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青】艾青《马赛》赏析,原文欣赏

半步颠

分享人:半步颠

2016-01-13 | 阅读:

如今
  无定的行旅已把我抛到这
  陌生的海角的边滩上了。

  看城市的街道
  摆荡着,
  货车也像醉汉一样颠扑,
  不平的路
  使车辆如村妇般
  连咒带骂地滚过……
  在路边
  无数商铺的前面,
  潜伏着
  期待着
  看不见的计谋,
  和看不见的欺瞒……
  市集的喧声
  像出自运动场上的千万观众的喝彩声般
  从街头的那边
  冲击地
  播送而来……
  接连不断的行人,匆忙地,
  跄踉地,
  在我这迟缓的脚步旁边拥去……
  他们的眼都一致地
  观望他们的前面
  ——如海洋上夜里的船只
  朝向灯塔所指示的路,
  像有着生活之幸福的火焰
  在茫茫的远处向他们招手
  …………
  这陌生的城市里,
  快乐和悲哀,
  都同样地感到单调而又孤独!
  像唯一的骆驼,
  在无限风飘的沙漠中,
  寂寞地寂寞地跨过……
  街头群众的欢腾的呼嚷,
  也像飓风所煽起的砂石,
  向我这不安的心头
  不可抗地飞来……
  午时的太陽,
  是中了酒毒的眼,
  放射着混沌的愤怒
  和混沌的悲哀……
  它
  嫖*客般
  凝视着
  厂房之排列与排列之间所伸出的
  高高的烟囱。
  烟囱!
  你这为资本所奸|婬*了的女了!
  头顶上
  忧郁的流散着
  弃妇之披发般的黑色*的煤烟……
  多量的
  装货的麻袋,
  像肺结核病患者的灰色*的痰似的
  从厂旁的门口,
  不停地吐出……看!  工人们摇摇摆摆地来了!
  如这重病的工厂
  是养育他们的母亲——
  保持着血统
  他们也像她一样的肌瘦枯干!
  他们前进时
  溅出了沓杂的言语,
  而且
  一直把繁琐的会话,
  带到电车上去,
  和着不止的狂笑
  和着习惯的手势
  和着红葡萄酒的
  空了的瓶子。
 
  海岸的码头上,
  堆货栈
  和转运公司
  和大商场的广告,
  强硬的屹立着,
  像林间的盗
  等待着及时而来的财物。
  那大邮轮
  就以熟识的眼对看着它们
  并且彼此相理解地喧谈。
  若说它们之间的
  震响的
  冗长的言语
  是以钢铁和矿石的词句的,
  那起重机和搬运车
  就是它们的怪奇的嘴。
  这大邮轮啊
  世界上最堂皇的绑匪!
  几年前以
  我在它的肚子里
  就当一条米虫般带到此地来时,
  已看到了
  它的大肚子的可怕的容量。
  它的饕餮的鲸吞
  能使东方的丰饶的土地
  遭难得
  比经了蝗虫的打击和旱灾
  还要广大,深邃而不可救援!
  世纪以来
  已使得几个民族在它们的史页上
  涂满了污血和耻辱的泪……
  而我——
  这败颓的少年啊,
  就是那些民族当中
  几万万里的一员!  今天
  大邮轮将又把我
  重新以无关心的手势,
  抛到它的肚子里,
  像另外的
  成百成千的旅行者们一样。
  马赛!
  当我临走时
  我高呼着你的名字!
  而且我
  以深深了解你的罪恶和秘密的眼,
  依恋地
  不忍舍去地看着你,
  看着这海角的沙滩上
  叫嚣的
  叫嚣的
  繁殖着那暴力的
  无理性*的
  你的脸颜和你的
  向海洋伸张着的巨臂,
  因为你啊
  你是财富和贫穷的锁孔,
  你是掠夺和剥削的赃库。
  
  马赛啊
  你这盗匪的故乡
  怕的城市!  

