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梦想的国度(14)---独闯虎狼窝

无礼萌主

分享人:无礼萌主

2016-02-17 | 阅读:

文/方烟雨

有时勇气能换来一些意想不到的惊喜,可是勇气的产生,却有时会来源于一些逼不得已的承诺而已。————题引

“波哥,你还在睡?快,出大事了。”洪虎慌慌张张地冲进来,一把掀开了刘波的被子,把刘波给惊得立即坐了起来,“妈的,天大的事你也不至于揭我的被子啊,这么冷,有病了吧。”刘波有些冒火,对着冒失的洪虎破口大骂起来。

洪虎见刘波有些生气,自知理亏,他没有还嘴,只自顾自地接着自己的话说,“那个余恶霸果真就这么快得到了消息,说我们是一群冒牌货,在打着他的名号抢地盘,已经托人带话来,说要会会我们。”洪虎的声音越来越小,能听出来他有些害怕。

“会就会。”刘波把头埋在被子里咕哝了一句,并没有把这事当作一回事。

这可把洪虎急得团团转,“哎哟,我的波哥哎,我们下一步到底要怎么办,跟我说好吧。这都火烧眉毛了,你怎么还能睡得着?”洪虎几乎要咆哮起来,他真的是看不惯刘波这样子不温不火的模样。

“明天放话出去,说余恶霸是被我开除了的,这个消息一定要传给余恶霸手下所有的人,要把事情编得越真越好。还有我们得先约上余恶霸,先会上他,不要等他来打得我们措手不及。”刘波揭开了被子,一本正经地交待着洪虎。“波哥,你是说,真打?”洪虎的语气有些质疑,他一直以为是玩玩而已,没有想到过要动真格的,再说平时他们也是欺软怕硬惯了,这会儿,和那些真正有背景的恶势力相比,他还真有害怕。

“是的,我们得做真打的打算,既然你们要混,那么就混大点。”刘波肯定的说,并起床穿衣服。

洪虎还要说什么,却被刘波的手势打断,“明天叫所有的兄弟带上家伙,偷偷的,跟他们讲,我们是去谈判,不是打架,没有我的命令,哪个都不许动手,要是怕死的,现在可以退出。”刘波边说话,边站起身来,走到窗前,看着外面的街道,热闹非凡,可是他的内心却寂寞得无处可逃,“今天是元宵节了,母亲的生日,也不知她在家还好么?”刘波是个孝顺的孩子,他也不知道明天后还能不能见到母亲了。

事情并没有刘波想像的那么顺利,虽然洪虎把话都散到了余恶霸的手下,但是真正来投靠他的人,还是少得可怜,偶有一两个,还是看着洪虎和宝他们在外面混了这么久的份上,才给的面子。与此同时,余恶霸那边传来消息,说是晚上要会会刘波,看看到底是哪路大神造谣说,他堂堂余恶霸还舔过他的脚趾头?这口恶气只怕是要打得他半死不活才会出了。刘波自然没有想到那么严重,他还指着那帮热血志士,真的会提着刀,捏着棍跟着他出去混个名堂呢?

和余恶霸约定的时间到了,刘波在出租屋等了一下午,也就来了洪虎一个人,他突然有些失望。“他们都是怕死,不愿意去么?”刘波明知故问。

“其实,波哥,我们也只是想小打小闹,没有想过要抢地盘,混得那么大的,命也就一条,何必跟自己过不去呢?”洪虎说话像是一只苍蝇在嗡嗡作响,刘波知道他也后悔了,“你在家等我吧。”他的语气平静而坚定。

刘波只身一人出了门,并不是他真不想洪虎作陪壮胆,只是洪虎压根也没有要一起出来的意思,这让刘波有些心寒,不过话说回来,刘波初来乍到,就想这帮兄弟跟着他出生入死,还真是有点难度,刘波只想着,兴许,这一次会面之后,他们会对自己的看法有所改观,不管是崇拜的,鄙视的,白猫黑猫,自会见分晓了。一路上,刘波坐在出租车里,心都想乱了,窗外紫醉金迷的生活,五光十色的橱窗,再也提不起他半点的兴趣,他现在奔赴的是一场生死之约,一次对兄弟的承诺,一份对人情债的偿还,所以,他别无退路。

余恶霸把会面地点选取在了他们学校后面的枫树林,幸好刘波先前踩过点,对那个位置还算熟悉,所以不费吹灰之力,他就提前一步来到了会面的地点等他们,单挑也好,群殴也罢,要来的,迟早是要来的。学校正放着假,安静得死气沉沉,刘波踏着月色,在枫树林心事重重地转悠着,等待那可怕的时刻,早些到来。月光很柔和,枫树光秃的身体披着裸露的白霜,像是裹着一层薄纱,微风轻拂,温柔地轻抚着布满皱纹的脸庞,此处风华无限,却奈何心事万千。

“谁在那边?”正当刘波在枫树林下沉思时,背后突然有一个声音响起来,似曾相识。刘波转过头,一眼就愣住了,“这不是宏雁么?”他在心里嘀咕了一句,并打了一个噔。来人也是见到刘波的一瞬间也惊呆了,简直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一样,他把嘴巴都张成了一个大O型,目瞪口呆的样子不亚于见到了外星人一样。“这不是波哥么?我是宏雁啊,哈哈。”世界真是太小了,刘波也几乎是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难道这个就是所谓的余恶霸?难道还凑巧真是自己的同学啊?这下可真是无事不了啊,刘波暗自高兴着。

“走,我们去吃饭,再带你见几个人。”刘波此时的心情简直就像是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啊,不管此人是不是霸,反正能在他乡遇故知就是意外之喜啊。“不行啊,我还得会一个刚出道的小混混呢,妈的,他现在到处败坏我,说我舔过他的脚趾头,妈的,要是让我看见他了,我非搞死他不可。”宏雁的语气透露着凶狠与怒气,可是他不经意的一句话,硬是把刘波给笑得直不起腰来,“笑死了,哥们,那个小混混是我,你还搞死我不?”刘波打邪着坏笑道。

刘波的话着实让宏雁吃了一大惊,不过他从小就佩服刘波,现在能得知刘波也出山了,他就盼着能与他开创一番天地,哪还会去计较刘波先前的言语,只是对刘波为什么会那样子说,他还是心存疑惑的。“波哥,原来真是你啊,我就说么,这个世界哪还会有人这么说我呢?”宏雁边说话,边不愠不怒地和刘波勾肩搭背着,往闹市走去。

放下心来的刘波,心里乐开了花,“这次的独闯虎狼窝,本以为是一次有去无回的历险,哪曾知却是深夜遇故交啊,这运气来的,是怎么也挡不住的啊。”想到这些,刘波走路都想笑。

标签:恶霸 枫树 会面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短篇小说】房东大人 后一篇:【短篇小说】你是我抱养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