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雪域西藏——小昭寺里的诵经声

橘子味道

分享人:橘子味道

2016-02-05 | 阅读:

由于昨晚睡觉前头发没吹干就睡了,早上起床时头发像刚烫过一样,炸开了花。

我穿好衣服,拿上洗漱用具准备去洗手间。

“你今天的发型好酷,让我想起金庸小说里的一位英雄人物。”东哥对我的发型起了好感。

我心生喜悦,急忙问:【像谁?张无忌还是杨过?】

“金毛狮王。”东哥说完捧腹大笑起来。

“呵呵……”古丽和雯姐也笑了笑。

【但愿如此!】我一脸不悦,走出房间去洗漱。

“昌昌,雯姐说今天去小昭寺,你看如何?”古丽见我洗完回来,说。

【我没意见。】我说。

“好,那今天就去小昭寺了。”古丽笑着说。

小昭寺离青旅不足五百米,拐进几个小巷便到了。我们在附近吃了饭,然后走进小昭寺。

走进院门,有一个几百平米的广场,售票处设在广场的右侧。

我准备去买票,却被雯姐拦住。

“小郭,你不用买门票,可以直接进去。”雯姐笑着说。

【真的吗?那你们呢?】我兴奋地说。

“我们不行,只有你可以。”东哥笑得很诡异。

我觉得这事有些蹊跷,但还是走向寺门。门旁站着一位藏族青年男子,估计是检票员。

这样大摇大摆的走进去,不等于明摆的告诉别人我在逃票吗?

可之前的好奇心容不得我想许多,只好硬着头皮试试,最多也就是被拦住补票而已。

我深吸一口气,从检票员身旁走过,走进寺内。

哇,居然没有拦我。

可是,为什么呢?难倒是因为我长得帅,征服了他。

说个小插曲。

我在哈尔滨实习期间,公司在一个中高级小区租了一套房子,刚完工我们就搬了进去。小区售楼部为了提高知名度、卖掉更多的楼房,便在安保方面下了很大功夫,尤其是大门那块。

只要没有门卡,就算你说破嘴皮,保安也不会放你进去。

公司办了四张门卡,三个在领导手上,剩下一个留给煮饭的大妈。

我不是领导,也就更不可能有。随之而来的问题就是,我只要想进大门,便会被保安拦住。

“先生,请刷卡进入。”他总会这么说。

【不好意思,我没有门卡。】我总会这么回答。

“你可以打电话叫人给你送来。”他说。

【你说得对!】我一脸不悦。

我气不过,便将这事告诉同事,他安慰我说:“也许是因为你长得像坏人吧,他这是为小区的安全负责。”

【你说我长得像坏人,有没有搞错?】我更来气了。

“听说凡是长得帅的人,看起来都坏坏的。”同事看起来不像是在开玩笑。

【你没唬我?】我立刻转怒为喜。

“哥们啥时候骗过你!”他拍着胸脯一脸认真地说。

我兴奋极了。

当时的我还只是一名正在实习的学生,什么都不懂,缺的就是自信。

而这,总算让我捡回了一丁点自信,尽管微不足道。

从那以后,每当走到门口被拦下时,我总会一脸喜悦地向他说声“谢谢”,然后掏出手机打电话给同事。

别人说我帅,我自然要说谢谢了。

就这样持续了一个礼拜,保安再看到我时,没等我说“谢谢”,就开门放我进去。

莫非是我的帅气征服了这位保安,宁愿冒着被处分的风险,也要放我进去。

一般的帅哥只能征服花痴的女孩,而我居然连男人都征服了,想必一定帅的一塌糊涂。

后来公司给我发了门卡,小区的楼房也卖得差不多了,便撤消了部分保安,那位认为我“长得帅”的保安就在其中。

这最后的一点自信没了,我的生活又没了希望。

一个礼拜后,我辞掉了这份工作,去了北京。

“你在想什么?”

古丽拍了下我的肩膀,将我拉回到小昭寺。

【帅不是被发现的,而是被证明的。】我说。

“说什么胡话呢?”古丽满脸狐疑的看着我。

【哈哈,没什么,我们进去吧。】我的嘴角挂着憨笑。

雯姐耸耸肩,也表示莫名其妙。

小昭寺没有大昭寺出名,所以来这里的人要少了许多,几乎都是香客。

据传小昭寺最初是为文成公主而建,并由文成公主督饬、汉工匠建造而成。原型为仿汉唐建筑,后几度毁坏几经重修,成了现在藏式建筑的样子。

小昭寺又叫上密院,是藏传佛教格鲁派密宗最高学府之一,而人们来这里多是为了瞻仰尼泊尔尺尊公主从加德满都带来的释迦牟尼八岁等身佛像。

雯姐建议先沿着转经道走三圈,然后再进里面的大殿,听说这样会比较好,至于好在哪就不得而知了。

转经的人除了我们四个,剩下的几乎都是藏民。他们手拿转经筒或者佛珠,嘴里念念有词,我听不出是藏语还是梵语,总之我都不会。

我觉得有趣,便取下手链拿在左手里,右手转动墙边的转经筒,嘴里装模作样的念念有词。

“呀?你会诵经?”古丽听到我嘴里发出嗡嗡作响声,觉得好奇。

【不会啊!】我说。

“那你在念什么?”古丽问。

【仓央嘉措的诗。】

“哪首?”

