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指】食指 愤怒 赏析,原文欣赏

爱吃的肥肥

分享人:爱吃的肥肥

2016-01-13 | 阅读:

 我的愤怒不再是泪雨滂沱,
 也不是压抑不住的满腔怒火,
 更不指望别人来帮我复仇,
 尽管曾经有过这样的时刻。

 我的愤怒不再是忿忿不平,
 也不是无休无止的评理述说,
 更不会为此大声地几乎呐喊,
 尽管曾经有过这样的时刻。

 虽然我的脸上还带着孩子气,
 尽管我还说不上是一个强者,
 但是在我未完全成熟的心中,
 愤怒已化为一片可怕的沉默。


  当时,我一下子就被震撼了。写得如此好的诗,曾在知青中如此广泛流传,我竟然没有读过,也不知道作者是谁。后来,我知道这首诗叫做《愤怒》,作者名叫郭路生。我艰难地在早期的记忆里搜索,也只搜索到了一个叫做郭小川的名字,郭路生是不曾听说的。又一个偶然的机会,在一本杂志上,我看到了一个人物专访,又看到了他的另一首诗《相信未来》,我被诗人的才气和经历又一次深深震撼了。这是一个曾北岛的诗歌产生过深刻影响的一个人;有人说,食指是中国朦胧体诗歌的创始人;更有人将其称为一代诗魂,因为他的诗歌曾经那么深地影响、鼓励、陶冶过整整一代人。
  食指本名郭路生,生于1948年。“文革”中因救出被围打的教师而遭受迫害。1968年到山西插队,70年进厂当工人,71年参军73年复员,曾在北京光电技术研究所工作。因在部队中遭受强烈刺激,导致精神分裂,至今仍在精神病院。 他在“文革”中开始写诗,《相信未来》曾被江青点名批判。其诗被朋友及插队知青辗转传抄,广泛流行于全国,影响深远。即使在精神病院里也未停止创作。 “好的声望是永远找不开的钞票,坏的名声是永远挣不脱的枷锁”(《命运》)这种哲学悖论般的诗句对北岛影响很大。我们可以在北岛的《回答》等诗中找到风格类似的句子。 食指早期的诗歌有一种对待生活“不抱幻想,也不绝望”的存在主义的精神(虽然他那时未必知道这个名词)。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他的那首《疯狗》,可以说是汉语诗歌中绝无仅有的作品。那种对生存本体反思的哲学深度,足以同陀斯妥耶夫斯基的某些作品相提并论。食指在一九六八年就写出了《相信未来》和《这是四点零八分的北京》这样脍炙人口、流传甚广的诗歌,足可以让每一个写诗的人汗颜。当时,他的诗以手抄本的形式在社会上广为流传。阿城插队内蒙古时托人抄录了食指的全部诗作;陈凯歌考电影学院时曾朗诵食指的《写在朋友结婚的时候》。然而,就是这样一位诗歌天才,今天却生活在福利院里,每天擦楼道,洗餐具,保持最低的生活费。这让我想起了我上中学时的一个疯子:他有着军人的魁梧体格,留着长发,手里常常拿着一只毛笔,在各处的白墙上写着“大海航行靠舵手,万物生长靠太陽”等等类似的文革时期的句子,笔力虬劲,常常被人气愤地轰走,据说,此人原来是军队的一个师长;想起在几年前的一个夏天,在人民商场的十字路口上,一个老人戴着毛主席像章和红袖箍,旁若无人地指挥着和说着什么。。。。这些,都是那个年代留下来的活化石。最后,让我以这首写于1968年《相信未来》向诗人食指致以崇高的敬意:

标签:食指 北岛 诗歌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食指】食指 寒风 赏析,原文欣赏 后一篇:【食指】食指 热爱生命 赏析,原文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