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五月的冰花二十五

梅兰君子

分享人:梅兰君子

2016-02-19 | 阅读:

新年伊始,雪如期而至。进入冬季,雪,便频频降临了。或许是沉睡了三个季节而苏醒之后的勃勃生机吧?!在寒冷的冬季,雪,总会给黄葉带来惊喜,带来期盼,带来回顾,带来冥想。黄葉一向对雪情有独钟,对于雪的晶莹与喜爱,无法用贴切的感受来形容,尽管,雪给车辆带来不便,给行人带来烦恼,给气温带来冻结,然而,对于雪的召唤,她总是无力拒绝。一种雪在下;心,在飘的感觉。

除去每天的日常工作,黄葉依然会打开电脑,浏览网页,查看自己的空间,记录自己的心情。每天都要忽略请求加好友的不速来者。直到三月下旬的一天,她鬼使神差的同意了一个请求,加上了好友,或许是因为昵称的特别,当然,那是出于黄葉自己的理解。

因为那一阵黄葉一直很忙,所以聊不上两句或老半天说一句,可是,此人每天必来,并且留言。言语简练,内容虽没什么特别,确隐藏着一种不同于他人的痕迹,这令黄葉颇有兴趣。于是,决定进一步交流。

第一感觉大气、肯付真诚、不扭捏,很文人。此人姓杨,名柳,喜欢文学、书法、绘画、围棋、登山,文学专业,朦胧写派。杨柳于己直白的道出了自己的自然状况,却从不问黄葉问题,用他自己的说法:想说的不用问,不想说的问了也白问。这与黄葉的想法是一致的。一周的时间,他们仅凭着简短的交流便引起了很多共鸣,在他们各自的心中都有了交往下去的意愿,于是便交换了照片,互留了联络方式。很快,杨柳打来电话。语音标准,是很熟悉的声音,似乎很久很久以前便听到过这种声音,这让黄葉与他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许多。他的声音很干净,很亲切,语气和善,像是理解力极强的人。

他们不计彼此是否在线,以留言的方式将想说的话留给对方,他们打破了时间的格局,以短信的形式将心境发给彼此。黄葉给杨柳的感觉是:很高洁,孤芳自赏,内涵丰富,气质高雅,风格飘逸,青云俯瞰,鸿雁可以与她齐飞,山峰可以与她相伴。因为,他们有着很多相同的志趣和爱好,所以,经常讨论一些偏重于文学与生命意义的问题。这样的交友对于黄葉来说是非常惬意的,黄葉很尊重杨柳,她觉得他就是她的老师;杨柳也很尊重黄葉,但他并不认为她是自己的学生。杨柳曾向黄葉发出多次邀请,都因事有不巧而未果。一个月之后,他们终于相约见面了。

时值四月,尽管已过早春却依然料峭。相约的时间是傍晚五点三十分。黄葉身着咖啡色的呢子筒裤,浅咖啡与棕色编制呢短款上衣,衣服的底边有一带子系在腰部偏下,显得腿部修长,领口是浅咖啡色的毛领,看起来很暖,脚上穿着和裤子同色的矮腰小靴,胳膊上挎着杏色提包。这样的搭配,虽算不上时尚,却透着知性女人的成熟与职场的干练,协调且耐看。黄葉下了车,向约定的地点望去,杨柳应该是早已在寒意略带的微风中等候多时了。走近,握手,寒暄。毕竟是初次见面,起码的礼节是不会少的。或许,彼此都在心中调试着照片里文字中那趋于定格的形象与现实的焦距。在不被察觉的情况下,黄葉迅速的打量着对方,一米七零左右的身材,皮肤不黑,清瘦。藏青色的西裤,同色的休闲立领棉衣,很整洁,黑色的皮鞋一尘不染,朴素大方。这令黄葉有了好感。黄葉的习惯是确定一个人是否真正的干净整洁,就看脚上的鞋子。他们没有过多的耽搁时间,就在附近找了家小官儿,因为吃什么并不重要,而关键是要确认这种交友在现实中的感觉。为了可以安静的交流,他们选择了一个小包间,算是干净,布局简单,墙上挂着一幅用镜框镶着的小巧的梅花图,为这个极普通的小屋增添了色彩。这就是在以后被他们时常提起的“梅花馆”。

要了红酒,由杨柳独揽斟酒,杨柳很绅士的征求是否可以吸烟,黄葉点头。透过酒红看缭绕的香烟,确有一些暧昧的情调,仔细审视着杨柳期间黄葉禁不住的轻咳,杨柳迅速地将烟掐掉,由此黄葉确定这是一个细腻、体贴的男人。

杨柳极富棱角的脸稍长、冷峻,一对深陷的眼睛似乎时刻会进入思索,眼仁灰褐色且较大,头发微黄自然弯曲,发丝很细齐耳向后梳理,前额宽而饱满,对视的时候很和蔼,倾听的时候很专注。黄葉怀疑他不是汉族。杨柳话不是很多,吃的也不多,一直在招呼黄葉。酒精的缘故黄葉不时的摸着自己的脸,她觉得脸很热,但却还是想喝,她分不清是真不可避免的会发生什么,还是她希望发生什么。

