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散文】秋风凉之二 北风吹秋风凉隔壁老王

半杯豆浆

分享人:半杯豆浆

2016-06-17 | 阅读:手机版

我近来总是感到一股莫名的困惑、苦闷、悲哀、荒凉,以至于还有些易怒的情绪。我曾好多次失眠反复思量我的病态却终于无果,在无果之余渐而又生出一丝苍凉来。以此下去痛苦便愈加深刻了。

如果我能,我想用我简陋的文字来解剖我这病态的心理。像手术医生那样一层一层剖开皮囊溢出鲜血,在血肉模糊中再剖开脂肪,把隐藏在深处的毒瘤挖掘出来丢掉,然后再缝上针线。可我知识见解终究太简陋,始终不能像志摩先生那样“自剖”然后“再剖”。

《三座城》从去年开始着手,写到年初已达二十多万字,因未满意便又重写,终于写不出理想中的效果愤然滞止。现在连一些风月的文章也懒得写了,之前满腔热血发表在某网站上的文章也删减掉了一些。书呢?自然也懒得看了。近一年来只读了一本梁实秋先生的散文选集。前段时间买了萧红选集,却被我无情冷漠地晾晒在凌乱的出租房内。这简直是一种亵渎。

我深感到脑力的记忆在迅猛地退化,东西放在哪个地方随后便记忆不清了。反应迟钝得可怕,或某君在说话我分明听得清楚,语毕时我却张着个大嘴巴子不知所言。大约几秒甚至十几秒或半分钟后才反应过来。我在想倘若与人吵架对方骂我了,我却还张着嘴巴子半天回应不过去,这得有多滑稽。

我的记忆退化了而酒量却悄无声息地飙升。一次好几年没见的朋友聚集,满桌人东倒西斜我却一丝感觉没有。我的记忆的退化恐怕跟过度饮酒不无关系吧。吸烟呢?我还是吸的,这三四年来从未想过戒掉或者缓慢一些,照样是一支连接一支,烟盒子若是收集起来恐怕堆满一间卧房。或许是因为吸烟的缘故罢,我的体力常常感到不支,稍微使一点力气便喘得厉害,更是咳得厉害,经常咳出泪花来。莫非要把烟戒了?

现在连房门也懒得走出了,终日浑浑噩噩躲在简陋的出租屋里像个躲避灾害的苍头,却不知道秋风已微凉。

标签:北风吹秋风凉隔壁老王 北风吹秋风凉暴走漫画 闲来春雨秋风凉 退化 记忆 剖开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经典散文】一位乡村医生之死 后一篇:【经典散文】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