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新编】沉重的人情

橘子味道

分享人:橘子味道

2016-02-23 | 阅读:

晚饭后,憨根娘坐在桌子旁小声的抽泣着,憨根爹愁眉苦脸,“吧嗒,吧嗒,”的抽着旱烟。

“根他爹,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

“下午,我都跑遍了。好意思问的,我都去张口借了。唉,憨根去年结婚的时候,我们已经向所有的亲戚都借过了。憨根这个不争气的东西也不向家里寄一分钱,现在还有谁愿意借给我们啊。”

“老母猪再过两个月就下崽了,你非要现在把它卖了。我,我,我舍不得啊。”憨根娘说完又哭了起来。

“我有什么办法啊?去年憨根结婚,他大舅拿了3000块的礼金。今年他儿子结婚,我们难道只拿1000吗?“

原来,最近几年农村里的人情往来,礼金特别重。家庭宽裕的人家都难以承受,况且憨根的父母早已年迈,老两口没有力气种地,只好起早摸黑的养着几头猪过日子。

憨根十几岁就出去打工了。挣钱的本事没有学会,吃喝嫖赌却样样精通了。在外面呆了十几年,愣是没有向家里寄过一分钱。去年,父母眼瞅着他也老大不小的了。就四处借钱托人给他娶了个媳妇。小两口一开春就出去打工了。留下了二万多块的债让老两口还。老两口勤扒苦做,起早摸黑的干着,想早点把欠下的钱还清。

今天中午,憨根的大舅送来一张请柬。他的二儿子后天要结婚。憨根爹一接到请柬就傻了。家里只有一千多块的钱了。他知道憨根结婚时他大舅拿的是三千块。怎么办呢?下午,他跑了很多亲戚家卖着老脸借钱,可仍然没有借到一分钱。他知道亲戚们都是因为憨根不正混而不肯再借钱给他了。

家里的两个肉猪才三个多月,太小,不值钱。值钱的老母猪还有两个多月就下崽了。他也不愿意卖啊,他的心里也在滴血。可有什么办法呢?欠的人情总得还啊。

老两口一夜无眠。

天麻麻亮,憨根娘就起床了。她煮了一大锅的猪食,并且加了许多好料。眼泪汪汪的看着老母猪把一大盆猪食全吃完了。憨根爹换了身干净衣裳就把老母猪牵走了。

标签:老两口 大舅 结婚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短篇小说】抑郁成长录《1》 后一篇:【短篇小说】爱的奇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