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峰时刻】变性人

幽夜西宁

分享人:幽夜西宁

2016-01-26 | 阅读:

一、烧焦的尸体

这是一辆烧焦的汽车的残骸,当警察赶到时,除了车尾隐约可见的残缺不全的车牌号码,只剩下浓浓的烟雾,和尚未烧尽的残火,伴随着焦臭难闻的味道。消防队员也迅速赶来,火光熄灭,浓烟也逐渐消散。在汽车驾驶室原本所在的位置,依稀可辩一具黑糊糊的人体形状的东西。

根据残余的车牌号码仅剩的几个数字和字母,经过技术科的技术检验,可以判断这是本市的一辆奔驰小轿车。

车上没有留下任何可以证明死者身份的东西,比如钱包、驾照、身份证之类——在这场大火中,这些东西已经无踪可寻。至少,比如钥匙之类的东西,是不可能被烧得一点痕迹都不剩下的。这正是让人感到蹊跷的地方。一般人在出门时身上至少有一把以上的钥匙,或者家里的,或者办公室的。不可能一把钥匙都没有。连钱包也没有。那么只能说,这些东西原本应该在,只是现在不知道到哪儿去了。

汽车的油箱储存了不少油,刹车也没有故障。死者口腔和肺内都没有烟灰。可以判定死者是在大火之前就已经停止了呼吸。

毫无疑问,这是一桩谋杀案。

孟凡在办公室踱来踱去,他已经连抽了五只烟,桌子上的烟灰缸里放满了烟屁股。

仅仅根据一具面目全非的尸体就判断死者的身份当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不过也并不是完全不可能。至少可以根据车子的线索来查找。

这是一辆2003年的奔驰车,价值在三十万元左右,不可能是出租车。经过调查,也不是哪个单位的公车。应该是一辆私家车。X市不是一个大市,在本市能购买奔驰轿车的人为数也不是很多。

很快,在人口失踪办公室传来消息,有一个人叫张百万,已经失踪四十八个小时了,报案人是他的妻子,名李莎,在本市女子健身俱乐部当教练。他的妻子供述,他的确拥有一辆红色奔驰小轿车,但是究竟何时购买的,则不清楚,因为她是第二任妻子。

这位叫李莎的少妇所说的车牌号码的尾数和现场发现的残余车牌号码是吻合的。

可是尸体已经烧焦了,没有任何体征能让人确定其身份。当李莎看到那具黑糊糊的尸体时,一下子就晕了过去。

张百万,这个名字引起了孟凡的兴趣。他就是那个登上了报纸的身家百万的保险代理商。曾经有一篇日报大篇幅地为此人作过报道。

世事难料,有谁曾想到,那个曾引得许多人羡慕和争论的由保险发家的代理商,如今竟然在偏僻的江滩变成一具恐怖的尸体,他那张能说会道的能把钞票从别人口袋说到自己口袋的嘴——永远合上了。

当然,车子是张百万的车无疑,但是,仅凭车子就确定人是张百万是很轻率的。也许车的确是张百万的车,而人却非张百万其人,这种可能性也不是没有。但是,不管尸体究竟是不是张百万,起码和他是有关系的。

很快,法医检验出死者曾经患过神经性关节炎,而李莎确认,她丈夫小时候家境困窘,患有严重的关节炎,这个毛病一直困扰着他的生活。

同时,法医在死者的胃内验证出有迷幻药和少量的氰化钾的成分。死者是死于氰化钾中毒,在死前还服过迷幻剂。

二、迷雾重重

当孟凡找到李莎的时候,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个长发披肩身段窈窕健美的美丽女性,她大约二十八九岁,到底不愧是瑜伽教练,浑身洋溢着难以抗拒的魅力。

“请问你丈夫有什么仇人吗?比如亲戚朋友?”

