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绝地反击》(汪译赫尔曼07)连载11 绝地反击 翻译

爱吃的肥肥

分享人:爱吃的肥肥

2018-01-11 | 阅读:手机版

   
打开微信“扫一扫”,网页打开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11

接下来的一分钟,恐怕是我一生中最长的一分钟!但直到现在,我也只能记起一些碎片。飞机引擎的咆哮声震动着穿过了我的皮肤,一股强大的气浪猛烈冲击着我的耳朵与喉咙;一团白光向我猛扑过来,我即将在冲击中被撕成碎片!

呼吸仿佛要撕裂我的咽喉,极度的恐慌把我紧紧抓住;我听见麦克的惊叫——叫我跑,但我四肢动弹不得!就在那时,一切都变成了慢动作——飞机离地面只有100英尺[1],像一只俯冲的猛禽捕食而来。我的双手滑溜溜的,一些奇怪的念头穿过我的大脑:赞叹那飞机优美的下降动作,很想知道蕾切尔此刻在干着何事,知道永远找不回那只耳环,断定自己对飞机的恐惧并非那么荒谬。

引擎的尖叫声最终把我从恍惚中拉了出来。飞机差不多正好在我头顶,咆哮声极其巨大,仿佛要把大地撕裂,震颤穿透我全身,骨头都在嘎嘎作响——我从不知自己还会发出这样的声音!我肌肉僵硬,但必须行动!我突然蹲下在草丛中,随即猛地一跃,跃出了跑道!

不料向后倒下,但双手及时着地,只见飞机已经着陆,离我刚才所在之处不到30英尺[2]。我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麦克及其手下朝我跑来,满脸焦虑:“你没事吧?”

“需要帮助吗?”

“要不要叫救护车?”

我摇摇头。“没事儿。”为让情绪稳定下来,我又吸了几口气。

飞机还在跑道上滑行。现在我已能看清,那上面坐着两人,其中一个白色的身躯,蓝色的条纹从上到下;两人都弓腰驼背在驾驶员座舱里。随着飞机越来越慢,浅灰色螺旋桨旋转的叶片已能看清;叶片一停止,飞行员就跳下飞机,朝我们跑过来。他脚穿黑色运动鞋,白色的高尔夫球衣,腰间一个银色的皮带扣闪闪发光;胳膊上有一些斑点,肤色很浅,很可能是太阳一晒就会变成鲜红色的那种皮肤。

麦克及其手下站到一边,让他进来。

“你是谁,在这儿到底干什么呀?”

飞行员本来戴着墨镜,但走近我时就把墨镜推到了头顶。他个子并不算高,年约四十七、八,面部轮廓分明,卷曲的头发已显斑白,胡须也同样卷曲;那双眼睛蓝得来呀,连夏季的天空都会嫉妒!要是没那么火喷喷的,我会用“英俊”这个词儿来形容他。

我慢慢地站起来,检查了一下,确信全身没有骨折、扭伤,也没有哪儿出血。“我叫艾利·福尔曼,”我说道,“我是在为度假村拍一部片子。”

他迟疑片刻,满脸困惑;然后,眼睛收窄,嘴唇绷紧。“你有许可证吗?”

“什——什么东西?你脑子进水了吧?你差点儿弄死了我还想知道我有没有许可证?你到底是谁?”

他伸出手来:“机场规则里说,任何有关机场及其设施的商业活动都得有许可证;让我看看吧。”

我怒视着他,尽管压抑着怒气,依然气得发抖。与此同时,他的同伴也过来了,但只是站在人群身后一英寸左右,看上去与飞行员年龄相当,他并不急于加入到我俩的谈话之中。显而易见,他是站在他的同伴一边的。

飞行员伸出的那只手依然还在空中,但我并不理睬。“我以为,这是一个废弃了的飞机跑道。”

“你的以为是错的,”他大声道。“这是日内瓦湖唯一在使用的机场,而且是定期使用的。”

他扫了我一眼。“那么,艾利·福尔曼,请你下一次征用飞机跑道以前,可得弄清楚地形。”

“恐怕你也应该尊重影视制作的规则吧!”我回击道,“例如镜头移动时不要妨碍我们。”

他神色依旧。我觉得自己双颊发热。这个回击很蹩脚,而且我肯定他也知道,因为麦克还没准备好摄影机。

“拍片,哼哼?”他扔来一个冷冷的目光。“我看,你就是那些假装溜达、伺机扒粪的电视记者吧。”

