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散文】車上

Nayardi

分享人:Nayardi

2016-03-14 | 阅读:

作者:駿波

一列從貴陽開往鄭州的火車達到了懷化車站。

候車室裏,人們拖箱帶包的擁擠著,躁動的排著隊,門一開,他們便如洪流般湧向進站口,快速走過通道。箱上那輪子與地板快速的摩擦聲催趕著人們的步伐。下了階梯,人群看見停靠的火車便自動分流,有往車頭跑的,有向車尾走的。

乘務員在各個車門口站著檢票,人們按次序緊湊的上車,不時會傳來些吵鬧。停靠的火車此時趴在軌道上喘著氣,而每個車門口站着等待上車的人流,如同火車的眾多手足在蠕動;從地表升起的熱氣和人們身上散發出的體熱懸浮在上空不願離去,窒息感正在蔓延。

瘦小的我終於上了車,歎了口氣,看到車廂內早已擠滿了不安的人群。我最害怕的事情還是發生了:男人的說話聲、孩子的哭喊聲、女人的罵怨聲擠成一片,人們煩躁的情緒慢慢傳染開來;一些人口裏呼出的口臭味煙味、男人的汗臭味、女人的香水味混成一起,充斥著整個車廂,車內的空氣不由得顫抖了;還有那深綠色的座位窗簾、人們身上各種冷色調顏色衣褲和他們臉上流露的黑色的表情,一起襲進了我的眼球,爬滿視網膜,令我壓抑不已。沒有絲毫新鮮的空氣注入車廂內,廂頂上那積滿灰塵的機架風扇無聲的轉動著,把骯髒的空氣來回吹動,沉悶、渾濁的空氣再次被人們吸入,而刺耳的吵鬧撞擊著我的耳膜,主宰了我的世界。我想大喊,我想逃離。

人們陸續的上車,我被狠狠地擠壓到了過道裏,感受著車廂裏一副副毫不關己的面孔。前面那暗黃膚色的大叔緊挨著我的肩,看到從他頸部那鬆弛的皮膚上沁出的汗滴,一陣陣臭酸味爬上了我的鼻子;而我的後背卻被迫貼著一個小夥子,我的後腦勺離他的臉很近,我擔心我幾天沒洗的頭髮會讓他噁心;旁邊有幾個剛擠上來的女生,在抱怨著這悶熱的天氣,時不時會打開手中的礦泉水喝,一陣清涼流滿了她們全身。我沒錢了買水,只好看著她們,我真想快點結束這段擁擠的旅程。

這時還有幾個落後的人跑上車,往車內走著擠著,我內心真希望乘務員把車門關上,不讓其他人再上這個車廂了,這人與人擠壓得連空氣都扁了。煎熬了許久,車開動了。窗外的景色慢慢的後退,氣流快速流動成風,沿著車廂裂縫刮近廂內,攜帶了各種噁心味道正舔著你的鼻子,一陣反胃的感覺從心底湧上。我趕緊捂住鼻子,往車窗外看去,以緩解這種不適感。

忽然,車廂內傳出兩個女人的互罵聲,人們帶著一臉期待看戲的表情好奇的圍觀著:

“你憑什麼坐我的椅子?你有坐票嗎?”身穿鮮艷的年輕女大聲呵斥著一個中年婦女。

“我沒得,那座位是3個人的,你一個人不用坐那麼多吧?”著裝樸素的中年婦女渴望得到一個座位,長時間站立可受不了。

“是3個人的,但我買了3張票,我就一個人坐。你沒資格坐!”女人從包中拿出3張票,向婦女炫耀著。

那個婦女看了,一聲不吭,無奈中帶著不甘心。

……

這大悶熱天的,人心也燥了。

寫於12年6月14日晚

标签:女人 座位 鼻子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经典散文】倾一时心动,换一世伤心! 后一篇:【经典散文】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