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小说】命运 命运交响曲

半步颠

分享人:半步颠

2016-06-25 | 阅读:手机版

昏黄的灯光照着布满油迹的餐桌,桌上徐徐升腾的热气,被晚风吹得东倒西歪。那盏被油烟熏得发黑的吊灯,摇摇欲坠,显得有些惶恐不安。

“我去买包烟,你先照顾孩子睡吧”,他放下筷子,理了理袖口,站起来说道。

孩子已经在妻子的怀中睡着了。

妻子头也没有抬,“回来的时候轻一点,别吵到孩子”。

“知道了”,他轻轻地应道。

“厕所里的灯泡也该换了吧”,老婆又说了声。

合租屋的楼道晒满了衣服,水滴不时落到他的发梢。四处流淌的污水,弥漫着一股霉味,让他感到有些透不过气来。

不远处的商店人声嘈杂,有人不经意发出的几嗓子,惊飞了电线上那一溜儿麻雀。鸟儿扇动翅膀的“噗噗”声,捎带过一阵冷风。

他感到有些不安,他紧了紧衣服,加快了脚步。

他本不是这样的人,他也曾年青,也曾热血沸腾、斗志昂扬。他讨厌过那些没有梦想的人,也看不起过那些苟且残存的人。

他说过要赚很多钱,然后去纽约,去巴黎,去南极。他给朋友描述书中的旧金山、夏威夷时,朋友们总会开玩笑地说:“回来记得给我们带几张照片,也让我们开开眼”。 他总会认真的点点头,仿佛他已经看到了旧金山美丽的大街和夏威夷金色的海滩。

可是现在,他过着自己曾经最不屑一顾的生活,庸碌无为地只为三餐劳累着,脸上不再有笑容,心也不再会快乐。他也试着去改变自己,试着回到从前,但他没能做到。他的心被一座大山压着,那是一座曾经就快要了他命的大山,无论他作何种努力,结果都是徒劳的,不幸再也无法反转。他输给了命运,输给了生活,而赌注却是他自己。

他一直认为:如果那晚,他忘记了那个约定,没有出门,或者说出了门,他没有朝大桥方向走,也或者他朝大桥方向走了,但天没有下雨……也许一切,都不会是今天这个样子。

他依然清晰记得:那晚,天已经很黑,他撑着伞,迎着风雨往大桥方向走。快到桥头,借着快速驶过的灯光,风雨中,他依稀看见前面有一个身影,也撑着一把伞。

风儿裹席着雨点迎面袭来,他尽力往低抵住伞。风过后,他再往前看,前面那个人却不见了,只看见地上,有一把伞,正让风吹着往桥边移动。

他站在伞边,四周环顾好久,也不见有人影。他捡起那把伞,那还是一把很漂亮的新伞,就又继续了他的风雨之行。

一个星期后,几个警察敲开了他的门,从阳台搜走了那把伞,也把他带走了。原来那把伞的主人在河里被人发现了,脖子上还有一圈很深勒痕。警察相信是被人卡脖子着推下河去的。通过调看视频监控,推断出他和她在桥中相会的时间是重合的,现在又在他家搜出了那把伞,一切就应当都很清楚了。至于他和她是不是认识,以前有没有纠隔,那都不是最重要的。不过案子到了法院,法官还是留了一手,没敢往死里整。偶遇起色心,遭剧烈反抗未成,推下河去。有了剧情,却没有强力的证据支撑,最后经合议,判了个无期徒刑。

他积极改造了十八年,洗心革面再出来,一切已物是人非。原来办他案的那些警察,都各自平步青云了,唯有他,想从头再来都是个笑话。

在别人的眼神里,他已经是个带着符号的恶人了。女人、孩子远远地就会避开他,男人们也不敢多和他说话,怕惹了他,没个好结果。

现在,看着街旁,一双双盯着他的眼睛,他想离开,现在就离开,永远不要回来。他要去新疆,要去西藏,最好偷渡去国外,走的越远越好,离开这个让他感到不安、感到窒息的城市。

这个念头让他开始兴奋,他好像又回到了从前,他心潮澎湃,有一种马上就要离开这儿的激动。

想到这里,他已经到了商店。他迟疑的摸了摸口袋,掏出皱巴巴的十元钱,拿了一包烟,想了想,又放下,换成五块的,然后又买了个电灯泡。

在外晃荡了几小时后,看着街上的行人越来越少了,他开始慢慢地往回移。

“怎么才回来,没事吧?”妻子看着一头倒在床上的他说。

妻子摁着遥控器:“这遥控器都不太灵了。刚才王厂长来找你,你明天去厂子一趟,听他的语气,好像有重要事情找你哩。指不定有好事。你灯泡买了没有……”

再后来,妻子又说了些什么,他不再听得见。

在梦里,他开始了远走高飞的旅程,也只有梦里,他才能放飞自己……

标签:命运交响曲 命运游戏 命运英文 下河 妻子 旧金山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故事新编】警察的故事 后一篇:【短篇小说】错过一生的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