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小说】迷人的“千金” 地说

无礼萌主

分享人:无礼萌主

2019-03-10 | 阅读:手机版

   
打开微信“扫一扫”,网页打开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平日里,这群大老爷们,在建筑工地上,难得见上个女人。

这不,一位身着时髦的妙龄女郎,突然闯进了男人堆里,走进了这群灰头土脸的大老爷们的视线里,大家都齐刷刷地停住了手里的活儿,个个先是一愣,就不约而同地转移了视线。百十来双的目光仿佛触电似地、喷吐出一束束刺眼的 “火舌”一样,绕着眼前这位亭亭玉立的妙龄女郎转个不停。紧接着,大家又不约而同地“呼啦”一下子围了上来,争先恐后、不谋而合地先睹从天而降的“林妹妹”的芳容。

妙龄女郎从从容容,不遮不掩,大大方方地同大家打着招呼,她闪动着女子中少有的那种迷人的眼睛,向围着她的大老爷儿们,犀利地扫视了一圈,然后,微微一笑地问:“众爷儿们,都看够了没有?”

“嘿!”一个其貌不扬的中年汉子往女子面前一站,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挤眉弄眼地问道:“你咋长得那么好看?那么美?那么漂亮?那么的迷人呐?还那么的香啊;跟‘七仙女’下凡似地!”

女子扭头瞥了一眼站在自己面前的中年汉子,略略大方地抬手用纤细的手指戳了一下他的额头,说:“噢?我也是一双眼睛一张脸、两个鼻孔一张嘴、两只耳朵站两边; 那你说说看,我哪儿迷人呀?”

中年汉子伸手不停地“呼啦”着自己的头,嬉皮笑脸地说:“说不上来,反正你能迷倒我们这一大群的大老爷儿们。”

女子突然板起了面孔,故作嗔怪地说:“你的胆子可不小哟,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怎么这么没教养,敢在众人面前戏弄我?”

围观的一群大老爷儿们个个面面相觑,有的吐着舌头在人群里往后退缩,有的用手捂着脸猫着腰不敢再看,有的相互递着眼色弄着嘴唇,示意地看着挨训发愣的中年汉子的“狼狈相”, “嗤嗤”地发笑,有的在心里暗暗窃喜地说:“你当你是谁,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开玩笑也不分场合,也不看看人家是什么人?咋样?吃闭门羹了吧?”

女子看着这群大老爷儿们,一个个怏怏不乐地四下散去。

唯独刚才跟妙龄女子开玩笑的中年汉子,极不情愿地嘟囔了一句说:“你以为你真是‘仙女’下凡呢?不就开个玩笑,至于吗?”

女子紧跟着走了过来,喊了一声,说:“喂!你给我站住,你是不是心里不服气呀?我听到你在嘟嘟囔囔地,是不是在说我的坏话呢?”

中年汉子看着满脸不悦的女子,站在自己的面前质问自己,他一时“傻眼”了,他急得语无伦次地辩解说:“我、我、我没吭声啊。”

“哼!”女子当着众人的面说:“你还敢狡辩,你自己看看,你慌乱的眼神、紧张的样子,已经出卖了你自己,你说,你心里是不是不高兴?”

“我……”

女子情绪突然来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用纤纤的秀拳“擂”在了中年汉子的胸前,抿着红润的嘴唇“呵呵”一笑说:“喂!吓着你了吧?别紧张,逗你玩呢。”

随后,她也不嫌脏地伸手“拍”着中年汉子落满灰尘的肩膀说:“有个性,我喜欢——”

“嘿!这真是小孩的脸,六月的天啊,说变就变,她是不是……”中年汉子在心里嘀咕着。

中年汉子被妙龄女子的一怒一喜,也弄得懵头转向,他“傻傻”地看着眼前“豪爽”的女子,不知所措地、一时还没缓过神来地咧着厚厚的嘴唇“傻笑”起来。

就在刚才还在“抱怨”他的几个大老爷儿们见此情景,都“呼啦”一下围着中年汉子,翘起了大拇指七嘴八舌地说:“老幺,还是你厉害啊!”

老幺“拍”了一下胸脯,洋洋得意地说:“哼!我老幺是谁呀?从来没有怕过谁。”

“老幺,不会是人家看上你了吧?”