【《那一天》】我回过头,看着跟在身后的古丽,朗诵道:【

那一天

闭目在经殿的香雾中

蓦然听见

你诵经的真言

那一月

我转动所有的转经筒

不为超度

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

我磕长头葡匐在山路

不为觐见

只为贴著你的温暖

那一世

我转山转水转佛塔

不为修来世

只为途中与你相遇】

“呵呵,没想到你的无聊都达到这等境界了。佩服佩服!”古丽双手抱拳,笑着说。

“其实这不是仓央嘉措的诗,只是因为风格相似而在网上被误传为他的诗而已。”雯姐补充道。

【哦,原来如此,不过写得确实很棒。】我点点头,算作钦佩。

转完三圈,由最初的地方走进大殿。从喇嘛手里花一元钱买了一条哈达,走到佛祖面前,将哈达递给喇嘛,由他敬放在八岁等身像身上。

然后走到佛祖面前,仔细打量一番。

突然,佛祖半睁的右眼向我眨了一下。我急忙柔柔眼睛,确定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结果没看到有何不同的地方,佛祖依然半睁着双眼,朝我微笑。

难道是想告诉我什么,亦或不是。

我还在疑惑中团团打转,古丽拉了拉我的衣袖,示意该出去了。

我搔了搔后脑勺,带着满腹疑惑走出寺门。

雯姐说大昭寺附近有一座清真寺,是西藏最大的清真寺。可以到那儿走走,顺便在附近吃晚餐。那里有许多清真饭馆,味道不错。

古丽一听高兴极了,居然手舞足蹈起来,样子活像十几岁的孩子。

清真寺附近住着许多穆斯林,从装饰和外貌来看,应该都是回族,可能也有东乡族。大多在这里做买卖,以做虫草生意居多。

这里有几家清真餐馆,雯姐说有一家店做的大盘鸡和新疆拌面不错,不妨一去。

店名是叫东乡抓饭馆还是东乡拌面王,已经记不清了。毕竟我吃的是店里的饭,而非店外的招牌。

我们点了一份新疆大盘鸡,自送两份面。可能是因为来西藏这些天没吃过一顿可口的饭菜,这顿饭吃的特别狼狈,还另加了两份面。

“小郭,还记得小昭寺逃票一事吧?这多亏了雯雯,要不你又要破费二十块钱,而且还带你来这里吃你的家乡大餐。”东哥靠着座椅,用牙签忙着剔牙。

【东哥说的对。】我用舌头舔着盘子。

“那你不打算表示表示,算作对雯雯的感谢?”东哥说。

【‘表示表示’是什么意思?】我抬起头,看着他们。

“你不要告诉我,你的智商无法解剖这句话的内涵?”东哥说。

【可以可以。】我将盘子推到一边。

“那我就不多说了。”东哥将牙签丢在盘子里,起身往外走。

“不好意思,我没有这样想,可居然你都答应东子了,我也就不好再为人所难。”雯姐站起身,走向门口,而非吧台。

我在心里呼喊:雯姐,你为难我吧!

“那就不客气了,谢谢。”古丽拍了拍我的肩膀,也走向门口。

我忍着心在滴血的痛楚,走到吧台,付了餐费,再走出饭馆。

“你好像有话要说。”东哥故意这么问。

割我一刀,居然还往伤口上撒盐,可恶。

【我只是想改正你之前的一句口误而已。】我说。

“哪句?”东哥问。

【二十块钱不算破费,这才叫真正的破费。】一提到钱,我的伤口更痛了。

“好吧,我承认,哈哈……”东哥转身往前走,传来阵阵笑声,格外刺耳。

今晚的星空好美啊,可我居然没看出来。

回到青旅,坐在床上消化肚里的食物,等身体舒服了再去洗澡。

脑海里一直回想起小昭寺等身像前的那一瞬间,连洗澡的时候也在想。

洗完澡出来,拿起挂在墙上的吹风机,还是昨晚那个,轻轻一按,居然好了。

不是坏了吗?怎么又好了?

懒得多想,拿起吹风机,从前往后反反复复地吹,吹到一多半时。

“啪”,又坏了。

~still unfolding story~

标签:保安 等身 大昭寺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短篇小说】雪域西藏——布达拉宫里的灵塔 后一篇:【短篇小说】雪域西藏——玛吉阿米里的末日晚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