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散文】畸恋十九 畸恋女幼

婉婉曲浆

分享人:婉婉曲浆

2016-06-07 | 阅读:手机版

十九

妹妹把老童扶上轮椅继续对他说:“其实,那天回去后,我心里也极不舒坦,我也找过他们,也骂过他们。可是他们说的也不无道理!”

“他们说的是啥道理?就是怕给他们增加麻烦和负担。为找个伴,他们反对过多少次?他们一次次地反对,想到过我吗?想到过我的感受吗?我如今成了这个样子,他们有时间照顾吗?即便有时间,谁又愿意呢?常言道,‘久病无孝子’你说我不等死还怎么样?再说我们当时都很健康,我们可以挣钱,生活问题是不会找他们的。说实在话,那件事对我的打击是极大的。要不是他们的一而再、再而三的反对,我绝不会破罐子破摔,现在的境况也绝不会出现!”老童其得直喘粗气,愤怒的说。

“那你当时就怎么不坚持呢?”妹妹问道。

“我坚持有用吗?老大的个性你还不知道?如果当时我说两句,他岂不‘大闹天宫’,让人看笑话!” 老童补充道。

兄妹俩谁都没说话了。

一晃就是半月有余,老童的病情基本稳定下来。脑中风留下左边手脚的不灵便已经是既定的事实。不过,生活虽有困难,但是基本还能勉强自理。只是外出不方便,更不能从事如种园地的劳动了。

老童要出院。老大、老二都来了,儿子们去办了出院手续。临走时医生再三叮嘱:回到家中,家人要给予细心的照顾,要经常安慰患者,以减轻患者的心理负担,防止患者过度悲观沮丧;同时也要抓紧早期功能锻炼,逐步提高肌力和关节功能;特别要注意防止因为心理负担过重,或者饮食起居的不规律性而造成病情地复发。病情一旦复发,后果将不可想象。

一行三人回到了老屋,老童坐在门口的凳子上,妹妹帮忙整理铺盖,二儿子则收拾屋子,没等二人的事情做完,老大就从上街提了一大袋东西回来了。他走进屋子,把袋子里的东西输了出来,全是食品。

不一会,老童的妹妹已把饭菜烧熟。老大把父亲请进屋来,四个人围着一张小桌子,一同进餐。

饭后,老大指着厨房内刚买回来的食品你对父亲说:“爸,这是给你买的一些食品,你自个儿弄得吃,慢慢一点,我们每星期来看你一次,你千万要注意安全啊!……”

大家收拾完碗筷,又作了一番交待,便告别了老童,回到了各自的家中。

老童住院期间,两个儿子各来过一次,绝大多数时间是他妹妹在医院看护。她中途曾回过一次家,家中也忙,但是把哥哥没办法,事情只得全撂在那里。现在哥哥出院了,也要回去料理料理自家的事情了。

他们一走,屋子里格外的冷清。园地送人了,来玩的人少了,偶尔有人来一下,说不上几句话也就走了,每天开门一人,进门无双。儿子们有时来个电话问问,那也不过是“遥控护理”而已。

老童拖着不方便的手脚,还要做饭、洗衣,很是吃力。有时没菜了,还要自己亲自到菜场上去买。颤颤巍巍的一个来回,就要几个小时。

孤独夹病痛,老童真是度日如年!

一连下了几天的雨,老童的菜早就吃完了。因为下雨,邻居也没人来窜门。再不买菜,就已经是第三天没吃菜了。老童拖着病腿,一只手扶着门框,抬头仰望那茫茫的苍穹,北风卷着黑沉沉的乌云,飞快地向南方飘去,雨还在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此情此景,老童的心如同天上的乌云一样的沉重,他茫然、他痛苦,他多么希望自己的灵魂,像那漫天的乌云,随风漂泊而去!这样的日子何时才能结束啊……

标签:畸恋女幼 畸恋五次方 畸恋小说父女 乌云 妹妹 儿子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经典散文】守望安宁 后一篇:【经典散文】忍野八海到五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