“什么呀?我看他是快被人家给吓破了胆,差点儿‘尿’裤裆了吧?”

……

老幺一直沉浸在兴奋中,回想着女子用温柔地手“拍”着自己肩膀的情景,他便情不自禁地下意识地自己也轻轻地“拍”了“拍”着自己的肩膀,心想:“怎么感觉不一样?管他哩,反正也沾上了女人味。”顿时,满脸堆着喜形于色的快感。

此时,工地上掀起一股旋风般的“热浪”,一群大老爷儿们都围着老幺,争着去摸一摸老幺的肩膀,那肩膀上,可是留下了女子“金贵”的手温和“贵气”,都想跟着老幺沾一沾“喜气儿”。

这下子,老幺成了工地上唯一一个沾过大姑娘“仙气”的“贵人”。一时间,老幺神气十足地赚足了大老爷们的“羡慕”的赞美声,也得到了“虚荣心”的满足——

……

这妙龄女郎是何许人也?她的到来,为何会掀起这么大的轩然大波呢?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顺便交代一下,她不是别人,她是这家建筑工地上的董事长的“千金”董晓璇,她从清华大学刚刚毕业,准备去世界著名的美国 “剑桥大学”读研深造。可是,她的父亲年事已高,管理建筑公司深感力不从心,就想让她留在了自己的身边,接管管理公司的继承人。开始,董晓璇也是极不情愿、也不想接管这份“苦差事”,在她看来“建筑行业”似乎没有任何发展前途的空间,她心想:“毕竟自己是从高等学府和名校出来的,守着这样一个没有名气的公司,整天跟那些粗粗糙糙的 ‘工程’打交道,岂不是浪费了自己的青春,也等于是‘断送’了自己的大好前程啊?况且,时至今日,建筑行业竞争如此激烈,市场又一直在走向低谷,自己又是个外行,恐怕……”她咋也想不通、也想不明白老父亲怎么会这样对待自己……

董晓璇始终持消极的态度应付着老父亲。

她的老父亲早就看出和猜透了女儿的心思,与其正面说服她,倒不如干脆打破惯性,给她来个“逆向”思维的对策。那天,董晓璇的父亲就召集公司的“董事”们,在公司召开了董事会,他简单地安排部署了几项重要的工作日程,他突然向董事会提出了“辞职”,并向董事会递交了一份“辞呈”。随后,就让秘书宣布了接任“董事长”的任命,提名任命女儿董晓璇为“董事长助理”一职。会后,他就“抱病”住进了医院,甚至谢绝所有外界和公司人员的来访和探望,包括自己女儿董晓璇在内。

董晓璇这下子可是“云里雾里”,摸不着头脑和方向及老父亲的心思,甚至连刚刚上任的“董事长”也难得见上一面,这到底是咋回事呢?

董晓璇极力克制着自己烦躁和烦乱的情绪,心里说:“老爹啊老爹,没想到你给女儿 ‘玩’起阴阳手来啦,找不到人,我还找不到工地吗?”

这不,董晓璇上班的第一天就来到郊外正在施工的“西苑御花园别墅区”。她来这里找工地上施工组的组长取经学习来了。

刚下车,就遇到这一群大老爷儿们的围观和嬉闹。董晓璇看到一大群老爷儿们满身的尘土和满脸的泥浆的情景,一下子把 “憋”在肚子里的那股火气,抛到了九霄云外,就很随意地跟他们打招呼,她心里想着说:“工人们真的是太不容易啦!”

……

董晓璇在工地上转了一圈,又到工棚详细了解施工情况,就离开了工地。施工组组长就赶紧跑过来找到老幺,说:“你小子这回玩笑可开大啦,你情等着收拾铺盖卷行李走人吧。”

老幺忐忑不安、心都提到了嗓眼里,他怯生生地问:“刘组长,你这话从何说起啊?”

这时,一个大个子掂着瓦刀走过来问:“刘组长,刚才跟你在一起的那个挺时髦的女子是谁呀?长的可真漂亮啊。”

“去、去、去,忙你的去吧,说出来怕吓着你。”刘组长舞动着手里的图纸说。

“嗨!”那个高子老爷们晃了晃手里的瓦刀说:“难道她是‘玉皇大帝’的女儿下凡,还能把人吃了不成?”

