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路过

血色妖姬

分享人:血色妖姬

2016-01-28 | 阅读:

《路过》

记得18岁的那年,我生了场病,病后的我,知道健康是福这句话含义。在那以后虽然也生过病,但是已经没有那次感受的那么深刻了,每每和朋友谈起这件事,他们都笑着说:这叫好了伤疤忘了疼。我也只好暂时这么认为。

回忆起这样的事,应该有很多。一次领悟过后事物,再次经历过,思绪便不会波澜起伏。想必是阅历的缘故。司空见惯,也就平常而待之了。但是我听说还有一种领悟,往往在事物经历后,还会凭空的兴起,它带着当初的那些情绪,情志,思想,占据了现在的你。让你顿时感觉“为之奈何”。当然,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我很不幸的被它占据了。

一个黄昏,东北的天气是很冷的,我穿着厚厚的棉衣,习惯走在家乡的河面上。因为那里的冰结的最厚,太阳西下时,可以看到自己的影子拉的很长。这是14岁的我最喜欢做的事情,一个最为开心的理由。也就是在这一天,你从河面路过。因为大家都围得着围巾,所以谁也没有看清对方的样子。只是从装束上大概看清对方的性别。这是第一次的见面吧。谈不上浪漫,但是也算是附有诗意吧。

第二天,我依旧如此,不过今天的黄昏比昨天还要朦胧些。我还是吃过晚饭,走在河面上。也许是缘分,我们又见面了。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在第二次见面就能清楚的说出我的名字。因为在村里,我是从来没有见过你的。你害羞的走到我的面前,说了很多不知所云的话。年轻的我,感觉到了这种感觉的微妙。现在回忆起来,只是记得心里很热,脸很烫。别的就什么都不记得了。这是我们的第二次见面,见过之后,可能是感觉很热,回家的路上,我脱了围巾,着了凉,到了家了就发烧了,烧了两天。家里的老人摸了摸我的手心,说什么“六脉”在跳,估计是中邪了。还好我只是打了几针就好了。“邪灵”退了。这可能说明命好吧。

病好了之后,我还是保持自己饭后的习惯。可惜的是,再也没有遇见你。如果我可以先知到这是我们此生最后一次见面的话,我一定多听你说几句,一定多回应些。这样做,自己会少些遗憾吧。

我记不清你的样子,你应该脱掉围巾,而不是只给我一双亮晶晶的眼睛。我也曾想,你出现的时候不对,应该在我18岁那年出现。起码我觉得我是在18岁那年,才开始知道思考这么回事。我还试着想过你的样子。圆圆的脸蛋,被风吹的微微发红。害羞的表情上,眉毛纠结在一起,一副可爱的模样。

时间在一年一年的过去,我陪着时间长大。在这过程中,我时而的梦见你。梦里的你很沉默,透出很多成熟。而我却一直都是14岁的样子。厚厚的棉衣,可爱的毛线帽,一副带有连接线的手套,远远望去就是一个豆包。感觉你在长大,而我一直在原地。我想去找个村里的大师问问,这是什么状况,结果每次都是因为害羞而半途而废。

现在的我因为一些媒介的刺激关系,想起了你。我知道我们彼此活在另一个世界,这中间的鸿沟不是可以用时间和空间来填平的。也许现在的你已经是一个大姑娘了,也许现在的你已经忘记当初那个害羞而语无伦次的小丫头了,在也许,你已经忘记我这个棉豆包。但貌似这些事已经不是今天的重要。而是我心里的必要。一种可以让我好好活下去的理由。

命运是藏在一个人性格中的指挥使,我理解的它不该是心外之物。天下之大,物种繁多,各有各的轨迹,各有各的命运。今天的我想起我们,应该也是命运吧。我没有再记忆中刻意的搜索,却总是得到关于的你关键词,我的心奋力的爬上云端,不就是想问下上帝:难道这个也算是命运?不过他老人家一直很忙,需要不断回帖才可以回复我的问题。

客常家话,说上几句。倒一杯茶,喝上几口,然后静静冥想。不好意思,你又从回忆里出来了。模拟一下当时,你匆匆而过,留下一排脚印。那脚印显的明亮,光彩。踩在了大地,也踩在了我的心里,当你一番表达之后,如果是现在的我,我一定补充到:别只是路过,留下来一起看风景吧。当然,如果你愿意的话。

标签:路过 见面 样子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短篇小说】茧 后一篇:【短篇小说】爱要如何说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