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我的同桌王翠花,全文欣赏

爱吃的肥肥

分享人:爱吃的肥肥

2016-01-17 | 阅读:

我的高中同桌王翠花是个大大咧咧的女孩,说话走路远远看去都如一个小子。有一段王翠花突然文静了下来,说话开始细声细气,走路两只脚也学会了放在一条直线上。结果把我们这些不明内情的人下了一大跳,以为她不正常了。谁知王翠花知道我们的想法后很不高兴。
  她说:“你们才不正常了呢!人家恋爱了。”
  后来我见到了他的男,那小子长得又高又帅,走路时昂首挺胸如一只大公鸡。两个人黄昏时常常去小河边散步,被我碰到过几次。每次我一和王翠花打招呼,他总是立刻进入高度戒备状态,浑身绷紧,不时地用余光观察我和王翠花的表情,仿佛随时准备扑过来和我打一架。再后来,突然有一天王翠花又变回了原来的样子。不明内情的人以为她终于恢复正常了,其实是因为她和那小子已经办过手续拜过堂了。我遇到他们时,两个人也正在散步,王翠花边走边大大咧咧的说着什么,那小子站在她身边,依然如一只大公鸡,不过已是比赛后一败涂地的样子。
  对于这种变化,我是这样理解的,王翠花天性*是个大大咧咧的人。
  我对这一解释的正确性*非常有把握,因为我认为我对王翠花十分了解,化成了灰我都能把她扒拉出来。按照我的解释,王翠花本性*大大咧咧,但后来为了嫁人,便不得不投男人之所好,送男人之所要,伪装成那种男人一见便丢了三魂七魄的文静女子。当然,王翠花能成功嫁出去的另外一个原因是因为她的硬件还不错,就是说除了她那假小子的性*格,单从脸蛋外表上看绝对是个漂亮女生。无论如何,总之她成功的骗住了那小子,和她一起领了证。而那小子呢?被卖了还当是捡了个便宜,还欢天喜地的帮王翠花数钱,结果很快发现上了当。刚从民政局出来,王翠花就因为兴奋忘了顾忌,跳起来兜屁股给了他一脚。王翠花在学校时是女子足球队的前锋,她那两只脚除了踢球还喜欢踢别人的屁股。我就曾经被她踢过,因而知道那一脚的分量。总之那小子被她那一脚踢醒了,于是大呼上当,但已悔之晚矣。因为钢印已经轧上多时,此时若立刻回去说反悔,不但有可能得个扰乱公务的罪名,说不定还会被当成拐骗良家妇女的骗子给铐起来。于是只好自认倒霉,但从此便一蹶不振了。
  当然,我是男性*公民,如此解释难免有性*别歧视的嫌疑,而且如此损自己曾经的同桌也实在太不顾同学情谊了,甚至有人还会不三不四的说我大概是曾经喜欢过王翠花,但是被她给踹了,于是乘机造谣陷害,打击报复。对于最后一条我毫不担心,本人行事一向光明磊落,自有当年的同学可以作证。但对于前两条我却不能不有所顾虑。于是我抽空专门去拜访了一次王翠花,趁她丈夫不在家向她调查了一下,结果果然大大出乎我的意料。本人在征得王翠花的同意之后,抱着为真理而献身,即使自毁形象也在所不惜的信念,将此调查结果公之于众,孰对孰错,诸公一定自有明断。
  王翠花说,在未认识自己的丈夫之前,自己还是个容颜靓丽,天真烂漫,洒脱无羁的少女,言行举止都大方豪爽,大有古代女侠红拂、聂隐娘之风。但自结识了现在的老公当时的男朋友之后,却不得不时时小心,处处留意,言行举止不敢稍有越轨。何哉?我虽豪气干云,但怎奈身为弱质女流,蒲柳之姿,干起仗来远非人高马大虎背熊腰的准老公的对手,遂不得不舍小节,全大局,挨打与忍耐相较取其轻者,于是乃有软语温言,走直线之丑事。谁知辞公乃是一个天生怕老婆的主,当日在民政局钢印落下的那一瞬他便软了下来,开始对我这已转正的原配夫人唯唯诺诺,言听计从,不敢有一毫之不恭。余遂长出一口气,将原来担着的千百颗心全抛开了,独将一颗真心扶回了正位。于是便恢复原状了。试观余之今日,虽不敢奢比古时之花木兰穆桂英,亦是巾帼不让须眉矣!
  相信广大女同胞看到王翠花此番独白,肯定心花怒放,但广大男同胞也肯定要对此进行一番激烈的质疑。因为王翠花实在难摆脱为自己辩护而不惜歪曲事实的嫌疑,同时也难保证王翠花不是一个女权主义者,对男同胞抱有偏见。据本人长期观察,王翠花的言行举止也确有此嫌疑,比如她在学校时不仅爱踢男同胞的屁股,还曾向男厕所里扔过坷垃、砖头等等。
  至此,关于王翠花婚前婚后变化的原因已成了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陷入了混浊不清的状态,如此纠缠下去恐永无水落石出的那一天了。于是本人剑走偏锋,找到了一个新的突破口,王翠花的老公。但那小子因为我和王翠花曾是同桌至今对我怀有戒心,拒不接受我的调查,致使这一计划刚开始便成为了泡影。好在本人曾师从一位逻辑学大师受业多年,精通各种推理,向有“小福尔摩斯”的美誉。关键时刻本人发挥特长,经过反复推理,得出了王翠花的老公婚后发生变化的第三种原因。
  据本人推理,王翠花的老公婚后发生变化的第三种原因是受到了某种打击,而且这种打击并非来自王翠花,很有可能是事业上的,或者与别的打交道时在上受到了挫折,于是他便一蹶不振了。
  本人写到这里,拿予一好友欣赏,不想他扫了两眼便给扔到了一边,然后以不容置疑的口吻否定了我的推理。他说他认识王翠花的丈夫,那小子自幼优裕,现在事业有成,感情上也颇洁身自好,因此从未受过什么打击,除非那个打击是来自王翠花。
  他的这一否定让我很失落,暗暗佩服当年业师拒发我毕业证实为明智之举,同时也非常庆幸因而避免了一场冤假错案。
  至此本人已技穷矣!同时也发现自己绝非“究天人之际,穷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的料。再看看王翠花,现在人家已经生了一个大胖小子了,和她老公小日子过得着呢。而我呢?到现在还一事无成。我决定放弃自己的研究工作,老老实实回家结婚生去。
  
  2007年9月

标签:那小子 老公 同桌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小小说】灯笼易碎,恩宠难回,全文欣赏 后一篇:【小小说】亲爱的,你怎么不在我身边,全文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