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散文】二月春 早春二月

残荷红花

分享人:残荷红花

2016-07-07 | 阅读:手机版

清晨,踏着薄雾,迎着天空零星飘来的小雪,走在通往画室的公园小路上,也许是时间尚早,也许是冷清的天气,公园的人极少,进入二月,已经进入五九天,立春,春节,处处和“春”字相关,连贺知章的诗词中都写到:“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可是今天迎面吹来的不是春风,而是有点凛冽的冷风还夹着零星小雪。

小路边树底下一只喜鹊嘴里衔着一个捡拾的食物,食物有点大,正在艰难的吞咽,我驻足静静的看了足足半分钟,它才忽然发现了我,一溜烟飞到我头顶的树杈上,我的目光跟着它飞到树上,我仰头看着它白色的肚皮,漂亮的长尾巴,好奇的想知道它刚刚吃过的是什么,于是低头搜索着被一层薄雪掩盖的树坑,当一无所获的目光又移回到树上,喜鹊已不知何时悄无声息的消失了,只有飞舞的雪花从干枯的树杈间飘落下来,落在我的脸上,一丝凉意敲醒我沉醉的小浪漫,生活中的惬意有时候就是不经意的遇见。

如果说在公园的遇见让我对二月早春有一丝微寒,当我走进小区我被石化了,也许是为了迎接新年,小区的枯树上挂满的各色的树叶和花,远远望去,火红的枫叶,妖娆的桃花,还有傲雪红梅,简直就是一片四季园啊,我直接佩服了这个小区的美容师,他是怎么想到把一年四季都放在了这个不大的院落里,估计在小区呆久了,就直接分不清如今是什么季节了。

忽然想起昨晚在画室起稿,青绿是我比较偏爱的色调,本想进入二月,画一幅绿意荡漾的二月春,可一路寻来,从落雪枯枝寒鸦到火枫妖桃寒梅,落差有点大,我也有点晕,二月春究竟是什么样子呢?

想起姜夔有一首词中写到“燕燕飞来,问春何在,唯有池塘自碧”,我如那燕子寻找着二月春的气息,可是二月到了春未到,豁然开朗,原来二月春没有定式没有形状,只要从心底淡淡溢出一种春意盎然的气息,心中有池塘自碧,再寒冷的天气都会充满春意!

标签:早春二月 二月春风似剪刀 二月 小区 树杈 喜鹊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经典散文】第一次炒菜 后一篇:【抒情散文】我的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