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感散文】斯人已逝,珍念眼前人

半步颠

分享人:半步颠

2016-04-06 | 阅读:

2012/4/18

刚接到恶耗,大姨病逝了。

只不过才几日未打电话回去,而打电话回家,爸妈看似想说什么却又欲言又止,待刚要说几句时结果我又来了句那我挂了啊。于是本想说的便又咽了回去。临挂时爸爸就提了一个要求,五一一定要回家!从上次在家父亲就一直要求我五一回来,我一直不同意。因为回家没什么事,我又不喜欢出去,整日宅在家,可是家里又时常来亲戚,而且还常是一些小女娃们,吵吵闹闹叽叽呱呱。我又好安静喜欢一个人待在房间里。在学校多少可以泡图书馆,有时一呆就是一天,即使是静静的坐着我都很乐意。回校时,父亲像孩子般诱哄我、要我给他五一回家的承诺,说回来给我买衣服买裤子买鞋子。其实这些东西哪还有什么诱惑力,在学校若真想要,自己出去买就好了。最终拗不过,只好给了父亲承诺,像哄孩子般,柔声给的承诺却能使父亲感到踏实,安心! 我忽然间就发现,我越来越成了这个家精神上的寄托!我是父母手中的宝,是这个家的宝!我的爸爸妈妈,生我养我的人啊,他们是真的老了!当父母亲开始依赖起他们的孩子,你说这不是老了又是什么呢?我心疼我的亲人们,想给他们以支撑,无论是什么,我会努力,好好的,好好的!尽量做到让他们满意,因为我还年轻!因为年轻是我最大的资本!

晚自习正看书的我,收到姨姐发来的信息,看到信息的那刻,我是真的被吓到了。虽然和大姨接触不多但对于已习惯了生活在自己周围的人来说,忽然某天那个人永远消失再也见不到也没有交集的那一刻,我,愣住了。长这么大,已不是第一次接触到死亡,初二时第一次接触死亡,是打小陪着我的爷爷!然而,那时的我又哪里晓得何谓去世呢!只知道那日周围的人叫我哭,可是我看着躺在灵柩里的爷爷,我是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哭!我的泪更不知道要怎么流!我只是学着周围的人要大点声再大点声放开声的呜咽,因为他们说,这样爷爷能听得见!尔后的一年里,也就是我读初三时,我听到了外公去世以及自己初三同桌因病离去的恶耗。那时,体会最多的是,生命真的很脆弱!像脆玻璃般掉地就能碎一地。

我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拿着手机"低着头"触摸着屏幕,用文字记述心中所想。周围的一切不知道为什么,好吵,我不知道这些声音都在抢着要表达什么,我听不清,耳朵好像失灵了,好模糊,我只听到耳边嗡嗡的,时不时还来一个大分贝的震憾!可是,我就好像把自己置身于一个小空间里,这个空间不需要很大,一平方米的方格就能容下,我就这么的把自己放在里面,放在里面,放在里面。埋得好深,没有人找的到的角落,没有人够得着的角落,没有人触摸到的角落,没有人进得去的角落!我一个人,盘着双腿坐在那,我不知道此刻的自己在想什么,因为我把自己置身于一个没有人能用心境打开的角落!

安静,安静,安静,那么的安静!

标签:角落 有人 父亲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优美散文】【原创】回首凝望落花成殇 后一篇:【经典散文】新疆神秘谁知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