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类小说】为了奴隶

Nayardi

分享人:Nayardi

2016-01-26 | 阅读:

精致的阁楼里,大红的烛光在风中撕扯着,一轮冷月透过薄薄的窗纸照进来,清冷的月晕映在叶的脸上,她红通通的脸上是燃烧的火焰,她明亮的曈仁里藏着太阳的光芒,她高举着手中的皮鞭,怒吼:“迦落,你是人,你给我站进来。”

红木的地板上,一个大约二十的男人跪在那里,好跪得比狗还要恭谦,他的五官紧贴着地板,没有人相信地上跪的是一个人,因为他的跪姿向人说明了跪在那里的根本就是一条狗,一条比狗还要忠诚的狗。

他听到叶说话,站了起来,但是他的腰深深的弯了下去:“主人……”

“不要叫我主人。”叶微微的喘着气。

“是,主人。”他的声音永远都是这样,没有人气——人格的气息,犬吠都还有感情,但是这声音没有任何的感情在里面。

“你,是不是人啊。”叶的声音接近歇斯底里,大喘着粗气。

“主人,我不是人,我是你的奴隶。”迦落回答。

“奴隶!”叶冷笑着挥手,一鞭重重的打在迦落的身上,迦落被抽倒在地上,没有惨叫声,甚至呻吟声都没有,一条狗被主人打的时候都还会叫。但迦落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来。迦落倒地之后没有再动,保持倒地的姿态,一条狗被主人打倒后还会爬起来,但迦落连动都没有动。

“滚吧!”叶说这二个的时候,像是忍着极大的痛苦。

“是,是主人。”迦落顺着倒地的姿态像圆木一样的向外滚去。

叶气极而笑,说:“不是要你滚,是要你站着走出去。”

“是,主人。”

“小姐,没有用的,奴隶就是奴隶。”

“不,我一定会让他变成人。”

奴隶迦落

我叫迦落,我是北定王府的一名奴隶,在有关于童年的记忆中,每天只有两件事:练剑、学习。我练的剑只有一种姿势,不顾一切的进攻,同归于尽的进攻。我的学习,每天只是不停的重复着同一句话:我是奴隶,我是主人的狗。这一句话我每天至少要念五千次。从五岁一直到现在。如何到北定王府来的时候我不知道,我只依稀的记得在我来这里的时候有一双很精细的手抚着我的脸庞说:“你要好好的活下去,因为你是迦夜的儿子。”迦夜是谁,这很重要吗?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是奴隶,我是主人的狗。

二十岁那年,我的剑法己经很好了,可以一剑同时刺死十五只蚊子,而同我一起练的只能刺死二只蚊子。那年北定王对我说:“你是所有奴隶中剑法最好的一个,你今天要完成一个任务。”

“是,主人。”我回答。

“砍掉你的左手。”北定王说。

我没有犹豫,拿着剑就砍,我就像是在砍西瓜一样,就算现在北定王要我砍的是我的头,我也一样,毫不犹豫的砍下去,因为,我是主人的奴隶。

我的剑入肉半分的时候,有飞刀击断了我的剑,是北定王射出的飞刀,北定王问我:“你是……”

我说:“我是主人的狗,我是奴隶。”

北定王狂笑不止,在这笑声中,我听到了屏风后愤怒的叹息声。

随后,我有了第一次出门的任务,给不落庄送一封信,能够出去有任务,是一个奴隶最大的盼望。

去不落庄要翻二座山,一条河。

经过第一座山的时候,我看到一个十八九岁的女孩子被三个男人追着,她的衣服己被撕破,我清晰可见她手臂上洁白的皮肤,她跑到我面前说:“大侠,救命……”

我说:“主人没有要我救你。”她睁大眼睛,跪在我的面前,她双手抱着我的脚:“大侠,我会被他们杀了的……”叫声期撕心裂肺。我抬起脚,踢开她,说:“主人没有叫我救你。”我继续向前走,背后传来了惨不听闻的叫声,我没有回头。我又叫到了那愤怒的叹息声。

经过第二座山的时候,一个老妇追着我看,她不停地在说:“好像,好像,真的好像。”我没有理她,终于她说:“孩子,把你的左臂让我看看。”我还是没有理她,继续赶路,那老妇像疯子一样扑到我的手臂上,用力的撕扯我的衣袖。我把她推倒在地,她又爬起来,继续地……我又推她,如此几次,她己经满脸是血,她还是向我扑来,我没有杀她,因为,主人没有叫我杀人,但是,就在她扑上的时候,我被她点住了空道。她竟然是个高手。她扯开我的衣袖。一下子就大哭了出来,哭得是那样的高兴与伤心,不停的说:“儿子,终于找到你了,你受苦了,儿子,跟妈妈回家!”