“他是做保险的,每天都是满脸堆笑,怎么会有仇人呢?”李莎不管怎么回忆,都没想起丈夫会和什么人结仇。

从本市最大的健身俱乐部走出来时,孟凡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感觉怪怪的,但是却又说不出来。直到走到自己的办公室,才忽然意识到,在李莎的脸上,没有看到失去丈夫后应有的悲哀和憔悴。

的确,那是一张很精致的脸,还化过淡妆。当然你可以解释化妆为美容健身教练职业的必须,但是眼神,却是无论怎样掩饰都无法掩饰的——那里没有悲哀。只有冷漠,甚至,从容。

李莎是张百万的第二任妻子,结婚才一年半。张百万的前任妻子是一个没有文化的农村女人,在张百万做保险发家之后,就立马喜新厌旧,来了个全方位转变,换了房子,买了奔驰,把老婆也丢了。不过,他还算有良心,给了老婆二十万。在农村二十万可不是什么小数目,所以那个农村女人抹着眼泪就坐车回乡下去了。

张百万的老家在湖北沙市的一个偏远小村庄,但是他的双亲早已双双过世,唯一的一个兄弟也在东北打工多年,一直没有回来,没有人知道他的消息。张百万自从双亲过世,就没有再回过乡下,所以他的亲戚那边也不曾听说有结仇的情况。

“张百万的客户很多,像他业绩这么好的保险代理商,一般都有固定的客源,而且应该保留着这些客户的基本资料。现在小李、小丁,你们马上从他的客户着手调查,就从最近两个星期的开始。”

“好的,头儿!”小李、小丁出发了。

“老雷,张百万的亲戚等其他社会关系方面,我们再排查一下,看有没有什么隐藏或者遗漏掉的情况。”

这一番趟地雷式的排查搜索,果然获得了一些成果。在湖北沙市,孟凡和他的老搭档老雷打听到一个消息,张百万的前妻聂桂花在乡下还有一个弟弟,上个月刚从监狱释放出来,他是一个强奸盗窃犯,现在出狱后在老家一个小集镇上倒卖蔬菜。当孟凡找到他时,他正数着一叠零钱,嘴里斜叼着一支香烟,脸上的络腮胡看上去起码有一两个星期没有刮过,都快成鸟窝了,他的绰号是络腮胡。

“你就是络腮胡?你是张百万的小舅子吧?”孟凡问道。

“别跟老子提这婊子养的!”络腮胡十分憎恨地回答。

“你这么恨他,如果他死了你一定会很高兴了?”

“这婊子养的要是死了老子就买鞭炮放三天三夜!”

“小子!你去买鞭炮吧,因为这婊子养的已经死了!”孟凡猛地提起他的衣领,“别他妈的给老子装蒜!说!是不是你小子干的?”

络腮胡听到这个消息,愣了一刹那。“老子倒是真想把他狗娘养的干了。不过,那个地方我一辈子是不想再回去了。”

络腮胡说他从监狱回来后,一直在镇上卖蔬菜,没有离开过。不过镇上的集市是露水集,一般每天在上午十点左右就撤了,余下的时光他一般会和集上的其他菜贩和肉贩打麻将。孟凡和老雷找到他交代的那些猫三狗四,果然证明了这小子的确一直在镇上。

同时,在X市其他办案人员那里也调查到一些线索。在张百万办公室的一个文件夹他们找到了张百万的客户资料,并且,在张百万的手机话费清单中他们查到最近两个星期以来有三个号码和他保持着密切联系。0、、。其中,0是本市槐荫大道的一个公用电话亭的号码,本周内一共打过三次,每次通话不超过两分钟。正是聂桂花的弟弟络腮胡的手机号码,在张百万死前的两周内一共打过四次。另外一个手机号码的机主是本市一个私家侦探事务所的霍侦探,这个号码在最近三周内和张百万保持着比较密切的联系。

