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峰时刻】谋杀亲情

爱吃的肥肥

分享人:爱吃的肥肥

2016-01-24 | 阅读:

阳光无止尽地倾泄在路人身上,空气中最后一丝氧气仿佛也被抽干,让人喘不过气来,街上的人来来往往,毫不在意肉体上的炙热,只顾尽力满足精神与物质上的双重享受。

而与喧闹的城市截然不同的,是恬静、秀美、与世无争的桃源之地。树郁郁葱葱的爬满了整片土地,形成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其中的花开得格外娇艳,仿佛滴得出水来,过往的人也只能惊叹到这大自然的神奇。而在这片静地之中却伫立着一座古堡,万丈田野中的一抹红是那么乍眼,却又不失与自然的和谐之美。

但今天却不同与往常,阵阵呼啸从古堡传来,惊起了飞鸟无数,发出阵阵凄厉的惊叫。仔细一看,警车将这里严严实实围了起来。水泄不通。与此同时,古堡门打开了,走出来几个神色慌张佣人装扮的人,将来人全部迎了进来。

不一会儿,一辆桑塔纳缓缓驶来,停在警车堆里,走下两个人来,走在最前面的一个人,大约三十岁,身高一米八五左右,看起来格外挺拔,一张脸棱角分明,更为本身平添一丝刚毅之气。同样的耳口鼻舌,与常人无异处,但是两只充满魅力的眼睛,无比深邃,其中时不时闪过一丝睿智的光芒,让他看起来更像智者。紧随其后的,是一个身材中等,一脸稚气未消的小伙子。

虽然看起来很普通,却没有人取小看他们,因为他们是z市大名鼎鼎的侦探——号称“无所不破”的左无非及他的助理右无是。

左无非两人直径向里走去,诺大的会客厅此时挤满了人,警察们正查找记录,对他们有用的线索,还有几个佣人正被盘问着。

环顾周围,他俩直径向二楼走去,因为那里才是目的地——案发现场。

只是短暂的几十秒,走到卧室门前,一般极淡的茉莉花香扑鼻而来,左无非深深吸了一口气,得到了却是轻微的眩晕惑。

这花香味不简单啊!左无非皱了皱眉在心底暗暗想到,随即扭过头去让右无是记下刚才的发现。

正准备进门调查,哪料到一年轻警察跑了出来,对着左无非呵道:“这里是案发现场,闲杂人员不得入内!”

得!一名侦探被当成闲杂人员了,真是讽剌了!

左无非露出一副戏谑的表情:“我怎么能叫闲杂人员呢?你不会不认识我吧!”

“我管你是谁!就是不准进。”愣头青警察仍坚持他的原则。

无法,左无非只有向里大喊:“马龙,该死的,给我出来,我被你手下拦住了,放我进去。”

拦住左无非俩人的警察吓了一跳,马龙是谁啊!他的顶顶顶头上司,逢案必亲自上前线,打拼三十余年,为z市的安定立下不少功劳,奇迹般地将z市的犯罪率降到了他接任时的百分之一,留下无数美誉,许多高官达贵也要理让三分,而且马龙是这个小警察是崇拜的人。听见左无非直呼其名,顿时一般无名火从心底升起,“马警官的名字是你能直呼的吗?”说完冷冷地看看左无非,如果查眼光能够杀人的话,那左无非就已经死上千道万道了。

“无妨,他是我多年好了,让他进来吧。”这时一个低哑却富有磁性的声音传了出来。左无非毫不理会眼前这个警察的惊愕,同右无是直往走了进去。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金碧辉煌的卧室,周围的名画,瓷器仿佛不要钱似的摆在各处,却丝毫不俗气,甚至可以称之为高雅。看来这里的主人很品位啊!他叹了口气在心中小声的说道。

走进一看,发现床上早已躺着个老者,面色安祥,就像睡着一般,如果没有额上的弹孔,谁能相信他就是死者呢?

左无非扭头回看,见到的是马龙正与警察翻动着其中的一个古瓶从中拿出一段橡筋与一只橡胶手套,然后熟练地将它们装入密封袋中。

这时右无是跑了过来,对左无非说道:“左哥!我问过警察了,死者生前对佣人很好,而且为人和善。除了生意场上,几乎没有仇人,据佣人们证明道,只有二少爷,三小姐在老爷死前回过家,除此之外再无人了。经检查,门窗都没有被撬过的痕迹,应该是自己家人作的案,排除了佣人后,就只留三人。”

“哪三人?”

