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城】顾城《远和近》赏析,原文欣赏

九空间

分享人:九空间

2016-01-13 | 阅读:

远和近

 顾城

你,

一会看我,

一会看云。

 

 我觉得,

 你看我时很远,

 你看云时很近。

一九八零年六月

 

 一看到这首诗,就让我想起了泰戈尔飞鸟集中脍炙人口的那首飞鸟与鱼中的两句话: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不是生与死 ,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不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而是爱到痴迷,却不能说我爱你 。

是的,我想我们的诗人此时内心就是这样矛盾挣扎着的。心爱的人就在面前,却无法表达自己的心意。这注定会是一场无言的结局,甚至还未曾开始,就注定要结束。

因为你不曾看出我的心意,所以即使你就站在我面前,我们中间却也是隔着那千山万水。而只有在你看向云的那一刻,我们的心意才是相通的。这注定是一场飞鸟与鱼间的爱情故事。

 这又不禁让我想起了纳兰康德的那句: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如果人生真的只如初见,那该有多好啊!还有谁会去计较这远和近的距离呢?

赏析2 


 《远和近》,是一首非常抽象的诗,它的美就隐含在抽象的线条之中。

  “你”,“一会看我”,“一会看云”;“我”却一直看着“你”。“你”和“我”是什么关系,丝毫没有交代,只写了“我”对“你”的主观心理感受。在 “我”的感觉中,“你看我时”,你仿佛和我相距“很远”;“你看云时”,你仿佛和我离得“很近”。这是一种错觉。造成错觉的原因诗人隐去了,有意留下较大的空白,引诱读者去想象,读者的心理因素不同,这种想象图景也会不尽相同。

 “云”可能象征自然。“你”在看“云”时,大约流露出象《日出》中陈白露看空玻璃上霜花时那种童稚的天真和热情,而当“你”回到现实中看“我”时,却换成另一种冷漠的表情。所以,“我”觉得,“看云”时的那个“你”,才是真正的“你”,本来面目的“你”,显得很亲近,如近在咫尺;而“看我”时的那个 “你”,显得很陌生,有一种“隔”的感觉,如远在天涯。强烈的感情因素迫使客观物理距离变形,以适应和表达主观心理感受的真实。错觉是在审美的直觉思维中产生的。诗人在瞬间产生的错觉中悟出一种深意:人与自然的和谐,人与人之间的隔膜。

  诗不仅表达情感,也可传达经验,《远和近》传达的是人们在现实生活中经常可以感受到的一种经验。

  诗似乎是纯理性*的,十分冷静,但细细品味,其中暗暗催动着一股热流:呼唤一种相互理解、相互信任、和谐融洽的人际关系。

 《远和近》一诗,是诗人对不正常生活的本质发现。此诗初发表时,被视为难懂的怪诗。按照当时僵化的阅读方式,人们已被习惯钝化的思维模式,此诗确实难于解读。因为在目光可视之间,你与我的距离不可能远于你与云的距离。可诗人为什么觉得“你看我时很远,你看云时很近”呢?原因是诗人所写的是一种非正常的生活,是一种被扭曲了的人际关系。在这扭曲了的关系中,一切都颠倒了。本应相亲相近的人与人的关系,由于心的阻隔而疏远了,显得那么孤寂而不可接近;因为人际关系的疏远,人与自然反而拉近了距离,显得十分亲近。也许,正是由于人与自然的亲切可近,更进一步显示出人的孤寂;也许,正是这孤寂,常使顾城想到梦的天国。可顾城应该知道,在这个充满矛盾的世界上,梦的天国是不存在的。

标签:距离 诗人 错觉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顾城】顾城《远和近》赏析2,原文欣赏 后一篇:【海子】关于海子和他的诗,原文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