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岁月静好,年华无伤(片段二)

半杯豆浆

分享人:半杯豆浆

2016-04-07 | 阅读:

原本以为方怡娜走了,而且是以这样的方式离开学校,会大快人心的,毕竟她是我的死对头,还给过我太重太响的一个耳光,我应该仰天大笑的吧,应该感谢神灵安排她这样的命运。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只是安静的游走在校园里,默然的听着四周纷纷议论:

“啧…啧…以前不是拽上天了的嘛,现在终于成这样了。”

“可惜了,校花,一朵鲜花呀。”

“这叫自作孽不可活。”

……

几天之后,我便将这些与我无关的事情淡忘了,因为除了忙学习以外,我还在策划一个惊天动地的“阴谋”,就是茗蕊的生日会。经过前些日子刻骨铭心的伤痛,我和雪丽决定好好给茗蕊庆祝一下她十七岁的生日,拂去她心里封闭的尘埃,给她一份真诚的祝福,一个简单的surprise。

为了这件事,我冥思苦想,好几天没睡好觉。而雪丽一副天塌下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样子,还是每天吃她的薯片,泡她的杨浩洋,我实在是问急了她就一句:“请她去外面吃一顿吧。”搪塞了事。在感知雪丽越来越没有用的情况下,我投奔了邱宸。

“过两天,茗蕊生日,我们怎么帮她庆祝呀?”

“买个蛋糕吧。”邱宸继续算他的化学题,头也没抬。

“这太俗气了吧。”

“那你自己设计一个蛋糕,去订做呢?”不愧是天才,一句话就把很平凡的事情变得让人感动万分。为此,我对邱宸顶礼膜拜。

“对哦,这是个好主意,我怎么没想到呢?”我想了一下,又说:“再买一束鲜花,嗯,玫瑰,茗蕊最喜欢红玫瑰,买9朵好了,意义特别。还有,茗蕊爱唱歌,请她K一场歌…”

“照你这么安排,一个月的生活费够吗?再说我们哪有时间K歌呀?”

“没生活费了你和雪丽简单养我就好了,至于时间嘛,呵呵…只有找小胡子请假,请假咯。”想到茗蕊惊喜高兴的表情,我兴奋的在座位上直跺脚。

那天下午放学后,我和雪丽、邱宸先后轮流去了小胡子办公室。

雪丽一手捂着肚子,痛苦的说:“我肚子痛的厉害,要去医院。”

邱宸脸色凝重,颤抖着声音说:“我外婆去世了。”(其实他外婆早就死了)

我则低着头,万分难过的说:“我生活费掉了,我奶奶不识字,不会打钱…”就这样我们三人成功的逃掉了当天的晚自修,然后拖着茗蕊,一路狂奔向校门跑去。

“你们三个干嘛呀?不去食堂吃饭么?”茗蕊显然忘记了自己的生日,而且她也不知道我们的密谋。

“我们今天到外面吃好吃的。”我说。

“谁缝喜事了?谁请客呀?”

“雪丽呀,她成功泡到杨浩洋了。”我不假思索的说。

茗蕊则信以为真的看着雪丽说?:“看不出来,功夫挺深的。”

“你们两个这么狠心的在我伤口上撒盐,要被雷劈的。”

“啊,原来墨墨胡说的呀,看来杨浩洋这头帅哥不好泡呀,误会你了呀,雪丽。”茗蕊说着像安慰小孩子一般抚摸了一下雪丽的长发。

“话说,一个女人等于五百只鸭子,这一千五百只鸭子在一起还真是强悍。”邱宸来不及闪躲,三只拳头已经飞在了他的后背上。

最后我们选中了一家火锅店,还特意要了一个包间,在我们三人齐喊“生日快乐”的时候,我看到了茗蕊呆若木鸡,等她意识恢复后,眼里便闪着激动的泪光。

“谢谢你们,真的,谢谢你们。”或许,那一刻茗蕊的感动是真的吧。

“蕊儿,这些时间苦了你了,来,干杯,十七岁永远,快乐永远。”我们都将一满杯啤酒仰头喝尽,其实我不怎么会喝酒的,只是高兴罢了。我们的笑声,我们的祝福,在几只玻璃杯相碰声中显得那么真实动人,那时候我天真的以为,即便十七岁会在岁月里流逝,那我们的感情和我们的快乐也会成永远。

