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爱如烟花只开一瞬

雨漫天

分享人:雨漫天

2016-01-26 | 阅读:

(1)

安静一大早就打电话给林放,说她明天要和李子俊去照结婚照,和他一起去上海玩的约定恐怕只能取消了。林放仿佛没有睡醒似地半天才在电话那头“噢”了一声,就没了下文。

其实安静这么做主要是想看看林放对于这件事的态度,她迫切想要林放给他们三年的恋情一个她父母认为他们可以交往下去的理由,同时也是给她父母的一个交代,简单地说就是林放如果现在还不打算娶她,她就马上跟李子俊结婚。打完电话后她一直心神不宁,她在等林放的电话,她想林放肯定会来电或者亲自到她家里来阻止她,但一直到十点多,他还没有动静。于是她又给他打电话,打第一个他没有接,她心里有点慌乱,他应该不是生气故意不接或者想不通独自提前到上海去了吧。她又打,这次他接了,声音还是很低沉,他喂了一声,声音小得她几乎听不见,他说:“你有事吗,我还在睡觉呢。”安静挂了电话,泪水瞬间就如泉水喷薄而出了。

安静和林放是大学同学,认识不到一个月,他们就闪电般地恋爱了。众多的校园恋情都不被人看好,但他们是同学们最看好的一对,典型的校花配校草,又门当户对,岂又在同一个城市,爱情似乎是没有阻拦的呵。但是和安静一直从小学到大学都在同一个学校的闰蜜王珊并不看好他们的感情,她经常给安静泼冷水,说林放是一花花太少,你可不能太痴情。还说依她看来还是李子俊更靠谱,青梅竹马,感情底子好,又比安静大五岁,是最佳婚恋年龄差,学历也比林放高,家底却比林放好多了,家产上亿却没有林放那么“少爷”。而且李子俊才是真爱你的,你看他看你的眼神,连旁观者都会动心动情的了,我看你呀心就是铁打的……安静就嘻嘻地笑,她搂着王珊的肩说,王珊,你是不是爱上他了。王珊把她的长头发一摔,有什么稀奇,他要是用看你的眼神看我一眼,我就立马嫁给他。

安静就大惊小怪地叫起来,那你还说合我和李子俊,我和林放好了,不正好给了你们机会么。

机会不是你想给就能给的,许多都是命中注定了的。我们三人在一个院子里一起长这么大,还有什么我不清楚呢?我呀,从小就只能是你的配角,有你在,哪个男人还会看上我。王珊说,忧伤地低下了头,长长的睫毛就象是一道厚厚的屏障,瞬间遮掩了她心灵的窗口。

安静有点同情她似的更紧地搂着她的肩,口是心非地说,哪里,净瞎说。

(2)

和林放打完电话后,安静一直在纠结明天要不要和李子俊去照结婚照,只要和他照了结婚照就不能反悔了呵。想起和李子俊就要结婚了,安静的心里就有点别扭。爱情是要感觉的,和一个让你时时都要注意自己形象的不能大大咧咧的男人在一起,你说你会有什么感觉?安静那天这样对她的父母谈及李子俊。但作为大学教授的父母却是把这些归结为安静的年青幼稚和不懂事理。本来,他们的父母是几十年的世交了,李子俊的父母还是安静父母的介绍人呢,而且他的父母给安静的父母帮了多少忙恐怕都没有人能算得清楚了。说真的,安静一直不答应李子俊的婚事也与他们彼此的父母有关,她总觉得自己是父母作为报答李子俊父母的礼物,而因为她父母的原因,自己也似乎比李子俊矮了一截,这多少引起了她的反感和些许的自卑紧迫感。而和林放在一起她放松多了,她甚至从对方的瞳孔里看到了自己的影子,慵懒执拗,放荡不羁,甚至有点孩子气的调皮和狡黠,其实骨子里却是一个事事认真事事追求完美的不肯服输的主儿。

俗话说日久生情,你以为婚姻是什么,就是过日子,你和林放在一起我们不放心,就是死也不会瞑目的。母亲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劝说,她生安静时大出血昏迷了三天三夜,她拼着性命生的女儿总能交给那样一没责任感的人呢?他和你恋爱三年了,他向你求过婚吗?他知道你今天要和李子俊去照婚纱照他都不理不睬,他哪里有真心对你。

如果是我我也会不理不睬的,我和李子俊去照结婚照已经是我在宣布不要他了,他还来干什么呢。安静说。

不管怎样我是不会同意你们在一起的。母亲说完,生气地上楼睡觉去了。

父亲用手拍拍她的肩,说,静儿,你妈说的有道理,好好想想吧。说完也走了。

安静呆呆地坐了好一会,脑海中一片空白,好像是世界上的一切都远离自己了。难道她要这样放弃和林放三年的恋情么,不放弃又能怎样呢,自己和李子俊,已是他们彼此父母默认了的,在他们和他们父母生活的圈子里早就是公认的未婚夫妻了。虽然这样想着,她心里却还是有点怪林放的。再怎么样我是一女人,关键时刻你还赌气,赌吧,你会赌掉这个世界上最爱你的女人的。

可是她还是觉得不甘心……

(3)

