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转载余秀华性幻想诗,与网络诗选主编郑正西评语 余秀华再婚郑正西

莫迪卡

分享人:莫迪卡

2016-12-27 | 阅读:手机版

我说关于余秀华成名的几个“鬼吹灯”问题,是指无人能够解答的问题:

1、古往今来,有没有要树立诗歌旗帜的?沈浩波有句话还是对的,他说:“倘若一个诗人名动天下,成为公众人物,社会名流。那么,不是这个诗人自己有问题,就是时代不正常。”有谁举出古今中外的例子,说明正常?

2、《诗刊》不管怎么推余秀华,余秀华上央视,上人民日报,不管怎样正能量宣传她,如果没有她那首《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是红不起来的。网上可查证,余秀华走红的诗歌,被谱曲的诗歌是《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不是她的其他诗歌。

既然这么厉害的诗歌,能让千家万户记住了的诗歌,为什么余秀华出了几本诗集,出版社不敢把“睡诗”收录?为什么《诗刊》不敢发表?为什么余秀华家乡打她“名片”时,要把“去睡你”改成“去会你”?

余秀华出名的原因正常吗?

3、再请看这些人真为诗歌还是背后有金钱利益驱动?

余秀华的走红,离不开4个湖南人,他们分别是刘年、李少君、陈新文和刘清华。

《诗刊》编辑刘年来自湘西,是余秀华的第一个“伯乐”。《诗刊》副主编李少君,是湖南湘乡走出去的。他对余秀华的诗歌“开了绿灯”,二审、三审很快就通过了。《诗刊》2014年第9期下半月刊发表了余秀华的一组诗,并没有引起多大关注。2014年11月10日,《诗刊》公众微信平台推出余秀华的“摇摇晃晃的人间—一位脑瘫患者的诗”之后,却引爆了一波接一波的“转载潮”。

11月11日,也就是《诗刊》公众微信平台推介余秀华诗歌的第二天,湖南文艺出版社副社长陈新文看到这条微信,已是当晚10时。同刘年的反应一样,陈新文也像打了鸡血一样,精神陡增。几番打听后,当晚11时许,陈新文顺利加上了余秀华微信。得知她从来没有出过诗集,陈新文提出想帮她出一本。

11月12日一上班,陈新文就向刘清华(湖南文艺出版社长)汇报了这个选题,当即同意签约。湖南文艺出版社给余秀华开出的条件是1万册起印、10%的版税(出版诗集的最高版税)。

当湖南文艺出版社寄出的合同还在路上,还未到余秀华手中时,她的诗已在网上火了。

大家知道,现在出版社审稿严之又严,审去一层皮还要再审。看看余秀华诗集是怎样出来的:

1月19日,刘清华向上级主管部门申请选题“绿色通道”,第二天选题得到批复。仅用3天时间,就拿到了所有手续。随后,设计时间表提前,设计师在极短的时间内数次修改设计草稿,最后敲定了本书端庄典雅的封面。从定稿到付印,仅用了3天时间。

2月1日上午,长沙延续了前几天的降温、大雾、阴雨。印刷厂工人如约将1万余册新书运到了湖南文艺出版社的仓库,开始发货。

你说诗歌又不是新闻,怕发迟了没价值。他们为什么开创出书速度的史无前例,不为钱为什么?

4、余秀华诗歌和言论,以情、爱、欲为贯穿红线,以离婚为目标。诗歌的社会题材就这么狭小吗?余秀华不满家庭婚姻是个人自由,不予干涉。但是,她离婚前的大量出轨,说成是“敢爱”,这符合国情吗?包括那些挺余者,他们真的愿意中国搞性开放而毁掉家庭吗?

5、兴师动众,鸡飞狗跳,牺牲诗歌公共资源,炒红一个品行恶劣的余秀华,诗歌到底收获了什么?去掉那些空洞的“诗歌走向了大众”,诗歌利益一无所获。相反,搞乱了诗歌秩序,侵犯侵占了安静写诗的诗人利益。

6、在说不出余秀华的出名理由时,一些人总说她是底层“草根”,是患疾农妇。是的,对她的生活困境可以同情和援助,但不能牺牲诗歌。只讲身份不讲表现,这和当年只看出身的“唯成分论”有何区别?

