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类小说】学校那些事

古城清风

分享人:古城清风

2016-01-26 | 阅读:

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从幼稚园开始出家,混个四五六七年,终于不用“挑水扫地”改撞钟了——题记

(一)

2002年疯完暑假,7月1号起了个一大早,便风尘仆仆的来到了学校,交学费的人太多没办法,向我们这些排骨男,东推西踹,这不被送到了校门之外了。

我们几个面面相觑,然后各自欢笑。嗨,反正现在也是闲着,感慨一下吧。于是我们这几个“博士”级的男生开始吟诗了:校长跳楼\老师自杀\学校倒闭\没有办法······我们高谈阔论的狂笑着。旁边一头顶“沙漠”的男子,一直虎视眈眈的看着我们,好像是一头饿坏了的狮子,正瞄准着一群羊羔。我们都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怯生生去交了学费。

第二天,妈呀!出大事了,班主任在讲桌上翻着他的笔记本,谁知,昨天那个头顶沙漠的男子来了,面目狰狞,身子在握紧了拳头之后,有些发抖,我好像听见了磨牙的声音,那沙漠上早就没有了绿草,像是阿拉伯的地盘上,哗哗的渗出“石油”来。可能是站立许久的原因身子有些麻木,只见那“沙漠阿拉伯”往后踢了踢驴腿大声吼道:“你们这个班啊,真的蛮无聊,学习还没开始,就出口成章,道德思想极极败坏。”班主任被“沙漠阿拉伯”这么一吼,吓得一个趔趄倒地上了,连滚带爬的站起了身,颤颤巍巍的问到:“什么?什么?校长您——您有事吗?”那个“沙漠阿拉伯”,张开了狮口,爪子拍得桌子上面是“狼烟四起”。“昨天早上——昨天早上啊,该班几个不要命的家伙啊,当着老子的面,在那里;校长跳楼\老师自杀\学校倒闭\没有办法······说罢指着班主任吼道,你说——你说,这些个家伙该不该,该不该打。就是这样,我们几个难兄难弟,被罚跪着抄什么论语3小时。

因为上次罚得那么惨不忍睹,我们几个是一直揣紧了拳头,有力没法出啊。但是有什么办法呢!嗨不想这么多去打篮球吧。谁知道,简直是一个“天才”学校,篮球架子,摆在了坑坑洼洼的泥巴地上面,更有才的是左右中间一共放了三个篮球架,想PK一下乒乓球吧,没有球台。简直是“天才”天到了岳阳县,另类另到了太平洋……

可不能怪我们啊,我们只是现实主义“湿人”(诗人)有感而发呀,写首诗吧:友爱(校名)友爱真不错、木篮球架子有三个、乒乓球台子没一个、老师打牌不上课、我是他的大哥哥……

这话很快就传开了,果不其然那个“沙漠阿拉伯”又哒哒着驴蹄而来,比起上回更是狂风骤雨的。我们这几个“博学多才”的才子,手拉着手心,连着心撑起了“伞”认它风吹雨打,让狂风暴雨来得更猛烈些吧。那沙漠阿拉伯敌不过,差点气得撒手人寰。终于胜利了,毛主席曾经说过一切资本主义全部是纸老虎。

星期一,沙漠阿拉伯在升旗台前愤愤不已:“啊——啊,有些学生讲本校乒乓球台子没一个,实在气愤,所以老子决定,在双休日期间是连夜赶工,费了九牛二虎之力,造就了两个坚不可摧的乒乓球台,以示我校对国球的热爱与忠心……”后来,“沙漠阿拉伯”这番感激涕零的话就成为了我校最红的顺口溜,有些拍马屁的同学甚至写在了日记里作为墓志名。

(二)

大概过了半个月的样子,城里开除了8个“坏”学生。被“沙漠阿拉伯”多收了500块后全部放我们班里了。

他们自称是“八大金刚”,在社会上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一个个牛高马大,但怎么看,怎么不像人,像猩猩,更像狒狒。来了倒也客气,除了天天发一些苹果槟榔之类的,有时候也发香烟啤酒。到了晚上寝室是灯火通明,热闹非凡。他们一个个将自己笑傲江湖的经历,娓娓道来,什么夜雨翻墙上网啊、怎么样去帮兄弟干事啊、捉弄老师的方法与技巧啊……在这帮同学的“阴盛阳衰”之下我们决定跟兄弟混了。但是有条件的必须要“同生共死”还得交20块一月的保护费,为了表示真心必须要卖掉所有的教科书,以示忠诚。

