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偷情(五十八) 十八届五中全会

橘子味道

分享人:橘子味道

2016-09-12 | 阅读:手机版

偷情(五十八)

当蓝莉莉强忍着一阵阵恶心的心情将婆婆屋内的尿盆端出来地时候,她心里感觉实在无法忍受婆婆这种盛气凌人的恶意折磨,就假装迈出门槛时没有注意脚下,一个踉跄差一点摔倒。随着蓝莉莉一声故意做出惊吓地尖叫声,那个盛满骚臭尿液的便盆便像长了眼睛似的,以不可思议的角度飞出并对着登玉娘兜头泼下。

“哎呦,你个倒了十八辈祖宗大霉地扫把星,你他娘地这是成心地吧?不给你点规矩,你是不知道马王爷长了三只眼,他大,赶快给我把登玉喊回来,给我好好收拾收拾这个狐狸精。”。

“哎呀,我的亲娘呀,我可不是故意地!如果我是故意地,就死我十八辈祖宗。”,蓝莉莉假装害怕地样子,浑身哆嗦着赶紧拿一块粗布手巾,去给婆婆抹脸擦头。

“去去去,给我滚一边去。以前我拿你当亲闺女待,实在没想到你竟然是个喂不熟的白眼狼?你这样害我,就不怕天打五雷轰吗?”,登玉娘一把夺过蓝莉莉手中的粗布扔到一边去,接着骂道:“那块烂布是用来擦桌子的抹布,你难道不知道吗?我看你是想存心气死我吧?我看这日子是没法过了,等登玉回来,我就叫他跟你打离婚去。”。

站在一边眼睁睁看着老婆儿媳闹成‘一窝猪’地赵顺章,感觉帮老婆也不是,帮儿媳妇更不行,只好犯傻似的呆愣愣地傻站着。

“你是个死人呀?看着我这个样子好看吗?还不快去给我温水洗洗头?还有赶快给我找找以前的那个破棉袄,再等一会我就冻成冰棍了。”看着站在一边不知所措的那个不知道给自己帮腔的窝囊男人,登玉娘感觉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娘,恁先脱了衣裳到被窝里暖和暖和,俺这就给恁去烧水洗头。”,蓝莉莉故意显示着知错就改手忙脚乱地慌张着。

等到儿媳妇出去了,赵顺章才敢小声地劝慰着还在怒气冲天的老婆。“他娘,你就消消气吧?就刚才那一出,我想咱儿媳妇也可能不是故意地?你想想她刚过门就敢这样,那以后还有咱两口子地好日子过?”。

“我就是怕她以后不听话,不孝顺咱,我才想给她个下马威,以后好叫她服服帖帖地伺候咱呀!谁知道这个儿媳妇就是她娘地一个扫把星,脑后有反骨。我看以后咱们得给她分家另过,要不然我早晚有一天得被她这个小王八羔子给气死不行。”,登玉娘一屁股坐在她家那把土改分地主浮财时分到的红木太师椅上,气喘吁吁地接着说道:“明天我就给她分家,我是一天也不能和这种人在一个锅里抹勺子。”。

“你不是说要咱登玉和她离婚吗?怎么又要和她分家了?”,赵顺章感觉实在有点摸不着这个一会阴一会晴地老娘们。

“你个大傻逼,咱给孩子娶个媳妇容易吗?那婚是说离就能离得吗?我说这话也不过就是吓唬吓唬她,你就拿这话当真了?”,登玉娘更加不满意自己榆木疙瘩脑袋的男人了。

“嘿嘿,我就知道你是说着玩地,这么个如花似玉的儿媳妇,刚给娶进门,你就给撵走喽,我还觉得怪舍不得呢。”,憨厚朴实地赵顺章不知所措地只能‘嘿嘿’憨笑着小心地陪不是。

“好你个老不要脸地‘扒灰’(公媳通奸)老公公,我说你怎么是三棍子也打不出个屁来地不帮我,原来你是眼馋儿媳妇长得如花似玉了?这更得跟那个小狐狸精分家另过了,要不然以后你个老龟孙又不知道要闹出什么‘花草’事呢?”。登玉娘此刻早已气得有点口吐白沫,想要背过气去了。

标签:十八届五中全会 十八届五中全会精神 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 儿媳妇 莉莉 分家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短篇小说】《谜案鉴赏》第四章 后一篇:【短篇小说】座右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