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散文】小赖(3) 赖小民

爱吃的肥肥

分享人:爱吃的肥肥

2016-08-05 | 阅读:手机版

小赖(3)

2015年7月25日,周六,农历六月初十,生肖属羊,狮子星座。老黄历上说,今天对应的是:乙未年,砂石金;癸未月;杨柳木;壬寅日,金簿金。因为今天是黄道吉日,所以所宜的一大堆:从纳采、赴任、嫁娶、求嗣,到修造、动土、纳财、竖柱;从栽种、盖屋、开市、除服,到立券、经络、捕捉、取渔;还有破土、修坟、安葬、祭祀。

暴风骤雨过后,今天天气很热,预报是35度,从一大早就发布了高温预警。我们家在这个热浪滚滚的时候从一大早就开始了全家总动员。因为儿媳今天要打催产素,老婆早早的就赶到妇幼保健院去了,回来做午饭的时候说的是已经开始催生,肚子里的小赖随时都有可能出来,做好饭就又匆匆赶到医院去了。

一个人在家里因为吉凶未卜,虽然知道那个发明家因为催产素的诞生而荣获过诺贝尔奖,也知道这项医学已经很成熟,可自己就是一直悬着心,神经绷得紧紧的,加上天气又闷又热,即便是光着脊梁也汗流浃背,自己呆在家里心神不宁,做什么都不能集中精力,又有些信迷信,连给老婆的询问电话也不敢打,只是诚心诚意的祈祷王家的列祖列宗保佑他们母女平安。

好就好在到了下午四点多钟,老婆终于打来了电话,第一句话说的就是:“恭喜你当了爷爷,你得了一个八斤重的胖孙女”。高兴之余,马上就感到绷得不能再紧的神经一下子就放松了,悬着的心也一下子就放心了。想着从河北易县紫荆关大盘石村来到宜昌的第二代全是儿子,第三代居然来了一个娇滴滴的小丫头,当然是很值得高兴的事。

欢天喜地的老婆回家做饭、送饭的时候告诉我,虽然还没有看见那个刚出生的女婴,可是护士告诉她那是一个八斤重的胖丫头,自然就喜形于色。祖辈们人生的坎坷经历,不管是对儿女的满意还是失望,都注定会把更大的希望落到孙辈的身上,注定了他们对孙辈们的偏爱。我们王家的长孙女也注定会是一个娇滴滴的小天使、会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会是一个貌美如花、优雅矜持的少女的,一下子就明白了“男要穷养,女要富养”的道理。

晚上,一个人兴高采烈地第一次走到妇幼保健院的5楼15床对儿媳说辛苦了,自然也就看见了那个躺在小推车里面的小孙女,睡得很香的。这是一个八斤重的胖丫头,嫩嫩的双下巴,一头的黑发,穿一套小花衫,因为怕抓脸,小手被塞在衣袖里,老婆打开给我一看,好纤长的指头,完全是弹钢琴的料;小丫头脸上和脖子上都是很有肉的样子,个子也很长,怎么都不敢相信这是一个刚刚出生还只有几个小时的婴儿。

因为已经三十多年没有带过孩子,原来的那些经验早就忘记了,老婆和亲家母面对那个粉捏玉琢的小丫头都有些畏畏缩缩的,生怕弄痛了她。就不好意思的把一个长得很好看的护士叫来,人家捏住小赖的脚腕,很简单的向上一提,小赖就被她很玄乎的倒提起来,我们的心一下子就跟着悬起来,吓得不行,连大喘气都不敢,可是小赖在她的手里却显得很舒服,很乖,不管是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折腾还是抱在她的怀里,都听话极了。就想起儿媳虽然也是一个医生,又是一个硕士,可是在照料小赖的问题上却不如一个护士。

我喜欢静静的看着这个刚出生的小赖,她也会偶尔把眼睛睁开一条缝,看看我这个还不算慈祥的爷爷,也看看这个陌生的世界;小赖一醒过来就想咬自己的小手,也会手舞足蹈,叫人难以置信;睡着的时候睡得很香,也很有趣;饿了就会哭,哭的声音又大又快,一听就是个急性子的丫头。我俯身向着她,她也会望我一眼,偷偷的闻闻她头上的味道,有一股淡淡的沐浴露的香气,我喜欢那种清纯的味道。

晚上和老婆一起,把小丫头的“第一件衣服”装在一个瓷坛里,从高高的夷陵长江大桥上送到一个水深的地方去了。家门之左、大桥之左,完全是按照书上的规矩办的。晚上11点半才步行回到市府大院,上网查了一下今天的黄历,今天所生之人,冲猴、煞北、游祸。按星宿的吉凶是:“胃星造作事如何,家贵荣华喜气多,埋葬贵临官禄位,夫妇齐眉永保康,婚姻遇此家富贵,三灾九祸不逢他,从此门前多吉庆,儿孙代代拜金阶。”哈哈,真是好兆头!

夜空中有一轮弯弯的弓月,就像小赖的那张樱桃小嘴,不知不觉就又想起那个十分可爱、有些娇滴滴、给全家带来不少惊喜的小丫头。隔代亲不仅仅是血缘关系使然,还因为小赖寄托了我们不少的期待。想一想在以后的日子里几乎可以天天都能像欣赏美丽风景一样观赏小丫头的万千变化。只要睡着了就天下太平,只要醒来就睁着一双星眸东瞅瞅,西望望,还会很给面子地张开她那还没有牙齿的小嘴望着人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如果能抱着她,小赖就能把自己身体的重量和那种温热传过来,那会使人倍感温馨和欣慰;如果轻轻的摸摸她那滑如丝绸的,肉嘟嘟的肌肤,闻闻她身上那好闻的气味,那就会更加令人陶醉,恍惚之间小赖就长大了,跟在我身后娇滴滴的叫着:“爷爷,等等我,人家走不动了嘛!”

对了,从明天起,我们就不能把这个小丫头再叫做小赖了。

今天夜里和三十多年前我成了爸爸的那个晚上似乎一样的,也是王家的一大喜事,上次是当了爸爸,这一次是升为爷爷了;但似乎也不一样,当年是按照当时的规矩,儿子留在婴儿观察室,老婆躺在产房,我在家里;今天是小丫头和她的爸爸妈妈在医院里一起演绎吉祥三宝,她的爷爷奶奶在家里默默地喜欢着她呢。(2015年7月27日)

标签:赖小民 小赖皮之歌 赖皮小鳄鱼 老婆 下子 闻闻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经典散文】赠你一朵玫瑰(外诗歌九首) 后一篇:【经典散文】一棵树的苏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