我们班的男生80%都经不住诱惑纷纷加入了,那时的日子可谓是风光无限啊,简称一个字“牛”说到牛字那可不一般啦,因为学校生活条件差的原因1000多人的学校,却只有4个热水龙头,后来又烂了一个,(本来热水就不多)嗨!打不到水的同学,围成了难民营。我们每次都会晚到,那些难民只要是看到了110班的学生,都很自觉的开出一条路。谁若是不从,便叫他“三角区”开花,桶子奄奄一息。后来没加入的20%也为之疯狂啊,记得一个叫晓波的同学,可是情深似塘,义比楼高啊,在家里翻桌捣柜。偷出600块买了绿嘴的芙蓉王王,交了几百块钱后“光荣”的加入了。

为了扩大帮派势力以及威信,“八大金刚”从家里带来一些管制刀具,还有一些其他的武器。不知怎么的,班上出现了“叛徒”告了密,那天晚上全校都笼罩在火药味当中。老师要求我们一个个打开盒子检查。这时候,从后面突然飞来一个纸团,我拆开,啊我有点发弄:“兄弟,我的家伙藏在你的盒子里,一定要帮我啊好兄弟。”我无奈的回过头,看那八大金刚,眼神一个个可怜兮兮。荣不得我多想,将计就计,我咔嚓一下趴在了桌子上面。老师走了过来:“周树打开盒子检查,快点。”“哦,老师我——我头有点痛。”老师指着后面的一个金刚:“扶周树去寝室休息。”“哦,不了不了,只有一点点,躺会儿就好了。”就这样,八大金刚保住了,我一下子红了成为班上乃至学习的“风云人物”不仅免了保护费,还经常送一点东西来吃那段日子,现在想起了都挺滋润的。

(三)

没有书的日子,可谓是无聊至极。

上英语课吧,老师念一句我们对着天花板叫上一句。做个作业呢!本子上面写得可整齐了,上面都是IS,IT、OK、ILOVEYOU、IDO然后还在英语卷子上写道:我是中国人/不学外国语/考试不及格/代表爱祖国。英文老师也是模棱两可,无计可施。语文作业更是麻烦,不仅要写1000字以上的作文,还要写日记、周记、月记、感想、还要列提纲,打草稿……简直是烦不胜烦,于是我们决定,一致“抗敌”日记本上写:“今日吃饭洗脚睡觉”、周记就是:“今周无”、月记:“今月安好下月在叙”。至于作文就随便抄点,提纲草稿就免了吧。

女老师还好,如果是遇见牛高马大的男老师可没有那么好对付。

化学老师23岁,刚从学校出来,年轻气盛,他总摆出一副霸王上山的架势,好像在说,是男人的向我挑战吧。他的视力不怎么好,大概五六百度的样子,他因为有口吃,说话总是支支吾吾的听了上句,不知道下句。他讲课的时候,我们还是比较斯文的,但是只要他转过头写字,我们下面便炸开了锅。他猛的一回头,犀着眼睛叫道:“我——我用半只眼睛就看到你们在讲话啊,我——老子,等下发起脾气来,硬要将你们,一个个踹死了啊。”说罢又回过头在黑板上写字。我们下面又习惯性的开锅了。只见化学老师哗的一转身,呵斥道:“老子又用半只眼睛看到了你这个家伙在讲话。”说着便用手指着那个“八大金刚”的老一。“快点死上来跪着,不然老子踹死你,快——点得老子死上来……”那个“八大金刚”老一,搓了搓手,用梳子理了理头发变慢吞吞的站了起来,一边向讲桌前走,一边嘻嘻哈哈的说:“头可断,血可流,发型不能乱。”站在讲桌旁边模仿着老师犀利的眼神,不是朝下面摆个POS。“你——对老子跪着。”看见同学不理不睬,顿时,一场无明业火从脚底经过任督二脉直涌头顶,一张泛黄的脸刹那间,憋得发紫。悲鸣了一声后,用脚去踢那个同学,老一俯下身,拍了拍身上刚印上的黄泥。扭着屁股歪着头:“你他妈的,不是个东西。既然做出在后面偷袭老子这等哦戳之事,真是中国老师失面子,你可以做代表。有本事跟老子单挑。”话音刚落便一拳头将老师的眼镜打掉在地上,然后一顿拳打脚踢,老师被攻陷了“三角区”落荒而逃。

