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峰时刻】毒药

无礼萌主

分享人:无礼萌主

2016-01-26 | 阅读:

(一)

我把药吃了。全吃了。他们说能治病的药。我吃光后,小酒窝就朝着我笑。我最喜欢看她笑了。她拿来什么我都吃。她笑的时候18就流哈喇子,很粘很长,我最讨厌18了。其实我没有病,是他们有病,我就是不说,因为要是知道自己也有病,小酒窝就不给我送药了。

出门的时候小酒窝好像还回头朝我笑呢,她肯定是喜欢我。她一看我,胸脯子就一颤一颤的,这肯定是喜欢我。门上的小窗子看不见小酒窝了,也没有脚步声了。18就又像猪一样死过去了,我很奇怪他每次都能活过来。我对他说:“18,18,18……”他动都没动,我又说:“18,我喜欢小酒窝呢,我喜欢小酒窝呢!”我还说:“18你的枕头压到脑袋上了。”“18这样你会死的”“你不怕死么18?”他还是死的。我失望了,还是一个人住一间房子好。跟别人住一起就是不好,跟18不好,跟王石凯也不好。王石凯和牛勇都是坏东西。对,坏东西。

(二)

我很需要钱,很多钱。我要讨老婆了,大爷说:“你攒钱,我给你讨老婆。”还说:“你讨个老婆我们再攒钱买房子,咱这儿要拆呢。”我也需要房子。巷子里的酒瓶子都是牛勇丢的,酒瓶子能卖钱,我就捡。21号说:“傻根,巷子里能捡多少破烂呢,到街上捡去啊。”我说:“谢谢你21号。”她又说:“傻根,叫我王大妈!”我喜欢叫她21号,她家门牌子上就写着21号,她以为我不认识呢。我没有叫她王大妈。但是我去街上捡了。街上酒瓶子真的很多呢。21号没骗我,21号是好人。凯旋大酒店夜里很亮,它的后院竟然有那么多酒瓶子,我想,这就够娶老婆的了。我使劲往怀里装,酒瓶子都垫的我肚子疼呢。三个大沿帽提着棍子对我说:“滚!”我说“我在捡瓶子呢。捡瓶子卖钱,卖钱娶老婆呢。”我还要说呢,他们就开始打我了,我说:“不要把我的瓶子打烂了。”我把头支过去让他们打,他们没有打我的头,偏拿棍子打我肚子,酒瓶子破了。我把烂瓶子从肚子里掏了出来。我说:“你赔我新的。”他们没理我,还在笑。我就拿烂瓶子打他们的头,他们又开始打我。大爷来看我时,我浑身都很疼。但我没有说。大爷跟居委会的小张就把我往回领。小张是个警察,但他一点都不凶,他问我:“长胜,你怎么把破瓶茬往人家保安头上捅啊。”我说:“我叫傻根。”他又说:“以后可不能再这样了,你以前都不这样的,听话哦。大爷,以后别让长胜一个人出门了。”

我的眼睛都让打肿了,肿的都看不见东西了。大爷让我抹药,我说我又没病。大爷不让捡酒瓶子了,我就在巷子里坐着。牛勇穿着花衫子过来了,我讨厌他这么穿衣服,他又不是女人。牛勇说:“哟,傻根,让人打了啊?”我说:“牛勇。”牛勇说:“为啥啊,谁打你了?”我说:“我要攒钱娶老婆呢,凯旋大酒店的人打了我的酒瓶子,我娶不到老婆了。”牛勇说:“哟,傻根想老婆啦。哈哈,你攒了多少钱啦?”我说:“300多块了,大爷说的。”牛勇说:“哈,很多了嘛,你想娶个丑老婆还是漂亮老婆,娶漂亮老婆这钱不够。”我说:“那咋办?”牛勇说:“漂亮女人都很喜欢钱。”我说:“你老婆很漂亮呢。”牛勇说:“顶他妈个屁用,顶他妈个屁用。”这个时侯我才想起来很长时间都没见着牛勇老婆了。那个女人很漂亮,她老是烫头发,还把嘴弄的血红血红的,我不喜欢她。牛勇很生气可能也是不喜欢她呢。牛勇骂完后说:“傻根,你想不想赚钱?”我说:“想啊。”牛勇说:“把你的钱给我,哥们儿给你放高利贷去。”牛勇是没有叫过我哥们儿的。我很高兴。我说:“我取去。”牛勇说:“不要跟你大爷说是我要的。”我说:“哦。”大爷问我要钱干什么时,我没有说要给牛勇。大爷不给,我就一直说:“把我的钱给我,我要赚钱。”我一直说。大爷就把钱给我了。我刚把钱拿出来,牛勇就拿了过去。牛勇说:“哥们儿,你就等着发财吧。”他还在我肩膀上拍了一下。我要说话,牛勇没听就笑着走了。