老幺站在一旁一个劲地用手搓着落满尘土的头,心里说:“刘组长一惊一乍地,话里不知道藏着什么玄机呢?咋也弄不明白,难道……”

刘组长把高个子拉到一旁,附耳小声地说:“她是董事长的‘千金’。”

“啊——”高个子惊呼一声。

刘组长赶紧扯了一下高个子的衣袖说:“千万别声张,别让老幺知道,我去吓唬吓唬他。”

刘组长这就要转身去吓唬老幺,谁知老幺已经站在了他的身后,没等刘组长开口,老幺佯装“趾高气扬”地说:“哎呀,我说刘组长啊,就这么点事儿,还值当地拉背场。”老幺故作镇静地又说:“你可别吓唬我,我胆小着哩。其实,我看到你跟那姑娘一直在工棚看图纸,我都猜出个八九不离十啦,她一定是有来头的,我心里也想着她可能就是董事长的 ‘千金’吧?”

“嘿!”刘组长用图纸敲打着老幺的头说:“你小子偷听我说话。”

“刘组长,我哪敢呀!”老幺躲开刘组长的敲打,撒开了两腿跑掉了……

此时,整个工地上沸腾一片,一群大老爷儿们趁机一边追赶着老幺一边吆喝道:“你个老爽劲的,交上‘桃花运’啦!”

……

就在这时,刘组长站在高高的指挥台上,挥舞着手里的图纸,高喊一声“工友们!工友们!大家注意啦!”他停顿了一下,只见工友们潮水般、飞也似向指挥台前靠拢,老幺一直冲在前面,他靠近了指挥台,就大声囔囔道:“有啥好消息?”

此时,人群里掀起了一阵喧哗声。

刘组长一只手掐着腰,一只手挥舞着图纸,大声喊道:“大家静一静,听我说。”

“喂!你卖啥关子呐?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大家还要赶工期呢。”老幺憋不住地冲着刘组长说道。

“我说老幺啊,你今天是吃兴奋剂啦,还是咋的?废话特别多。”刘组长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你小子今天可是闯下大祸啦,连董事长的‘千金’你都敢‘戏弄’,我奉新上任的董事长董助理之命,宣布你被‘开除了’……”

刘组长向老幺泼出了一盆“冷水”,老幺顿时哑巴啦,脸色“刷”地变得青紫青紫地问:“不就开个玩笑嘛,至于嘛!”

全场的工友们哄然大笑。

刘组长看着情绪低落的老幺,心里暗暗窃喜地说:“不信治不了你这头‘疯驴’。”

不多时,大家安静了下来,刘组长一字一顿地说:“大家今天都看到来咱工地上的那个漂亮姑娘了吧,她给我介绍她是董事长的女儿董晓璇,是刚上任的董事长助理,她十分关心大家的工作情况,还详细询问了大家的生活和工资发放的问题,我都一一向她作了汇报,她听了汇报后,她对大家认真工作和工程质量表示非常满意,她让我鼓励鼓励大家,好好干,而且,她还表态说,每个月要给大家发一次‘福利’,就从今天开始。”

刘组长的话音刚落地,就见一辆生活小货车,“刺”地一声停在了大家的面前。

刘组长从高高的指挥台上跳了下来,直奔生活小货车而来。

工友们也都随着向小货车前移动。

唯独老幺心情不爽,走也不是,去也不是,他闷着头在原地来回地郁闷地徘徊……

董晓璇从车里走出来,用迷人的目光扫视了一圈人群,似乎在寻找着什么,这边刘组长正在给大家发放着毛巾、香皂、淋浴液,外加每人一百五十元人民币和一件工作服。

董晓璇走过来,问刘组长说:“咋没看到开心的‘老顽童’啊。”

刘组长一听眉头一皱,心里一愣疑问说:“这儿哪有什么开心的‘老顽童’呀?”

还没等刘组长还过神来,一个工友似乎明白了什么,抱着刚领到的东西走到董晓璇的身边问:“你是不是在找老幺啊?”

董晓璇微微一笑,说:“是啊,他人呢?去哪儿啦?”

