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散文】只差一个你

夜狂乱

分享人:夜狂乱

2016-03-11 | 阅读:

【爱情散文】只差一个你

  你知道征服世界是什么感觉么?
  
  薯条总是这么问我,初中的时候这货就整天嚷嚷着让我们这些凡夫俗子要整日对他毕恭毕敬,说不定哪天出门撒尿浇灭了哪个想炸学校的毕业生放的炸药包就拯救了我们这些莘莘学子,这个时候我们往往会把他从桌子上拽下来,对着他的“救世”神器大打出手。
  
  你们别害怕,等我哪天征服世界了,肯定给你们每人一个机会天天背朕出宫。薯条捂着裆大叫。
  
  谁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这么根神经,大伙都当他是小时候看奥特曼的时候太入迷从床上摔下来磕到了脑子,可一晃到了高中,这货突然闭嘴了。
  
  因为虾米出现了。
  
  虾米在薯条的世界里出现就像是晚上七点钟打开电视就会看到新闻联播一样平淡无奇,两人起初并不认识,只是在学校里偶尔擦肩而过或者某个瞬间在汹涌的人潮里曾经四目对视,总之就是俩字儿,脸熟。
  
  后来一次校级的家长会上两人才算接触上,原来薯条的妈妈和虾米的爸爸是“失散多年”的同学,薯条和虾米本就对对方“记忆中有那么一眼”,再加上异性相吸,青春期荷尔蒙作怂,两人开始走的越来越近。
  
  再后来两个人就在一起了,具体时间和情景连薯条自己讲述起来都有些勉为其难,用他自己话讲,虾米大概有着超级赛亚人的血统,可以帮助他一起拯救世界。
  
  和虾米在一起之前薯条喜欢王家卫的电影,总以为会遇到王家卫式的爱情,幻想着自己在某个周末下午的十七点十五分秒针摆到“6”的那一刻遇到一个女生,她排在等公交的自己的身后,手里拿着三号街左边第一家咖啡店的拿铁,与自己的距离不到十公分,然而意外的是,自己不曾想过当秒针再一次摆到“6”的时候,就会爱上她。
  
  但和虾米在一起之后,薯条就再也不闲着没事儿去公交车站了,也不相信王家卫式的爱情了,也没心思成天嚷嚷拯救世界了。
  
  两人起初在一起跟大部分人的初恋一样,两人都整日沉沦于他们眼中青春期至高无上的纯洁恋情,基本上除了上课都黏糊在一起,连下课短短的十分钟上厕所薯条也要从理科楼五楼跑到文科楼楼下等两分钟然后和虾米一起去,薯条对待感情的精力投入超过了初中和同铺为了女神刘亦菲看仙剑奇侠传一看就看通宵的投入,然而薯条的学习跌坑状况确是愈演愈烈,班主任是年级里出了名的酸脸死板大嗓门,以薯条这种成绩相对总达不到老师理想而且出了名调皮捣蛋的身份,如果被班主任知道非得搞得他“家”破人“亡”,在背后插一面“败坏班级风气”等道德沦丧字样的大旗,同学面前面前“斩首示众”不可,没办法,杀鸡儆猴是班主任一贯的作风。
  
  不能做鸡,班级里又不只我一对儿。不能让班主任在发现他们之前发现我,我要做猴!
  
  薯条开始每日小心翼翼,有点风吹草动就按兵不动,生怕走漏了风声让班主任有所察觉。这一小心,坏了。
  
  为点啥呢?你说?就因为我最近找她太少了?
  
  薯条摇晃着手机里虾米的分手短信,因为喝多了眼神混沌莫名其妙的看着我。
  
  是嫌弃你没骨气!怕班主任怕成这样,这么怂还嚷嚷着拯救世界,我看虾米之前看上你不是因为她是虾米,她是瞎!
  
  薯条好像并没有听见我的话。
  
  哎,你说她一天傻吧啦几的怎么就看不出来我有多爱她呢,就因为最近在一起的时间少竟然就说我不爱她,我这满心甜言蜜语以后更与何人说呀!
  
  我没想再理他,自顾自喝着自己的酒。
  
  这就是薯条和虾米的第一次分手,最后以薯条对灯发誓约法三章告终。当然了,分手这种事情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
  
  然后就会有第三次。
  
  两人从第一次分手之后就开始有了默契,遇到鸡毛蒜皮屁大点儿事儿也得分一次手,起初的几次把周围的人吓得每次他们俩分手都不敢高声语恐惊悲伤人,后来大伙儿习以为常再遇到情况直接拉入视野黑名单视而不见——人人都有自己的青春忧伤爱情小故事,你俩自顾自一边儿玩去。
  
  就这么分分合合两个人也不知道烦,晃晃悠悠一转眼毕业了,高考完那一晚虾米把薯条从歌厅里拽出来,两人坐在门口的台阶上四十五度角仰望星空,准备感慨一番。
  
  你打算报哪啊?虾米先开了口。
  
  让我们红尘做伴,活的潇潇洒洒,策马奔腾…
  
  策你妹,问你正事儿呢!
  
  你报哪?你去哪我就去哪。薯条眯着眼睛,直直的看着虾米。
  
  虾米笑着没说话,但是感觉那晚的星星特别美。
  
  后来两个人去了同一所大学,当然,是用薯条挨着父母严刑拷打一整个暑假的代价换来的,毕竟过了那个大学分数线一百多分的事情怎么看怎么不像报志愿失误。
  
  但打骂也影响不到薯条虾米的爱情小生活,薯条努力的调整着自己面对出了家门是天堂踏进家门万劫不复的状况的心态,日历翻到8月31号那天薯条满心的花开漫山遍野——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离家出走了!
  
