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散文】那一年,情愁的上海初约,全文欣赏 售票员

爱吃的肥肥

分享人:爱吃的肥肥

2016-01-13 | 阅读:手机版

   
打开微信“扫一扫”,网页打开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那年早春的某一天上午八点左右,我乘电车去学院。

车厢内,虽然有点嘈杂,但我的心里却充满了对未竟生活的甜蜜憧憬:因为今晚,我将要和一位姑娘第一次约会。

我望着车窗外,那吐露出新绿的柳枝,内心总是无法掩饰对春情的向往。我曾告诉过我的朋友,我喜欢有一定事业心的女孩子,这样,今后的家庭生活才会美满。当然,姑娘的美丽和温善也是很重要的。由于得知她也很爱好文学,尽管还未见面,我就对她很有点好感了。因为我白天在学院教书,业余时间几乎都花在了文学创作上了。我在想,如果她真是那样喜欢文学的话,那我们今后将会有一个多么幸福的小家庭呵!也许爱神丘比特真会射我以金箭吧……

“唉!乡下人,你们两就不要在高峰时间凑热闹了!”女售票员不耐烦的呵喝声,将我从玫瑰色*的憧憬里拉了回来。我调过头,看到站牌下有两位手提几件大行李的外地乘客,其中一位恳求道:“同志,我们要赶火车,怕来不及了,请您……”

女售票员装着没听见似的,电车门“砰”的一声被关上了。我一看,车厢内似乎还没拥挤到挤不上那两个人的地步吧。我不禁忿忿地瞥了这位蓄着披肩长发的售票员一眼。我惊异地发现,那是一张多么可爱的脸庞。真可惜,如果她不曾有过先前的自然演出,也许她会作为丽人形象而被储入我的脑屏……

终于熬过了一个多情的白天。

傍晚,我手拿一本小说,提前半小时就等在了事先约好的地方。

离约会的时间只有几分钟了,此刻,我的心在剧烈地跳动着,因为爱的序幕,马上就要拉开了。

她来了。我欣喜的看到,在离我约一百公尺开外的人行道上,一位右手持书的姑娘,正步履翩然地朝我站着的方向走来。

好一位娉婷、秀媚的少女!虽然路灯光不算很亮,但我还是能看到她那飘逸的长发,在傍晚和煦的春风里,溢散出青春的风韵;她上身穿一件雪白的棒针衫,下着一条石磨蓝的紧身牛仔裤,脚踩一双闪着光亮的高跟皮鞋;那条牛仔裤忠实地勾勒出她那匀称优美的曲线……呵,真是一位楚楚动人的女孩。这时,我多么想立刻奔上前去,多么想她能成为我的女朋友,不,成为我的妻子——当然是未来的。

她,总算走到了我的面前。

突然,我似乎感到好象在哪儿见过她。可是,我不愿相信这是真的,也许是自己的一种错觉吧。

“你是小王吧?”她大方地问我。

听到这清脆但又有点熟悉的声音,我的心中泛起了一种难言的苦涩。我失神的答应着:“喔,对。”随即,又明知故问道:“你是小凌吧?”她抿着嘴,含笑点点头,接着说道:“我知道你是大学里的老师,但你知道我的职业吗?”

“我不会太在乎你从事什么职业,不过今天我很不希望听到你告诉我,你是一名电车售票员。”我的语气很矛盾。

“你对该行业有偏见吗?”

“没有。”我无奈地说,“因为今天早晨我在去上班的电车上,遇见了一位长得和你很像的售票员,她对外地乘客的态度实在令人遗憾,我不希望那会是你。”

我的这番话,使她极为震惊,两颊顿时绯红一片,赧然的眼波,落在了自己手中的小说上。

此刻,我的眼前,又活跳出早晨那不愿回首的一幕……

我和她沿着平坦的人行道无言地走着。她好几次把脸朝向我,欲言又止的样子。也许她体察到了我在为最后的抉择所苦恼着。

很长一段时间以后,她终于鼓足了勇气,至诚地问我道:“能原谅我这一次吗?”

我从她的眼里,读到了更多痛悔的话语,然而,我却没有作声,只是拿着书,低头注视着那封面。

“你这本小说叫什么名?”她无限温润地问。

“车尔尼雪夫斯基的《怎么办》。”我以低沉的语调说着“怎么办”三个字,仿佛是在问自己。接着,我又反问她道:“你的呢?” 