“别开酒了,不要喝醉了。”我不记得是喝了几瓶酒以后,邱宸抢过了茗蕊手里的开瓶器。

“墨墨,你看你老公,好讨厌。快给我。”我当时把一口茶呛了出来,咳了半天。邱宸心疼的拍着我的背心。老公?好肉麻好陌生的东西,我可从来没有这样称呼邱宸。

“好了,我看你们也吃不下了。茗蕊,喝的也差不多了,我们一会还要唱歌呢。雪丽,你和茗蕊先去歌城包间吧,我去取订的蛋糕,邱宸去拿订的玫瑰花,大家分头行动比较快。”

“为什么我去拿玫瑰花呀?”邱宸的表情显得有些为难。

“因为你是男生呀,比较合适拿玫瑰花。”我开玩笑似的说道。

“还有蛋糕和玫瑰花?墨墨,我爱死你了。”茗蕊伸开双手,给了我一个拥抱。我确定,她有些微醉了。

还在蛋糕店门口,我就看见了自己设计的那个大蛋糕醒目的摆着橱窗里,太漂亮了。茗蕊喜欢奶油和草莓酱,为此我不顾价格,特意要求师傅在下面铺一层奶油,再铺一层草莓酱,上面是茗蕊最爱的黄桃、红提子和猕猴桃,我还自己动手用蓝莓酱在边上写了“花蕊快乐”几个字。

“师傅,快给我包起来。”我迫不及待的从口袋里掏出钱付款,想快点把这份心意带给茗蕊。

“小姑娘,给男朋友订的蛋糕吧?看你兴奋的。”不知道是不是那个做蛋糕的师傅人老眼花了,没看清楚我写的那几个字。

“不是,不是,是女朋友。”我向师傅道谢之后,迫不及待的推门而去,消失在繁华的夜市里。

到歌城的时候,电梯门口等着好多人,我怕把蛋糕挤坏了,直接从楼梯一口气跑到五楼。见邱宸还没回来,我便先把蛋糕的外包装拆了,小心翼翼的捧着底盘,神气庄严的走向我们订的包间。

我做梦也没想到,那亦是一步一步的走向我和邱宸爱情的尽头了。

推开包间门的那瞬间,我显得不知所措。,一个爆炸式发型男生在狂吼:什么天长地久,只是随便说说,你爱我哪一点,你也说不出口…

房间里面溢满了香烟味道,有些呛人。沙发上坐满了十几个陌生的男男女女在喝酒聊谈,茶几上摆满了红酒,啤酒,水果拼盘。我以为我走错了房间,刚想关上门出去,却看到雪丽在一个角落站起来,对我挥手。

“这些都是谁呀?”

“是茗蕊叫的她那些同事,我也不好说什么。”

这时候,茗蕊也起身向我走过来,她一手拿着半杯红酒,一手揣在牛仔裤口袋里。五彩灯光下,她的脸颊如朝霞映雪,不施胭脂而惊若天人,她永远那么美,美的让人心疼。

“喜欢吗?我设计的,奶油和草莓酱夹层的,还有这些你爱吃的水果。”茗蕊的脸上没有我所期待的表情,也没有说话,只是把杯子换了一个手,然后用食指尖蘸了一点蛋糕上面的草莓酱放在嘴里,说:“嗯,真甜,真甜呀。”她一张口,我就闻到了一股很浓烈的酒精味。