晚上我跟大爷说:“大爷,我去取赚的钱呢。”大爷说:“你到哪儿取呢?”我说巷子里。我就出来了,牛勇没在家。他漂亮的老婆也没在家。我在牛勇家门口坐着等。大爷把我拉回家了。大爷说:“你把钱给牛勇了?”我说:“没有,我赚钱呢。”大爷说:“没有你坐他家门口干吗?”我说:“我等他给我赚钱呢。”大爷说:“傻孩子哟。”牛勇没有给我赚来钱。我在牛勇家门口坐了很多次,他都没回来。大爷也不来拉我了。我往家走呢,牛勇就回来了。他身上有酒味儿,走路一晃一晃的,手里还拿着一个酒瓶子。我说:“牛勇。”牛勇说:“嗯。”我说:“你把瓶子给我吧。”牛勇说:“妈的,女人,妈的女人。”还说:“都不是好东西,谁有钱跟谁。”他两只手不停的抡,酒瓶子差点打到我。我就把酒瓶子接住了。我说:“牛勇,你赚钱了吗?”牛勇说:“女人,都他妈不是好东西,你他妈也不是好东西。”牛勇说着就哭了。我说:“牛勇,你赚钱了吗?”牛勇说:“滚!”我说:“牛勇,你把我的钱给我,我要娶老婆呢。”牛勇不哭了,他又开始笑。牛勇说:“你他妈就自在着吧,老婆顶个屁用。”我说:“你把我的钱装哪儿了?”牛勇扭着不让我搜,我就在他的头上用酒瓶子打,牛勇就不动了。我把牛勇身上的口袋都搜了,没有找到我的钱。我说:“牛勇,我的钱呢?”牛勇不动。我说:“牛勇,我的钱呢?”牛勇还是像死猪一样。我就又打他的头。牛勇还是不动,嘴里还吐出一些哈喇子。我想这太脏了,就把牛勇推到了下水井里。我要回家告诉大爷,牛勇没给我赚到钱。牛勇把我的钱也弄没了。我回去时,大爷还在睡觉。大爷身上也有酒味儿。我刚躺下天就亮了。

夏天的巷子味道很臭,牛勇终于从下水井里出来了。是一些警察把他捞出来的。21号看见我,突然疯了。她嚎叫着喊:“傻根,傻根!”小张就过来了,他把我领到一间房里,让我坐在一个铁椅子上,还把我的手和脚捆住了。我说:“小张,你也要打我吗?”“小张,你咋要捆着我呢?”小张没有再笑。

(三)

我住到这间房里时王石凯已经在里面了。是小酒窝叫他王石凯的。小酒窝说:“王石凯,给你送来一个朋友。郑书记说,这样更合理些。”王石凯说:“他妈的怎么回事,他妈的怎么回事!”我看着小酒窝的小酒窝。什么也没有说。小酒窝说完笑着看了我一眼,就走了。王石凯还在说:“他妈的怎么回事。”我说:“王石凯。”王石凯说:“滚开,疯子。”我说:“我叫傻根,不叫疯子。”王石凯说:“疯子,滚,你他妈有病。”我说:“我叫傻根,我没有病。”王石凯说:“这他妈是迫害,这他妈是迫害!”我说:“王石凯,迫害是什么?”王石凯说:“滚。”王石凯说滚的时候,小酒窝又来了。她笑着对我说:“来,把药吃了。”我说:“我没有病。”小酒窝说:“来,听话,把药吃了。”她说话的样子很像大爷,我没再见过大爷。我想大爷。我就把药吃了。小酒窝就朝着我笑。我说:“怎么不给王石凯药吃?”小酒窝说:“他吃过了。”小酒窝又走了。王石凯背朝着我睡在那张床上。他的床靠近窗户。他天天先看见太阳,可我能先看见小酒窝呢。