  那年早春的某一天上午八点左右,我乘电车去学院。

车厢内,虽然有点嘈杂,但我的心里却充满了对未竟生活的甜蜜憧憬:因为今晚,我将要和一位姑娘第一次约会。

我望着车窗外,那吐露出新绿的柳枝,内心总是无法掩饰对春情的向往。我曾告诉过我的朋友,我喜欢有一定事业心的女孩子,这样,今后的家庭生活才会美满。当然,姑娘的美丽和温善也是很重要的。由于得知她也很爱好文学,尽管还未见面,我就对她很有点好感了。因为我白天在学院教书,业余时间几乎都花在了文学创作上了。我在想,如果她真是那样喜欢文学的话,那我们今后将会有一个多么幸福的小家庭呵!也许爱神丘比特真会射我以金箭吧……

“唉!乡下人,你们两就不要在高峰时间凑热闹了!”女售票员不耐烦的呵喝声,将我从玫瑰色*的憧憬里拉了回来。我调过头,看到站牌下有两位手提几件大行李的外地乘客,其中一位恳求道:“同志,我们要赶火车,怕来不及了,请您……”

女售票员装着没听见似的,电车门“砰”的一声被关上了。我一看,车厢内似乎还没拥挤到挤不上那两个人的地步吧。我不禁忿忿地瞥了这位蓄着披肩长发的售票员一眼。我惊异地发现,那是一张多么可爱的脸庞。真可惜,如果她不曾有过先前的自然演出,也许她会作为丽人形象而被储入我的脑屏……

终于熬过了一个多情的白天。

傍晚,我手拿一本小说,提前半小时就等在了事先约好的地方。

离约会的时间只有几分钟了,此刻,我的心在剧烈地跳动着,因为爱的序幕,马上就要拉开了。

她来了。我欣喜的看到,在离我约一百公尺开外的人行道上,一位右手持书的姑娘,正步履翩然地朝我站着的方向走来。

好一位娉婷、秀媚的少女!虽然路灯光不算很亮,但我还是能看到她那飘逸的长发,在傍晚和煦的春风里,溢散出青春的风韵;她上身穿一件雪白的棒针衫,下着一条石磨蓝的紧身牛仔裤,脚踩一双闪着光亮的高跟皮鞋;那条牛仔裤忠实地勾勒出她那匀称优美的曲线……呵,真是一位楚楚动人的女孩。这时,我多么想立刻奔上前去,多么想她能成为我的女朋友,不,成为我的妻子——当然是未来的。

她,总算走到了我的面前。

突然,我似乎感到好象在哪儿见过她。可是,我不愿相信这是真的,也许是自己的一种错觉吧。

“你是小王吧?”她大方地问我。

听到这清脆但又有点熟悉的声音,我的心中泛起了一种难言的苦涩。我失神的答应着:“喔,对。”随即,又明知故问道:“你是小凌吧?”她抿着嘴,含笑点点头,接着说道:“我知道你是大学里的老师,但你知道我的职业吗?”

“我不会太在乎你从事什么职业,不过今天我很不希望听到你告诉我,你是一名电车售票员。”我的语气很矛盾。

“你对该行业有偏见吗?”

“没有。”我无奈地说,“因为今天早晨我在去上班的电车上,遇见了一位长得和你很像的售票员,她对外地乘客的态度实在令人遗憾,我不希望那会是你。”

我的这番话,使她极为震惊,两颊顿时绯红一片,赧然的眼波,落在了自己手中的小说上。

此刻,我的眼前,又活跳出早晨那不愿回首的一幕……

我和她沿着平坦的人行道无言地走着。她好几次把脸朝向我,欲言又止的样子。也许她体察到了我在为最后的抉择所苦恼着。

很长一段时间以后,她终于鼓足了勇气,至诚地问我道:“能原谅我这一次吗?”

我从她的眼里,读到了更多痛悔的话语,然而,我却没有作声,只是拿着书,低头注视着那封面。

“你这本小说叫什么名?”她无限温润地问。

“车尔尼雪夫斯基的《怎么办》。”我以低沉的语调说着“怎么办”三个字,仿佛是在问自己。接着,我又反问她道:“你的呢?”

“卢梭的《忏悔录》第一部……”她回答得动情万般,那双俊秀的眼瞳里,躲藏着滢滢的泪液……

 “卢梭的《忏悔录》第一部……”她回答得动情万般,那双俊秀的眼瞳里,躲藏着滢滢的泪液……

转载请保留本文链接:http://read.guanhuaju.com/sanwen/1/10029.html

标签:售票员 电车 车尔尼雪夫斯基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爱情散文】眼泪与情人,全文欣赏 后一篇:【爱情散文】送别,全文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