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人散文】球迷丈夫

雨漫天

分享人:雨漫天

2016-04-27 | 阅读:

前言:这是我和丈夫之前的一些老故事,已经好些年了,现在看到广州恒大足球的崛起,莫明地怀起旧来,于是昔日的点点滴滴像放电影一样呈现在面前。那时,足球是丈夫的真爱,生命的百分之九十九点九。如今的我们已到不惑之年,回想当初经常为足球争执、吵闹,我仿佛又回到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

(一)

公元2002年6月,日本、韩国世界杯。

这是我和他婚后的第二個世界杯。

死也忘不了98年法国世界杯,终日以电视、报纸为伍的他,日伏夜出,巔倒黑白的过日子,使我生物钟错乱,精神倍受折磨,以至后来谈球色变,世界杯在我心目中变成了“世界悲”。

(二)

关于韩日世界杯,他是有准备的。为了能最大程度消除上次杯赛的后遺症,他采取了“拖你下水”的策略:首先,他分析说,因为地理位置的原因,中国与韩日时差不过一小时,这样,看球睡觉两不误;其次,中国队34年來第一次杀入世界杯决赛圈,全国人民早就望眼欲穿地盼着呢,你要不响应(看球)可就成落后分子啦!最后,说到激动处,他一拍胸脯承诺:只要你答应陪我看场球,三天的衣服,全包。

真是“四年河东,四年河西”。沒想到这次世界杯不光是举办地的出租车、旅店、饭馆赚钱,也给万里之遥的我带来了实惠。我能说什么呢?不答应?他球照看,日子照过,衣服你得照洗。对这“天上掉下来个林妹妹”,我何乐而不为?

我故作皱眉状,挺为难的样子,然后咬咬牙,说:“得,这回依你,你可要说话算数”。

果然,半年难得洗衣一次的他激情四射地忙活了三天,其间,还不失时机的对我进行了一些世界杯知识的普及:说什么法国队太老,德国队太嫩,巴西队太散,阿根廷队太狂,英格兰队太软,意大利队太板,我看冠军就是西班牙吧!好像这世界杯冠军是他家的,爱发给谁就给谁。

看着他边说边干的冲天豪劲,我心中陡升一股悲凉:人不如球。

真不如球。共同生活的日子,如果两天不见我,他心情依畅,涛声依旧,如果超过一天不提足球,那准病了。在他珍藏多年的高中毕业留言册里,有位女同学以高山览小般的气势寄语:“这个世界是多么的五光十色,希望你的世界不要总是黑白两色。”如此淳淳教悔,他却视而不见,依旧乐球不疲。我曾开导他:“你就不要整天围着足球转了,足球会帮你洗衣做饭?足球能当饭吃?当初你为何不抱着电视结婚?”

(三)

其实,原来的我并不感冒足球,要不我也不会嫁给他。他真的是喜欢足球,属于那种又看又说又练的极品球痴。据他自述简历记载:自打82年意大利世界杯后,小学三年级的他就成了个名符其实的足球铁杆,被球场这块巨大的磁场吸引着,终日披星戴月,风雨无阻。他经常直着眼睛回忆当年校园里的一些所谓重大的战役,那前赴前赴后继,勇堵枪眼(射门)的悲壮哟!奇怪的是,我从没听他说打过败仗。我曾问他:“你这么牛,干嘛不进国家队?”他回敬道:“国家队太臭,別坏我常胜将军的一世英名”。不过言讫,神情便莫明的黯然。

几年的夫妻生活,让我已经熟知他球场上充当的角色:前锋;我也弄明白了,前锋的职责就是冲锋陷阵、摧城拔寨:进球;所以,每当他如蚂蚁搬家般的经典回顾时,我就会直奔主题问:“你进球了吗?”他脸一红,叹息一声,自语:某年,某场比賽,那脚球打在门柱上……

说实话,我对他球场上那三脚猫功夫早就有所见识,事实是:以他的身体条件,最好趁早收摊改行。记得他高中母校校庆时组织了一场校友赛,他拉上我,名曰“充当场上第12人”。比赛开始后,他屡屡冲锋在前,却无一斩获。终于,天赐良机,对方造越位失误,他截住皮球,一停,二看,三要射门……或许是自觉距门遥远射程不及,于是撒腿狂奔,奔向龙门。我看到了风吹起他飄飄的长发,看到了他脸上洋溢着的激動,看到了他眼眸中迸出进球的渴望……我思绪飞扬,脑海中浮现出球网颤动、人群欢呼、锣号喧天的画面……怎料人算不如天算,他突然被球拌摔了一跤,把我的思绪又拉回现实。瞅着对方守门员如中奖般捡起皮球时,我真纳闷了,这就是在足球场上有着十几年实践经验的老革命?这就是自诩“常胜将军”所拥有的战斗力?那一剎,我断定,这项运动原本就不属于他,他最多只能算是个看客,一个关起门躲在家院里踢两脚的看客而已。

接下来他被众望所归地换下。他脱掉上衣,斜搭肩上,一顛一顛晃到我身旁,坐下,抓起一瓶水,一仰脖,咕咚咚猛喝几口,突然朝地一吐,说:“今天真霉,喝口水都塞牙。”

如喝水塞牙般简单吗?

赛后我问他:“你既没有罗纳而多的速度,也没有德尼而森的盘控技术,更沒有维埃里强壮的身体和空中作业能力,说白了没一点踢球的天赋,哪怕像田径运动员一样会跑都行,你成了別人在场上的陪衬,一道帮助別人制造成功的风景,你干嘛还往死胡同里踢呢?”

他愣愣,摇头,不语。

(四)

终于到了中国队在世界杯首演的历史时刻。望着在我身旁坐立不安的他,我突然想:若干年后的他,还会这样折腾吗?

标签:世界杯 足球 场上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精美散文】真诚,你让芳草满天涯 后一篇:【经典散文】我等在这里,你去了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