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事散文】难以忘怀的一件事

古城清风

分享人:古城清风

2016-03-20 | 阅读:


【记事散文】难以忘怀的一件事  
  南风轻柔地拂过脸旁,路边两排榕树还算碧绿,这地段很偏,偏到丁字路口上只有我一个身影,一眼望去尽是未建完的房产。雨后路面格外清爽,唯一不足是拐角下水道似乎堵了,许是石子,许是搬运留下的残物,积在那,一洼浑水。我踩着人行道上数着黄红格子,长发在风中很优美地飘扬,有些自我陶醉,我想这是个邂逅的好时节。远远看到一辆白色跑车疾驰而来,脑子里很狗血地想到一位画面,车行到水洼处,溅我一身,白衣染成黑衣,车主过意不去,主动载我回家,一场美丽的故事上演,灰姑娘从此成为白天鹅……还未及想过一半,一阵长长刹车声及惨叫声响起,不知谁撞到了谁,脑子一下没转过弯,一阵空白。只看着快速旋转的轮子,那是躺在地上的电摩轮子。惊呆许久,事情发展到未我所想,直到小车车主开口大骂,顺着骂声,我看见一位发福的中年人,那双酒色过度的浑浊目光正恶狠狠地盯着自己的跑车,眼中又是心疼,又是愤怒。这和我心中白马王子相差太远,失望透过呼吸,让我这第三者格外醒目。转身时那双狠毒眼睛与我那可怜目光相撞,浑浊里没有半分愧疚,我被盯的心慌意乱,忙转移视角。电摩不远处躺着一位老者,沉重呻吟着,满头满脸都是血。我没敢再停留,提着尽是污垢裙子,我要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心里怦怦直跳,看上去像做了什么杀人放火勾当。
  
  慌慌张张中走了一截路,依然没看到半个人影,这时才想到那位老者,我或许真该赶紧报个警。手有点抖,一时尽忘了今日裙子没有口袋,包也忘了带,我记得我最初的目地只是想从工棚里出来散个步,学一回城里人。
  
  算起来我是唯一的目击证人,可是从头到脚从骨子到每一个细胞都让我很后悔做这个唯一。在我的意识里目击证人多是非常血腥,面临他只有死亡和逃离。忐忑中我又听到一阵刹车声,依然是那辆白色跑车,那个发福的中年人,他这是找我么?可是我却有一百二十个不愿再相见,兴好他并没有走下车,只是摇下窗口对我说了一句:乡巴佬给我记住什么事该管什么事不该管,说完依然自我疾驰而过。
  
  这算是威胁吧,可惜我当时只想逃离那里。我有很无辜的感觉,我只是来散个步,碰到这种事,我管不得,看不得,更想不得。然而这事过了很多年后我依然难能忘怀。也曾问过自己若这事若再发生,我依然还是会选择几年来的自我安慰与指责。

标签:跑车 什么事 疾驰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记事散文】离开 后一篇:【经典散文】花开,在生与死的彼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