“死者欧阳全的子女,欧阳西风、欧阳志、欧阳纯。”右无是说道。

“还有一件奇怪的事,叫佣人们说他们的老爷睡觉时喜欢点香薰蜡烛,却没有在平时点的烛台上,只在一副画后面发现一摊蜡。”

“嗯,快带我去看看。”左无非说道:“那可能是条有用的线索啊!”

随着右无是的手看下去,一副画后地地上有摊淡红色的蜡,早已凝固了许久。左无非半跪下去,用带着橡胶手套的手摄了一点,搓了搓,一股淡淡的茉莉花香若有若无的从蜡中散发出来。

左无非感受着其中香味边说:“叫警察过来,拿出去化验一下。”他治直身子,用手拍打拍打裤子上的灰道:“去把马龙叫过来。”

“不用了,你拿去化验就行了,这小子的脾气我又不是不知道,喂,拿去,死者的资料。”

死者:欧阳全六十五岁生于z市,从二十岁下海打拼,经过近四十年的努力,一手创建了欧阳集团……

据秘书说,因患有心理疾病,迁全家至古堡修身养性。初步认定为枪杀,死亡时间约7月12日22:00—7月13日2:00。额上中一枪,身边无枪械,无弹壳,卧室里没有测出确凿反应,初步认定为他杀……

左无非看完摇摇头想:既然是枪杀,也什么测不出硝烟反应呢?难道这里不是第一现场,不,应该是凶手用什么消除了硝烟反应吧!

“老马,反那几个嫌疑人带来,也就是那三兄妹。”左无非一个想了会儿说道,并随手将这则材料扔给右无是。其中没有太多有用信息,只有等验尸报告出来才能做为标准。

马龙笑呵呵地调侃道:“哎,你不要插手这件案子;你厉害了,还让不让我吃这碗饭了,同行可是冤家啊!哈哈。”说是这样说,脸上却没有露出丝毫不快,反倒是笑眯眯地看着他。

“怎么,你这样还不落个清闲,得了,便宜还卖乖!”左无非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笑意,并佯怒道。

“别生气,我的朋友,这就带你去。”深知左无非脾气的马龙笑呵呵地在前面带路。

刚跨出门口,没想到一个身材纤细的男子绕过他仨,推开警察冲进卧室并大分子在死者床边嚎啕大哭起来:“父亲,儿不孝,回来晚了。”一个大男人跪在地上,那真是听者伤心闻者流泪。

看着这名男子抱头痛哭,形如左无非这种见惯大场面的人也有一丝心酸,心中暗自感叹道:生命如此短暂,转眼即逝,不知不觉中,我也老了。

猛然间,地看见一这男子嘴角微微向上扬,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随即又变回原状,如果不是左无非的眼力惊人,也许只会认为这是幻觉,是个梦,一个白日梦。哪会有死了爹还笑的正常人啊!此人定有问题。

左无非摆摆手,示意马龙过来,却不等左无非开口,马龙的嘴皮子上下翻动,报出了这名男子的资料。

“此人是死者欧阳全的大儿子欧阳西风,整天游手好闲,成天与黑社会为伍,也是唯一有能力搞到枪的人。欧阳全死的那天,也就是7月12晚和女友看电影去了,看完回家(女友家)一整夜也没出来。直到佣人发现死者并报警,这才得到通知匆匆赶回家。身为家中长子,可以顺利得到大笔遗产,那是在没有遗嘱的情况下。所以对于欧阳全的死欧阳西风是最大受益者。除此之外,欧眉全还有一儿一女,二儿子欧阳志是从海外留学归来,为人谦和,刚直不说,谈吐举止优雅,还取得工商管理的博士学历,是个有前途有抱负的大好青年,而欧阳全却让他回来打理欧阳集团,如果不出意外,他将会获得欧阳集团的所有。”

“可是意外却发生了,是不是很讽刺。”左无非在旁插了一句。

马龙白了他一眼,继说道:“所以反而欧阳志嫌疑最小,因为完全没有动机。再说,还有一个女儿欧阳纯,却不是欧阳全亲生,而是领养的。有句老话不是说吗?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他在家中地位很低,常常受欧阳西风的排挤,但却和欧阳志的关系好的不可思议,甚至不像兄妹之情,像……像……像……” #p#副标题#e#

“直说无妨。”左无非道。

“恋人。”右无是答道,“而且欧阳全死后,全部由欧阳西风掌控,对欧阳纯简直是百害而无一利。”

左无非打断了马龙的说:“好了,别说了,去!把欧阳西风叫来,我问点事!”

