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事散文】相约2050

幽夜西宁

分享人:幽夜西宁

2016-04-09 | 阅读:

今天早早地醒来,因为我知道今天是同学聚会的日子。

本是个晴天,起床洗了脸刷了牙,就去给同学们准备礼物,我没有怎么弄头发,只是随意用一个带子把它扎了一下,过了那么多年,时光的流逝早已将它染得花白,提着礼物走在小路上,没有想到本来干燥的鞋子却被这露水所打湿,礼物是我自己做的,也就是当地的一点特产而已,不过我相信他们会喜欢。

上了车,一个小女孩给我让了座,她背着一个小书包,长得挺漂亮的,她冲我微笑然后递给了我一瓶矿泉水,我谢了她。

司机打开了音响,那是一首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经典老歌——吻别,我依稀地听见那永远具有魅力的声音“前尘往事成云烟,消散在彼此眼前”。

下了车,提着东西走在广场中间,一个高大的年轻小伙子走了过来问我:“老人家您这是往哪里去呢?要不我帮您提东西。”我把东西给了他随带了一声谢谢。他和我一直走着,他身材挺魁梧,脸上时刻的微笑让人感觉很舒服,他帮我把东西提上了公交车,而且还替我买了票,接着又用他那让人舒服的微笑面对我说到:“您坐这里吧”。他又随手用自己的手帕把那座位上的水擦干了,我看着他走了出去,他回头看见我,我再次向他说了一声谢谢,他笑着走开了。我想着,为什么现在就连一个陌生人都会显得那么的亲切。

学校周边变化挺大的,许许多多的往日街道如今已布满了高楼,我是多少年没有来这里了。我下了车,看见那似乎就是当年的学校吧,“你好小姑娘,这里是XX学院吗?”我问路边一个小女孩,她翘着嘴巴对我说到:“哦,您刚才说的那个名称是这个学校的前身,现在学校的名字改了的。”

我走进了学校,往日的景点消失了,但是变得漂亮了许多。眼前教学楼旁边是一尊雷锋的雕像,那永恒不变的英魂在天空下屹立着。移动着艰难的脚步,打算朝教学楼走去。正在这时,一个年轻的小姑娘走了过来问到:“请问您是我们学校2013年毕业的这次特地来参加同学聚会的吧?”我向她点点头,小姑娘笑道:“您好,可能您不认识我,我爷爷是您的同学,这次他负责筹备聚会所以让我来通知您们,是这样的,我爷爷请大家到新建的教职工办公室,那我先带您去那里吧。”

她和我一起来到了教职工办公室,这里布置得豪华气派,一列列整齐的桌子上放着许多水果还有茶水之类的东西,地面和墙壁早已被这里的学生们打扫得干干净净,只是地上还有一些湿润。我走了过去,戴上了那厚厚的老花镜,那里有几个老人正在坐着闲谈,他们看见我,问我说:“你是XXX吗?” 我回答:“是的”,于是他们都走了过来和我握手,“哎,我们都是老同学啊,现在说这个‘老’字一点也不虚,那么多年没有见了,大家都老咯”。我也高兴地说道:“是啊,那么多年没有见了,要是在外面遇见可能也不认识了。”因为很多年没有见,所以大家都像当年刚进入大学那样来了一个重新的自我介绍。

他们有的穿着西服,有的穿着背心,也有的从穿着上就可以看出是一直在农村务农的。

我们正谈着,主持这次聚会的A来到了我们身边,用他那可能平日里对待别人的那种慈祥的微笑面对着大家说:“难得大家还记得我们的约定,三十多年了,大家先坐着,一会儿就在这里吃饭。” 我们吃着瓜子,聊了聊这些年以来各自的情况,他们都有了自己的孙子或孙女、外孙女或外孙。B正在摇着扑扇,C正抽着旱烟,D似乎正用电话嘱咐家中的事情,E可能是有点累所以靠在椅子上睡着了,F在拍他西服上的一点灰尘。

