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诗】听觉,原文欣赏

Nayardi

分享人:Nayardi

2016-01-11 | 阅读:

听 觉01▲

罗马街头,听风。

一把传统的油纸伞,被吹翻。伞骨,仿佛十指,撑开天空。

雨,不遮雨;

晴,不遮陽。

异样的风,让思绪绕罗马大圆柱拐了一个弧形的弯,不知是雨了,还是晴了。

当米开朗基罗让大卫站在冬的寒冷中,萌动的春情,便衣不遮体的随风流浪。

赤裸的不是大卫,是风。

 

02▲

沙发扶手上,听呼吸。

次第张开的毛细孔,成为听觉灵敏的耳朵,捕捉到一种不由自主的起伏。

也许,一种呼吸听不到另一种呼吸,但是,那一把至今还保留余温的沙发扶手听到了,呼吸是彩色的,呼吸也有重量。

于是,沙发扶手在偏左的倾斜中,翻阅异域留连忘返的影像。彩色底片,在暗室里----

冲洗前,没有色彩;

显影后,赤橙黄绿青蓝紫。

 

03▲

手机屏幕上,听信息。

无意中的“早上好”,并没有感叹。

古板的手指头,来不及熟悉现代键盘,敲不出高科技的符号。

至于昼与夜、醒与梦、忙碌与空闲,在穿梭的信息里,混淆黑白。

围棋盘上的定式,已不是古老的中国流。

无论执黑还是执白,都在交织的打入中,相互渗透。

时间加速,空间缩小。

时空,围追堵截,谁输谁赢,一盘永远也下不完的棋。

 

04▲

花朵灿烂后,听哭泣。

植物,也有植物的语言,嫩绿的羞怯,艳红的坦荡……让你阅读一种生长。

是生命,都会长大,又都不想长大。

长大了,是春是夏,长大后,是秋是冬。

为何哭泣?

我读不懂植物,植物读懂了我么?

当根植于肥沃的土地,当芽苞萌绿,当花瓣绽开,既使有花无果,我也将和植物一起,走向生,走向死。

 

05▲

床头灯下,听诗。

喧哗的书市,隐入夜色的大氅,一本现代版本的《诗经》,悄然打开。

平静的读一段横平竖直的方块字吧,然而,自西周初始,一撇一捺的诗意,就不安分守纪。

向左一撇,向右一捺。

故事可以虚构,细节无法不真实。

正楷字,在毛边纸的渗透中,开始行草。

一横折一弯钩,在偃仰向背、阴陽相应、鳞羽参差、峰峦起伏的章法里,压不住平平仄仄的韵脚。

难怪古人也说,工夫在诗外。

 

06▲

喀纳斯湖,听水。

不走栈桥,脚印,深一只浅一只,迷失于松软的泥沼。

夜梦,时断时续,渗漏的木壁,蓄不住如水的月光。

水中有鱼,吞噬水;

岸上有水,吞噬岸。

湖中,到底有不有水怪?

鱼,在岸上烧烤,油盐酱醋。

人,在水中畅游,酸甜苦辣。

 

07▲

圣殿倒塌后,听敲门。

昼。夜。晨。昏。梦。醒。

门,在有形与无形之中,随时随刻,都会敲响;

心,在有意与无意之中,随时随刻,都想敲响。

敲击,不一定要用手指。

一缕陽光或一线月光,一丝风或一滴雨,穿过小路树林楼道窗口……

穿过,没有门槛;

声音,不会绊倒。

一座圣殿倒塌后,再也无须建庙。

会念经的木鱼,并不一定都是神。

神在别人的眼中,佛在自己的心里。

 

08▲

搅动咖啡杯,听勺。

拉上门帘,在连锁中翘起的金牛角,不再吹奏喧嚣。

蓝山,苦中甜。

摩卡,有点酸。

方糖,在四四方方的规矩中溶化,洁白的奶,点点滴滴,柔润着闲适的味道。

不锈钢勺与瓷杯的叮当,是舒缓的时空中不经意的插曲,让不厌其烦的现代话题,伴有一种音乐的美妙。

拉开窗帘,繁忙的生活离得并不远,斜射的陽光里,有尘土飞扬。

 

09▲

枕着黄河,听涛。

从巴颜喀拉山淌下来的母亲河,无论----

是贵德的清,还是黄土高原的黄?

是黄河大峡谷的急,还是华北平原的缓?

都是永不断流的羊水,养育生命。

尽管,不合时令的季节,会干枯命运,母亲河,仍然会淌着血色的阵痛。

虽然,我无法汪洋,甚至无法溪流、无法涌泉,但,我真诚的诗歌,将流出泪和血,哪怕仅仅只是一滴,为了----

黄河的旺盛,母亲的丰盈。

 

10▲

钻出围牧的铁丝网,听羊咩。

入秋的呼伦贝尔大草原,嫩绿,在成熟的金黄中老去。

羊群在绿草之上,蓝天在羊群之上,白云在蓝天之上。

立足草原,头顶天空。横贯我的地平线,构成|人生的十字架。

我不相信上帝,也不祈求上苍。

只想,春天又绿时,在羊咩的牵引下,低头于嫩草。

既使,高高扬起的风,如长长的鞭子,重重地、重重地抽打在我的身上。

 

11▲

火车票上,听火车。

阴差陽错的预约,订购了一趟神秘土地的梦幻之旅。 上一页12下一页

标签:黄河 呼吸 植物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散文诗】风儿会把泪吹干,原文欣赏 后一篇:【散文诗】鞋在路与脚之间,尴尬,原文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