“这小子不老实!”当听到电话号码的相关消息时,孟凡已经在回家的路上,他们只好返回沙市,再找那个狡猾的络腮胡。

三、神秘人物

孟凡再次出现在那个拥挤的小集镇时,正好是早上七点半,集上人来人往,络腮胡正在他的蔬菜摊旁,和买主侃价。

“我知道你们还会再回来找我的。”络腮胡耷拉下头,“其实我是找过他,不过我真没杀他。”他猛地吸了一口香烟,开始收摊。

“白菜怎么卖?”又一个买菜的走过来。

“不卖不卖!”络腮胡一边收摊一边不耐烦地吼道。

“神经病!”那人走了。

在络腮胡那个肮脏狭窄的住房里,这个刑释犯彻底蔫了。“我真的没杀他,这下可好,我在这里看来是混不下去了,在这个屁股大的地方,我一个刚释放的犯人,你们警察三番四次地找我,以后谁还买我的菜,谁家的闺女肯嫁给我做媳妇儿!你们可坑苦我了!” #p#副标题#e#

“你他妈有屁快放,要不是你小子不痛快玩虚的,老子们也不会走到半道上又转回来。”

“我是找他了。”

“你找他干什么?”

“一来是想教训他一顿,二来,是要弄两个钱花花。没想到他二十万就把我姐给打发了,还娶那么漂亮的一个媳妇儿,我替我姐不平!可是你别看他百万资产,却一个小钱都不肯给我,我,我就找一个机会把他揍了一顿。他妈的!这婊子养的竟然喊来警察把我弄到派出所关了一天!我揍他娘的!”

打电话到络腮胡交代的那个派出所证实,络腮胡这次说的的确是真话。

回到X市,孟凡马上找到那个霍侦探。这个瘦高的侦探当然认识孟凡,他们曾经打过几次交道。

“本来我是应该主动去找你的,可是手头有一笔业务正忙着,没办法,顾客就是娘,没娘我哪奶吃!”

“你小子别贫!你当然知道我为什么找你。”

“按理呢,替雇主保密是我们这一行的行规,不过,冲你孟队长的面儿,我就破例了!”

“张百万雇你调查什么?怀疑有人红杏出墙?”

“现在就不只是怀疑,而是确认了。如今诱惑太多了,尤其是年轻漂亮的女人!要拒绝各种诱惑,是很残忍的!”霍侦探边说,一边从抽屉拿出一张信封,甩到孟凡面前。

信封里是一叠照片。照片里的女主角当然就是张百万年轻漂亮的老婆,那个男人,孟凡觉得有些面熟,霍侦探提起他才想到,原来他的确是见过那个男人,本市最大的健身俱乐部的男子健身教练,当初他从俱乐部走出来时,他一直感觉怪怪的,那种怪怪的感觉,就是源于这个男教练来找李莎时,他们两人之间迅速交换的一种眼神,那种眼神,是只有亲密的情人之间的眼神,虽然十分短暂,但是却被孟凡捕捉到了。孟凡的感觉的确是准确的,那个女人果然有问题。

“张百万死前知道他老婆红杏出墙的信息吗?”

“我真是他妈一个倒霉的侦探!好不容易跟踪盯梢弄到这些消息,还不等我拿到报酬,他竟然他妈的死了!我找谁要钱去!”

“可是你还拿着这些照片干什么?你明知道张百万已经死了,你明知道你应该早点把这些信息告诉我们,协助我们破案,小子,你总不会知法犯法?想找李莎弄钱花?”

“我霍某是堂堂的大侦探,那种敲诈勒索的事情怎么会去做呢?”

“最好是想都别想!”孟凡说完,大步走出侦探事务所的大门。

“孟队,我们排查了张百万最近两周的所有电话。那些购买保险的雇主我们也一一做了调查,没有什么可疑情况,只有一个号码,只打了两次,每次都是张百万主动打的,但是我们去核实时,那个号码已经停机了,到移动公司核查那个号码也没有任何结果,因为机主是用假证件买的号。”

四、偶然邂逅

“我想起一点线索,不知对于你们办案是否有帮助。”李莎来到刑侦大队办公室。

孟凡默默点点头,示意她坐下。他对这个女人很感兴趣——这个美丽的女人要么是清白的,要么就是有超凡的心理素质,她的表情那么平静从容。

“有一次我和我丈夫一起上街买东西,他在商场看到一个女人,当时我丈夫的神情很困惑,他盯着那个女人看了很久,嘴里还喃喃自语‘太像了!’我问他时,他支支吾吾,所以我印象十分深刻,也不知道这个线索对你们是否有帮助。”

“你认识那个女人吗?”