天好像暗了一些,只有那窗外的树木随着风的吹拂不断地摇曳着,远处的景物显得那么的苍老。

这时A和他的孙女推着食物架走进了屋子,然后在一个较为宽敞的角落停了下来,接着有两个服务员把一张四方桌抬了进来安放在那里。A的孙女把食物架上的东西慢慢地摆在四方桌上。A向我们招手示意,于是我们便在桌子周围坐下了。A的孙女往杯子里面倒满了药酒,用药酒的原因是大家年纪都已大,再是聚会也不能像年轻那样喝冰冻的啤酒了。

这时候A苦笑道:“我试图以各种方式去联系以前的同学,虽然说有的电话早已打不通,但是我敢确定他们每一个人都是知道这次聚会的,他们有的现在成为了大老板因此没有空来,有的因为路途遥远所以不能赶到就不来了,还有两个同学因为做了坏事所以至今还住在监狱里面,前段时间我联系几个同学的时候我哭了,因为他们早已不在人世。可以来但却没有来的多半是再给自己找理由,其实说白了,也许三十多年的岁月就会把同学之间的感情冲洗得一干二净。”

A的声音有点哽咽,用他的那张灰色手帕擦了擦自己的眼睛。眼前的气氛好像突然之间沉闷了许多,四方桌没有多摆的必要,因为只用一张就刚好坐完,其中一个还是A的孙女。

原来,我期待的同学聚会居然就只有那么几个人来了,人好少,以至于这气派的屋子里也显得那么的空旷。

空气好沉重,只有那晃动的酒杯,A用他那布满皱纹的右手举起了杯子说道:“来,各位,我们喝一杯,三十年不容易啊,我们都有了自己的家庭,有了自己的后辈,或贫穷或富裕,只是要是今天的八仙桌能多摆几张那该多好。”

我们不约而同地举起了杯子,我喝了下去,酒还是挺烈的,不过可能用一些较好的药物浸泡过,所以老人喝这样的酒对身体还是挺有好处的。桌子上的饭菜很丰盛,只是大家的食欲再也不如年轻时候那般了。又是一杯酒下肚,我在问我自己,难道大家那么远来就是为了吃这样一顿饭吗?原本想和同学们手挽手诉说一下这些年来的故事,同时我也感觉6个同学也本有一些话要说,但是也许没有这个必要了,太多太多的话就只有永远地烂在肚子里面。都埋着头吃饭,感觉这饭菜怎么那么咸呢?我知道不是因为盐放得太多,而是吞下去的不只是饭菜,还有眼泪。

吃完了饭,我们走出教职工办公室,天空中突然下起了小雨,我只穿了一件单衣,A的孙女给了我一件紫色长衣让我穿上,我把带的特产分给了他们。

难道冥冥之中我已知道来多少人吗?因为刚好只有7包,还是我太抠门了所以舍不得多带?都不由得知道。真的是歌曲里面唱的那样——“岁月总是擦肩而过,流星划过什么也不留。”是否真的如A所说的那样,时光冲掉了所有人的记忆?

我向他们告了别,其实我深深地知道也许这一别就是永远的一生,A的孙女送我上了车,她给我选了一个靠车门的座位,她说这个位置下车的时候比较方便,我看着她走下去,她在车窗口那里对我说到:“您路上注意安全。”

我坐在座位上,几个同学还站在那里,我朝他们看了一眼,想永远的记住他们每一个人的面庞,接着,我转过了头,因为我不想让他们看见我流泪的双眼。

汽车开动了,泪水还是随着车轮的转动而落下。本是夏天,但是这天怎么那么冷呢?

我把A的孙女给我的长衣紧紧地裹在身上,眼前似乎顿时间暗了下来。内心告诉自己,这就是当年大家说好的2050年的相约。

标签:孙女 同学 东西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经典散文】两个幽魂的对话 后一篇:【清明节散文】又是一年清明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