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小说】梦里花

关东一刀

分享人:关东一刀

2016-05-04 | 阅读:

梦里,樱花又开了,宏站在树下,张开双手,对我说:“来,到我这里来!”我满心欢喜的朝他跑过去,却扑了个空,回过头,他又在别处了,还是那么帅气,还是那么的柔情:“叶子,再见了,我要走了!”

“别,别走啊,宏!”我撕心裂肺。

可是他还是慢慢的走远了,任我怎么呼唤,头也没有回。

樱花瓣簌簌的掉下来,就像我的泪水一样,不停止。。。。。

醒过来时,枕头已经满是泪痕。我缩成一团,头疼欲裂,心来有个声音在悲伤地喊:“宏,你在哪里?你还好吗?”

我家有兄弟姐妹四个,我最小。姐姐早已远嫁他乡,其实我们也没有什么感情,因为姐姐和我们小的三个不是一个妈妈生的。

我是家里最小的的一个,但是我却没有享受过备受关注的待遇。

父亲很凶狠。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想起来,父亲都是凶狠的。他从来不顾及我们儿女的感受,家里好不容易吃一次肉(大概我七八岁时),他总是把我们熊一顿,我们都哭着躲着,他一个人在饭桌上吃肉,那是我就很恨。

后来我们家做了一点小生意,搬到了县城,我的初中就是在县城里上的,我也是那时候认识的宏。

我很叛逆,因为得不到父亲的爱护,母亲很害怕父亲,所以我也得不到母亲的爱。

在学校里读书我是“小太妹”。我总是逃课,打架,跟不同的男生嘻嘻哈哈,我极力的掩饰着内心的不安与惶恐。

就是在那样的时候,我认识了他。那是他已经没有读书了,在外面的一个小印刷厂打工。

那是的我们不懂什么叫做爱情,只是很想在一起。他会带我到各种地方去玩;用他很少的工资给我买小礼物,带我去吃当时我认为很好吃的小吃;他给我过生日。。。。。所有我在家里没有的一切,他都给我了。

他给我讲他的一切,他的父母,他的姐姐,他的朋友。我们坐在小河边的堤岸上,仰望着天上羊群样的云朵,认为生活就应该是这样:蓝蓝的天空,幽幽的河水,还有一个想在一起的人。

在他的极力劝解下,我拒绝了我的“狐朋狗友”,开始认真的读书,终于,初中毕业的时候,我考上了一间师范学校。那时候,读师范就意味着我将来会有一份正式的工作,将会和他的生活有着很大的区别。

在他的小屋里,他抽着烟,对我说:叶子,你好好的过吧,我们不适合在一起。

我听得出他话语里的不忍。

我说:为什么?难道我们就这样的分开吗?

我流泪了。

在那个十七岁的夏天,我哭着的时候,宏吻了我,我尝到了他嘴里那种淡淡的烟草味道。

我说:我喜欢烟草的味道,你知道吗,它是毒品,现在,我中毒了,你要负责把我的毒瘾戒掉。

他幽幽的说:可以戒掉吗?真的可以戒掉吗?

我看着他那样的神情,我知道,怎么可以戒得掉啊?那是一种刻骨铭心的印记,是镌刻在肺腑之中的滋味。

我们真正的相爱了!

为了可以天天看到我,他把县城里工作辞掉了,在离我的学校很近的地方重新找了一份工作,依然是很少的工资,但依然是很快乐的时光。

然而,好时光总是充满阴霾的。

我们的事情被我的父亲知道了。

父亲暴跳如雷,说我不知道自重,怎么可以和那种社会上的小混混一起,那是在浪费自己的时光和本钱。

我漠然的听着。时光?本钱?现在我有本钱了?那你叫我回家做饭不要读书的时候呢?你鄙视我叫我“赔钱货”的时候呢?现在,你知道我以后会有一份很好的工作,并且可以凭借此找一个好的男朋友,可以给你带来好处的时候,我有本钱了?

我冷冷的看着他,没有说话。

他见我一声不吭,以为我屈服了。满意的笑着说:以后不要和他来往了。

我说:我要。

我不顾他张大的嘴巴和震惊的表情,夺过门跑出了家。

我在街上游荡,内心满是悲哀。我想哭但是哭不出来。宏在上班,我连倾诉的对象都没有。此时我才发现,我好悲哀啊,我竟然连一个朋友也没有。

我来到小河边,怔怔的看着那轮太阳变大,变红,直至掉在山的那一边,才没精打采的回到家。

回到家,等待我的是暴风骤雨。

父亲拿着一条两指宽的竹条站在门边等着我,看见我回来,嘴里骂着,手里也没有空,对着我劈头盖脸的抽过来。

我原想躲,但是我竟然没有躲,那竹条抽在身上让我疼得麻木。我流着眼泪,冷冷的看着家里的人:妈妈在角落里哭,嫂子在厨房里哭,两个哥哥在旁边添油加醋,生怕我没有被打疼。