作者新浪博客网络诗刊编选主编( 郑正西 )

---------------------------------------------------------------

余秀华性幻想诗选读

《哈欠》

这几天有些怪怪的,明明是深秋了,心里却起了毛:想男人了!啊呀呀,想男人万岁万岁万万岁,证明俺是年轻的嘛,证明俺的生理系统是向着太阳走的嘛。好吧,为了这令人愉快的感受,咱干一杯:左手邀请右手,右手说干吧

先给江泽民打电话吧,你说没有伟大的哥哥,不行啦!我老啦,一身老头子的味,你不习惯的。没办法,人不能强求的嘛,那就换一个罗,谁呢?阿信?啊哟,好好好,这哥们人高马大,下边一定根正苗红了!可惜,电话不在服务区,呜呜咽咽,信哥哥,我的性哥哥哟!

再换个吧,铁打的情人流水的兵。这回电话打通了,废话少说:我要和你上床!对方大叫一声:老公啊,你的情况打电话了。我双眼一黑

黑,黑…黑鱼,对了,他对我有意思,发短信吧:我要你的笑铺满我一身。黑鱼说:我要赖子

《狗日的王法》

土狗日的王法,没屁眼的王法

断子绝孙的王法,和他妈乱伦的王法

嫖妓女的王法,搞基的王法

流派的王法,带了一群母狗做编辑的王法

驴日的,狗捣的,王八戳的

鸡奸的,鸭压的,蚂蚁,蚂蚁怎么搞的

不死对不起共产党的王法

装腔作势的王法,虚情假意的王法

不学无术,鼠目寸光,小肚鸡肠

仗势欺人

狗说,王法是他的同类是狗的耻辱

《无题》

东海,我已经黔驴技穷了,就想和你睡觉

睡觉,睡觉,睡觉.......

为了避免我强奸你的嫌疑,我在下面

如果你累了,我就翻上去

哦,窗外杏花儿开了,花瓣纷纷扬扬

人世被我们揉来揉去,危险的很那

我是被一个竹篮飘来的

此刻,半只脚还在水里

然后我们写诗歌:

床前明月光,等等

《早上,你好》

他说十点来接她,郊外云低

就等她去

此刻,阳光穿过14楼的玻璃窗

落在她的屁股上

她蠕动了几下,它落到了乳房上

她恨不能低头去咬的乳房

如果有风,最先摇曳的是她的阴毛

在这雪白的躯体上

它有最终的发言权

但是40年了,它最芬芳的话

还在谜林深处

她的腹部,烫伤的痕迹还在

-----在他的城市容易走神

哈,这个小个子40岁的女人

会在他敲门的前一分钟

迅速把衣服穿上

《礼轻人意重》

“千里送阴毛,礼轻人意重”

给你发了这样一个信息,我就去泡茶了

秋天,该喝菊花茶了,祛火,止伤

我知道你会恶狠狠地大叫:你这个疯子,变态狂

这时候菊花一朵朵浮了上来

沉重,忧伤

我能怎么样呢,一万根鹅毛编成被子

你也拒绝取暖

而我的心早就送给你了,这皮囊多么轻

最轻的不过一根阴毛

《读朵渔的诗》

我爱上了他,并产生了和他交合的冲动

但是上午的阳光太强烈了,他应该不喜欢这样的天气

和他做爱应该在雨里完成

雨越大越好。事后他一定会记下他阴茎的状况

把这个时间后推许多年

我不会因为孤独和一个人做爱

他也应该如此

但是如何摘出我的羞耻之心是必须之事

我应该蒙上他的眼睛

我不确定他能看到什么,但是许多事情

瞄一眼就穿了

好像在上帝面前脱下衣衫:我改变着他给我的

来龙去脉

如果雨让我愈加坚硬

就是说我不讨好他,而让他在一个动作上

完成一首失败之诗

《和村民郑西拉喝酒》

他脱了上衣,露出老年斑,褐色的松弛在皮肤上

哦,这一架还会呼吸的尸体

他把毛主席语录背的一字不差,眼泪流出

这个早年因为嫖娼坐过牢的流氓

后来在一个黑煤窑扒煤

实际上负责给煤矿老板拉皮客

后来,他跳到桌子上,脱掉裤子

---黑豆般的生殖器蜷缩在落光了体毛的腿间

他说他也曾八面威风

操过的女人不计其数

他让那些女人喊他爹,把尿尿在他嘴里

但是他现在只能给煤矿老板拉拉皮客

想操,再操不动

他哭了起来

风吹进简陋的乡村酒馆

把一根白蜡烛吹得快要熄灭

《一院子的玉米棒子多么性感》

它的黄,仅仅是一种颜色?