我说:“我是奴隶,是主人的狗,我不是你的儿子!”

老妇愕然的定在了那里,良久,她双手抚爱着我的脸,用嘴不停的吻着我的脸庞,这时,我看到了她的眼泪像泉水一样的涌了出来,嘶哑的叫:“你是天下最了不起的人,你不是奴隶……不是奴隶,不是……”

她的脸因为大叫而变了形。我说:“我是奴隶,是主人的狗,不是你的儿子。”

她瘫软的倒在了地上,拼命地说:“你是我儿子,不是奴隶,不是奴隶……”我说:“我是奴隶……”

突然,她冲到我的面前,用手捂着我的嘴巴,向我大吼:“你不是……”这一个时候,我看到了她内心的绝望。我伸手点了她的空道,继续赶路,在说话的时候,我己经冲开了穴道。我听到了后面老妇绝望的哀号与嘶叫。

隐约中,我又听到了愤怒的叹息声。

在船上,一位与我同龄的女孩子靠得我很近,她说:“大侠,我爱你,我愿意把我的心剖给你。”她伸嘴唇过来吻我,我闻到了她的体香,她的嘴唇要靠过来的时候,我推开了她。她说:“大侠,你不要我吗?”

我说:“我是奴隶,我不要你。”

她站在我面前,解开了她的衣服,我没有任何的感觉,在我的眼中,那只是一堆白花花的肉而己。

完成任务以后,回到王府,北定王对我说:“从此以后,她就是你的主人。”

一个与我差不多年岁的女孩微笑着走到我面前说:“迦落,我叫叶……”

我跪倒在叶的面前,用舌头去舔叶鞋子上的灰尘,我感觉到叶腿在颤抖,她退后几步,吃惊地说:“你干什么?”我跪着上前几步,继续舔她的鞋子。北定王大笑着说:“叶奴隶换主人时,第一件事就是舔新主人的鞋子。”

然后,我看到了我的新主人弯着腰在不停的呕吐着,我跪着爬过去,把主人叶出来的舔得干干净净。

北定王说:“好,很好,教你的一点也没有忘记。

从此以后,我的生活变了,我有了床,我也可以不要趴在地上吃饭,也不要重复那句话。

叶对我说:“你以后不再是奴隶,我们是朋友。”

我说:“主人,我是奴隶,我是你的狗。”

我每次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总看到叶扭曲的脸庞,很多次,叶都想抽出她那不离手的皮鞭。

叶叫我坐在桌上与她一起吃饭,我说:“主人,我是奴隶,是你的狗,狗是不能坐着吃的,你还是让我趴着吃。”

叶把所有的饭菜都扔到地上,我跪在地上,狗一样的舔着地上的食物,我觉得我只能趴着才能吃得下饭。

叶要我睡在镶玉的牙床上,我说:“主人,我应当睡草窝,在那里我才能睡得安稳。”

叶身边的丫头说:“奴隶就是奴隶。”

我看到叶的脸色顿变,她厉声道:“他是不,不是奴隶。”

有一天叶突然把我叫到她的香闺里,她手拿着皮鞭,脸上有着诡异的笑,叶说:“我如果打你,你还不还手。”我说:“主人,我是你的狗,狗是不会咬主人的。”我看到了叶的冷笑,她的皮鞭雨点般的抽打着我,我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钻心的痛席卷全身,我控制不了抽缩的肌肉,全身剧烈地抖动着。叶说:“你想报仇吗?你的武功比我的高。”我说:“我是主人的……”

“你不是,你不是。”叶狂叫着,“拿着我的鞭子,使劲的打我。”

我拿着皮鞭,往叶身上抽去,每一鞭我都用很大的力,并不是因为她是主人而不用力,叶在地上翻滚地叫着,血染满了了她的衣服,我看到叶的脸并没有因痛苦而扭曲,反而的,她的脸上还盛开着笑容。叶问我:“你打我打得痛快吗?”

我说:“是主人。”

叶爬起来说:“你打我的时候你心里在想什么呢?”

我说:“主人,我什么也没有想,主人要我打我就打。”

我看到叶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她的眼眶中流淌出了绝望的泪水。

叶说:“我还是不会放弃你的。”

叶明珠

我叫叶,今年二十岁,我是明定王府的明珠,我五岁的时候,我父亲北定王就请来了当时的大儒顾尚之教我仁义之道。从小我的心灵中就种下了善的种子。我十岁的时候剑侠长风开始传我武功与武德。我幼小的心中又种下了侠的嫩芽。

十岁那年,长风师父带我到了父王的练奴场看他们训练,父王的练奴场很大,很大,有很多的奴隶在那里不停地训练着,在那里,我一眼就看到了他,后来,师父告诉我说,他叫迦落,是迦夜的儿子。

他很高大,他的脸上有一股狂放之气,他的眼眸中有着龙囚金锁的痛苦,他的剑法很好,他可以一次挡住十个奴隶的同时进攻,他打败众人之后,总仰望蓝天,这个时候,他的脸是狰狞的,因痛苦而狰狞。

师父告诉我:“他叫迦落,是迦夜的儿子。”

我问:“师父,迦夜是谁?”

