旦决定,决不回头!

我掀起那带着消毒水味道的棉被,穿上鞋子,扬长而去!

“子默,子默……你等等……”

我略微的放慢了脚步,等着她追上我!

那一年,那一天,即使,我是痛的呲牙咧嘴,还依然笑的很开心,笑容着却带着丝丝的痛。

标签:反抗 栀子 嘴角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短篇小说】《那一年,我们都错过了》之一初相识 后一篇:【故事新编】美丽的伤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