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我和小芳的爱情故事/19小芳怀孕了 我和小芳的爱情故事4

枕梦阁主

分享人:枕梦阁主

2016-09-13 | 阅读:手机版

大山里的日子,简单而陈实,有一种问今是何世,乃不知有汉,无论魏晋的与世隔绝的感觉。学校每个星期周五上午就上两节课,因为很多学生的家在一座山,两座山之外的村落,看山跑死马,你别以为翻过一座山,那山看上去也不高,可是你真正的走,却要你走上好长时间,那长满荆棘和碎石的山路,好像会伸展一样。 好在那个时候山里没有什么野兽,除了一些不伤人,而且看见人刺溜就不见的食草小动物 ,比如野兔,野鸡之类,山里长大的孩子,对山有一种本能的熟习,所以一般来说孩子们放学回家没有什么安全问题,不过就这我和校长舅舅两个人也要把低年级的孩子送到山顶,看着她们手牵手蹦蹦跳跳走下山坡,不远处就是密密层层,鳞次栉比,挂在云雾中的洞天神府一般的窑洞村落,我和校长才放心的往回走。 窑洞是一种黄土高原特有的民居文化,在没有真正的接触窑洞之前,我总是以为打一孔窑洞很简单,就是在山体挖一个洞穴,按上门窗而已,后来给学校打新窑洞那一段日子,我才知道打一孔窑洞和我们平原地带盖一所房子一样复杂麻烦,甚至比我们盖一所房子要复杂工艺的多,那简直就是一种民居文化的艺术品。 学校里原来没有食堂,五六个老师,其中马老师和淑芬老师就是学校后面马家庄的,她们回去吃饭,猴子教导主任的家在十几里外的镇上,因为听说谈了一个在镇政府计生办上班的一个女孩子,所以这一段天天骑着一辆破摩托往家跑,以前老是在舅舅这里蹭饭吃,舅舅喜欢喝酒,猴子也喜欢,不过不会喝酒,喝一口脸红的好像被人扇了几耳光,而且半茶缸子酒下肚,他就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给舅舅哭述他求学的艰难,猴子自幼父母双亡,是靠吃百家饭长大的,他考上娄烦师范那一年的学费,是半个村子的人给他凑的,也许是童年生活的艰难坎坷,让他的性格变得有点吝啬而且爱嫉妒,在他的世界里,好像希望所有人都不如他,他喝醉给校长舅舅哭述是有原因的,他想让校长早一点退休,然后让他接替校长,虽然一个小学校长是一个不入流的官位,可是对于他却是至关重要的。 原来学校只有校长一个人在学校做饭吃,后来学校调来了一个教体育的辛老师,再加上我就有三个人在学校做饭吃,其实做饭很简单,学校后面的山坡下面,有各种各样的野菜,校长自己从家带来的洋芋头,黄橙橙的小米,一般的饭食就是中午是疙瘩汤,晚上是洋芋头掺小米,小米和洋芋头混在一起祝,煮的一点水都没有,就可以吃了,菜是萝卜条腌的咸菜,山里的人一般起来就是九点十点了,所以没有吃早饭的习俗,这个习俗开始我一点也不习惯,后来也就慢慢的习惯了。 我和舅舅在一起吃饭,一般都是舅舅做饭,做好了喊我吃,辛老师自己就是买两包方便面,到舅舅这里弄点开水泡着吃,都是一个学校的老师,吃饭的时候就显得有点小气和尴尬,我对舅舅说,不行咱也弄个食堂,老师可以吃上热饭,尤其是一些离家远的十几个学生,中午不回家吃自己带的窝窝头和咸菜,孩子那么小,对身体不好。 舅舅说我早就有这个打算,不过钱从哪里来,孩子们你怎么让他们交伙食费,很多孩子上学学费都是一年推一年,有的家长背着粮食野味来顶学费,山里人穷啊。 当时的山西,中国有八百个贫困县,山西就占了三分之一,平原地带和城市,一些地下煤矿资源丰富的地方好一些,比如晋东南,太原盆地周边几个县市,娄烦虽然距离太原不是太远,可是因为山高林密,属于边远贫困地区之一,有多贫困,我曾经和小芳去过大山深处的她二姨家,一家三代人挤在一孔破窑洞里,没有电灯,一床露着棉絮的脏兮兮的被子,如果有年轻人见对象,会一个村子跑着借衣服穿。 