王石凯说:“傻子,哦,傻根。”我说:“王石凯,怎么了?”王石凯说:“你怎么了?”我说:“小张说我把牛勇打死了。”王石凯说:“哈,你小子也装呐?哈哈,高!”我说:“装什么?牛勇不给我给我的钱。”王石凯说:“你知道我是谁吗?”我说:“你是王石凯啊。”王石凯说:“妈的,老子就是王石凯!老子是凯旋集团的老总!”我说:“哦,你那儿的大沿帽打烂了我的酒瓶子。”王石凯说:“哈,妈的,傻子。”小酒窝又来让我吃药,她给我吃的是什么药啊?让我脑子里老是出现牛勇臭烘烘的从下水井出来的样子。牛勇眼睛好像还睁着呢。我说:“小酒窝,你怎么不给王石凯给药吃啊?”小酒窝说:“小…你叫我什么?小酒窝?”我说:“嗯,小酒窝。”小酒窝说:“呵呵,王石凯吃过了。”王石凯没有吃药。因为小酒窝没有给他药。王石凯说:“傻子,你知道老子为什么到疯人院了么?”我说:“什么是疯人院?”王石凯说:“妈的,这儿就他妈是疯人院。”我说:“哦。”王石凯说:“你他妈真是傻子。”我说:“我是傻根。”王石凯说:“你还别说,郑书记真他妈是高手。”他还说:“还真没比这儿更棒的地方了。”我说:“郑书记是谁?”王石凯没有回答我,他说:“老子干不下去了,真他妈干不下去了。”我说:“哦。”王石凯说:“傻子,知道我给郑建礼送了多少吗?”我说:“多少?”王石凯说:“知道这个坑有多大吗?”我说:“多大?”王石凯说:“你说老子不装疯还有啥办法?”我说:“啥办法?”

小酒窝你今天给的药怎么吃了头疼呢?正要问呢,我就看见牛勇了。牛勇睁着眼睛。我说:“牛勇,我的钱呢?”牛勇的眼睛就睁的越大了。我说:“小张说我把你打死了呢。”牛勇就不见了。房子里灯亮着,王石凯趴在小酒窝的身上,王石凯边动边说:“等老子过了这关,有你好吃好喝的。”小酒窝哼着说:“郑书记说,过了这关什么都好办。”我说:“哪关?”王石凯就不动了,他爬起来在我肚子上踩了一脚。王石凯说:“你他妈怎么弄的,睡了这么一会儿!”小酒窝说:“无所谓。”小酒窝穿上衣服笑着看了我一眼就走了。我说:“王石凯,小酒窝是你老婆吗?”王石凯说:“滚,妈的,傻子!”王石凯笑着指我:“傻子,记住,钱,才他妈是最好的老婆。”我想王石凯说的对。我说:“牛勇不给我的钱呢。”王石凯说:“那就他妈弄死他。”我说:“谢谢你王石凯。”王石凯说:“都他妈是坏蛋,都他妈不是好东西。”我说:“王石凯,你也不是好东西么?”王石凯说:“滚!”

我说:“小酒窝,你的药吃了睡不着呢。”小酒窝说:“不会的,听话,吃药能治病呢。”我就吃了。就又看见牛勇了。牛勇的眼睛里冒着血。他睡在靠近窗户的床上,我说:“牛勇,你把我的钱给我吧。”“牛勇,王石凯说钱是最好的老婆呢,你把我的钱给我吧。”牛勇不理我还转过身背对着我。我想起王石凯说的话了。我就把牛勇的脖子掐住了。牛勇动了,我说:“牛勇,你把我的钱给我。你把我的钱给我。”牛勇就不动了。小酒窝冲了进来,小酒窝不笑了。小酒窝高声叫:“傻根,你怎么把王石凯杀了?”我说:“小酒窝,你给我吃的药吃了睡不着呢。”很多人来又把我捆起来了。

(四)

我一个人睡在房子里了,小酒窝也没有再给我吃药。

我喜欢一个人睡在房子里,这样我就见不到牛勇了。见到他,他也不给我给我的钱。我就不想见到他了。

小酒窝对我说:“傻根,给你带来一个朋友,他叫何涛,是咱们市上有名的笔杆子呢,可惜得病了。”何涛说:“你们和郑建礼沆瀣一气,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我说:“何涛,什么好下场?”小酒窝说:“傻根,别理他,他有病呢。你帮我给他喂药好吗?”我说:“好。”小酒窝说:“你掰开他的嘴。”我就掰开了何涛的嘴。小酒窝就把药喂下去了。何涛想动,衣服是从后面绑住的,何涛动不了。一会儿,何涛就睡过去了。我说:“何涛,何涛。”他像死猪一样。不动。何涛醒过来了。何涛嘴里留着哈喇子。很脏。何涛说:“18亿,18亿。”后来我又帮小酒窝给何涛喂药。何涛说:“18,18。”我就叫他18了。

小酒窝说:“来,傻根,吃药了。”我说:“小酒窝,你的药吃了会看见牛勇的。”小酒窝说:“听话,药吃了你的病就好了。”我就把药吃了。我就又看见牛勇了。

(五)

18睡在靠窗户的床上。他很讨厌。我要娶老婆。我又想跟牛勇要钱了。

(六)

牛勇忽然坐起来说:“你们都是毒药……”

标签:酒窝 大爷 酒瓶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尖峰时刻】清晨凶杀案 后一篇:【尖峰时刻】断崖血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