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小说】看不见的故事

幽夜西宁

分享人:幽夜西宁

2016-01-25 | 阅读:

什么时候了,我还在睡懒觉。真没有责任心。昨晚整个公司的人都加班了,又不光我一个人。站在镜子前端详着自己。睡眼惺忪,一脸浮肿,身上是陈旧的睡衣,有些年头了,上面皮卡丘的图案模糊不清了

好想做些生意挣点钱,给小孟打电话。小孟说:你有本钱么?我说:没有。现在就没有什么不需要本钱的买卖么?小孟说:你想空手套白狼?做梦去吧,现在是什么社会,你真好笑。说得我羞愧万分。我说:我缺钱是我的不对,你也没必要这样来嘲笑我吧,你鄙视穷人也没必要拿我来当典型吧,我又不是三个代表,凭什么没完没了的攻击我,我没有自尊么?不就是跟你说了个我的想法么?有必要这样的讨伐我?亏我还是你多年的好友呢?这点包容性都没有,你是怎么当别人的朋友的,说,你说呀?

小孟不说话了,他辩不过我时,总是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仿佛我是个不可理喻的人般。他说:过这边来吃饭吧,我现在就去买菜。我想了想,说:好的。起来就往他的家去了。

小孟住在星光小区,离我住的爱河小区有两站的距离。走路过去的话,他也就刚刚把饭菜做好。这个小城的道路两边都种满了枫树,秋天是一片红,很让人浮想联翩,我采了一大把的枫叶捧在怀里。在小孟的门上敲了好久,也没见有人来开门,看来他去买菜还没有回来呢。我把树叶放在门口,掏出钥匙打开了门,抱起树叶径自往他的书房走去。窗台上有个景泰蓝细颈花瓶,镶嵌古代仕女换衫图。这是我去年在苏州旅游时买回来的,送给小孟,他开始是不肯要的,推脱好久,我生气了,把脸一板:你别个给脸不要脸呀,硬塞在他的怀里,他只好委屈的抱着,唯唯诺诺:你不会不还手镯了吧?他的眼睛就往我的手腕上瞄来,我生气了:你这人怎么这样呀,拿了我的花瓶还好意思讨要手镯呢?讲不讲理呀。他说:那可是我妈给我准备了给我未来媳妇的呢。我说:呸,你现在还没有女朋友呢,借给我玩玩几天又怎样!

把枫叶插在花瓶里还真是好看。整个书房蓬荜生辉。在书架上抽了本书看了起来,小孟在大学主修中国当代文学,毕业后就到育红中学担任语文教员了,育红中学在这个小城里是赫赫有名的,这里教员的待遇也不错,工作几年时间,他就分期付款买小了这座房子,虽然只有90平米,但对个30不到的毛头小子来说,已经是很不错的了。我羡慕他,他说:其实我做教师是因为可以有更多的时间研究当代文学。这话诚恳,发自肺腑,看看他的书房就知道了。

书房中有满满两大书架的书,诗歌,小说,各种流行的杂志都有有。其中又以小说最具代表性,言情,野史,科幻,鬼怪应有尽有,还有不少是网上热传的,光怪陆离,如:《午夜鸡血汤》就很让人毛骨悚然。小孟喜欢收藏,我喜欢看。这也是我们之间联系的重要纽带。这时,我突然看到书架有本红火色的书,很吸引眼球,我以前怎么没有注意到呢,够不着,拿张椅子踩上去拿了下来。

竟然一尘不染,一看,是《看不见的故事》。书名很奇怪,既然看不见,还写什么呀。翻开看了看,情节到是很吸引人的。讲的是一个患了抑郁症的精神病人,每天都处于惊恐不安中,不时大嚷大叫:他们来了!他们来了!医生问他:谁来了?他也不回答,只是喃喃自语。习以为常后,医生也不把他的话当回事了。还好他也不是每天都嚷嚷,大家也就不介意了。

这天,医院里来了个年轻的实习医生。这时,这个精神病者又嚷了起来:他们来了!他们来了。年轻的实习医生下了一跳,李医生见惯不怪,他说:别理他,老毛病了,每隔几天就发次病。实习医生从没见过这架势,还是心有余悸,那个精神病人的情景老在他眼前闪现着:歇斯底里地大叫,脸因此严重变形,颜色也变成酱紫色,一副惊慌失措的神情。他那双眼睛似乎想向人们传递着什么信息,但又充满了无助。

下班后,实习医生就回到医院安排的宿舍里休息了,宿舍安排在医院最靠里的一栋公寓里。躺在床上也是睡不着,白天的见闻缭绕在脑中挥之不去,他起身到阳台上抽根烟。

这座精神病院座落在郊区,后面就是广阔的土地。抽完烟后,实习医生看个会风景:松柏苍翠,鸦雀呜鸣,凉风嗖嗖,碑石林立。原来精神病院的后面就是一座公墓呀。在公墓左上角处零零星星聚集了一群身穿白色和黑色衣服的人,白色靠前,黑色衣服的人站得较为散,还不时有身穿黑色衣服的人离开或到来。离得有些远,隐隐约约传来哭泣的声音。实习医生顿悟:有人离开了这个世界。

他就这么看着这群悲伤的人,陷在自己的思想中。思绪又飘到了今天发生的事中,突然,他意识到,会不会那个病人的病情和公墓里死的人有关呢?他们来了,这个他们会不会就是公墓里新来的死人呢?实习医生因为这个大胆的猜测而兴奋不已,他决定要印证自己的这个想法。