----------------------------------------------------------
    无情的犀利的揭露   


  《马赛曲》曾经流行全世界。
  马赛这座港口城市,曾经有过光荣。

  然而,后来它堕落了,它给诗人留下了很坏的印象,诗人在《马赛》一诗中,直率地毫不客气地对它提出了指责和诅咒。这和在《巴黎》一诗中所流露的情绪有着很大的不同。

  诗人的感情*色*彩是鲜明的,诗人在马赛的感受也是鲜明的。诗人从千千万万劳苦大众的情感出发,对马赛进行了深沉的思索,并流露在笔端,活脱地刻划出了马赛的罪恶形象。诗人曾说:“我爱的是自由的、艺术的、有着《马赛曲》光荣历史的欧罗巴,反对和否定的是帝国主义的欧罗巴。”

  诗人那时还很年轻,就已经具有强烈的人民民主思想。追求自由和光明,追求人类的和谐生活,不仅已经成为诗人的信条,而且已成为诗人诗作的灵魂。《马赛》这首诗,就极强烈地表达了这种愿望。

  诗人心中有一团火在燃烧着,诗人从这火光中,清晰地看着马赛……

  诗人在《诗论》里曾说:

  “存在于诗里的美,是通过诗人的情感所表达出来的、人类向上精神的一种闪灼。这种闪灼犹如飞溅在黑暗里的一些火花;也犹如用凿与斧打击在岩石上所迸射的火花。”

  《马赛》这首诗,可以说,这是人类向上精神的一种闪灼,也可以说,是飞溅在黑暗里的一些火花……
  诗人在对罪恶的马赛的无情描绘中,让我们清晰地听到了凿和斧打击在岩石上的声音,看到了这种撞击所迸射出的火花……

  无情的犀利的刻划,构成了这首诗的突出特点。

  大胆的联想和想象,产生了许多惊人之句:

  “午时的太陽,/是中了酒毒的眼,/放射着混沌的愤怒/和混沌的悲哀……/烟囱!/你这为资本所奸|婬*了的女了!//多量的/装货的麻袋,/像肺结核病患者的灰色*的痰似的/从厂旁的门口,/不停地吐出……”

  准确生动的细节描绘,使人的心灵震撼:

  “工人们摇摇摆摆地来了!/如这重病的工厂/是养育他们的母亲——/保持着血统/他们也像她一样的肌瘦枯干!/他们前进时/溅出了沓杂的言语,/而且/一直把繁琐的会话,/带到电车上去,/和着不止的狂笑/和着习惯的手势/和着红葡萄酒的/空了的瓶子。”

  有时,诗人忍不住直抒胸臆,这些诗句同样也起到了无情的犀利的刻划作用,不仅不使人感到直白,反而更令人有一种痛快淋漓的感觉,使人更深刻地去领略马赛的丑恶:

  “你是财富和贫穷的锁孔,/你是掠夺和剥削的脏库。/马赛啊/你这盗匪的故乡/可怕的城市!”

  大胆的联想和想像,准确生动的细节描绘,痛快淋漓的直抒胸臆,综合起来,形成了《马赛》这首诗的风貌。

  这里应该特别指出的是,具像的把握,是这几种艺术手段的核心。艾青从写第一首诗开始,就展示了具像把握的出色*才能。也成为他诗作不断成功的重要因素之一。《马赛》这首诗,就充分显示了艾青的这种才华。

  艾青在年轻时,受过比利时大诗人凡尔哈仑的很大影响。凡尔哈仑最初的创作,是以家乡的宁静的田野为描绘对象的,诗风也是宁静的田园牧歌式的。随着时代的发展,随着大都市的迅速崛起,使这个宁静的诗人不得不痛苦地发生巨变。他把他的目光、他的心转向大都市,以强有力的新的跃动的诗句,揭示大都市错综复杂的风貌和人们剧烈变化着的心态。他抛弃了个人的感伤,而把劳动人民的群体意识及其情感,作为自己诗歌的基调。因而使他的诗风豪放开阔,语言形象尖新,新的节奏,新的造型,新的感觉,使他的诗具有了强烈的时代感……

  从《巴黎》、《马赛》等诗中,我们可以感受到凡尔哈仑的影响,但是,这种影响已成为年轻诗人的血肉,并且具有了自己的个性*。特别是在诗的形象把握上,年轻诗人更有着自己的独到之处。那就是形象的刻划更加准确、生动,更加清纯。

  这里,艾青在年轻时就为我们作出了一个重要启示:中国诗人决不会拒绝西洋文化的有益东西,中国诗人也决不会丢弃祖国的文化精华。把西洋诗人的影响化为自己的血肉,使自己的诗更具表现力,使自己的诗更开阔,更深邃。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艾青在这方面为我们作出了辉煌的榜样。

  艾青的诗是中国的,也是世界的!
  (郭宝臣)

标签:马赛 诗人 刻划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食指】食指《烟》赏析,原文欣赏 后一篇:【艾青】艾青《山核桃》赏析,原文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