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散文】如月似梅--雷云廉政故事撷英 古代廉政对联撷英

血色妖姬

分享人:血色妖姬

2016-08-19 | 阅读:手机版

先来认识一下这位优秀的共产党人。

雷云,1933年出生,1954年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1958年被错划为右派,下放农村劳动,1979年平反,调到浙江省委宣传部工作,先后担任省委宣传部副部长兼省委讲师团团长、省社科联党组书记兼主席等职。

雷云是思想理论工作者的杰出代表。几十年来,他潜心研究、积极传播和模范践行党的理论,把自己的毕生精力献给党的理论事业。他治学严谨,笔耕不辍,著述达400余万字,多次获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他深入基层和群众,作了数百场生动的理论宣讲,为推进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大众化作出了突出贡献。2009年,浙江省委向全省党员干部发出号召:向雷云同志学习。

下面是雷云勤政廉政的几个片段。

自 费 打 印 文 稿

2003年2月25日,杭州城。料峭春寒,小雨淅淅沥沥。

省政府大院门外。早上八时许,也许人们还没有完全从春节的慵懒走出,大街行人稀少。

一位颧骨高耸、两颊凹陷的瘦削老人,穿着新棉衣,怀揣笔记本和一叠文稿,走进新天图文制作社,要打印论文。打字社不大,刚开门,年轻的打字员小谢连忙招呼。“雷老,请坐,怎么打,您告诉我。”

黄昏时分,小谢打电话告诉老人:您的文章打印好了。一会儿,老人赶来,付罢钱,拿着文章走了。

望着老人瘦削的背影,店老板杨德成肃然起敬:他知道老人姓雷,当过省委宣传部副部长,是个大官,专门研究马列主义。象他这样写的官样文章,一般都会由秘书安排给专门为机关打印的公司。但雷老退休十几年,从不上省政府大院打印,而是到他这个个体小店,自掏腰包打文章,70元钱一万字,今天付了打印费100多元。

有次,省社科联一位处长到店里拿材料,发现老人的文稿在这里打印,便告诉他这位老板:这是我们的老主席雷云,以后他来打印,全部挂在单位的账上,不要让他付钱。第二天,老人来拿论文时,怎么也不同意,坚持要自己付钱,说:“他们的好意我领情了,但这钱不能让单位付。”

开打字社多年,杨德成对这位倔老头打心底佩服、尊敬,感慨地说:“雷部长真是个好人啊,如果都像他这样公私分明,堂堂正正做人,社会上贪官也许会少很多。”

不 愿 当 大 官

雷云一向把名利看得很淡,对跑官要官现象很是痛恨,常说:做人品行要端正,立志要高远,只有正派无私,才能得人心。

1987年3月,省委宣传部准备提拔他担任省委讲师团副团长。送到省里讨论,个别领导不了解讲师团已是正厅级单位,便提出老雷担任理论处长是正处级,当副团长也是个正处级,没有意义,此事就没议下去。有人为老雷失去一次机会而惋惜,但老雷觉得理论处长虽然“官”不大,但是岗位重要,责任重大,是组织上对自己的充分信任,做人不能不知足。1989年5月,省委担任命他为宣传部副部长,他觉得出乎意料,多次向领导反映:“‘官’太大了,我担当不起啊。”一年后,领导找他谈话,让他兼任讲师团团长。他诚恳地对领导说:“我当副部长才一年,就升正厅级,是不是太快了,会不会有不好的影响?”就这样,一个厅级单位的一把手就被他自己推掉了。

一年多后,由于他为人公道正派,工作勤勤恳恳,成绩突出,省委经过考察,任命他兼任讲师团团长。之后不久,因省社科联领导班子出现问题,部里准备报省委让雷云兼省社科联主席,他又向部长、常务副部长提出:自己的工作做的还不够好,同时年龄偏大,希望重新考虑。部里为此专门派人到下属单位考核,对各领导班子成员进行测评。结果,雷云的群众满意率高达百分之百,名列榜首。于是,部务会研究决定,上报省委。省委当即下达了任职文件。

不少机关干部说,现在有的人跑官要官,老雷却主动请辞,看得出来,他对“名”确实看得很淡,说明他思想品德好,精神境界高。谈起组织的培养,雷云总是感激地说:“组织上对我已是非常信任和关心了。当年为我平反,从台州调回省城,我也没任何关系和背景。现在,社会环境复杂,许多人追名逐利,我作为共产党员,就要对自己严格要求,做人要知足常乐。”

可 以 拿 的 不 一 定 都 拿

说到物质利益,雷云有他独特见解:“作为共产党员,要淡泊名利,远离铜臭。不但不该拿的决不能拿,应该可以拿的,也不一定都要拿。”

身为省委宣传部分管理论的领导,雷云经常应邀去做学术报告,开理论讲座,退休后仍如此。但无论在位或不在位,几十年来,他一直坚持不收讲课费。主办单位主动给,他不要,主办单位领导劝他,这是正常的劳动所得,大家都拿了,没有问题。他则认真地说:“研究马列主义理论是我的本职,宣传马列主义理论是我的义务,单位已经发工资了,我怎么能再拿钱呢”。 有的主位单位暗地把钱塞进他包里,回家发现后,他必定自己到邮局把钱寄回。

雷云是个公私分明的人。他在位时,一次赴上海庆贺岳父80寿辰,自己买了火车票,部里车队派车把他送到火车站,回来后,他问驾驶员,要交多少汽油费。车队同志匪夷所思,开玩笑说:“雷部长你大概钱多得用不完了吧?”雷云说:“这是私事嘛。”

不 为 家 人 说 情

雷云从不为家人说情办私事,连他独生女儿的工作也没管。女儿大学毕业,知道爸爸的脾气,自已到处找工作,正巧浙江省广电总台招聘记者,就不声不响报了名,笔试、面试一路过关斩奖,最终被录用。当时省广电厅领导在审查录取名单时才知道,感慨不已,在这次招考中,他接到许多领导和熟人的说情电话或条子,但雷云却没有,而雷云还是与他私交不错的顶头上司啊!

雷云妻子洪映霞在郊区工作,年龄也大了,上班、生活非常不便。雷云的部下、分管干部的某副处长主动提出帮她解决调动问题,被雷云婉言拒绝。

廉如明月,洁似梅花。这就是雷云,一个大写的共产党员。

2015年8月20日

标签:古代廉政对联撷英 外国古代绘画撷英教案 中国古代绘画撷英教案 省委 宣传部 副部长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经典散文】桂花香浓 后一篇:【情感散文】凝眸浅墨,再求宁静