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词韵】阮籍《咏怀(三十九)》赏析,原文赏析

橘子味道

分享人:橘子味道

2016-01-11 | 阅读:

【原作】 

 咏怀(三十九)——[魏] 阮籍

 壮士何慷慨,志欲威八荒。驱车远行役,受命念自忘。良弓挟乌号,明甲有精光。

 临难不顾生,身死魂飞扬。岂为全躯士,效命争战场。忠为百世荣,义使令名彰。

 垂声谢后世,气节故有常。

 

【注释】

 八荒:八方的荒远之地。《说苑·辨物》:“八荒之内有四海,四海之内有九州,天子中州而制八方。”八荒与四海对举,通常即指天下。

 远行役:远征。
 受命念自忘:接受君王的命令后把私念都忘了。受命,受到国君的任命,通常指武将接到统军征伐的任命。念,私念。自忘,忘掉个人的一切。
 乌号(háo):良弓的名字。
 明甲:即明光铠,一种良甲。

 临难不顾生:面对危难不考虑自己的生命。
 岂为全躯士:哪里是一心要保全自己的人。
 争战场:在战场上与敌人争夺胜负。
 令名:美名。
 垂生谢后世:流传声誉以告后世。垂声,留名。谢,告。

 

【古诗今译】

 壮士们多么崇高激昂啊,他们的志向是要威震天下的。驾着长车,远戍边陲,为了国家的利益,他们抛开了个人的一切。他们腰上挂着精良的弓箭,身上穿着明光闪闪的铠甲,危急关头,奋不顾身,为国捐躯,灵魂高扬,宁愿战死在战场,也不学那些苟且偷生保全性*命的人。他们的忠魂将流芳百世,他们的侠肝义胆将美名传扬。留下名声以告诉后人,崇高的气节必将万古长存。

 

【赏析】

 阮籍(210-263),字嗣宗,陈留尉氏(今河南省尉氏县)人,魏末晋初文学家、思想家。建安七子之一阮瑀的儿子,竹林七贤之一。阮籍是魏晋时代的名士,思想上崇尚老庄哲学,行为放荡,反对虚伪的礼教。《晋书·阮籍传》说阮籍“本有济世志,属魏晋之际,天下多故,名士少有全者,籍由是不与世事,遂酣饮为常”,由此看来,他的行为放荡乃是政治压抑下的一种消极反抗。

 阮籍的《咏怀》诗共有八十二首,是诗人生平诗作的总题,不是一时所作,有感即发,类似于“杂诗”。用曲折隐晦的笔调抒写了诗人在乱世之中找不到人生出路的内心苦闷,其中有的反映了当时黑暗的政治现实,有的是对虚伪的礼教的批判,也有的是抒感慨,发议论,写理想,但是也不免带有消极颓废的色*彩。

 本篇所选的是第三十九首,诗人歌颂了壮士们胸怀大志、效命疆场的崇高而伟大的壮举,同时也抒写了自己内心对时政不满和驰骋疆场为国捐躯、流芳后世的强烈愿望。

 百度网“中国文化·魏诗·阮籍·咏怀(其三十九)”赏析说,这首诗前承《国殇》之遗风,词气慷慨,格调昂扬;后继建安之风骨,刚劲有力,苍凉悲壮。似可看作有为而发,只是今人已不知其缘何?

 现在,我们从现有的书本和网络上的零散资料看,诗人的感想“缘何”而发,还是可以考证的。

 当时诗人阮籍正是生活在魏末晋初,其时魏王朝已经十分腐朽,代表门阀世族利益的司马氏集团篡权夺位后,极力迫害阮籍,政治气氛已是极度黑暗。崇尚老庄,放荡形骸的阮籍,表现了对司马氏集团的极度不满,但是又无力改变。加之文帝和明帝的昏聩,更使他愤怒不已,而又不敢直言。诗人在这样一种政治和人身都受到极度压抑的环境中,根本无法实战个人才能,无力实现自己的济世救国之志,于是才通过这首诗所塑造的“临难不顾生”的壮士形象来实现诗人愿望的这样一种绝望的设想——胸怀大志的人总是把自己的名声留给后世,使崇高的气节万古长青。 “千秋功过自有后人评说,”正如宋代爱国诗人陆游所说的“位卑未敢忘忧国,事定犹须待阖棺”所蕴含的思想感情一样,诗人在这首诗中通过塑造一个受国家之命而义无反顾地奔赴国难的将领形象,是借以抒发一种积极奋发、勇敢豪迈的精神,歌颂一种忠心报国、神死如归的英雄气概,肯定了为国献身的精神必将留芳千古,与山河同在,与日月同辉。

 诗人阮籍在其塑造的这个“临难不顾生”的壮士的形象中,所称颂的是儒家的一种忠义气节,当然也是天下有志之士都应该具有和效仿的忠义气节。从中我们不难看出诗人向往建功立业的政治热情和追求。(2009-6-5)

标签:诗人 阮籍 气节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古风词韵】高适《别董大》原文·翻译·赏析,原文赏析 后一篇:【古风词韵】高蟾《上高侍郎》原文·翻译·赏析,原文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