师父说:“走吧,该回去练剑了。”

从此之后,我每年都会一个人偷偷的来这里几次,来这里看迦落练剑,他的剑越练越好,但是,我看到他的脸上慢慢的不再桀骜不驯,慢慢地,他的睛神中没有了往日的神采,慢慢地,他与众奴隶没有了二样。

我十八岁的时候,长风师父对我说:“你的剑法己成,我走了。”我问:“师父,迦夜是谁?”这一个问题在这八年来,我致少问了一万次。

师父犹豫、沉思,终于还是说了:“迦夜是一代奇侠,他的名字在江湖上比雷霆还要响,他在江湖上布施的恩泽比春雨还要及时,他是天上的鸿鹄,睥睨天下。”

“那为什么迦落会在这里呢?”

师父长叹一声,没有说话,提起来时的行囊转身走了,在斑驳的象夕阳下,师父的背影消失在萧索的古道上。

“迦落。”我泪流满面,心中不住地念叼着他的名字,我爱幻想的心灵当中出现了当年迦夜的模样:抚长剑,乘云气,御飞龙,游乎四海之外。“迦落。你该当也是这样的。”我用力的撕扯衣角,“你怎么可以变成那样呢?”

我二十岁生日的那天,父王对我说:“叶叶,父王今日送你一样特别的礼物。”

于是在屏风后,我看见了迦落,他的脸庞像是腐肉、他的眼睛己如死水,她站在那里,身上散发出的奴气告诉了众人,他就是奴隶,我的睛眶中噙满泪水,嘴唇被咬出了血,“不会这样的,不会这样的。”

他拿刀砍自己手的时候,我的心中突然无比的哀怨,不是因为他身体的受伤,而是因为他不再有灵魂而感到痛心。

我要爹爹让他去不落庄送信,一路上,我叫人乔装,用侠义之心、母爱、爱情来试探他,希望能开启他脑中尘封的思想,但是我失败了,失败的时候,我放声大哭,比任何时候都要难过,我不知道奴性竟然可以让人变成这样,竟然可以让这世界上最为伟大的爱也唤不出他灵魂当中的一点点人性来,我在他背后伤心看着,恨不能给几刀,让他的血来洗尽他身上的奴气,可是我却不知道这招是否有用。

他跪在我面前舔我鞋子的时候,我有说不出的恶心与痛苦,这不是肉身的恶心与痛苦,而是灵魂当中的,我吐了一地,可是他竟然舔干净,我无力阻止他,我仿佛是在恶梦中一样,可是这又是最残酷与现实的梦,我跑到后花园的浴池里,把自己浸泡在里大口的呕吐着,我忘不了他跪在我前面舔我呕吐物的情景,那样的卑微、那样的残忍、那样的震撼着我的心灵。

我突然觉得这一个世界脏得很,我自己也脏,很脏,我使劲的揉搓着自己的身体,可是我总了揉不干净,那一池子都是我身上无比肮脏的污垢。我的胃在剧烈的抽搐着,我不停的吐,一直吐到不省人事。

后来,我想给他一个人一样的生活,给他床,要他坐着吃饭,可是他不要,他还是要睡他的草窝,趴着吃饭。

我要他拿皮鞭抽打我,我想通过这样刺激出他的血性,看着他用力打我样子,我很高兴,灵魂的高兴让我忘记了肉体的痛,我仿佛看到了迦夜的影子,可是当我问他打我的感觉的时候,我的心又掉进了冰窟,他依赖思想的还是只有奴性。我绝望。

我咆哮着对着他说:“你是迦夜的儿子,你不可能这样的。”

他说:“主人,迦夜是谁,我不知道。”

我说:“迦夜是一代奇侠……”我没有再说下去,因为我看到父王走了进来。

父王说:“变了奴隶,就永远是奴隶,这辈子是,下辈子也是。”

我说:“不会的,不会的,我一定要他变回人。”

父王指着迦落说:“你是……”

迦落回答:“我是狗,是主人的奴隶。”

我听到了父王的狂笑声,我感到了无比的恐慌,我感到了周身的冷,比在冰窑中还要冷的冷。

我咬着牙说:“我一定会让迦落变回人的。”

标签:奴隶 主人 师父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另类小说】长岛 后一篇:【另类小说】红纱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