此刻,我的叙述中断,在一院子的玉米中间走失

我是它们其中任何一个都矫情

我是它们中间任何一个都居心不良

它们横七竖八,漫不经心

好吧,这样的高傲前我愿意低头

我粗鲁地把它们想成男人的生殖器官

我把它们踢飞起来,或者把它们踩扁

没有谁阻挡我成为一个女王

我善良地时候,也会爆米花

让它们如花地观摩

--------爱情或者,寂寞

其实今年雨水少,玉米长了虫,发了霉

我确定那些虫都是女性

所以我掐死它们毫无怜悯

被虫蛀过的玉米棒子被我扔在一边

------被恶俗偷过心的人

怎么配进我的小院

《红色短裤》

1.

多么悲伤,我路过他的门口多么悲伤

比一片叶子更先坠地,我的秋天沉重

山河破碎

阳台上,他的红色短裤在微风里荡漾

四角不稳

他不在家。

一年前,他不在家,如今,他不在家

微风在他的红色短裤里荡漾

2.

他的肉体沦陷了多少女人?秋风多凉

我路过他的门口,他已经老去

我想说爱,在我们破损的肉体上

他大腹便便,已经粘不住一只蝴蝶

我想说爱

并点亮灯盏

我们都是世俗生活里多余的人

就这么老去了

我想说爱

3.

他的红色短裤在阳台上摇摆

我不相信曾经被他穿在身上

我不相信他已经逃逸

我相信他清晰的口音

和那么多纠缠过的痕迹

这感觉

依然让人幸福得

一塌糊涂

《噢,章老师》

噢,你打开的明晃晃的身体

噢,这城市深处没有姓名的小旅馆

——我不相信你的肩头藏过的匕首

不相信你的胸口弯曲的八千里路程,明月,雪天

甚至,你慢慢勃起的阴茎也是我不能相信的

此刻,不断扩大的空间

我们没有可以抓住的稻草

这些年,不再说爱,也不再说做爱

噢,我疑惑着把你拉近或者推远

当我解开第二颗纽扣,突然睡眼朦胧

--------这要命的中年

这要命的省略方式

《噢,章老师》

幸福如花,一开就败

这虚构的幸福,和危险的逃逸让我着迷啊

——这个时候你盯着大盘,翻盘的机会迟迟不来

要我说年纪大了,钱多了没用

爱做多了也没有用

阴茎勃起是自己的事情

传道授业也是自己的事情

在生理课上,你讲着讲着就讲到了股票

一个学生说:章老师,我投你一票

噢,章老师,只有我爱你走神的时刻

以及下课就跑往厕所的背影

----------------

人物评价编辑

“她是中国的艾米莉·狄金森,余秀华的诗歌是纯粹的诗歌,

余秀华

是生命的诗歌,而不是写出来的充满装饰的盛宴或家宴,而是语言的流星雨,灿烂得你目瞪口呆,感情的深度打中你,让你的心疼痛。”

(学者和诗人沈睿评)[29]

“她的诗,放在中国女诗人的诗歌中,就像把杀人犯放在一群大家闺秀里一样醒目—别人都穿戴整齐、涂着脂粉、喷着香水,白纸黑字,闻不出一点汗味,唯独她烟熏火燎、泥沙俱下,字与字之间,还有明显的血污。”

(《诗刊》编辑刘年评)[30]

她的诗兼具深度和灵气,她是个好诗人,天才的。

(诗人老井评)

余秀华在“摇摇晃晃的人间”行走了几十年,当她找到诗歌这支铁拐时,才终于真正站立了起来。 (诗人张执浩评)

她的诗歌有料,有真东西,这是肯定的。但是,也要警惕把她煲成了一锅鸡汤。即使天才也是禁不起透支的。同情也有其限度,一如名声,传播的有效性。一句话,让诗歌回到诗歌,文学归于文学。

(诗人李以亮评)

身体患疾为余秀华的创作加上了同情分。

(评论家、上海译文出版社副社长赵武平评)

余秀华坐拥自己的世界,与境遇无关,与身份无关,她就是这样纯粹的诗人。

(诗人马灯评)

读余秀华的诗,常常让我陷入其情境,而忘了自我,即使读完最后一句。 (诗人高寒评)

社会影响编辑

余秀华的事迹感动了歌手萧磊,她的成名诗《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被萧磊唱成歌曲爆红网络。余秀华2016获得中国农民诗人一等奖,奖金3万元。

-------

标签:余秀华再婚郑正西 余秀华诗选 余秀华 诗歌 王法 诗刊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诗歌】诗情画意流,墨韵芳馨柔【神龙绝句诗集十首(二)】 后一篇:【诗歌】山坡羊[牵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