良久。

马龙带着欧眉西风来到左无非地面的沙发前,一屁股坐下。左无非望着他,还是一付死了爹的表情。

“来抽根烟,别想这么多,我给你作个笔录。”左无非将烟递了出去。

正当欧阳西风伸手接烟时,露出了手碗的一圈红印。左无非看了一眼,也不说出来,就直接发问道:“你在7月12日22:00以后在什么地方?”

“电影院,侦探先生。”他故意将侦探两字咬得很重,也许是对侦探的反感,抑或者是对左无非的提醒,让他不要多管闲事!

“你看了多久电影?”左无非没有觉察其中的意思。

“不知道,总之看完电影回到女友家了,没有注意看时间。”

“你们干了些什么?”

“那恐怕就不是你能关心的了。”欧阳西风换了一付玩味而又爱昧的表情。

“那好,我们就谈到这里了,告辞。”左无非直径走下楼去。在途中叫住马龙,让他去调查一下刚才欧阳西风所说是否属实。

左无非随意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让刚回来的右无是去请欧阳志过来。

一刻钟时间过去,区阳志见了左无非先抱拳做了个揖,然后悲痛道:“谢谢你为我父亲的事奔波劳累,我代父亲向你谢过了。”的确知书达理啊!左无非心中对欧阳志的评价又多了一条。

“这次我来是为了问你点事的,不打扰吧!”

“不打扰,请随便。”

“请问你于7月12日晚22:00—13日2:00这段时间在哪儿干什么?”

“我,应该是在网上与客户谈生意吧?因为这次的对象是加拿大人,他只有那时有时间,你知道的,这是时差的问题。”

“之前,你回过家吗?”

“在晚上大约八点回过一次家,是回来拿文件去了。”

“哦!你没有和你的父亲接触过吗?”左无非握着刚刚得到的报告,上面写道:在双吊扇叶及轴上发现欧阳志的多处指纹。

“是的。”他面色如常的回答道。

“好了,你可以走了。”

“告辞了。”左无非并没有揭穿谎言,只是任由他离开,却望着渐远的背影说了句:“小子,你可真沉得住气。”

左无非扭过头去,对右无是轻道:“怎样,结果出来了吗?”

“是的,左哥。我们在蜡中发现一种燃烧后会产生让人昏迷的气体,而且极易挥发。”

“那就对了,如果真是我想的那样,谜底很快就会浮出水面了。”左无非哼哼一笑道。

“左侦探,你要的资料来了。”扭头一看,正是马龙回来了,“据杨依依(欧阳西风的女友)证明,她与欧阳西风在KTV喝了酒,便去了太平洋影城,看电影,中途因头昏睡了一小会儿,然后被欧阳西风叫醒,这点我们从影城的工作人员了解到,杨依依从睡着的镜头到醒后第一个看到的镜头其间相差不足二十分钟,而驱车从影城不到这里又马上逝返,最快也要一小时。”那、马龙缓缓道来。

左无非问道:“那天电影是全天流动播放吧!”

马龙全身剧震,脱口而出:“你怎么知道。”

“那就对了。左无非说了句令大家摸不着头脑的话。“去把欧阳纯给我请来。”

良久。

欧阳纯珊珊来迟,却依旧在抽泣着,经过了左无非身边,一股熟悉的花香袭上心头。左无非全身一震,立刻联想到香薰蜡烛,现在也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了,于是问道:“欧阳小姐,我是来问你点事的,可以吗?”

“可以,为什么不呢?”

