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乞丐 乞丐萝莉

婉婉曲浆

分享人:婉婉曲浆

2016-06-06 | 阅读:手机版

我是一个潜伏得很深的乞丐,以至我自己都忘了我是替谁潜伏,我的目的是什么。传说江湖上有一个丐帮,传说洪七公是他们的祖师爷。传说丐帮行侠丈义,有门武功叫降龙十八掌,有根棍子叫打狗棒。我西装革履地拜访他们的分舵,要求加入丐帮,他们放狗把我赶了出来。我换上褴褛的衣服再次上门,要求加入丐帮,却再一次被狗咬了出来。我不知道天下除丐帮之外还有谁能派出一个潜伏在他处的乞丐,而且隐蔽的那么深。我的职业是医生,我却带着无可救药的乞丐习气。看见人就想嘻皮笑脸、点头哈腰。看见钱就想伸出双手作乞讨状。看见女人根本就不提不起兴趣,因为我就是一个最低贱的要饭的,别的都不敢在乎。如果可以我宁愿跪在地上,也不想坐在凳上,宁愿吃残羹也不想吃酒席,宁愿和蚊子在一起,也不想洗澡。但我是一个潜伏的乞丐,不想被暴露,所以我看见领导我装作不理不采,看到钱我装作不感兴趣的样子,我比其它人看上去更爱香水,美食,还有女人,比其它人更会享受一场电影,一本书,一件艺术品,比任何人都要体面的生活,因为我是一名医生,我不用去求人,别人会来求我,我最近又发现了一种肝部分切除术的方法,这样我能把肝癌手术做到全球最好了。我对其它体面人嗤之以鼻,盼望他们都得肝癌才好,那样他们丑陋的肉体就任我宰割了,想到这我不禁一阵尖声细语的怪笑。然而,使我感到最恐惧的是任何人一个乞丐的来敲门,他们才是我的主人,他们来向我行乞的时候,我巴不得我来当乞丐他来当主人,那样我会更好受一些。如果知道他是丐帮的,那时的我宁可用我的生命去换一个答案:我该如何面对他。施舍给他点钱,我知道我还不佩,因为我的一切都是他的,他们乞丐中的任何一个的,我是个潜伏的乞丐,换句话说,是一个见不得光的乞丐,我在他面前连臭虫都不如。如果我把他赶出去,我知道我不仅得罪了他,而且连整个乞丐群都得罪了,我的身份终有一天会暴露,那时,天地间哪会再有我容身之地。每当这种时候,痛不欲生的我简直如炼狱一般。我在这种情况下作了一个选择,杀掉那个乞丐,就当他不曾来过和存在过。所以,在我家转悠的乞丐都被我杀死埋在了我的后花园里。乞丐都是没有人管的,杀了也不会有人关心。但有时也会有麻烦,那就是当被我杀的是丐帮的时候,他们总会派好些人来调查,打听,并引起了他们对我的怀疑。我也不是不害怕,所以我迫不及待的想加入丐帮,加入之后我我就成为一个有头有脸的乞丐,不再害怕被人猜疑我会背叛谁了,我也可以放心大胆的对所有乞丐好了,我还可以考虑把我所有的财产都捐给丐帮,医生我也可以继续当,因为乞丐当医生没什么惊奇的。可他们拒绝了!可他们拒绝了!他们拒绝可能是我还有更好的用处,也就是说他们不稀罕我的财产,我公开的效劳,而是需要我继续作一个潜伏的乞丐,以备将来之用。说实话,我也认为成功培养一个像我这样的潜伏乞丐确实不容易,因为我就要成为我所在省的人*代表了,而且某大人物明确告诉我我会进省*委。然而,越是这样我越害怕,我还不知道我对他们(让我潜伏的人)有什么用处,我又有多大的能量能帮助他们,我也确实愿意帮助他们,因为我本来就是一个乞丐,这是我的命运,然而我越来越忍受不了当潜伏乞丐的身份,所以我决定直接去找他们的帮主。

他们帮主有这书里面洪七公的样子,让我怀疑他俩简直就是同一个人。他问我找他干什么。我说我想加入丐帮,我也想不出他有什么理由拒绝我。帮主说,不行,你不是当乞丐的料。我说,我本来就是个乞丐。他用迷糊的眼神望着我,枯燥地说,你是哪来的乞丐,分明是典型的成功人士嘛。我说我可以证明给他看。他说问我拿什么证明。我说,你要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他说,好。你先把我的痰给舔干净了,呸!我照作了,而且舔得非常用心。他说,好,把衣服脱干净了,去外面街上讨一百块钱回来。我马上把衣服脱干净了,用我当乞丐的天分半天就讨来了一百块钱回来。他问我怎么做到的,我说,我用的是恶心。我还没炫耀完我的成绩,帮主突然大怒,说,你当乞丐是可以,但想加入丐帮,哼,丐帮没你这样的弟子,我们丐帮的名声可不能毁在你手里,洪老帮主会死不瞑目的。说完,把我连人带衣服赶了出来。在回去的路上,我在想当乞丐的也沾染上正人君子的斯文气,简直是乞丐的堕落,可恨。但照这样看来,我虽是乞丐,但决不是丐帮的人了那是确实无疑了。不是丐帮又会是谁有那么有心把我这个潜伏的乞丐弄得那么大呢,我怎么想不出一个头绪来。这样,我只能继续着我的潜伏乞丐的生活,就这样在杀了不知道多少乞丐后我当上了一个很大的官,我的心也更加的陷入慌乱不安中

标签:乞丐萝莉 乞丐王子 乞丐大掌柜 丐帮 乞丐 潜伏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短篇小说】沙朗捞塌坎,第一分卷传说、传闻11,三 后一篇:【短篇小说】七年之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