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柔情】《情迷马尾辫》续十五年后的重逢

燕熙

分享人:燕熙

2016-05-29 | 阅读:

《情迷马尾辫》续

十五年后的重逢

或许有许多人都曾试着从网络百度上寻找自己年青时曾爱过的人的名字,我也一样。当从百度“人人网”上看到那个熟悉的名字后我打开了那个页面,看到了那张略显陌生的照片,照片上的她还是那张纯真的笑脸,还是那束清爽漂亮的马尾辫,但往事如烟,时光已过去了十五年……

现在的她是什么样子,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我留了言:“还记得我吗,那个在中专校园里爱过你的少年”。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在一次酒后,当我坐在电脑旁又打开那个页面,竟意外发现有了回复,“这么多年,你还好吗”。我的心突然紧张地跳动,她还记得我,按照上面的工作单位和地址,我很快找到了她的办公电话。

犹豫了很长时间,我还是拨通了那个电话,显然她已听不出我的声音,当我说出我的名字后,她显地很惊愕,彼此问候过对方,因为是办公电话,我们没有多说什么,留下了彼此的手机和号。

后来的聊天中,知道她毕业后曾去了遥远的新疆工作,后来又回到油田工作并结了婚,再后来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再再后来因感情不合离了婚,再再再后来她又嫁了人,在油田的一个企业一直工作直到现在。而我,已不是当初那个懵懵懂懂的少年,经过十多年的努力工作已成长为我们县城小有名气的律师,我也已结婚成家,膝下有了一儿一女。

后来有一天,我在里对她说,当年在中专校园,我曾为你写过一篇文字,这篇文字曾被天津音乐交通台的一个节目播出,我以为你会听得见,但可惜我们没有缘分,后来我把它投稿到散文网上,玲说我看看吧。后来,玲说她真的不知道当初的我是那么地爱她,那么诚挚地追求她,而她因为不懂得感情而“无情”伤害了我,所以给我说句对不起。我知道她这次是真地被我感动了……

因为做律师工作,我有很多时间是出差在外,也有很多的机会路过她所在的城市。有一次,我说我去看看你吧,她说好啊,于是有一天我乘火车到了那个城市,订好宾馆后,我打通了电话,在阔别十五年后我终于第一次见到了她,我们都已有了太多的改变,玲还依稀原来的模样,但她的脸庞显得削瘦,眼角有了鱼尾纹,一副中年女人的模样。我们聊了很多,正好那天在那家酒店有一队新人举行婚礼,从窗子里望下去,一长溜的车队,炮竹齐鸣,看着好不令人羡慕,可是我们已青春不在,无缘再续。临别我们只友善地轻轻相拥,然后挥手作别。

之后工作空余的时间我们经常在里聊天,聊我们各自的工作,生活,子女,各自的感情经历和喜怒哀乐,她惊讶于我从当初那个说话羞涩的小男孩成长为一个能言善辩的律师,羡慕于我经常天南海北的出差可以边工作边旅行,喜欢于我对家庭和子女的负责和爱护。在对自己不幸的第一次婚姻感慨万千后,对于现在的第二次婚姻玲已认可,并甘于平平淡淡的生活。偶尔我会略带玩笑的说如果我爱你,你还会爱上我吗,她良久不语……

有一次,她代表单位去廊坊参加会议,而我恰在北京出差,知道了她要在廊坊呆两天后,我给她打电话说可以去看你吗,她也很高兴,后来我买了到廊坊的高铁票,半个多小时后我到了廊坊。打车到了她们单位入住的酒店,当时已是华灯初上,她在酒店门口外等着我的到来,这是十五年后的第二次见面。她长发发瀑,穿了件红色的外套,看见我满脸的笑,眼睛一眨一眨地看着我。在她附近按排好宾馆,然后我们一齐去吃饭,“你喜欢吃什么,我请你”玲说。后来我们找到一家小饭馆,坐下后点了二个菜,我要了几罐啤酒,

“我们喝一杯吧”,我说。

“好啊,但我不能多喝啊”,灯光下,她妩媚的笑。后来我们喝了五六罐啤酒,主要是我在喝,她在陪,我在说,她在听,偶尔陪我们共同举举杯。有时候,不知该说些什么,就相互注视,会心的一笑。二个多小时的时间,我们吃完饭,一齐往回走,因为是夏天,街道上满是来来往往的车辆和行人,在这个谁也不认识我们的城市街头,我的手握住了她的手,时光仿佛回到了十五年前她生日的那个夜晚……

回到宾馆已经十点多了,“你还回你们单位的酒店吗”我问她,如果她回去我想去送她。

“出来的时候我和同事说了和同学在一起”玲说“再说都这个点了,我怎么回去啊”

“那就在这儿呆一晚吧”,我的心中隐隐地高兴,接下来我们一边看电视,一边聊天,后来我走过去和玲坐在一起,我用手揽住她的肩膀,看着她迷离的样子,我有些难以自制

“我可以吻你吗”,我问她,玲默不作声,于是我轻轻了吻了她,吻过她的眼睛,吻住她的唇,这时我发现她的身体在颤栗,“不要这样,好吗”,她轻声在我耳边说,

“可是我很想你”

她推开我,思考了一下说,“你不要这样,我们永远是朋友,如果你要这样,我们只有一次,以后再也不要联系了”,她说的很艰定,我起身慢慢地离开她,回到自已的床上,我的眼睛湿润了,我说“我能吻你已经很开心了,我不想伤害你,我想我们以后做永远的朋友,我不愿失去你”,后来我们和衣而眠,半夜醒来,我没有再打搅她 ,只是睁开眼睛,静静地望着她,后来又沉沉地睡去。

美好的时间总是过得太快,第二天早上,我们醒来,因为要赶火车,我收拾好行囊,和她再见,在最后一次轻轻的相拥后,我打车离开,她站在宾馆前目送我,出租车启动的时候,她和我挥手作别,我分明看见她的眼睛里有泪水在滑落……

慢慢地玲的身影消失在我的我的视线里,出租车的收单机里传来那首好听的歌《最好不相见》,在那动听的歌声里,我的泪水也抑制不住地流出来

最好不相见,便可不相恋。

最好不相知,便可不相思。

最好不相伴,便可不相欠。

最好不相惜,便可不相忆。

最好不相爱,便可不相弃。

最好不相对,便可不相会。

最好不相误,便可不相负。

最好不相许,便可不相续。

但曾相见便相知,相见何如不见时。

安得与君相诀绝,免教生死作相思。

标签:有了 廊坊 工作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短篇小说】猪倌(小小说) 后一篇:【江湖柔情】青丝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