“小馋猫,还没点蜡烛呢,等会再吃,少喝点酒。”我把蛋糕递给旁边的雪丽,试图拿掉茗蕊手里的酒杯,她却敏捷的把杯子扬在空中,冷落了我的担心。这时候,一个浓妆艳抹,穿着格子长袜的女人走到了我面前,她很自然的把胳膊搭在茗蕊的肩膀上,说:“亲爱的,这不会就是你口中说的抢你男朋友的人吧?你男朋友什么眼光呀?还喜欢这么土里土气的。”

抢男朋友?我听的一头雾水,迷惑不解,问那个女人:“你说的谁呀?”那个女人冷笑了两声,没说话,转身又坐到沙发上去了。

茗蕊一言不发的放下手里的红酒杯子,接过雪丽手中的蛋糕说:“林水墨,谢谢你,谢谢你呀。”

然后我感觉空气停滞了,所有人都停止了手里的动作,像看见外星人似的惊奇的盯着我。这场生日的闹剧我成了主角,而且只有茗蕊一个人在“哈哈哈”的笑看我表演,那笑声特别诡异刺耳,听的我心惊胆战。

不知何时音响里已经跳转成了《祝你生日快乐》的音乐,温柔的萦绕这个气氛怪异的空间里。我的眼前一片漆黑,许多奶油和草莓酱灌满了我的鼻孔,冲刺着我的大脑,整个世界都飘荡着奶香甜味。我当时在心里嘀咕:这也太浪费了吧,我花了那么多心思弄来的蛋糕,一口没吃全扣在我脸上了。“祝我生日快乐,祝我生日快乐…十年之前,我不认识你…十年之后,我们是朋友…”茗蕊从爆炸男手里夺过麦克风,一句不搭一句的唱着歌,所有人都哑在原地,似乎在耐心的等待她下一步的举动。接着,她柔情万种的对我说:“墨墨,林水墨,咱们能不装了吗?你不累我都累了。”我感到无限的惊慌恐惧黑压压的向我袭来,我懵在原地,不知所措,心里怕的要死。这时候茗蕊撕心揭底的咆哮响通过麦克风彻了整个歌城,她说:你丫装什么清高?装什么好人?是好人把邱宸还给我呀。

很多时候,我们无力去预测生活在下一秒的走向,也无法改变冥冥之中早已注定的故事情节,该发生的,始终还是发生了。

只是这一切来得太突然太仓促,我显得措手不及,狼狈不堪,甚至没有准备好时间去难过掉泪。我就像一个怪物楞在原地,头发上,衣服上都沾满了从不争气的脸上遗落下来的雪白色奶油和正红色草莓酱,还有那些该死的水果。我忘了,那是我自己设计的,一个十六寸的蛋糕,远远要比我的脸大很多。我就像是按下暂停键后,停在电视荧幕上的小丑,一动不动,任凭观众尽情欣赏。

“杜茗蕊,你疯了?”雪丽掏出纸巾,帮我把眼睛上的奶油擦掉。我又模模糊糊的看见了灯光,看见了茗蕊那张熟悉而美丽脸颊。

“什么叫我疯了?你们看看,你们看看。”茗蕊举起手里的手机,在所有人眼前晃了一圈之后,又停在我眼前,我看见上面一张照片,是邱宸闭着眼睛趴在桌子上,旁边是茗蕊,他们双唇轻碰在一起,看上去是那么的甜蜜,那么幸福。

我整个人彻底傻掉了,脑袋里像被真空隔绝了,苍茫一片,寂静无声。很感谢那些奶油,草莓酱,遮住了我的面孔,不然旁人肯定会以为我那张脸,是在生命的尽头里和死神抗衡,不肯归西。我看雪丽动手打了茗蕊一巴掌,怒不可遏的说:“你们是仇人还是姐妹?怎么这么不要脸?”