我颈背上的肌肉一下子绷紧了。这家伙是什么人?“我与电视新闻毫无关系,我拍摄的是企业宣传片,度假村是我的客户,没人说明这个跑道正在使用。顺便说一句,要是我刚才没有差点儿被你撞倒,我可能会更加合作一些,”我冷冰冰地说道。“因此,很抱歉,失陪了。”

我转身走向麦克的厢式货车。虽然我并没乘胜追击,但这个华丽的退场创造了一个奇迹:打击了他的自傲。至少,我没让他把我降低到“那些电视记者”的档次——尽管我曾经的的确确是“电视记者。”

“这些新老板啊,”飞行员轻蔑地对同伴说道,“没有一个给我说起过这事。”

我停下脚步,转过身来。只见他捏了捏鼻梁;很明显,他依然气恼,但敌意已经消退了一些。

另外那人把手放在他胳膊上。“显然有什么东西掉进了裂缝。我来找找看,卢克。没人受伤,就要感谢上帝。咱们今天到此为止,好吗?除非你想提交一份报告。”他朝向我,叫出了我的名字。

但我并没理他,只是恨恨地盯着飞行员。“卢克?”我紧张起来。“你就是卢克?”

他草草地点了一下头:“卢克·萨顿。”

但他并没正面回答。此刻全场静立,空气紧张。我察觉到了轻微的硫磺气味。

“不错!”他脸色阴沉。

一滴雨珠飞溅在柏油碎石地面上。又是一滴。然后,不错所料,一道叉形的闪电撕裂天空,紧接着一声炸雷。突然之间,无数的雨点不知从何处而来,猛烈地鞭打着大地。似乎接到了无声的命令,众人不约而同地活跃了起来。麦克及其手下冲向那辆货车,卢克·萨顿跺着脚冲向飞机库后面那辆丰田凯美瑞。

雨滴如针,刺痛我脸。卢克·萨顿就是帕瑞在度假村酒吧看见的和达莉娅·弗林在一起的那人。我真想追着他问清楚帕瑞·太切尔特说的是不是真的。他真的一直在和达莉娅·弗林幽会?他知道达莉娅遇害的情况吗?但我不能。我只是眼睁睁地看着他钻进了那辆丰田的副驾座。

我跑向麦克的货车,觉得全身湿透、头发蓬松、衣衫凌乱;真希望麦克的车厢里能有一条毛巾。但萨顿那个伙伴依然站在雨中:他在等什么呢?我很不情愿地返回去,尽量不顾自己的衣服已经粘在了身上犹如第二层皮肤。

“还有问题吗?”我问道。

那人交叉双臂,抱在胸前。“你还没说是否想要投诉。”

“投诉?”

“你有这个权力。”

我想了想。假如这个飞机跑道的确是在经常使用,我们当然就不应该靠近它。可另一方面,度假村没人告诉我们这一点,我们当然也没有理由认为会有飞机起降。至少,这是一场巨大的误会,不过没人受伤,我也还活着。如果我们想要花掉拍摄机场的这笔钱,任何时候都可租用一个车架再回来。我并没必要把时间浪费在投诉书上。再说了,我并不打算轻易放掉这两人,尤其是有个名叫“卢克·萨顿”的家伙。一旦有了机会整理好自己的思路,我就会想出办法来搞定目前的局势。

“我想想再说。”

萨顿的伙伴点了点头。他身材瘦削,直直的黑发止于前额,黑色的眼睛间距很宽。就像萨顿,他也穿着随意。我琢磨着,他是否是另一位萨顿兄弟:给小费出手大方,讨人喜欢的男人。

“你和卢克·萨顿是两兄弟吗?”

他却摇摇头,让我颇感意外。顶着风雨,他伸出手来:“很抱歉,遇见你的时候如此令人尴尬。我叫吉米·萨克拉莱兹,日内瓦湖市的警察局长。”

[1] 100英尺=30.48米。

[2] 30英尺=9.144米。

转载请保留本文链接:http://read.guanhuaju.com/mininovel/61/612947.html

标签:绝地反击 翻译 赫尔曼 威廉 戈林 赫尔曼 没人 但我 两人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短篇小说】最遥远的距离 后一篇:【短篇小说】《姿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