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最遥远的距离 最遥远的距离议论文

雨漫天

分享人:雨漫天

2018-01-11 | 阅读:手机版

   
打开微信“扫一扫”,网页打开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耳机传来了王筝的那首《越单纯越幸福》,我想我从出生的那一刻起,骨子里更本就没有流淌着“单纯”的两个字。因为从小父母双亡,便看尽了人间百态,如人饮水般冷暖自知。

其实也不能算是孤儿,还有一个继父,就是那种打一巴掌揉三揉的那种。酒醉时对我施加暴力,醒来后看见面前的小女孩的伤痕累累,又惭愧般心疼的给我买好吃的,以此来达到他良心上的一点点慰藉。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我18岁,他把我看成了一笔财富,也许始终不是亲生的,他就叫我嫁人,而且还是以死相逼,搞得像解放前的那些民国电视剧一样。虽说当时比同龄人的懂的事要多,但是这个突如其来的晴天霹雳真的让我手足无措了,无奈之时只好求助于我的姨妈,毕竟是妈妈的姐姐,虽然妈妈去世了,她还是很照顾我的。她就和继父商量着,说到底继父就图着那嫁女儿一万多的彩礼,当时嫁个女儿也就这么点彩礼。姨妈就按照他开的数目把我“赎”了。然后在迷雾般家庭状况下我以不偏不倚的成绩考了个卫校,毕业之后顺利的成为了一名护士,然后阴差阳错的做了一名协警。最后我自嘲着不甘于现状的去参军了,六年的军旅生涯让我本来是躲在母鸡后面的小鸡变成了硬翅如针的苍鹰。

无论现在你身在何处,请不要忘了生我们养我们的的根。 退伍转业之后我选择回到了老家发展,虽然继父对我不是很好,但毕竟是他含辛茹苦的把我养育成人的,所以每月我都定期给他汇钱。我本以为噩梦即将过去,迎接我的是光明的未来,可是我太低估了老天的天道轮回。继父的一场大病花光了所有的积蓄,并且我四处借钱也还不够他的疗养费。而我的那领的政府的死工资就像拿砂砾去填无底洞一般。无奈在同居女孩的介绍去做了一名酒花。“酒花”这个词也许很多人会感到陌生,难免会导致嗤之以鼻。但其实也不是想象的那么龌蹉,也不是什么社会的毒瘤。但也不是什么见得光干净的东西,简单的说,有点像日本的艺妓,就陪那些上流社会的大boss喝酒,按小时计费。也算是比较高的收入了,勉强够继父的住院费了。一个人只要成功了,人们就会忘记他以前做过的那些肮脏的事,因为人们只看到他的光环了,我也只是看到他们的光环而已。 时间上相遇的两个人都是久别的重逢。 我本以为想我这样的人社会已经不存在怜惜我的角落了,但是老天总是在我绝望到谷底的时候,又一丝阳光从树叶的缝隙中射下来,在我的眼眸中聚成一个光亮的焦点。

2013年6月23日,我走到监狱大门口,烈日的阳光是使我无处藏身,像一条吃了雄黄的又被在烈日下暴晒的菜花蛇,我并不知道今天不是探视日,我只知道我这么抛开一切奋不顾身的找他不就是为了这个迫不及待的久别重逢吗?我也不知道我在监狱大门口蹲着抱头抽泣多久,也不知道留了多少泪,眼泪落到地上还来不及扩散,就已经被滚烫的水泥地板的热浪吞噬的魂飞魄散。狱警有些不忍的过来问我,我强忍着悲伤调整者凌乱的情绪但还是任由着咸咸的眼泪流到我的嘴角。我把我所知道的一切讯息都告诉了这位狱警大哥,然后他有条不紊的大了几通电话,然后转身用一种平和的语气告诉我说,下个月周五就能看到他了。着有点让我矛盾得手足无措了,因为半个月前我已经和朋友定好了去广东的车票了,过几天就走了,那里有一个很好的商机,我真的很不想放弃。我瞬间觉得上天给我开了一个很大的玩笑,有点让我哭笑不得。就像我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会对这个欠着同居那位女孩的钱,而差点和我大打出手的土豪痞子爱得这么义无反顾,从容不迫。更想不到,因为他一句随意的一句我想吃狗肉了,而跑遍了几乎没有狗肉卖的市区更不用说外卖了,最后我还是把一只狗腿送到他面前了。虽然在我这个不该经历的年纪让我经历了那么多的沧桑变化和人事变迁,但心中还是存在对爱情的那一股温热。最后,我惆惆怅怅反反复复,还是决定留了下来,不然。我都不知道之前做了那么多到底是为了什么,为了找他,几乎花光了我的积蓄,和彻底动用了我那微薄的人脉,好不容易的付出就要得到回报了,叫我怎能甘心放弃,无论如何我都说服不了自己。

