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半个月亮

莫迪卡

分享人:莫迪卡

2016-04-07 | 阅读:

腊月初八,晚七点中左右。小海像只小兔子蹦跳在回家的路上。

路面冻得僵硬的薄雪,在朦胧的月光下沁着冷气,与鞋子摩擦的“咕喳咕喳”声格外响,乡村一到晚上就乌灯瞎火悄没生息的。此时,小海的心里既兴奋又有点不安。今天,县里来了慰问团,学校召集了所有的留守儿童,那些看似慈祥又陌生的面孔,那些听似温暖又老套的话语,小海转身就忘了,只有发到他手里的那张红皮让他心花怒放:镇上新开的那家游戏机室,他心仪已久;再过两天就是奶奶的生日,他正好可以给奶奶买个生日蛋糕,再买点菜,祖孙俩打打牙祭。于是,他一下子买了40元的游戏牌子,玩得热火朝天,忘了时间在和他赛跑。当他满头汗珠走出那道厚厚的红绒布帘子的时候,他才一惊,天已经很黑了,奶奶,我的奶奶!他兴冲冲急匆匆地往家奔去。

小海的父母在小海不到周岁就出去打工了,小海只记得见过他们几次,最末的一次是3年前了,父母的模样就像是隔着受潮的玻璃,模糊!他不喜欢父母给他买的衣服,他觉得穿着不自在,也不稀罕他们给他买的零食,他觉得太鲜,倒胃口,他希望他们能整整三间漏雨穿风的破房子,能带奶奶去城里治眼病,奶奶的眼睛因为白内障几乎看不见了。可是,小海没说出口,父母每次都是不情愿的回来,没几天就急急地走了。三年前打电话回来,他又有了个妹妹。

小海不确定自己想不想他们,有没有他们好像已无所谓,他不喜欢他们对家的冷漠。奶奶有几次让他去父母身边,他没答应,他的心里有一堵墙,他不能走,他习惯了奶奶 的微笑,奶奶的怀抱,他走了,奶奶的太阳月亮就都没了。

他在学校是个学困生,不做作业,不听课,睡觉,玩游戏机,偶尔旷课,打架,老师每次把他叫到办公室,看到他落魄脏兮兮不在乎的样子,除了摇头就是叹气。在家里,他却是奶奶的乖宝贝,他几乎包揽了里里外外力所能及与不能及的家务活,一有空就给奶奶捶背讲笑话,对奶奶嘘寒问暖,奶奶想吃什么他就努力去做,还会摆摆样子看书写字。只要他每天按时到家,他就会看到奶奶准时站在门口接应,他会老远叫唤“奶奶,我回来啰!”奶奶会微笑的点点头:“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家里顿时其乐融融。

可是今天,他太忘形太大意了!

他不知道但能想象奶奶会急成什么样子!也许奶奶会不安地坐在桌边等他吃饭,,也许奶奶还站在门口张望,等着他的呼唤,也许还会走得更远些来寻他,可是这天这么冷,她又几乎看不见,不应该这么傻的,也许,奶奶会狠下心来教训他一顿······

他脑子里翻江倒海,步子迈得更快了!

突然,他停住了,为什么家里的门口有好些人在走动?平时几乎很少有人在这时来他们家;家里的灯光这么亮?他们用电一向很节省的;那些人为什么还吵吵嚷嚷,忙里忙外的?小海的心猛地咯噔一下,有点疼,一瞬间的犹豫,他冲到家里。

奶奶静静地躺在地上草铺上······

小海一下子跪倒在奶奶的身边,他绝望地嚎着,浑身颤抖。

“孩子,你上哪啦?奶奶去找你,到东沟时,滑下去了,等到我们循着”救命“声找到她,她已经不行了。”

犹如万箭穿心,小海抓住了奶奶的已经冰僵的手,把自己的脸深埋在里面,就是这双粗糙的手,曾经那么温暖慈爱地抚摸他的脸,他的头,他光光的脊梁······他要让他决堤的泪水温融奶奶冰冷的身躯。他知道,奶奶走得有多么不舍,他们不离不弃相依相亲了13年哪!

他要给奶奶买蛋糕,要给奶奶做她最喜欢吃的咸菜煮鱼,还想着长大了挣钱让奶奶眼睛复明,他要让奶奶看到他有出息!

电话打给千里之外的父母,无人接听,再打,已不在服务区。

有些距离是永远无法丈量的,即使是亲情,仍然敌不过时间空间的风蚀。贫穷也是累赘!

深夜,天空更加深邃高远,星星隐没了行踪,半个月亮就像是河面上的一块寒冰。文/惠风暖雨

标签:奶奶 小海 父母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短篇小说】五月的冰花二十九(上) 后一篇:【短篇小说】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