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散文】慷慨

半步颠

分享人:半步颠

2016-04-03 | 阅读:

《慷 慨》

文 李玉龙

星期六回从化,等很久不见快车经过,为了赶时间,我索性拦了一部中巴。

刚到外语学院,一位中年农村妇女提着两个箩筐上了车。售票员让她把箩筐留在车头,示意她到后面找个座位。可能是为了照看物品,她没往后面多走,就在我身边的空位上坐了下来。

“嘘!嘘!好热,好热。”中年妇女边说边用毛巾扇着风,接着从包里掏出一瓶饮料来。这支“饮料”显然是自制的,因为瓶子的贴纸早已撕去,瓶身也显得陈旧,尤其是里面不黄不白一看就知道是自家泡的茶水。

中年妇女从坐下就动弹个不停,本来窄小的座位被她左摆右晃更显得拥挤,我真想换个位子离她远点。

“阿嫂,买票啦。”这时售票员走了过来。

“多少钱?”中年妇女问道。

“八块”。

“八块!那么贵,之前坐车都是六块钱嗳!”

“可能你记错了,到从化一直都是八块。你的箩筐占那么大地方,我还没算你费用呢。”

“我天天坐车,没听说连箩筐都要收钱的。这部车又慢又没空调,八块钱才不坐你这辆车呢!”

“阿嫂,话不能这样讲,别的车也是这个价。八块钱,随你坐不坐。”

“六块!”

“好啦,好啦,收你七块,懒得跟你讨价还价。”

也许是意识到售票员不肯便宜了,中年妇女不再说什么,将手往包里摸了一阵,拿出一叠零钱递给售票员。

“不够,还差四毛。”

“刚才明明数够了,怎么……”中年妇女一边嘀咕,一边又从包里数出四毛钱来。

我翻了中年妇女一眼,心想:“真无聊,一块几毛钱争来争去,没钱就别坐车!”。这时我注意到,大家也都在望着她。

车行到半路,一位老太太上了车。

“妹妹仔,到××村几多钱?”老人手扶车门拖着浓厚的乡土话问售票员。

“阿婆,五块钱。”

“喔!你看这钱够不够。”说着老人将攒在手里的纸币递给售票员。

“阿婆,你这才两块钱吔!到××村至少都要四块钱。”

“女儿打电话来说外孙病啦,紧张得我没带东西就出了门,你就好心……”

“不行呀,阿婆!我不收够钱会给老板骂的,要不你坐下一班车吧,你看这车上也没位置了。”售票员打断老人的话,边说边伸手想打开车门。

“阿婆,去看外孙啊?来我这里坐。”我身边的中年妇女突然走过去,慢慢地把老人扶到座位上。然后从包里掏出三块钱递给售票员,自己手扶着扶手站在走道里。

临近从化,中年妇女在一个村子边喊住了司机。她将箩筐放下车,探起头对着老人喊道:“阿婆,再前两个村就到啦,别坐过了站!”说罢,将箩筐摞在一起背起来朝村里走去。

等车开动,老人问售票员:“妹妹仔,头先那位阿嫂叫什么?”

“啊!你不认识呀,我以为是你亲戚。”售票员满脸惊诧。这时车箱里一下子静了下来,大家不约而同的回过头去……

“不是,我不认识她,你们也不认识啊!”老人急忙回过头去望着车后囔囔地说:“真是个好人!”

老人的话声虽小,可全车的人都能听得到。

标签:售票员 块钱 箩筐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经典散文】微风中,更多的是体念 后一篇:【经典散文】午夜小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