马老师儿子的手术做的非常成功,出院一个星期后,马老师带着他一瘸一拐的儿子,还有那个得了大肚子病,好像怀孕九个月的孕妇一样的老婆,背了一布袋刚刚刨出来的洋芋,齐刷刷的跪在我的面前,把我吓得赶紧从床上爬起来,拉起这个,那个跪下,马老师说,李老师,十万块钱不是小数目,可能一时半会还不上你,孩子的战友给他在深圳找了个开车的营生,一个月一千多块钱,还有我每个月的工资你都领了,我们慢慢还你。 马老师的话让我哭笑不得,我说都是同事,不能眼看着孩子一辈子躺在病床上,没事,我又不急着用钱,你的工资一个月才一百多块钱,给了我你们一家喝西北风去,在千恩万谢里一家人走出了学校,舅舅一头雾水的看着我,说马老师儿子看病的钱你拿的,我点点头,舅舅有点不相信,你捡到金元宝了,几十万你从哪里弄的,我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回答,因为山洞里那个宝矿的事情我谁也不想说,我想了一下说,是我去年在太原承包的一个工程款,舅舅点点头,又摇摇头,狐疑的目光在厚厚的眼镜片后面像十万个为什么一样。 两天后的一个上午,我正在讲课,突然看见小芳那秀丽的身影出现在教室门口,蓝格格围巾把她秀丽的长发裹成了富士山一样,她在外面给我招手,孩子们看见她都不怀好意的笑起来,小芳突然脸红了,扭头走向我的住室,距离下课还有二十分钟,孩子们一起说,老师,我们上自习课,你媳妇喊你哩,孩子们童言无忌的话语,让我也情不自禁脸红了,我让孩子们抄单词,然后急忙往住室跑去,因为小芳的表情里好像有什么重大的事情。 小芳走了一个星期了,或许因为在这里小芳是我唯一的亲人,或许是大山里的夜晚的空旷和寂寞,让我非常想念她。 小芳回去是因为她母亲病了,小芳的家距离学校二三十里,而且全是山路,要翻越两座一千多米的大山,那时候没有手机,就是电话也只有镇上才有,所以她走的这一个星期,好像她去了一个非常遥远的地方一样,我本来和舅舅说好这个星期天和他一起回小芳家看看,尽管小芳的父母对我不相信,但是舅舅毕竟是他们最亲近的人,去了方便的多。 小芳在我的住室收拾着我床上凌乱的书和扔的到处都是的衣服,她撅着屁股,我突然发现小芳的腰身好像比平常粗了一些,我从后面抱住她,我的前面顶着她柔软的屁股,不由自主有了反应,小芳扭过来脸,脸上竟然有清亮的泪水,她跨住我的脖子说,咋办,咋办,说完伏在我肩上失声痛哭起来,这一下子让我心砰砰跳个不停,我说咋了,你哭啥哩,谁欺负你了,这才走了几天,发生了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小芳不说话,吻住了我的嘴唇,她的嘴唇冰凉柔软,口腔里是一种我熟悉的洋芋酸酸甜甜的味道,脸上的泪水冰凉黏唧唧的在我脸上磨蹭,她小声说,我想你了,然后就去抚摸我下面已经被她哭的软踏踏的东西,她的小手轻轻地划过,我感到浑身的欲望勃然而起,转身起来关上门,她很温柔的跪在床上,裤子退到了脚脖,我看见白花花的一大片,一下子就进去了,小芳说,你轻点,别弄坏了孩子,这句话一下子让我软下来,这时候有学生敲门的声音,老师我们来交作业,我赶紧把小芳用被子盖起来,理理刚才弄乱的头发,打开门,门口站了五六个嘻嘻哈哈红着脸的孩子,我怀疑刚才孩子们是不是一直在门口偷听。 孩子们放下作业走了,我坐在小芳身边,握住她柔滑的小手说,你刚才说肚子里的孩子咋回事,小芳又抱着我的脖子,脸上有了几分女人做母亲的幸福,说我那个两个月没有来了,而且老是吐酸水,我怀了你的孩子,这句话一下子让我感到头晕目眩,这时候舅舅在外面说,小李,这节课我替你,你和小芳说说话,说完上课铃声响了。

标签:我和小芳的爱情故事4 乡村爱情大庆小芳 乡村爱情小芳 舅舅 老师 窑洞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短篇小说】《谜案鉴赏》第十章 后一篇:【短篇小说】偷情(六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