“不认识,不过,她很漂亮,很妖媚。”

“能描述一下吗?”

“好的。”

孟凡叫来技术员叶梅根据李莎的描述进行电子画像,很快,一张电子人物肖像画就完成了,电脑屏幕上一双美丽的眼睛看着他们,的确,那是一张很妖媚的脸。

“美极了!”众人惊呼。

“太像了!简直像极了!”叶梅看着画像发呆。

“太像了?像谁?”孟凡赶紧发问。可是叶梅根本就不回答,她用手指快速地敲打着键盘,很快,在一张网页上,有一则新闻吸引了众人的眼球。

“著名歌手某某从歌坛神秘失踪”!网页上的那张大大的插图正是那个歌星表演贵妃醉酒的大幅剧照,如果不看介绍,你会以为那是一个女人,但,他是一个地道的男人,他的独到之处,就在于他的声音和外貌比女人更女人。

“的确像!”孟凡也不自禁地自语。

叶梅拖动鼠标对新闻中的那副剧照作了一番技术处理,她更换了照片的发型和服饰,再次出现在众人眼前的,和根据李莎描绘做出的电子画像十分相似。

“难道他从歌坛隐身是做了变性手术?”

“一个名人做了变性手术总不会没有人知道吧?”孟凡问道。

这句话提醒了叶梅,她在百度搜索网站开始搜索,不久,终于找到一些相关消息,在这些新闻中不同地方的报纸作了不同的报道,但都指向一个事实:著名歌星某某做了变性手术,成为真正的女人,但是再次回到歌坛时,却遭到拒绝和冷遇,里面还提到他的经纪人某某某。

“找到这个变性人!”孟凡坚定地指示。

“是!头儿!”

五、人生如梦

躺在床上,孟凡把他的惠普笔记本电脑搁在腿上,他在百度搜索网站搜索那个著名歌星,他一部部地看着他的节目,穿着长袖剧装轻舞的醉酒贵妃、穿着芭蕾舞裙的《天鹅湖》、一身西装的俊俏小生唱着流行歌曲……看着看着,孟凡有如置身梦中,这是一个怎样的人?一个比女人更妖媚的男人,当他身着芭蕾舞裙踮起脚尖跳着芭蕾舞时,当他长袖轻舞时,他是否会在这性别倒错的演出中产生倒错的性格?是否会觉得自己就是一个真正的女人?是否会因为自己不是一个真正的女人而懊恼?是否会热爱梦中的生活而对现实产生厌弃?是否会喜欢剧中的角色而逃避真实的自己?

这是一个不眠之夜。孟凡在他的卧室里点燃了一支又一支香烟。妻子带着孩子回娘家了。

办案人员对李莎和那个男子健身俱乐部的男教练也进行了一番调查,这对情人很谨慎,也很隐秘,但是天下没有不漏风的墙。不过,除了偷情,似乎不具备杀人的动机,因为他们之间的感情还不足以发展到要除掉张百万的程度。

那么,这个神秘的变性人和张百万会有什么关系呢?孟凡决定去见见那个肥胖的唱片公司经纪人。

第二天一大早,孟凡就开车到N市找那个经纪人。经过一路颠簸,到达N市时,已是华灯初上,不过,对于夜生活很繁华的N市来说,一天的美好生活现在才真正开始。

也许运气比较好,孟凡很顺利地找到了那个经纪人。他亮出了警徽,并拿出了一张去年的报道了那个歌星的报纸,报纸上有一张贵妃醉酒的剧照。

“他是一个奇迹,在娱乐圈像他那样的人才并不多见,很多人说我很无情,但是没有办法,这是一个商业社会,你失去了卖点,就失去了机会和市场,他的卖点就是他是一个男人,是一个比女人还女人的男人,如果他真正成为女人,他就没有卖点了,这个社会要什么没有?女人多的是,漂亮女人多的是,会唱歌的漂亮女人要多少有多少,只要我们肯包装。”肥胖的经纪人一边说着,一边弹着雪茄的烟灰,他的神情表示他为此感到遗憾。

