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乡村偶遇 带着

枯灯石佛

分享人:枯灯石佛

2018-10-11 | 阅读:手机版

   
打开微信“扫一扫”,网页打开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那一年,晓月24岁第一次扛枪,不在军营,也不是在城市参加“提高警惕、保卫祖国”基干民兵军事训练。

那是20世纪八十年代冬天的一个周末,吃罢早饭;年轻的晓月,跟随X镇老同志袁明亮主任进村打猎,第一次背上了真正的猎枪。

山里的冬天,严寒而漫长,朦朦的细雨和着纷纷扬扬的雪花静静地飘落。七拐八弯的山道上,身高不足1米6的晓月与肩上的猎枪几乎一样修长,他背着梦中神往的猎枪,一路走着气喘吁吁、摇摇晃晃。

40多岁的袁明亮见城市娃不是扛枪的材料,在绕过几个山腰后,接过枪熟练地扛在肩上,带着晓月,向着海拔1200米的自然村落黑山草场行进。

塑风,粗暴地亲吻着一个个蜿蜒的山梁,像传说中古战场凯旋的勇士,纵情享受着上司赐予他们的欢乐。晌午时分,晓月在袁明亮带领下,深一脚浅一脚地进入到了黑山草场。

沟谷的风,带着剌骨的浸凉,一阵紧似一阵地吹拂着晓月白净的脸膛。这是他第一次走进高山,也是他第一次进村体验农村生活。考虑到晓月的体力和城市生活经历,农家晌午饭下肚,袁明亮将晓月安排在村民家中休息,自己带着事先约好的几个善于狩猎的村民,手牵猎狗,走向了积雪深厚的幽静山林捕猎去了。

晓月是上世纪八十年代,炒了几次“现饭”,没有考上大学的城市青年,他曾在火柴厂和盐厂做过几年临时工。2年前,以优异成绩考入X镇,成了一名没有农村工作经验的乡镇干部。   

静默的山野,出奇的宁静;晓月在空辽无人的山道上看着袁明亮他们渐行渐远的脚印,闷闷不乐地想着:大冬天的,这个猎有什么好打的呢。

“嘻嘻、嘻嘻;小红、你别跑了。你就是、就是没有

跑掉的小鸡。我已经抓到你了。”

远处,脚踏积雪的声声脆响和一片稀稀朗朗童嫩的笑语,从风中传来。寻声望去,晓月看见了一群红红绿绿的山里娃,他们簇拥着一位漂亮的姑娘,在银白的世界玩“老鹰捉小鸡”游戏。

当晓月看见这群孩子的时候,一个小女孩用小嘴呼出热气、热敷她手中冰雪的同时,也看见了晓月这个呆在雪地里的不速之客。

“何老师,那边有个叔叔,不,好像是个哥哥在看我们”

顺着小女孩瞪大眼睛的方向望去,何洁老师看见了晓月。此时,晓月正一步一趋走向她们。

 

如此身单力薄,他是谁呢?他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何洁老师一边想着,一边热情地挥起右手,向晓月大声地呼喊着。

“喂,山里路滑,小心摔倒!”

一群孩子也学着老师的模样,向陌生的晓月喊出:“叔叔,山里路滑,小心摔倒!”、“路滑,小心摔倒…………”

听到关切地声声呼喊,晓月忘记了寒冷。他感觉自己像在看一幕抒情的电影,又像是在温馨的梦中旅行。他将双手合着放在嘴边形成一个不规则地半圆话筒,向远方的人群,发出饱含激情的回音:

“喂 ......... 我知道啦!谢谢你。 ”

他踉踉跄跄地行进在雪地,何洁老师和她的孩子们,用开心地笑容,接待晓月这位从天而降地孤独的旅人。  

 四

雪,纷纷扬扬地下着,下得袁明亮一行捕猎者没有丰收归来的音讯,何洁以山里姑娘的敏捷和年轻人的灵性,接纳了晓月的到来,一连几天,晓月呆在了何洁所在的村小,他成了深受何老师和孩子们欢迎的贵宾。