“刚刚被我们的刘组长当着大家的面宣布开除了。”那个工友不明就里,信口说。

“好端端,为什么?”董晓璇脸色突变,心里冒出了一个硕大的问好。

“还不是他口无遮拦,跟你开了玩笑,可能我们的组长怕得罪你,才这么做的。”那个工友的话音刚落地,刘组长来到董晓璇的面前,她紧蹙着眉头质问刘组长说:“刚才那位工友大哥说的可都是真的——”

“不、不、不,董助理,我只是跟他开个玩笑——”刘组长赶忙解释说。

“什么?开玩笑?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能当着众人信口开河呢?”董晓璇理了理修长的长发,一直很不高兴地说:“我不知道你这个组长是怎么当的?每个人都有他的自尊心,你这样口无遮拦地去伤害一个人,咋配得上干这个组长呢?从今天开始,你停止反省一个月,反省好了再来找我。”

董晓璇说完,回眸一看,指挥台前蹲着一个人,问:“那个人是谁?”

刘组长尴尬地说:“是老幺——”

他急忙撒开两腿跑了过去,拉起老幺,说:“我刚才是跟你开玩笑的,你咋就这么‘楞’啊。其实,今天发福利还真多亏了你,大家都沾你的光啦。走,跟我去领福利去,顺便跟董助理说说,我刚才说的话,那就是跟你开个玩笑而已,别让她那么认真,松不点的说免就免了我的职,好不好?”

刘组长和老幺正往前走着,老幺突然停住了脚步,满脸狐疑地问:“停、停、停,你刚才说什么?你说董助理发放福利,是沾了我的光,我又没跟董助理喊冤叫屈的,这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她就是看到了你满脸的汗水和泥浆时,有了这个想法的。你忘没忘她还‘拍’过你的肩膀时的情景,她跟我说,别看你满身脏兮兮的,很辛苦,还那么的乐观,你也没跟她说出一个‘苦’字、喊一个‘累’字,她从你的身上看到了勤劳朴实的精神,她才感到咱们大家才是最伟大、最朴实的劳动人民的本色,所以,她才想提高提高大家的福利待遇的嘛。”

“你不会是蒙我的吧……”老幺半信半疑地说。

“我说的都是真话,若有半点瞎话,就……”刘组长刚举起手要发誓赌咒,被老幺拦了下来说:“我信我信。”

这时,董晓璇站在他们两个人的面前。又抬手点了一下老幺的额头说:“怎么,你个‘老顽童’,听说你闹别扭啦?”

“没、没、没有啊。我肚子有点疼,在那儿蹲了一会儿。”老幺“傻傻”地一笑说。

“哼!你还敢在这儿跟我耍小聪明说谎话是不?你的事情我都知道了,我已经宣布,让你的‘组长’停职反省反省。”

“董助理,你听我说,他那只是跟我开个玩笑而已,何必那么认真……”

“你知道吗?做一个领导,不管他的官职大小,他的一言一行,都代表着一个整体的形象,而且,他说的每句话都要对整体工作负责,为什么说‘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呢?况且,一个人没有违反原则的事情,不能当着众人伤害一个人的自尊心,倒退一万步说,就算是犯了错误,也不能随随便便地擅自做出任何的裁决的决定。他这是对自己的职务不负责任。”

“董助理,你讲这些大道理,对我们这些‘土包子’来说,搞不懂,可我们都知道一个土道理‘原谅别人就是原谅自己’。”

“好啦!就这么决定,从今天起,就有你老幺先接替组长职务,有刘师傅协助你,不允许给我撂挑子搁担子,我要看到你们最新的成果。”

董晓璇说着,钻进了轿车,轿车“速”地驶出了工地……

老幺呆呆地看着远去的轿车,嘀咕道:“事情怎么会使这样呢……”

老刘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年纪轻轻的有头脑,是个人才啊,这就是她‘迷人’的地方,我佩服……”

转载请保留本文链接:http://read.guanhuaju.com/mininovel/65/652504.html

标签:地说 自己的 看着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短篇小说】《复生修真路》第十五章·九天辛秘宁家危机 后一篇:【短篇小说】《复生修真路》第十六章·战玄天长炼药治宁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