“是,是,我不要脸,我不要脸。我她妈的就是不要脸,就是犯贱。”茗蕊从茶几上拿了一瓶啤酒,咕嘟咕嘟的直往胃里倒,然后又说:“是我先认识邱宸的吧,你们不知道吗?在国中三年级的时候邱宸追过我的,他是喜欢我的。你林水墨那么善良,那么伟大,你和我抢什么?你什么都比我好了,你还和我抢什么?邱宸是爱我的,不然为什么在我爸爸死后他那么没日没夜的守候在我身边?可寒假结束后,一切又变了。都是因为你,都怪你,都怪你。”认识茗蕊这么多年了,第一次看见她如此的偏激决裂,而且还是因为我,她才痛苦的隐忍着。想起在她爸爸的葬礼上,也未见得她这般的咆哮发疯。

我用手指在脸上蘸了少许奶油,轻轻的点在她的眉心,我本来想说:“寿星,生日快乐。”可是我没有勇气说出口,因为我看见茗蕊脸上迂回盘旋着泪水,她的眼泪是我致命的毒药,我一刻也见不的。苦笑着,叹息着,拖着灌满铅的步子,踉跄的走向洗手间。

屋里又传出了震耳欲聋的歌声。

刚到走廊便碰到了邱宸,他拿着那束我指定包装的红玫瑰,脸上的笑容和手里的花一样美丽动人,他说:“大小姐,你这样子,玩的过火了吧。”我没搭理他,丢了魂一样的逃走了,我怕多看几眼那张虚伪的脸,会难过的一发不可收拾。邱宸依然微笑着走向包间,当看到跟在我身后的雪丽凝重脸色,和包间里面满地的狼藉之后,他也跟着快步了到了洗手池。

我捧着水,一把又一把的拍在脸上,想要洗清自己的脑子,洗掉刚刚所发生的一切。唇上依然甜甜的味道,心里却翻滚似的疼痛,好像五脏六腑都拧在了一起。“墨墨,你没事吧?别放在心上,她喝多了,发酒疯呢。”雪丽一边帮我弄衣服上那些污渍,一边喋喋不休的安慰我。我抬头却看见了旁边邱宸哀怨痛楚的眼神。

“好了,没事的。雪丽,先进去吧,我和邱宸去约会一会儿。”

“可是…你…”

“哎呀,没事了,你看我像有事吗?”

“那我回学校去了,不想去唱歌了。”

“先去看着点茗蕊吧,她醉成那个样子,不安全的。”

“可是她……”

“我都没放在心上,你也别计较了。她现在肯定是不想看到我的,只有你照顾她了,难道你忍心看她像流氓一样睡在大马路上?”我牵强的扯出一个微笑,感觉拉的脸皮生疼。

雪丽怯怯回包间去了,邱宸跟在我身后走出了歌城。

五月的轻风带着稍许的凉意拂过脸颊,却冷到了心尖。夜已深了,城市里却依旧繁华喧嚣,五彩斑斓的霓虹灯照亮了都市的奢华,也掩盖了星月的清辉,肆无忌惮的把变幻的彩色投向苍穹,天空一片朦胧,连黑夜变得不纯粹了。

“我们去那儿?”

“衣服都洗湿完了,我送你回学校吧?”

“我求你说句话好吗?”

我根本没听见邱宸在说什么,低着头,沉默不语,发丝遮住了苍白的面孔。脑子里一直出现我和他在一起的那些日子,刚刚回忆到甜蜜的地方,又闪过茗蕊手机上的那张照片。我是不要听茗蕊的话吗?她肯定是喝醉了胡说。难道“酒后吐真言”是不可信的?照片又是怎么回事呢?这些问题缠得我脑袋像要炸裂似的疼痛,我用手掌不停的捶打着太阳穴。邱宸见状紧握我的手腕,把我摁在他怀里。低头在我耳边轻声呢喃:“别这个样,别这样吓我。”他的怀抱还是那么温暖,他的味道还是那么熟悉,他依然宠溺的亲吻我的额头,他依然让我焦躁不安的心平静下来。我听见自己的心声说:他亦是我涩涩爱情的全部,是生命里的那个唯一,是我丢不下抛不开的人。我应该相信他,相信我们的天长地久。