最可怜的要数数学老师,150的个子,体重不足45千克。在他上课的时候,我们大多数同学都是趴下的,偶尔还放出个甜美的鼾声,还有几个睁着眼喘气的,下着象棋,讲着小话。老师一般都会低着头上课,实在忍不住了便支支吾吾的说上一声“如果后面讲小话的同学,像前面就寝的同学这么安静,向中间下象棋的同学那么专注,那教室就很安静了。”记得又一次,几何课上画图形角度,老师问:“有哪位同学上来画一下啊。”“八大金刚”老二站起身来手举得老高,于是便上来了。本来是要拿量角器画角度,他却伸手捏住一个圆规,在黑板上画上一个圈圈,添上四只脚一个头。下面全部捧腹狂笑。老师不敢说什么,那个老二走到老师跟前,用长尺一量“呵呵,这个儿子比我矮25厘米。”下面集体喷饭。到了后来很多老师不愿意来上课了,班主任气急辞了职。

(四)

上初二的时候,因为班级纪律,名声在外。没有一个老师愿意接我们班也没有哪一个老师敢接。“沙漠阿拉伯”实在没法子了,就在厨房里叫了一个煮饭的大叔,做我们的一班之主。大叔除了帮忙煮饭,也是上体育课的老师。人也挺和气,当然和气生财,我们也喜欢。因为老师们不来上课的原因,大叔就教我们唱有关于毛主席的歌,教我们唱本地花鼓戏曲。但是我们更钟情于唱流行歌曲,什么《单身情歌》啊、《爱一个人好难》啊、《小薇》啊、《回心转意》等等。后来大叔也被我们这些“博学多才”的才子,搞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只好将我们解放,为什么是解放?就是无聊的时候可以出去围着操场跑步,打篮球。在歌唱、体育、篮球这方面,我们班可是人才辈出啊。演唱比赛我们都是第一名的,搞了一次田径会吧,我们班包揽了全部的一二名,篮球?呵呵经常将别的班打个25比87,因为在市里拿了N个一名的原因,就凭这一点“沙漠阿拉伯”是非常的欣慰的。

中午吵闹声太大,影响全校师生难以安睡。没办法,大叔将我们叫到厕所后面拔草,大叔走的时候我们则在菜地里,走大步,把草的种子拧下来种到地里,然后就拿着一个放大镜躲在同学身后烧他的头发……日子就是这样过,到了第二年春天,我们依然会来地里。帮大叔种些菜什么的,但是香瓜与黄瓜的成活率高达100%。辣椒、茄子、豆角、南瓜。一般都会英年早逝,香瓜黄瓜是个好东西,不等它成熟了,我们便偷着吃了。至于那些辣椒,茄子的,我们在种的时候就没想要它活,用力掐着它的根部,甚至干脆把根部扣掉只种躯干。

我们班可谓是,情书满天飞呀,就单是冯至的一首《我是一条小河》就被借用了不下百次,汪国真的那句“人未嫁,怎能老”更是红极一时,徐志摩去英国再别什么桥就不用说了。有一次我帮同学递一封情书,被老师碰个正着,那时我可是比窦娥还要冤枉啊,写了1000千字的检讨不说,更可气的是还在学校发布了头版头条的公告。这都不是什么,关键是那情书写得太有“水平”有失本才子的美名也……。

不知从哪个深山老林又转来了一个狒狒似的同学,像我们学校的馒头一般是用来砸玻璃或者钓鱼。这个同学可能是很少吃馒头,一个劲的抢,说到抢,他可不是一般的厉害,都是整盘整篇盘搬的,有一次,一个女同学拿了一个馒头,他抄起了凳子,就将那可怜的女生眼角上砸出一个脓包。大叔气得厉害,呵斥他回家拿医药费。过了两天,只见那同学染黄了头发,烫卷了毛。潇洒走一回,回来了。大叔提起医药费的事,他便畏畏缩缩的从口袋里掏出两块钱,大叔无语了傻傻的站在那里。第二天一早,在大叔的帮助下,写了一封旷世检讨书:“我叫吴青\我爸爸叫吴正\25年前,他在该校调皮捣蛋\我继承了他的传统美德\伤害了本班亲爱的女同学\我上对不起校长,下对不起老师同学\更对不起养育我的捞面馒头\我为了我的罪孽感到深深的歉意······”

(五)

说到“偷”我们班里可是,发挥的淋漓尽致啊,今年上不年,快放暑假了,但是西瓜还未成熟。我们班的同学是倾巢而出,将学校后山的西瓜,进行了一次大的扫荡,红了一丁点的就全部据为己有了,还是白囊或者个头小于脑袋的就都被我们,废于一旦了。我们百战百胜的方法讲究个“低调”,但是遇见隔壁班的傻子,偷个瓜吧,还要丢起西瓜,唱个歌,代价则是贴了黄榜,罚款300百,加1000字的深刻检讨。