“这孩子太固执了,不听我的劝告。结果呢?他成了他梦寐以求的女人了,却什么也不是了,什么也没有了,没有观众,没有市场,没有前途。”

在回X市的途中,孟凡接到小李的电话,他们已经找到了那个神秘的变性人,目前正住在X市经济开发区,“她嫁给了一个药品代理商,现在的名字是司马惠,在本市的女性之家杂志社当美容顾问,我们在她家搜出了少量迷幻药,和在张百万体内检验出的迷幻药成分一致,可以确认是同一种迷幻药,她丈夫是药品代理商,要弄到氰化钾应该不是很困难的事情。他丈夫好像对此事并不知情。”

“司马惠是个好名字,是她杀了张百万?”

“是的,那个神秘的手机号码机主证实就是司马惠,张百万知道了她的真实身份,就对她跟踪盯梢,并死缠烂打,对她提出非分要求,并威胁如果不从就要告诉她丈夫。我们这里有她的录音带,头儿,你回来可以亲耳听到。” #p#副标题#e#

六、天堂有路

终于回到了X市,虽然这里没有大城市的繁华,但是家乡的土地让人感到格外亲切,孟凡一回来,连衣服都来不及换,就直接奔向办公室。

“那个司马惠呢?”

“头儿,你在路上我没告诉你,我们找到她时,她已经自杀了。这是她留下的录音带。”

打开录音带,一开始是一段贵妃醉酒的唱腔,然后是一段对话:“不管你怎么变我都能认出你,我一直都很崇拜你,不过,我想你先生一定不知道你是一个变性人吧?哟!你的房子真豪华!看来小日子过得真不错,怎么样?做女人的滋味妙吧?男人又有钱,那么大的药店看来资本相当雄厚了?”

“你想干什么?”是女人的惊叫声。

“我想干什么?宝贝,你放心,你做男人的时候我就喜欢你了,只要是你的节目,我看得眼睛都发直,可是你那时对我连正眼都不看一眼,那时候我是一个穷小子,我花了我全部的钱给你献花,买你的演唱券看你所有的节目,跟你走了那么多地方,你连正眼都不看我,我,一个穷小子,我只是喜欢你而已,现在,你成了一个真正的标致女人了,大家不要你了,我要你,我更喜欢你,来吧,宝贝,我又遇见你了,这就是天意!”

“不!!”又一声女人的惊叫和男人的嬉笑声。

放到这里,录音带传来一阵噪音,接着,一个苍凉的女声飘了出来,是那样的优美凄凉,孟凡知道,那是新贵妃醉酒的唱腔,在他们离开办公室时,歌声依然在耳膜萦绕。

爱恨就在一瞬间

举杯对月情似天

爱恨两茫茫

问君何时恋

菊花台倒影明月

谁知吾爱心中寒,

醉倒君王怀

梦回大唐爱

陛下,再饮一杯吧……

这个案子了结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孟凡都觉得心中十分沉重,他总是想起那个胡子拉渣的药品代理商对他说过的话:“她只是想要过一个平凡的女人能过的生活,这很过分吗?她已经失去一切了,生活对她太不公平了,她太傻了,只要她把真相告诉我,我又怎么会介意她以前是不是男人?她又怎么会被那个无赖纠缠呢?”

也许,现在的她已经去了另外一个世界,那里没有纷争,在那个如梦的世界里,再长袖轻舞,演一曲新的贵妃醉酒。

标签:络腮胡 女人 号码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尖峰时刻】竞标风波 后一篇:【尖峰时刻】丢失的钻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