和他见面的那天,他想不到会来看他的既然是我,更想不到我会如此的泣不成声,我说,我会等他出来。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才觉得这是那么多年来,说得最发自肺腑,最开心的一句话。 见到他之后,我也比较安心了,我回到了老家的城里,用仅有的积蓄惨淡经营着一家二手火锅店。不久他因为表现得还不错被提前释放了,我们虽相隔异地,但我们却用我们独有的刻薄方式联系着,他知道我的生意不怎么样,就叫我过完年之后就到他那边和他一起去做生意。但正当我满怀憧憬的去找他的时候,他就突然消失不见了,怎么都联系不上。

如果我的人生是一场悲剧,就让它一直悲剧下去就好了。可是为什么又在我刚刚点燃生命的火光的时候,又一瓢水将它浇灭了。一直以来我都一个不肯低头的人,在四处打听之下他以前消失是因为犯事才进去的,也才有了前面的在监狱大门的那场滑稽的闹剧。 我当处选择留下来,就是想给自己一个机会,也给他一个机会。看他的时候我也没有苦,而是开心的笑,一种真正发自内心的笑,我都忘了以前我是否有过这样的笑过。那天的阳光不是特别的刺眼,明媚得恰到好处。阳光洒在我脸上格外的温暖,那种温暖就像我的笑容一样。 这样的日子就像海啸来临前的宁静一样,平静了一段时间。 其实爱情真的死不了人,能死人的是我在医院意外的检查出了的肝脏上长了一个肿瘤。赐给我们三尺白绫的只有我们自己。

从此,只要不是在特殊的场合,我都会挂上耳机,听着那曲我喜欢的他喜欢的《嘲笑》,脑子里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只是能从这首歌中寻找昔日的欣慰与安慰。医生告诉我要抓紧做手术,我只是抓了一些草药,实在痛得不行就大吃一点止痛药。最后反反复复的思来想去还是把病情告诉了家人,家人就在广东顺德的一家医院给我安排了手术。我相信他那段时间消失是有原因的。最后如我所愿,他主动联系我了,找了各种理由,他不知道无论他说的是什么理由,我都相信。但现在的我很清楚只有离开他才是 理智的选择。我不想他和一个不知哪一天就从这个世界消失的人在一起。痛定思痛,这样做无非就是对他最大的伤害,但是长痛不如短痛,就一直冷酷到底。可是醒来的第一眼就想到了他眼泪不禁的如水库大坝决堤的倾泻而下。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苦苦追寻一个人还是杳无音讯,而是明明知道他在那,只要跨出一步就可以重逢,却不能挪动半步。 有一天,他还是不放弃的发消息给我说,叫我回去,说了很多感动天地的话。他并不知道我生病这件事,说如果我不回去,他就来找我。我说如果你来找我,我就从你的世界里永远消失,永远找不到我。就像你永远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一样。他答应不来找我了。我突然的落泪,终于割舍了。我们还是想往常一样微信电话聊着,知道有一天我不小心把生病的事说漏了。在他的逼问之下,把这三年来对他的付出毫无保留的告诉了他,电话那头他泣不成声的像个弄丢了妈妈给他买零食的零花钱一样的孩子。 然后我们还是联系着,只是谁都没有说感情的事。我们都以各自的圈子忙忙碌碌着,似乎忘却了那个且行且远的回忆。其实谁都没忘,就算烂在心里都不会忘记。就像潘多拉魔盒一样把它封印在心里在黑暗的角落,无论多么热辣的太阳都照不进来。

后记: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发生在2012年。我和主角实在一个网络电台的群里认识的,她说她说她想把自己的故事放在电台上播出,让更多的人知道她的故事,然后她口述,我执笔。在电台完成播出后,由于她需要住院,而我则忙于工作都断了联系。去年,我闲暇的时候看到她的难得的在线,在发了条消息问候了一下,她说她不是本人,是她姐姐,她已经去世一年了,听到这个消息,我的心还是难过了好久,虽然我们不曾谋面,但是,是她的一席话让我怎么知道去处理家里的变故,让我变得更勇敢。愿天堂没有病痛,你会变成一个天使,守护着你爱的人。

转载请保留本文链接:http://read.guanhuaju.com/mininovel/61/612945.html

标签:最遥远的距离议论文 最遥远的距离经典语录 最遥远的距离小说 让我 的人 我都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短篇小说】《曙光》第一章:将军家吐胆倾心(三) 后一篇:【短篇小说】《绝地反击》(汪译赫尔曼07)连载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