我的亲人啊,我的至亲的家人啊!哈哈,哈哈哈!你们就这样对待我。

我知道我已经是遍体鳞伤,以父亲一米八五的魁梧身材,下手不会轻的。

等到他打累了,我才从地上起来。我趔趄着来到房间,才发现我连衣服都脱不下来了,夏天的T恤早已经被血凝在身上了。

我就这样的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眼泪不停地流着,但是心里却在冷笑。

母亲拿着创可贴来到床前,我背过身。我知道她在哭,我知道她的懦弱。

母亲在絮叨,无非也是不要和那个小混混来往之类,我觉得眼皮好重啊,我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我们依然悄悄地来往着。我们知道我的父母不喜欢。

但是我们已经不可遏制了。在一个没有上自习的晚上,我也没有回寝室,留在了宏租住的小屋里。

我的父母并不知道这一切,他们看见我变得更沉默,以为我被打怕了,以为我不在和宏来往了。就悄悄地为我准备介绍男朋友了。

有这样的父母真是好笑,如果不是宏,我好像还没有到要大人介绍男朋友的年龄吧!

周末回到家,就见到一个矮矮胖胖的男人坐在家里。看见我回来,他不停地讪笑着。父亲介绍说他是某局里的工作人员,家里有房子,有生意,什么什么。。。。。。

我把包一甩,就回房间里了。然后我又看见房间里的东西:给父亲买的高档香烟,给我买的衣服,还有一些包的好好地包裹。

真恶心!我这样想着!

一个下午我都这样浑浑噩噩的过着,吃饭,说话,看着一个厌烦的男人在面前晃来晃去。我心里想着的是宏。

我拒绝了父母介绍的亲事,我说:我还小,等到大一点再说吧。

我们依旧悄悄地来往。只是掩盖的很好,我的父母不知道这件事罢了。

就这样我师范毕业了。

我以为我毕业了就可以跟他们摊牌:我要嫁给宏。我不管他有多少能力,我不管他有多少工资,我也不管他是不是可以养活我,我只知道,在那个舅舅不疼姥姥不爱的年月里,他给了我无微不至的关心,哪怕只是一碗两块钱的粉条;我只知道,我爱他!

我好累!我要上班,应付那群猴孩子。我要跟父母“打仗”,又要跟宏在一起,我真的好累。

父母开始变本加厉的给我介绍男朋友,走马灯似的,看了一个有一个,我总是以这样那样的理由拒绝着,可是这样也不是办法啊,到底要到那一天这样的日子才会结束啊。

宏说:也许我死了,你就不会有这样的烦恼了!

天知道,我听到这样的话有多害怕,多伤心。

又一个男人来相亲了,我觉得他们真的是苍蝇。

可是父母很喜欢,那个男人第一天来,就给我父亲买了一部手机(那时候用手机的人很少,不像现在这么普及),父亲笑得眉眼弯弯的。我不愿意,又遭到了一顿臭骂,我恨恨的说:你们谁喜欢谁嫁。

我最终没有能够拗过,母亲以她的死来威胁我,嫁给了那个“多金”的男人。

没有谁知道宏是怎么挺过来的。在婚礼上,我看到了躲在角落里的宏,我没有脸见他。

更没有谁知道,多金男是个如此自私的大男人。只要我与哪个男人多说几句话,回到家就会遭到谩骂,终于一天,他把怀着孩子的我赶出了家门。

我没有去处,只有回到那个冷冰冰的家。看着我哭得如此呼天抢地,母亲悄悄地说:早知道这样,当初还不如就让你嫁给宏。

是吗?可是,现在已经晚了。

当我知道宏患了肝癌的时候,我已经离婚了。

我从他的姐姐那里知道了,我来到医院的时候,他已经是晚期了。

宏伸出枯瘦的手,摸着我的脸:听说你离婚了,为什么?

我的眼泪在脸上恣意的淌着:不为什么,我。。。我对不起你。我背叛了我们的誓言。

不。他摇摇头,是我没有本事,没有能够做你父母心目中理想的女婿,下辈子我一定做个有成就的人,这样就不会让你去受苦了。

你会没事的。我违心的骗着自己。

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知道。他转过头望着窗外,那里阳光正明媚。

宏去了。

我没有勇气去面对,当他的灵柩入土时,我一个人在我们常去的小河边哭泣。

此后的时光,我常常地哭,以至于现在我的眼睛老是疼,恍恍惚惚的。

想起昨晚的梦。我来到了宏的墓前。看着墓前的鲜花,打扫过的痕迹,我恍然,清明了。

十年了,宏。已经过去十年了,你在那边还好吗?

十年来我一个人过,父亲也已经去了。母亲另找了一个人过日子。

如果当初我们勇敢的在一起,会不会有不同的结局呢?

有风吹过,我想起那首词: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

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宏,如果有来生,我等着你。

标签:父亲 父母 母亲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短篇小说】轮奸(小说) 后一篇:【短篇小说】乱世出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