“茗蕊…你们…寒假…是真的吗?”不知道是为了茗蕊,还是为了弄明白邱宸的心思,我最终还是问了那个我用尽全部力气却没有办法忽视的问题。我在心里默默的祈祷,希望他回答我说:怎么可能,没有的事。或者说:傻丫头,我心里只有你呀。这样即便是骗我的,我还是会呆在他的身边。

“是真的,可是…”

“是真的?是真的就好。这样至少说明我的好朋友没有骗我。”我看着邱宸,他亲手拿着一盆冰水,泼在我赤红的心上,一阵“呲呲”声过后,乍的满是裂痕,微风一吹,便满地支离破碎。我突然意识到自己是如此的愚蠢,愚蠢到对满世界的虚伪都信以为真,还乐呵呵的扒开自己的胸膛让他们拿着刀叉肆无忌惮的在里面破坏,尽兴之后都趾高气昂的远去,只剩下面目全非,血肉模糊的自己站在最初的地方。

我淡然一笑,推开邱宸的胳膊,刚迈出一步又被他拉回怀里。“你听我解释好不好?你听我说完行吗?”他几乎是在祈求,可是我眼前的一切都变得模糊不清,只有那张照片醒目的刺眼,只有我在疯狂找她的时候,他装着关心淡然的恶心嘴脸。 “别碰我。”我的声音有些颤抖,我一次又一次的警告自己,控制好情绪,就算分手,也要微笑着离开,不能让他们嘲笑我的软弱。我用尽全身的力气把邱宸推开,我看见他的深情从我的指缝中流逝,温柔的散落满地。

“你们还真有默契呀,寒假里,我满世界疯找她的时候,你和她都没有吱一声。呵呵…好有趣的游戏。拜拜,我先走了”我潇洒着转过身,迈着看似轻松的步子,身后邱宸发飙的声音传进我耳朵里:“你要怎样才肯原谅我?你说,你说呀。”

“邱宸,不如我们分手吧。”我微笑着回过头,倒退着步子,用力的向他挥手。那一刻眼泪再也控制不住了,悄无声息的滑落下来。我转身拼命的跑开了,朝着时间的尽头。我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不要如此的悲伤绝望,那可是你最爱的两个人呐,没什么好难过的。可空旷的腹部里除了哀伤还是哀伤。

我也不知道跑了多久,跑了多远,只是停下来的时候已经累得无法呼吸了,城市的喧嚣声也模糊的听不清了。我无力的靠在公路边路灯杆上,微弱暗黄的灯光下我看见自己受伤的影子孤单的可怜。一切都像是午睡时一个短暂的梦境,为什么生活颠覆如此之快呢?我还是以前的自己,而茗蕊,她怎么了?我想起了她痛苦的泣不成声样子。茗蕊,真的是我错了吗?

回忆像一缕轻烟飘散在空气里,包裹着我瑟瑟发抖的身体。我看见茗蕊从远处朦胧的灯光里缓缓的向我走来,欢快的说:“墨墨,星期六去我家写作业吧…”

“墨墨,周杰伦出新专辑了…”

“墨墨,隔壁班那个高个子真讨厌,每天都在阳台上盯着我们…”

“墨墨,我要转学了…”

“墨墨,以后我免费做你的私人歌手…”就像十三岁那年的清晨,她从大雾中归来,冲我微笑,招手,像一个遗落在人间折腾了一番的狼狈天使。我忍不住的大声呼唤:“茗蕊…茗蕊…”可是她脸一沉,头也不回的消失了。泪水又不听话的掉下来,我靠着路灯瘫坐在地上,肆无忌惮的大哭起来,原来我的世界如此的狭小脆弱,在我眼里,自认为永远都不可缺少的他们一一离开之后,我满心只剩孤寂悲伤,就像一叶浮萍,孤零的随风而走,顺流而下,就像暴风雨中的蝴蝶,想要挣扎着找一个栖息的地方,奈何已经折断了翅膀。

标签:蛋糕 奶油 草莓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短篇小说】我的朋友 后一篇:【爱情小说】北京爱情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