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散文】往日重现 往日重现歌曲

橘子味道

分享人:橘子味道

2016-08-02 | 阅读:手机版

春寒料峭,乍暖还寒。往日时光,若隐若现……

午后,

如果阳光寂静,

你是否知道,

往日,

已归去哪里?

每个人除了正式的名字,大概都会有小名和昵称之类,偶尔想起不同时期、不同人对自己的昵称,心中随之想起那些散落在旧日时光里的温情。

小时候,父母、爷爷奶奶、姥爷姥姥以及亲戚们都叫我“燕子”,因为我的大名中有一个“燕”字,据说我的原名是家里一个叔叔给起的,我后来实在不喜欢,于是在初中毕业时毅然决然地自己做主改了名字。从那时起,父母为了尊重我,改口称呼我的大名,但是那些亲戚们却始终叫我“燕子”,这昵称听着有几分俏皮和亲切。当初的“小燕子”已长成大人,不知这个昵称是否会随我到老。

因为我的名字的缩写是两个“C”,初恋男友就别出心裁的叫我“CC”,与我喜欢的茜茜公主谐音,我很是喜欢这个昵称,除了我们俩,没有其他人知道这个故事。记得刚开始正式交往时,他曾经在送我的贺年卡上写下一首情诗,其中有几句是这样“我的CC,希望你知我心,善解我意;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爱情总是让人沉浸在甜蜜之中,更何况是初恋,多年后从一堆旧书信中无意翻出那张贺年卡,看到那几句温馨的话语,心中百味杂陈,往日不堪回首。普希金说过:“一切都会过去,一切都是瞬息,那逝去的是永恒的爱恋!”

初中班上有一个调皮的男生,眉眼很俊,只是皮肤有点黑,他曾经恶作剧把我的圆规拆散,也曾经把语文老师气的无语。很多女孩子喜欢白面书生,而我偏偏喜欢肤色微黑的男生,感觉阳光健康。后来大学他在石家庄陆军学院上军校,再见面时已长成一米八的青年,少年时的顽劣变成了不羁。鬼使神差的我竟对他产生了好感,抱着拯救浪子的心思与他有过一小段交往,那段时间我们有书信往来,他在信中叫我“晨晨”,估计他只敢在信中或心中如此称呼我。后来他的玩世不恭给我留下的黯然神伤让我很久才恢复元气,他多年后在校友录上给我留言,告诉我对我念念不忘。前不久,他将我们一起郊游时为我拍的照片在微信上发给我,说那是他拍过的最好的照片,至今保存着。照片中的我笑的那样灿烂和自然,心中有一点点感动,浪子回头了,而我再也回不到从前的心境了。

我曾经爱过一个人很多很多年,初相识只是因为一张旧日时光中的照片,一个站立在加拿大红枫中、穿一件朴素外套、一脸纯净书生气的清逸身影让我一“见”钟情,就是这种气质打动了我,从此,我对加拿大的秋天魂牵梦萦。他比我年长许多,亲切的叫我“妞妞”或者“小妞”,我对他说“小时候我奶奶就这样叫过我”,然后他就开玩笑“那么我就是你爷爷”,我都能想象出网络另一端他坏笑的表情。在北京夜晚的长安街边,他的眼眸如星辰般深邃明亮,那目光有着几许期盼和柔情。我知道不再是青春少女了,但是每一次他唤我“妞妞”,仿佛回到少女情怀,我的心瞬间融化,变得好柔软。

来到墨尔本之后,渐渐地摆脱了孤独的心境,有了一些朋友,我称某些比我年长的女士为姐姐,她们亲切地叫我“晨妹妹”。我是非常喜欢朋友们在微信交谈时称呼我“晨晨”,那种微妙的差别只有我自己能体会,亲切的昵称可以拉近朋友之间的距离,甚至从话语中体味到亲人的感觉。

忽然有一日那位男同学把初中毕业合影晒在同学圈里,引起同学们对老师和班里同学的怀念之情,尤其是对我们的数学老师,他的音容笑貌始终在我们心里,有人形容李老师象“从圆上一点引出的切线”,我记忆中定格的是粉笔头划出的抛物线。看着照片中那一张张青春稚嫩的面孔,花季的少男少女,朴素的衣装也没有掩盖豆蔻年华的靓丽。今夕何夕,那些散落在旧日时光里的点滴温情,随风飘摇,若隐若现。

标签:往日重现歌曲 昨日重现 yesterday once more 昵称 往日 旧日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雨散文】雨夜 后一篇:【经典散文】壕沟情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