04年冬天,外面的椪柑金灿灿的,枝条伸到了我们宿舍的围墙边来了。我们这群馋坏了的“猫”在一起合计了几天,于是决定出手了。我们商量好,外面的一圈椪柑绝对不能偷,这样容易被发觉,我们的政策是“攻内对外”(从中间偷起。晚上便开始了计划)我们各自拿一个大塑料袋,然后翻墙过去偷,忙了2个小时,收获不大。原因是塑料袋不够坚固,容易穿孔,往往会掉去一大半。后来我们又研究着用蛇皮袋,不好用,原因——太割手。用书包不行,容易断带子。冥思苦想了一星期,终于皇天不负苦心人——用桶装。于是我们这些“猫”各自出了5块钱,买来2个加厚的大铁桶,这是一个标志性的成功。5个人负责去偷采,2个人在围墙之上拿着勾绳,其余的同学在围墙之内。就这样的偷法,不到半月椪柑地里已经是“外表其华,腹中空了”。

到了采收椪柑的时候,那可怜的桔农,找到了“沙漠阿拉伯”可谓是:“仰天长啸,壮怀激烈,还我柑橘也。”“那个沙漠阿拉伯”想都没想,就跑到我们班,“拉皮条”来了。大叔气得一直在那里谩骂,鄙人坐在前面,忍不住开口了:“说话得有证据,就是写篇文章,也要六要素的不是吗?”大叔听了我的话两眼发直。

第二天,不知从哪儿弄来了,粪桶、扁担、锄头各十几把,将我们叫到了柑橘地,用锄头围着桔树锄出一个个的圈圈,然后将圈与圈之间相互连接,这不叫我们几个,到厕所里面挑粪,然后倒进那些圈圈里面。一会儿的功夫桔地里便流满了,脏兮兮的大粪。从那天晚上我们安分了。隔壁的111班可能是“寂寞”了吧,去柑橘地里潇洒走一回,结果都蹋粪而来,被“沙漠阿拉伯”逮了个正着。哈哈,这黑锅不背也得背了。

(六)

谈到学校的规章制度那哪能一“乱”字了的。

学校有家商店是“沙漠阿拉伯”的亲戚开的,除了可以买书本、吃的,也可以抽奖,买烟。说到抽奖,可怜了那些弱智同学,一个月的生活费抽奖了,到了最后连吃腌菜的钱都没有了。买烟的更有才,本地产的白沙烟是5块一包,金品的则要10块。因为大多数的学生都是农村的没有那么多的闲钱,所以就来了个“社会主义”——将烟拆开,白沙的3毛一根,金品的5毛。

校门外也有商店,还有网吧,有老虎机。外面的条件更优越,不仅可以赊账,还可以偷个什么废铜烂铁的去换东西吃。我们亲爱的吴青同学,可是中毒不轻啊。因为我们这里是城乡交界,吃饭不仅可以交钱,也可以交稻谷代替。吴青同学因赊账太多,打电话给广东父母要了钱,另外,又在姑妈家偷出了两袋子谷子,上交了校方。两袋谷的钱,可谓是杯水车薪啊。于是,一天大雨滂沱的晚上,吴青不知从哪,偷来一部摩托车,这才将那些驴打滚的账还清了。

这个只是冰山一角“沙漠阿拉伯”更厉害!城里学校交600块学费的时候,我们交800块,还设了N个兴趣爱好班。你就是一傻子,他也要找出你的爱好,钱吗?照交!知道过几天,市教育局会下来视察。便在纸上抄好,说什么,不该说什么,应该这样说等等。强迫我们必须照样做。鄙人很听话,该说的我都说了,不该说的就说“沙漠阿拉伯”不允许的……就是这样强制兴趣班,被强制着取消了,学费也退了下来。那个“沙漠阿拉伯”被批了个狗血淋头。出旗的时候那“沙漠阿拉伯”信誓旦旦的嚎叫着:“老师是,园丁、是粉笔、是油灯、是燃烧自己,照亮学生的路灯……

(七)

到了初三我们的备课老师,全部换成了清一色的男老师,除了个个牛高马大之外,怎么还是像狒狒。

语文老师是一个1米85的大家伙,听说他以前在社会上混的时候,可是打架高手,就凭着他那身段以及那粗重的胳膊,我们这些调皮的同学,有点望而却步。但是,英雄总是有的“八大金刚”的老三就不信这个邪,照样做着他的梦,睡着他的婴儿觉。那个大家伙,快步走向老三跟前。用书轻轻地拍了一下。老三没醒,迷迷糊糊的叫了一句:“吵死啊!”那大家伙,瞪绿了眼,抓起老三的头发,筛盘大的手在老三的脸上“啪”的一巴掌。吼道:“我叫你僵卧孤村不自哀!”又是一巴掌“尚思为国戌轮台”、“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下课了,我们数了数老三的脸上,不多不少正好20个红彤彤的手指印。