  但是柏拉图有一句话怎么说来着,对,造化弄人。
  
  大学开学一个月,两个人又分手了。
  
  这次的理由是两个人所在院系不一样了,生活的圈子变了,道不同不相为谋,世界还是分开来拯救才能面面具到。
  
  薯条跟我说这件事的时候整个人就像放了气的充气娃娃,早已失去了往日的坚挺。
  
  你知道吗,人们都说分手后复合的概率是97%,但这次,我感觉我是那剩下的3%。
  
  薯条见我无言以对,摔了酒瓶子就站了起来。
  
  妈的,老子就不信她能那么绝情!
  
  从此薯条就踏上了追求旧爱的影视新道路,无时无刻不在扮演苦逼的悲情男主角——热脸蛋,献殷勤,给点阳光就灿烂,忘乎所以相思成魔,本来已经与女主形同陌路了却依旧厚脸皮拉扯着关系死撑。
  
  你这是自导自演!
  
  我实在看不下去薯条一个小时两包烟的死出,真想对着他那瘦的只剩皮的脸一顿降龙十八掌。
  
  知道么?我现在看她和别的男生走得近连吃醋都名不正言不顺!
  
  你这是自作自受!
  
  我明明已经不再拥有她了,却分分秒秒都像失去她千千万万次。
  
  你这是自怜自哀!
  
  我舍不得放手,也不想别人拥有……
  
  你这是自娱自乐!
  
  我想,我想等一等再放弃。
  
  我实在没有耐性再面对这个病入膏肓无药可救的贱人,只能将他拖到寝室门口,让他自己在那痛哭流涕。
  
  知道吗,有时候我总感觉上帝待我像是喂狗,高中的时候那么多人能看着我俩,大学了,自由了,人呢?都没了!
  
  这货看我要离开,一把又把我拽了回来。
  
  你说原本那么熟悉的两个人,她上厕所卫生纸撕多少厘米我都清楚!怎么就?怎么就……
  
  看开点儿吧,世界还等着你去拯救呢。
  
  可我的世界已经全都是她了……
  
  我扶起喝成一滩烂泥的薯条,再也听不进他那苦海泛起的爱恨。
  
  人们总说时间会磨平一切伤痛,说到底其实也就是好了伤疤忘了疼。我们总会在醉意微醺的时候举起酒杯,骄傲地说,敬往事一杯酒,再爱也不回头。其实就算你醉到黄昏独自愁,只要那个人伸出手,你还会跟他走。
  
  就在那一晚薯条趴在寝室床边上不省人事的时候我实在按捺不住厚着脸皮去找了虾米,不为别的,给薯条一个明确的说法,但这事儿如果薯条是女生,我是她闺蜜的话,好办。实则不然,所以,难搞。
  
  那天晚上正刮着凉嗖嗖的西北风,虾米从寝室楼出来的时候满脸的不耐烦。
  
  也没别的事儿,给薯条个态度吧,你也知道,那货放不下你。
  
  我家搬家了,我也要出国了,跟他没有未来。
  
  算了吧,你又不是不知道薯条的脾气,你去哪他都能跟着。
  
  他跟不起!虾米掖了掖外套,抖得像一片树叶。
  
  大家都不是小孩子了。虾米抽了一下鼻子。从高中到现在我跟他大大小小分手不下十几次,他总认为我们俩谁都离不开谁,他总说我是用502粘在他头发上的口香糖,赶也赶不走。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我厌倦了两个人在一起无所事事的生活,我不想再每天都跟他在一起天真的拿着扫把满走廊跑着喊去拯救世界了!我烦了!厌了!所以想离开!
  
  我知道虾米当时的感受,她想说的话很多,但是千言万语概括起来还是那么一句——不喜欢了。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见过虾米,至于薯条,虽不说一夜之间大彻大悟,但听完我描述完那天夜晚西北风里的对话也终于开始了自己平平淡淡的生活。
  
  你也知道,我现在做的事情依然是拯救世界。五年后的高中同学聚会上,薯条很快就进入了状态,对着自己的软件人生高谈阔论肆意调侃。
  
  知道今天虾米为什么没来么?薯条脸上的红灯区已经拐到了脖子,一边说一边拼命地拍着我的肩膀。
  
  不好意思见我们吧……
  
  她明天结婚。
  
  我愣了一下,并不是因为虾米明天结婚,是没想到薯条过了这么多年之后提到虾米眼睛里依旧会闪着一种光。
  
  后来薯条才告诉我,他在虾米出国之前的一天晚上找过虾米。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薯条一扬脖又是一瓶。有些人走了,别说转身,头都不会回。
  
  我点头称是,开始和薯条一起豪言壮语,儿女情长。
  
  我们都曾遇到那么一个人,跟他或她在一起的时候就仿佛拥有了整个世界,我们活在令人陶醉的爱情的甜蜜里,忘乎所以,奋不顾身,每一次伤心后的恍然大悟,每一次吵架后的冰释前谦,每一次分手后的重归于好都像是一块块砖石慢慢垒砌成一道高大的城墙,直到我们被挡在城墙的左右再也看不到彼此,从此,就生活在两个世界。
  
  我们总会埋怨,人随着时间的变化常常令我们措手不及,其实,时间变了,人没变,我们不曾改变的关系承载不了时间变化的重量,直到最后连着我们那最后一座桥梁也分崩离析,支离破碎。
  
  我们会想起曾经说过,我的世界是你手中幸福的游乐场,除了你,谁也不能让它打烊。
  
  我们会想起曾经唱过,曾经想征服全世界,到最后回首才发现,这世界滴滴点点全部都是你。
  
  也许,我和你之间如今已经隔了一个世界。
  
  或者,我和世界,只差一个你。

标签:薯条 虾米 世界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伤感散文】我很想你 后一篇:【名家散文】《我与地坛》读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