婚礼订在下个月的的十八号,那天正好是李子俊二十八岁的生日。

别墅洋房,宝马新车,本市最大的酒店,本市最好的摄影师……一切一切他们父母早就谋划好了的。如今结婚照也照好了,只有结婚证书了,是的,还有很重要的一个环节。安静就象一个木偶人,随他们的摆布了。领了结婚证书的路上,李子俊提议去看已布置好了的新房,其实前天他们和父母一起去看了的。他的眼神里有着暧昧的暗示,安静很清楚,虽然有点紧张,但她还是答应了。李子俊用一只手拥抱了一下她的肩膀,很幸福地笑了。他说,安静,我终于等到这一天了,我从小就认定了你是我的妻子,这一点在我心里从来都没改变过,我不会允许任何人把你从我身边夺走,任何人。没有人能和我李子俊争夺你,不管是校草还是什么都不值一提,你是我的,永远都是。

他的话里含有对林放的影射,让安静有点不舒服,她看着他的眼睛,子俊哥,我们现在已是夫妻了,以前的一切就让它过去吧。

他捏了捏她的鼻子,还子俊哥子俊哥地叫,可是我就是喜欢你叫我子俊哥。你放心,跟了我,你会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小女人。我能给予你的别人未必能给予,你知道我有多么爱你么,以前我只要看到你和林放在一起我的心就会疼痛都差点昏厥,为这我还专门去看过医生。

我们不要再提他了,好吗。她说,泪水在眼眶里旋转,但还是不由自主地跟他进了新房。

但他丝毫未注意她的表情,他的心还处在怨恨中,他有点愤愤不平地自顾自地说着他的愤懑,我就不懂你为什么要和他在一起,难道我不比他好么,他能给你什么,能比我给你的更多吗。

可是我在他怀里,象是一朵花在盛开。她叫了起来,有意激怒他,她想要不今天就和他说清楚了,要么好好地相处,要么吵一架分开,想想她是多么幼稚啊。

在我怀里不能吗,我要你象红粉扑花一样一丝一丝地盛开。李子俊说完,一步步地走近她,三下两下就扒光了她的衣服。原本安静是抱着把自己给了他的目的来的,她以为只要把自己给了他她就不会再反悔了,但还是被他的行为吓到,她呆呆地看着他很粗暴地扒光他自己的衣服,把她按压在床上,双手漫无目的地在她的身上游走着,又如侵略者那样攻城掠地,迅速而略显粗暴地占有了她……

她的眼泪就那样流下来,填溢了她心灵的沟沟壑壑……

(4)

婚后快乐的时光不是很多,林放还是会象是一堵墙那样横放在李子俊和安静的之间,阻挡了他们的视线,让他们呼吸维艰。而林放甚至王珊都却是在她结婚后就在这个城市里消失了,所有的人都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而且所有人都无法把他们的出走联系在一起。可是随着时光的远逝,有些事却在安静心里渐渐明朗清晰起来。所以当她在一年后接到林放的电话,她也没有了她想象中的激动。倒是林放有点语无伦次,他说安静,有些事你不想知道么,你不想知道你和李子俊照婚纱照的前夜我发生什么事了吗?

如果你想告诉我,我还是会洗耳恭听的,她说,平静得出乎她自己的意料,没有了当初他知道她要去照婚纱照他不理不睬时世界末日般地绝望。是不是她现在已经老了,无法有少女般的激动了,而且,也不好奇他要说些什么了?

那天是王珊到我家里拉着我去的茶楼,她说是你要我去的,我就去了……

她打断了他的话,我都知道了,可是你现在还和她在一起,你就不要说她什么了好吗。我都不怪她了,你还说什么呢,好好珍惜。过去的就让它过去,现在我作为李子俊的妻子,我过得很幸福,也祝贺你们吧。她说,轻轻地叹息着挂了电话。下班后她没有开车,而是慢慢地走回了家,一直走了五个小时,她想一些事必须要在今晚在喧嚣的城市里在陌生的人群中想清楚,她不想把这些事留到明天。

毕竟,明天,又是另外的一天了,她要在另外的一天前忘记过去,好好生活。

但那晚李子俊的话让她震惊得怎么也无法掩饰她的愤怒和伤心,他在门口就拥抱了她,他明显有点喝高了,他喷洒了她一身的酒气味,他说,我没看错,你真是我的好妻子,你能忘记过去,我真的高兴。来!他踉跄着走到酒柜,又拿出一瓶红酒,我们干了它……话未就完,他死猪一般倒了下去。

他居然一直窃听了她的电话,也许已经很久很久了。

那又怎样呢,安静费力地把他拖到床上,然后静静在坐在窗前,一直到天亮。那又怎样呢,她对自己说,她居然听到了自己说这句话的声音。她当天不也去查看了林放的的通话记录么,那时他们还是孩子吧,热恋时为表真心,他们居然知道彼此电话的密码,可以调单的。她那天打给林放的电话根本不是林放的手机接听的,那就只有一个解释,林放的手机被王珊使用了呼叫转移……她那晚在一品仙茶楼看到的都是王珊的精心设计,林放怎么会那么下流,在大众广庭之下拥抱亲吻抚摸王珊,他一定是醉得不省人事了……

可惜当时她一时气极,无法想清楚。

可是那又怎样呢,一切都已成为了过去,一切!

想起和林放在一起时,他们在元宵节看烟花,烟花一朵朵在他们头顶升腾,真美呀,她说,深情地拥抱着他,我真爱你!他用手温柔地拂开她额上的头发,吻着她的前额,无限深情无限怜惜而又无限伤感地说了一句话,她一辈子都铭记在心,他说,可惜:爱如烟花,只开一瞬。



标签:父母 电话 结婚照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另类小说】情 后一篇:【另类小说】一行愁泪向东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