何洁老师所在的村小,有一至五年级30多名学生,全由她一人带着。热情、友善、文静的何老师不是本地人,她来自千里之外的另一个小镇。

因为山路崎岖,何洁老师很少回家。因为表姐在X镇人民公社插队当知青的人缘关系,16岁的何洁高中毕业后,到X镇做了一名代课教师。

21岁的何洁欣赏山村的寂静、也十分热爱教学工作。从高中毕业初来这里算起,她和乡里的孩子们已经和平共处了整整五年。

五年的教学磨砺,让何洁的教学技艺日益成熟;加上孩子们的聪明伶俐,何洁执教的学生在每年期末的统考成绩直线上升,她一度成为X镇学区的先进教员。

晓月的到访,让何洁所教的复式班一至五年级的孩子,成了晓月的教学试验对像,他自高奋勇地替何洁当起了教师。

晓月根据不同孩子的年龄特点,帮助何洁设计课程内容;课堂上,晓月不仅教孩子们画画、唱歌、上体育做游戏,他还给孩子们讲山外的故事,帮助批改学生作业,他成了这群山里娃名副其实的编外老师。在孩子们看来,晓月比他们的老师何洁还要励害,他们感觉:晓月是来自山外最有知识、最有水平的人。

静寂的深山,因为这对年轻人的相遇,平添了蓬勃向上的春的气息,因为年轻人讲不完的话题和一群孩子们的友情搭建,何洁和晓月产生了朦胧的恋情。这对年轻的男女,在孩子们天真没有杂质地微笑里,她们很快走到了一起。

八十年代,乡镇干部没有周日休假制度,只是在工作告一段落的时候,由乡镇根据具体情况,决定临时放假几天。这样既可缓解工作疲惫,也可以让家居农村的干部回家看看,休息休息。

在这大雪封山的日子,晓月不仅了解了乡村的农家生活,走访了黑山草场好几户村民,而且领略了何洁老师的能干和贤惠,品尝了她作为成熟美女难得的厨艺

 五

时间不紧不慢地过着,转眼到了冬月16日,一个天气晴朗的早晨。

袁明亮一行带着沉甸甸地收获回到村上,他们将捕获的山鸡、山羊、野兔等战利品,分发给乡亲们改善生活。并在一家条件较好的农家院坝,像过年一样,杀鸡宰羊、大开宴席、庆祝胜利。

平时很少出门的村民,一个个带着笑靥走出家门,好几户人家,带着刚过门的新媳妇也来参加山里的盛会。她们要在集体举行的宴席上露一露各自拿手的厨艺。

何洁和晓月也应邀参加了村民的庆典。许多学生和家长把家中好吃的鸡蛋、珍藏的米酒、核桃、还有腊肉带到现场与大家分享。寒冬暖人的夜晚,一些村民一边喝着自家生产的米酒,一边忘情地唱起了《五句子山歌》

“白铜烟斗五寸长,装袋香烟递情郎。郎吃三口递给姐,姐吃三口又递郎。烟斗虽短情义长。”

   “情妹门前一树槐,槐树下边望郎来。娘问女儿望什么,我望槐花几时开,稀分说出望郎来......”

一首首优雅、婉转的《五句子山歌》伴着人们的欢声笑语和依稀的呢喃,飘向风中、传向山外。

何洁和晓月在红红的火光里,与村民一起举杯畅饮、感受天地大美、滋润万物的和谐;梦幻般地想像:若干年后,他俩喜结连理,共庆“天上月明、人间月圆”的美好未来。

:http://www.guanhuaju.com/novel/vnehskqf.html

转载请保留本文链接:http://read.guanhuaju.com/mininovel/63/639822.html

标签:带着 孩子们 成了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短篇小说】傲骨30之负伤 后一篇:【短篇小说】【长篇小说】《人性与阴谋》(下部书)第一百一十八章节:荒山野岭怪事生,烟雾将军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