“我是不是喝多了?”她问。

“没有,高兴就喝,没有多少而言。”笑答,很温和。

“可是我的脸很红了吧?”。

“面若桃花,好看,很美。”。

他们的交流轻松愉快,在这样的气氛里,时间总是行走得很快,黄葉的脑子里不时的闪现这是现实还是游戏,并在努力的辨别。十点三十分,虽方兴未艾,可他们却不得不离开小馆儿,因为这小馆儿里只有他们这两位客人了。

出了小馆儿,迎面的夜风吹在脸上格外的清爽,不知是酒精的作用,还是久违的感觉重袭心头,有那么一瞬间,黄葉错觉为是走出台北1+1的情形。杨柳很兴奋,还说本应一醉方休的,并在说话间轻轻地将黄葉揽入臂弯,黄葉似乎正待,便柔顺的依偎了。

那以后他们聊得越来越多,白天在线上,晚上发信的时候多间或通话。夜,是属于他们的,在这个领地,他们以独特的形式用文字扣醒曾经远离了的梦境。

“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总有思绪向遥远蔓延。也许,夜的思想并不遥远。”杨柳这样说。

“月光是明的,心是淡的,风是甜的,如果说思想并不遥远,那么夜确是深邃的”黄葉附和。

“穿透夜晚,思想就会融汇。”。

“夜的静谧翻阅着记忆的沉积”。

“在高空,云就是岸,我是高空中游荡的魂。你是云,你降下云头漂浮在草原,你就是草上串串晶莹的珍珠;你是云,我在草原上读着天空的行云。假如你浪漫的飘,你会飘向哪里?是飘向天宫,还是飘向草地?”杨柳问。

“虽云是天的女儿,确喜欢凡尘特有的纯粹与静谧。草原是大地的骄子,魂魄确萦绕于天空。云的柔软总会变为精灵,拂过绿草。尽管,生活容不得太多的浪漫,确需要些许浪漫的情调。我不喜欢无味的漂移,而衷心于可以踏实的草原,还有那醉人绿……”。

“我将所有的诗写给你,他们在远山的呼唤中……”。

你的前身曾为水

水的蒸发成了你

你的世界在蓝天

你的天性叫飘逸

你的情愫是迷雾

你的思绪无边际

你落下,是山谷里藏着的黄昏

你飘移,是听到柳风的呼吸

艳阳普照,你会用云伞遮蔽

阴雨天气,你会轻声啜泣

你不属于天宫

也不属于大地

你属于行云

你属于诗意

“昨晚游历远山,一下子便被背景吸引,竟然真的感觉有种心灵的呼唤。”黄葉在欣赏了杨柳的多首诗文后,这样说。并且写了自己的感受。

远山的呼唤

雪花被清风吹送

寻找着静谧的家

幻化着冰雪的世界

仰望苍穹

空旷着喧嚣的没落

皑皑卷起思绪

融化那冷漠的精灵

有种声音浮现

深潭的清泉

映衬着柔柔的身影

青草无垠

露珠挂上眼帘

深谷幽兰

静傲的幽香飞溅

悄悄的摇曳出律动

似远山的呼唤

“心灵的呼唤……你听到了?哪怕很微弱?”杨柳似有震惊后,不无感慨道“云啊,在山的那一边,有一块未经开垦的土地,土地上长着情意的绿草,那就是草原。草原上传唱着一首悠久的歌谣,歌谣的内容需要行云流水的笔道,行云划过,小道传递永恒的美妙。”。

黄葉随即附和“风,在无际的空中,俯视着广阔的草原。绿,沾满了视线,浸透着久违的生息。多希望轻抚草地,传送蕴育已久的情意,聆听由远而近,渐渐清晰的优美旋律。”。

“我是一首独特的歌,我的声息升腾,冉冉升起入云,在云的缭绕里,歌声在沉醉中消逝……明证的是大雁在长空里,那叫做云歌,云歌是迟到的奇迹。”。

在杨柳的领引下,黄葉对文字有着超乎寻常的敏感,他们的情感自然的融合。

有空的时候他们也交流生活上的问题。比如杨柳家里的情况,他妻子是什么样子。有的时候黄葉也想问得太多是不是不好,可杨柳却说没有关系,她可以提出任何问题,他都会如实相告。黄葉也问过杨柳想不想知道自己的过去,他说若想告诉他,他很愿意听,但是他不想问,因为他认识的是现在的她,以前的她已成为过去,与他没有关系。黄葉可以感觉得到杨柳对她的喜欢,她也经常会想杨柳会不会最终成为自己曾经玩儿过的游戏中的过客。

标签:杨柳 带来 感觉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短篇小说】那年那月淳情无限——丫下乡之小河 后一篇:【短篇小说】森林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