“你是多久回家的。”

“大约是7月12日晚上八点多吧!”欧阳纯如实回答道。

“那晚你与你父亲有接触吗?你是多久才睡的。”

“没有,那天非常累,回家就睡了。”左无非看着欧阳纯眼淡然闪烁不停,并用双手无意识地挠着大腿,显然她很紧张。”

“那你身上的气味呢?”左无非有些戏谑的说。

谁知欧阳纯不知所谓地说:“有吗?看来我今天要好好洗个澡了。”

“NO,NO,NO,我美丽的女士,左无非摆了摆手,对着欧阳纯一针见血地说:“我说的是你身上的茉莉香味!”

欧阳纯脸色大变:“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难道你是在怀疑我么?”

“不,我只是想了解一下,满足自己的好奇心罢了,”左无非冷冷的说,说实话,他非常喜爱这种揭穿别人谎言的行为,“那是香薰蜡烛的味道吧!”又是一记重击,将欧阳纯的最后一道防线击碎。她直起身,呡着嘴,泪却落了下来了,“是他,欧阳西风强迫我干的。”说罢,一言不发跑掉了。

左无非环顾周围的人们,冷着脸说:“我已经知道谁是凶手。”

一语惊四座!

欧阳志急切的问道:“是谁?”短短的两个字,却表现了大多人的心声,只有马龙饶有兴趣的看着他。

左无非在众目瞪瞪下举起右手,然后猛地落下,对准欧阳西风呵道:“那便是你,欧阳西风。”

众人大驻,怎么会是最没有动机的他。

“侦探先生,你可不要诬陷我啊,他厉声道:“那晚我可没回家。”

“当然,没有证据怎么就断定你就是凶手,请看这个。”左无非让右无是拿出一把手枪,在现在众人面前。“看,这是在杨依依家中找到的。”

“哦!那上面有我的指纹吗?”欧阳西风质问道。

“没有,“话锋一转,”但这里面有,“他从中拿出一个密封着的橡胶手套,一段橡筋及一个有破口塑料袋。你用手穿着橡胶手套,然后将枪与手用橡筋套在这个破洞的塑料口袋内,的确高明,硝烟反应也不会在房间任一角产生。你右手碗上红印便是证据。”

“那又怎样,我可没有时间杀人。”欧阳西风讥讽道。“别忘了我还有不在场证明。”

似乎命运与他开了个玩笑。

“欧阳先生,请你看看我手中这则材料吧!”左无非变魔术的拿出几张纸来,在欧阳西风边看的时候,边向大家说道:“他与杨依依喝酒时,偷偷加了安眠物质,在那天的酒吧的残酒中检验到有。在看电影时,她并不是醉倒而睡,而是药效所致,其睡的时间如果按镜头来算充其量三十分罢了。但要是两部电影呢?据调查,那天晚上一个晚上都只放了一部电影,流动播放,你们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从第一部的这个镜头,到下一部播放的这个镜头,其时间就有一个多小时时间,再加上两镜头在电影中相隔时间,一共两个多小时,你的时间足够杀人两次了,你说你没时间?那我问你时间够不够。”左无非咄咄逼人,一步不让,“何况你的妹妹也坦白了,你逼迫她将含有迷药香薰蜡烛点燃,放入你父亲的房间,使其进入深度睡眠。于是你偷偷潜入房间,枪杀了欧阳全。”

“你胡说,我们只看了一场电影而且我也没逼迫哪个贱人干任何事。”

“哦!那我问你,你知道那一场电影散场后发生了什么事吗?”

“我没注意看。”欧阳西风强装镇定说道。

左无非大笑道:“哈哈!好眼力啊!百人械斗的大场面却没看到,真是可笑。”

终于,他屈服了,欧阳西风跪倒在地,面如死灰道:“不,你们不知道那钱本该属于我的,不是老二的。是他,海归不得了吗?我也是人材啊!为什么父亲不栽培我呢?”他泪流满面的说。

“畜生,爹是你杀的。”欧阳志突然暴走:“为什么,因为你会带我们家走入毁灭,父亲大半辈子的成果,努力,不能让你给毁了。”他一把抓住欧阳西风的颈子,悲痛道:“大哥,你错了。”

欧阳西风喃喃道:“是我错了吗?……”

马龙命令道:“将他带走!”于是凶手就这样被抓住。

待大大家走后,左无非一个人走回卧室,自言自语道:“总感哪不对!完全没有破案的喜悦,应该遗漏了什么吧!”