病人的病例就放在医生的办公室里,很容易弄到,他复印了一份。单从病例上看,这个病人发病的时间是没有规律可寻的:两天发次病的有,一个月都不发一次的也有,有时又是每天发几次。

公墓里是个老人在看守着,实习医生说明来意后,老人怎么也不答应,他说他没有权利泄露别人的隐私。这些资料根本算不上是隐私,老人在故意刁难。实习医生想到医院里他的顶头上司李主任,马上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他把身上所有的口袋翻了个便,凑够100元才换回了那些资料,兴冲冲就往医院宿舍里赶去。

两份资料一对比,果然,病人都是在公墓来了死人前一天发病,一股冷气从实习医生脚底冒出,他感到毛骨悚然。这就是说,这个病人具有未卜先知的本领了。他感到这件事诡异极了,要不要把结果告诉李主任呢?他又担心这只是个巧合而已,自己的贸然行动会对自己实习成绩产生影响。但不说出来,他又辗转反侧无法入眠。

第二天上班时候,他来到李主任的办公室,眼圈乌黑。把自己的发现跟李主任说了,果然不出他所料,李主任非但不信,还把他狠狠的训了一顿,末了,李主任说:回去把你的黑眼圈好好洗洗。

这件事也就这样搁浅了,虽然没有第三者知道这件事,但不知为什么,每次见到那个病人,都仿佛有双哀怨的眼睛在看着他,难道这个病人也知道他那天的发现。愈是这样,实习医生就愈是感觉到这个病人在责怪他了。他的精神压力大极了,演变成整夜整夜的失眠。

再这样下去他肯定就要垮了,他决定要找那个病人好好的谈谈。他把病人带到了院子里,病人还处于重症,他这样的做法是违反医院规定的,但此时他也考虑不了那么多了。出乎他的意料,平时疯疯癫癫的病人,到了院子里,却出奇的安静。实习医生一股脑把自己的发现和无能为力说了出来,并向病人说了对不起。病人此时抬起眼睛,出奇的清澈,他的声音是那么平缓,他说:没关系,我早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没有人相信这件事,没有人相信。实习医生想说些什么,病人的眼神突然间又混浊起来,他问了句:你也跟他们去么?实习医生一不留神,走了神,刚想问明白,病人又陷入呆滞中。他只好把病人带回了病房。

你也跟他们去么?实习医生突然间想起病人最后一句话,你也跟他们去么?而且越来越清晰。

故事到这里就停止了。这什么跟什么呀,没头没脑的,我从书中抬起头来,伸了个懒腰。这才发现,都这时候了,怎么也没见小孟回来呀。

出门去看看,在楼梯口碰见他提了一篮子的菜回来了。这年头,用篮子来装菜的人不多了,去买菜还带着个篮子的更是濒临灭绝。看都他一副满头大汗的样子,我问这个世间罕见的人:怎么出去那么久呀?我还以为你不见了呢。他说:胡说八道,还不快帮我提东西。我接过来,双手提着,跟在他身后屁颠屁颠的往他家的厨房赶去。

把菜放到厨房的桌子上。我再一次问他:你怎么去那么晚呀?小孟把我推出厨房,说:你出去,别在这里碍手碍脚,我不就出去买个菜么?用得着这么想我?我说:不是呢?我都把你的一本书看完了。他说:好了,你继续出去看书吧,等会儿就有饭吃了。他抬起手腕,把上面的手表凑到我的眼前,说:现在是5点了,你再不出去的话,我们就不能在6点前吃饭了。他把我打发走了。我只好再一次来到了书房。

奇怪,刚才我看的那本书不见了,我明明记得自己把它放在书桌上的。去哪了呢?猛太头,原来在书架顶上,也就是我原来发现它的地方。不可能呀,我记得自己没有把它放上去呢。难道自己的记忆力消退了?这时,书房中的花瓶吸引了我的眼球。上面是一把枯萎的叶子,焦黄焦黄的。这不正是我刚才来时采的那一把么?刚才还娇艳欲滴来着,怎么成了这幅德行了。。

夕阳从窗外洒了进来,我却感到前所未有的困惑,心慌慌的,又找不出原因。我是4点多时从家里面出来的,出门时还看了看天空,太阳已经稍微偏西了,应该不会错。走了两站路,中途又停下来采了一大把的枫叶,也有将近40分钟。我再一次搬来凳子把那本火红色的拿下来,足足有两厘米那么厚,即使通宵达旦,我也不可能把它看完呀?何况现在才5点多,我根本没有机会了解它的内容嘛,可我又能清楚的知道它的每段情节。还有那把枫叶,要使它枯萎,最少也是需要一天的时间的。

孟伟天!孟伟天!我忍不住大喊着。小孟惊慌失措地跑了过来,他抓住我,问:小小,你怎么了?你冷静点呀!你怎么了?我用手指着那本火红色的书,小孟拿在手里端详着,我期期艾艾,我说:我是真的看完了这本书,是真的。小孟说:这本书是哪来的呀?我说:不是你的么?我在你的书架上找到的。我指了指发现这本书的地方。小孟用疑惑的眼睛端详着,说:我没有买过这本书呀。什么?那这是哪来的?小孟说:你好好呆着,我的菜还在锅里烧着呢。

小孟走了,我远远地望着那团火红色,它血一样地流动着,隐隐约约还闻到了一股腥味,是血液所特有的那种味道,它冲我笑了。

标签:病人 医生 实习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奇幻小说】莲绽 后一篇:【奇幻小说】夜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