物理老师是一个不负责任的家伙,他的要求是;老子上课,只要你们不讲话,不走动坐位。随便你睡觉下棋,他绝对没有意见。一般,上午上四节课后,就可以去吃饭。往常的今天物理课应该是第四节,因为数学老师有急事,所以调换了一下。后面的“八大金刚”老四酣睡正香,我们边上的几个故意,敲着饭碗“啪啪”的响,老四以为是要吃饭了,柔了柔眼睛,便拿着饭碗,站起了身,正要朝着食堂跑。被物理老师一把叫住:“四老爷,您老醒来啊,舒服吗?对不住您啊,现在还是第三节课的开始,您老再睡会儿,等下我叫您那。”

英语老师,一看表情就知道他被某同学气得够呛。我们班的“人才一号”连续考了2次鸭蛋。第一次,他将多项选择,写成了单项。就算我们这些ABCD丢纸团的都考个四五十分。他鸭蛋“天才一号”是非他莫属。虽然老师的骂,是劈头盖脸。但是,第二次他也的确看了题目,因为上次的单项选择失了误,这次他看见了单项选择,就全部选的D但是试卷上只有ABC没有D。

(八)

到了最后一学期,承蒙班主任看得起,将我的坐位编到了最前面,而且是第一桌。

历史老师每次看我的眼神都是恶狠狠的。有一天终于忍不住了,破口大骂:“你这个家伙真的无聊,死在个最前面,讨饭的书都没一本。说着便要我回答问题,如果答不上来,揍一顿不说,又要跪着写1000字的检讨。“老子问你,宋朝为什么会灭亡,清朝为什么会灭亡。这样无厘头的问题可难不住我。“宋朝的灭亡,是旅游造成的因为;宋朝战乱的时候,秦观、范仲淹、欧阳修、他们都在写自己的游记,然而他们都是当时的政治兼军事家。清朝的灭亡是基因问题因为;清朝一个满族帝国,他不愿重用汉人,唯一的最好的方法就是不许满汉通婚。清朝有十个皇帝载入了历史。前面五个,虽然说不上什么英俊潇洒,但也是个个牛高马大,博古通今,博学多才啊。后面五个,智商低得可怜,政治一塌糊涂,有名无权寄人篱下。就是他们近亲通婚过多,他们所谓的肥水不流外人田政策,是他们命运的绊脚石。老师笑嘻嘻的说:“真是‘天才’啊。”

快到中秋了美术老师要求我们画一幅,有关于中秋的画,鄙人画画细胞一向比较差。看着同学画了月亮,画了嫦娥,还写了什么“明月几时有——举杯邀明月”类的。我开始依葫芦画瓢,用圆规画了一个圈,下课铃便响了起来。我无奈的教了画卷。第二个星期上美术课。老师拿着一打画纸走了进来。“噼啪”一下将画纸摔在桌子上面,用那种异样的眼光盯着我。我有些不解好似,他与我有什么不共戴天之仇。“该班啊,有个家伙真的无聊,他把老子讲的话当狗屁。我早就说了,要画一幅关于中秋的画,有个家伙,不画也罢。他画了一个‘蛋’给老子,我怕他是真的想死!”教室里哄堂大笑起来。老师指着我的鼻子说:“就是你这个造死的家伙!”说罢便将我的画纸往桌上一拍。“月亮是怎么样的,你总要表示一下吧!”我拧开一支黄色的水彩笔,框一个金黄。“老师拍着桌子大骂:“你这个家伙,胆子蛮大啊!”“您刚才不是说要我表示一下吗?表了啊。”“那——那你这家伙,别人都提了诗,你总要写两句吧。”“我夹起黑笔,在上面写道:“狂野皓月无人观,行于西边独自伤”!老师无语,白着眼睛看了我一分钟。“难怪你们历史老师叫你‘天才’我看是名副其实也!”

到了最后一学期,好多同学走的走了,“八大金刚”也开了。坐在教室里面上下课,觉得是外星人在说天文。我逃学了不上了,不想上了。离开这个乌烟瘴气的庸校“神经科”不知道现在同学们可好!

标签:老师 阿拉伯 同学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另类小说】假面舞会 后一篇:【另类小说】远古岁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