突然一阵炙热传来,左无非望着吊扇,打开了开关。 #p#副标题#e#

热急的风并没有轻抚过他的脸,只有阵阵强烈的窒息惑。他闭上眼睛回头将线索串在一起,嗯,验尸报告呢?

正当他猛地睁开眼时,马龙却匆匆冲了进来,“不好了,欧阳全并不是被枪杀的,而是窒息而亡。”

思绪如水流回脑中。

指纹,双吊扇,香薰蜡烛,欧阳纯说的话……

“不好,这个案件没完,凶手不是欧阳西风。”

“哦!”却不等马龙问完,被左无非匆匆拉着向外跑去。

月色如水,如冰,如烟,也如刀,照在两人身上,仿佛是来自月的叹息。

他们能否抓住最后的凶手呢?还是……

z市—宾馆内。

“哦,亲爱的,终于除掉了欧阳西风了,来干一杯。”一男一女对坐着,相互碰杯以示成功,然后优雅的将手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昏暗的灯火摇曳着,忽然有一簇光照射在这对男女的脸上。

赫然是欧阳志与欧阳纯。他们的脸上没有悲痛只有笑容,特别是欧阳纯,他望着欧阳志,越笑越妩媚,轻声对欧阳志说:“亲爱的,要了我吧……”

欧阳志呵呵一笑,一把把欧阳纯推倒在桌子上,一手搂着腰,用嘴映上了欧阳纯的嘴巴。

这是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兄妹为什么会相互叫亲爱的?

他们深情的闭上眼,欧阳纯却不知死亡的阴影垄罩了她。

突然欧阳纯猛地睁开眼睛,身体随着欧阳志耸动起来,嘴巴仿佛想说什么,却被欧阳志的嘴堵住了,只能发出“嗯啊嗯”的声音。

欧阳纯的眼睛渐渐失去光彩,这时欧阳志仰起身来。却看见欧阳纯的胸口已被插得千疮百孔,血嘀嗒嘀嗒地淌了一地。而欧阳志手中正握着一把刀:“哈哈,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我的傻妹妹,你不会怪我吧!”他狰狞地笑道。

就在这时,门“砰”地被撞开来,进来的人却是马龙,还有十几个警察,进来就对欧阳志呵道:“你涉嫌杀欧阳全,陷害欧阳西风,被捕了,你有权保持沉默,但你所说一切都将成为呈堂证供!”

“你们不是找到凶手了吗?为什么还会找到这里来。”欧阳志冷冷地凝惑道。

“好计谋啊!连环计,先让自己的情人妹妹去找欧阳西风,引诱他去杀掉欧阳全。”这时左无非缓缓走了进来说道:“而你却利用吊扇使欧阳全窒息死亡,而这时欧阳西风却跑了进来,用枪在你们父亲头上开了洞,给人第一主观印象就是被枪杀,以混淆警方的视听,而且其中的某些线索,将被无限淡化了。”左无非顿了顿:“你最大的败笔则是,相信警察的原则,以为抓住了罪犯就够了,不会深究下去,而我们恰恰不是这种人。”

一席话下来,欧阳志面如死灰,咆哮道:“那又怎样,那又怎样!没错,人是我错的,可是我有我的苦衷啊!我已经快三十五了,可老头了快死了,还不禅让,你要知道,男人没有自己的事业,很快就会枯萎的,我不要从基层做起,我要成为董事长,我要有自己的事业。”最后竟没有平时的从容,儒雅,只是自顾自的吼道。

“事业,是自己去创造打拼的,而不是从父母那里继承的。”看着欧阳志被带走的背影补充一句:“而你是永远不可能会懂的了。”

“左哥!你为什么会发现这个吊扇有问题。”

“你站中间吹风试试。”

一会儿……

“靠,怎么不能呼吸了?”

“没错,欧阳志也正是利用这一点,将一个吊扇的电机反接电源,让其逆转,一正一反转动到一定的速度时,会在产生主流旋涡,使中间形成真空,欧阳全当然会窒息而死。”左无非望着天花板回答道:“没想到欧阳全那老家伙早就将自己的名下财产转入国家慈善会,真是越老越精啊!”

随即又感叹道:“在这个充满铜臭的世界,连亲情也淡漠了,不知我还能入淤泥而不染呢吗?”

标签:欧阳 西风 警察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尖峰时刻】撞上枪口 后一篇:【尖峰时刻】那一年的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